|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怀柔县城解放前后回忆

2024-3-14 22:01|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刘贤学|来自: 自然与社会

摘要: 引子 *本文摘自《怀柔文史资料选编》第三辑,作者刘贤学,原标题《怀柔县城解放前后回忆》 正文 1948年秋,国民党在东北的统治迅速土崩瓦解。华北地区的国民党军预感末日来临,处在一片惊慌之中。当时盘踞在怀柔县 ...

引子

*本文摘自《怀柔文史资料选编》第三辑,作者刘贤学,原标题《怀柔县城解放前后回忆》

正文

1948年秋,国民党在东北的统治迅速土崩瓦解。华北地区的国民党军预感末日来临,处在一片惊慌之中。当时盘踞在怀柔县城的国民党军有二十四军、十三军、十六军、保安团等多支部队。他们各怀鬼胎,互不信任,均在南门外单独设岗(西门已用土袋屯死,东门也经常紧闭),2人或 4人一组,有时站岗的多达 20余人。他们分属五六支部队,各部长官出入,本部岗哨喊“立正,敬礼!”其他岗哨视若无人,照旧聊天闲扯。在城内,为避免各部混杂,有的将上衣翻穿,有的全身翻穿(面是绿色,里是土黄色)。县城里驻军虽众,武器亦精,只是龟缩城里,不敢轻意外出。若大的怀柔县城,实际上只是孤城一座了,外围广大地区均已解放。

为了加强城防,早在1947年春,保安团(百姓称之为“窝头队”,他们一天三顿窝窝头,伙食差,战斗力也极差)就向各保甲(一个村为一保,一二十户为一甲)征民工修筑工事。我家无人出工,甲长便说:“出钱也行,可以代雇”,其实钱是入了他的腰包。甲长既尝甜头,便常来勒索,母亲无奈,只得叫我辍学出工。当时我只有十一二岁,还没有铁锨把高。很多人家不愿出工,便让孩子去敷衍,因此童工占很大比例。

初上工是修城东南角的“魁星楼”碉堡。“魁星楼”建在城墙上,是一座六角形亭子,四周有墙,门向西北,里面空空如也。修碉堡时先把它拆了,怕招“目标”。甲长派工是各户轮流的,不出工的日子我就去上学。不久工事修成,继而修城西南角。这里的工程比东南角大,城角差不多被掏空,上棚木头,有暗道出入。墙面凿出射击孔,并安闸门,以防投进手榴弹。在这同时,国民党军又抓各村民工,在北城外和西城外挖了3米深、五六米宽的“护城壕”,壕外用削尖的木桩,一根挨一根地建起两米高的护栅。城东和城南凡靠近城墙的民宅一律拆除,南门外西侧的“行宫”(清代皇帝往返于北京和承德避暑山庄时的临时食宿地,黄琉璃瓦顶,院内外有数十株松树)同时被毁。

1948年初冬,由于我地方武装频频出击和东北战场国民党败局已定,很多地主富商、军政要员见怀柔县城也不保险,纷纷拔锅卷席逃往北平。由于火车严重超载,常常爬不上西大桥,只好退回火车站,再加足马力声嘶力竭地往上冲。每当夜间,火车凄厉的叫声,吃力的喘气声,夹杂着远处的枪声,全城笼罩在恐怖的黑暗之中。城内国民党军为防“八路”混入城内,先是对入城购物百姓严加盘查,后来索性禁止一切外人入城。城内商家每天上午8点至下午4点,拉着货物去南门外西边的一片空地上摆摊售货。1948年11月初,我东北野战军兵分两路,自山海关和古北口进关。怀柔的国民党军大部分撤往北平,剩下的小部分终日龟缩城里,紧闭城门。为了给城内守军补充给养,国民党空军运输机常在县城外围空投物资,这时城内守军赶紧打开城门奔向降落伞飘落的地方,把物资抢运回城。

12月5日,密云县城解放。12月6日晨,怀柔县城的大街上悄无人声,店铺亦无一家开门。我家(现商业街怀峰药店东)对面原来驻有伙会,门口总有岗哨。但6日这天,大门洞开,并无人影。9点多钟,我大着胆子进门一看,各屋门都开着,铺盖满床,只不见人,亦不见枪支。原来密云解放,怀柔守敌如惊弓之鸟,已于昨夜分三路逃往北平。

上午10点,有人传去县政府门前开会。我去得早,刚有几个人。有人说:“县政府里没人,进去看看吧!”我们进去后,的确空无一人,屋门都大开着,地下到处都是文件、纸张、书籍。时近中午,政府门前已聚集百余人。一张桌子上站着一个年轻干部正在讲话,他头戴大皮帽,挎着手枪,语调清晰、亲切。他首先向饱受国民党残酷统治的怀柔人民表示慰问,对怀柔的解放表示祝贺。接着他介绍了全东北已经解放,东北解放军已挥师入关,不日即可攻克平津的形势。他还宣传党和政府保护工商业者的政策,动员各商家照常营业,并指出,反动军警人员,只要坦白交待,就会从宽处理。他讲完话跳下桌子,径直走到我面前问:“你哥哥还在四中念书吗?”我吓了一跳,定睛细看,原来是杨梓哲,他曾和我哥哥同在文庙小学读书,是十分要好的朋友。1943年高小毕业后,一同考取了北平第四中学。第二年冬,杨梓哲回家(桥梓)取棉衣,从此一去不返,原来是参加了革命。

下午,已有一些解放军入城,一律背包、提枪、戴大皮帽、裹腿、穿袢带布鞋。几天后,不少人到南门坡上观看开向北平的东北野战军入关部队。战士们千里行军,风尘仆仆,每人都戴着大皮帽,背上有背包和一个直径一米二三的大草盖,据说是防空用的。部队整整过了一天,主要是步兵,间或有汽车拉着大炮,十分威武。

街上商家陆续开业。街市虽很冷清,但可以明显看出,人们脸上都洋溢着“解放了,再也不受欺压了”的轻松愉快的神提及诗歌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消失的古镇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7-21 05:48 , Processed in 1.081202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