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清宫正月举办三次千叟宴

2024-4-22 18:31|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周乾|来自: 北京晚报

摘要: 我国自古以来就有敬老爱老的传统。如战国时期的《孟子》载“老吾老及人之老”,可反映古人对敬老风俗的推崇。又如唐代姚思廉的《梁书》,载梁武帝普通二年(521)诏令:“凡民有单老孤稚,不能自存,主者郡县咸加收 ...
我国自古以来就有敬老爱老的传统。如战国时期的《孟子》载“老吾老及人之老”,可反映古人对敬老风俗的推崇。又如唐代姚思廉的《梁书》,载梁武帝普通二年(521)诏令:“凡民有单老孤稚,不能自存,主者郡县咸加收养,赡给衣食,每令周足,以终其身”;可反映古代政府对赡养老人的重视。在清代,以康熙、乾隆为代表的清代帝王非常重视孝道。如据《乾隆帝起居注》载,乾隆帝于四十五年(1780)十二月颁布上谕:“皇祖(即康熙帝)圣训,有孝为百行之首,不孝之人断不可用”。从敬老活动角度而言,清代宫廷举办了四次大规模的敬老宴,时间分别为康熙五十二年(1713)三月、康熙六十一年(1722)正月、乾隆五十年(1785)正月、嘉庆元年(1796)正月。其中,康熙五十二年的敬老宴,有千叟宴之实,但无千叟宴之名。此后三次敬老宴,不仅冠“千叟宴”之名,且规模宏大、人数众多,极大推动了我国传统的孝道文化。

一、康熙五十二年的敬老宴

康熙五十二年三月十八日,为康熙皇帝60岁寿诞。他说:“自秦汉以下,称帝者一百九十有三,享祚绵长,无如朕之久者”(王掞:《万寿盛典初集》卷一)。他自认为是历史上少有的在位时间长的君主,因而决定在万寿庆典期间,大规模赐宴耆老臣民。

据《清史稿》、《清朝通典》载:时年三月,康熙两次赐宴全国65岁以上老者,地点均为畅春园正门前(图1),两次参宴人员的具体信息如下。

图1 清人绘《三山五园图》中的畅春园正门

三月二十五日,康熙帝邀请各省汉族的官员、百姓之年长者参加宴席,并选择皇子、皇孙、宗室子孙之10-20岁且聪明伶俐者六七十人,为老人们敬酒、分发食品。席间,80岁以上的老人格外被扶至康熙帝面前,由他亲自劝饮。席间,康熙帝说道:“古来以养老尊贤为先,使人人知孝知弟,则风俗厚矣。”他希望参加筵席的人员把他的意旨带回各地,以推行敬老之风。参加当天筵席的老人,65-70岁者有1846人,70-80岁者有1823人,80-90岁者有538人,90岁以上者有33人,合计4240人。宴会结束后,康熙帝给这些老人予以衣服、帽子、银子等赏赐,对年老闲居的大臣诰封各种荣誉称号,以示尊重。

三月二十七日,康熙帝又邀请八旗的官员、兵丁、清闲人员之长者参加宴席,礼遇同前。此次参加宴会的人员,65-70岁者有1012人,70-80岁者有1394人,80-90岁者有192人,90岁以上者有7人,合计2605人。

上述两次宴会,参与的老者达6845人,规模宏大,使得敬老之风影响甚远。此次宴会虽无千叟宴之名,但有千叟宴之实。

二、“千叟宴”之名源于康熙六十一年

康熙六十一年,康熙已亲政六十载。康熙认为自己即将进入古稀之年,且天下太平、民生富庶,值得庆贺,因而下令再次举行敬老宴会。据清末王先谦编撰《东华录》载:时年正月,康熙帝在乾清宫前(图2)两次宴请65岁老者,仍分旗、汉两批进行。正月初二,康熙帝宴请八旗满洲、汉军、文武大臣官员及致仕、退斥人员,共680人。正月初五,康熙又宴请汉文武大臣官员及致仕、退斥人员,共340人。两次宴请的耆老人数共1020人。宴会上,康熙即兴写了一首七言律《千叟宴诗》:“百里山川积素妍,古稀白发会琼筵。还须尚齿勿尊爵,且向长眉拜瑞年。莫讶君臣同健壮,愿偕亿兆共昌延。万机唯我无休假,七十衰龄未歇肩。”诗中,康熙帝描绘了敬老宴会的表达了尊老敬贤的观点,并希望自己在年迈之时,能够继续勤政治国。“千叟宴”之名,即从此开始。

图2  乾清宫及殿前丹墀甬路

席间,康熙命与宴的满汉大臣官员各作诗,以记其盛况。内廷大臣王掞、王顼龄、王鸿绪等13人赋诗恭和,体裁均为七言律诗,且同用“妍”字韵。如王掞恭和:“云际觚稜霁后妍,连朝禁殿启长筵。春王厯转初周纪,圣主恩隆首引年。玉座备聆天语切,金瓯常共颂声延。勉将蒲柳酬髙厚,湛露光荣少比肩”。他在诗中歌颂了康熙帝的治国有方,表达了参加千叟宴的荣幸之情。在场耆老纷纷作诗恭和,这些诗后被汇入《御定千叟宴诗》。该诗集除包括康熙帝的《千叟宴诗》及13位内臣的恭和诗外,还包括四卷,内有颂诗1030首。其中,卷一含诗70首,均属名;卷二至卷四各含诗320首,均不署名。

另有学者研究表明:清代皇帝举行的历次千叟宴,主馔均为涮火锅,实际为火锅宴。研究显示:此次千叟宴,宴桌分为一等桌和次等桌。一等桌与宴者为王公、一二品大臣、外国使节等,每桌设银制、锡制火锅各一个,馔品有羊肉片一盘、猪肉片一盘、鹿尾烧鹿肉一盘、羊肉一盘、荤菜四碗、蒸食寿意一盘、炉食寿意一盘、螺蛳盒小菜二盘、肉丝煲饭若干。次等桌与宴者为三至九品官员、蒙古台吉、庶民等,每桌设铜火锅二个,没有鹿尾、鹿肉、四碗荤菜,但有烧狍肉,其他菜肴与一等桌同。众耆老用宴期间,康熙命诸王、贝子、公及闲散宗室之年幼者,给这些年长者敬酒、颁食。

宴席上,年仅12岁的小皇子弘历(后来的乾隆帝),也奉命侍立观礼。如此盛大的场景,给他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这也成为六十四年后,乾隆帝效仿康熙帝举办千叟宴的动机之一。

三、乾隆五十年千叟宴

乾隆五十年,四海升平,国泰民安,又适逢乾隆帝喜添五世元孙。乾隆为表示其皇恩浩荡,于正月初六在乾清宫举办了千叟宴。据嘉庆朝《钦定大清会典事例二》、清人庆桂编《国朝宫史续编》载:此次千叟宴的宴请对象,为官员60岁以上者、无官职人员65岁以上者;各人身份上至宗藩、大学士,下及普通百姓、外藩陪臣等人员;共计3000人。其中,90岁以上的老人和70岁以上的文武大臣,经特许由其子孙一人搀扶入宴。

嘉庆朝《钦定大清会典事例二》,对此次千叟宴的仪式有着详细的记载。如参加宴席宾客均被指定位置。其中,王公、一二品大臣坐在乾清宫檐下;三品大臣至五品官员,按序坐在乾清宫前丹墀甬路的路面两侧,且官职高者坐在距离乾清宫较近的位置;其余六品及以下拜唐阿(无品级官员)、护军、领催、披甲、以及百姓等,坐在丹墀甬路的路下的两侧。又如宴会期间,乾隆帝召一品大臣、90岁以上的宾客到至宝座前,赐酒一杯;命诸皇子、皇孙、皇曾孙等,向殿内的王公大臣酒;命侍卫向其余各桌官员、老者敬酒,并分发果食。另宴席结束时,乾隆帝颁旨:赏赐诗刻如意、寿杖、朝珠、缯绮、貂皮、文玩、银牌(图3)等礼物给宴席宾客。

图3  首都博物馆藏乾隆五十年千叟宴养老银牌

日本木刻版画家冈田玉山(1737-1812)曾出版《唐土名胜图会》图籍,其中大量的描绘了清乾隆时期皇宫和皇宫生活。乾隆五十年的千叟宴场景,亦可见于此图籍中(图4)。画面上方有“乾清宫千叟宴”几个字,下方则是欢快热闹的宴会场景:乾清宫前丹墀甬路下,一桌桌的老者们兴高采烈、大块颐朵,又作开心交谈状,桌上是一盘盘火锅,桌间则是跑前忙后的宫廷侍者;丹墀甬路上,有边吃边聊的老者,有晚辈见到长者鞠躬行礼者,有子孙辈搀扶长辈上甬路台阶者,有官员在甬路上迎候宾客者,等等。画面其乐融融,盛大和谐。

图4  《唐土名胜图会》中的乾清宫千叟宴

千叟宴上,乾隆帝按康熙帝《千叟宴》诗原韵,再赋《千叟宴恭依皇祖原韵》诗(图5):“抽秘无须更骋妍,惟将实事纪耆筵。追思侍陛髫垂日,讶至当轩手赐年。君酢臣酬九重会,天恩国庆万春延。祖孙两举千叟宴,史策饶他莫并肩。”诗中,乾隆帝回忆12岁那年参加祖父举办的千叟宴,感觉当年君臣相聚、宾主互敬、觥筹交错的盛大场景仿佛再现,认为这是上天的恩赐,希望普天同庆的盛况绵延万载。

图5  故宫藏《千叟宴恭依皇祖原韵》字条

应乾隆帝之邀,在场臣工纷纷依韵庚和。负责筹办此次千叟宴的大学士阿桂,第一个庚和:“升平景物入春妍,法殿骈罗八百筵。愧领朝班承庆典,欣回使节引耆年。三千人合三元算,五福堂开五代延。跽进霞觞荣更甚,籛佺伏拜总随肩”。随后诸臣恭和作诗,得诗3429首。这些诗后来被汇集成《钦定千叟宴诗》,共三十余卷。

另清人吴振棫的《养吉斋丛录》记载:“乾隆五十年,逢国大庆,依康熙间例,举行千叟宴于乾清宫……闽人国子监司业衔邓(郭)钟岳,年百五岁,自闽至京赴宴,尤为盛事。”书中提到的郭钟岳,为此次千叟宴上的最年长之宾客。

四、清代最后一次前叟宴

乾隆六十年(1795),年逾八旬的乾隆,已执政满一个甲子。乾隆帝在执政初曾许下承诺,不逾越祖父在位六十一年的纪录。因而他决定在第二年正月初一,将皇位禅让给十五皇子颙琰(后来的嘉庆帝)。此时又恰逢乾隆五十年千叟宴过去十年整,期间政通人和,人民乐利。为庆贺上述盛事,乾隆帝决定在皇极殿前(图6)再举行一次千叟宴。据《乾隆帝起居注》载,乾隆六十年十月乾隆帝颁旨:“允宜再启耆筵,以纪重光之盛”。

图6  皇极殿及殿前丹墀甬路

据《大清高宗纯皇帝实录》记载:嘉庆元年正月初四,太上皇乾隆御临皇极殿,与嘉庆皇帝举行千叟宴盛典,赐宴60岁以上的亲王、贝子、蒙古贝勒、蒙古贝子、公、台吉、额驸等大臣官员,70岁以上的兵民,以及回部、朝鲜、安南、暹罗、廓尔喀贡使等人员,共计三千余人。席间,乾隆召集一品以上大臣以及90岁以上的耆老,至御座前,亲赐美酒。此次宴席中有106岁的熊国沛和100岁的邱成龙,乾隆称他俩为“升平人瑞”,赏赐六品顶带。又有90岁以上的邓永玘、梁廷裕、乌库里等八人,乾隆帝赏赐七品顶带。另有列名邀赏而未入宴的五千人,乾隆赏赐诗章、如意、寿杖、文绮、银牌(图7)等物。

图7  首都博物馆藏嘉庆元年千叟宴银牌

席间,乾隆太上皇作诗《初御皇极殿开千叟宴用乙巳年恭依皇祖元韵》:“归禅人应词罢妍,新正肇庆合开筵。便因皇极初临日,重举乾清日宴年。教孝教忠惟一笃,日今曰昨又旬延。敬天勤政仍勖子,敢谓从兹即歇肩”。乾隆在诗中表达了禅让皇位的意愿,又感叹此情此景为十年前千叟宴的再现,并希望自己退位后能够颐养天年。宴会上众人饮酒作赋,诗共得三千四百余首,被列入《钦定千叟宴诗》中。

嘉庆元年的千叟宴结束后,随着清朝国力的逐渐衰退,清代再无举办大规模敬老宴。然而,以上四次大规模的千叟宴,是“康乾盛世”的一个缩影,表率了“尊老敬贤”的良好社会风气,弘扬了中华传统孝道文化。不仅如此,清代皇家“千叟宴”推行的孝道文化,为当今社会的和谐发展,亦提供了积极的借鉴作用。

(《北京晚报》2024年3月14日第19版刊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5-29 02:05 , Processed in 1.143135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