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瀛海威——中国互联网的先行者

2024-5-23 17:31|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西里西亚打字工人|来自: 甲申十七年

摘要: 中关村大街45号,曾经是中国互联网的起点。1995年,在当时还叫白颐路的中关村南大街上,出现了一块巨大的广告牌,上面写着——中国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向北1500米。这个广告,因此有了路牌的意义,甚至被当作是 ...
中关村大街45号,曾经是中国互联网的起点。

1995年,在当时还叫白颐路的中关村南大街上,出现了一块巨大的广告牌,上面写着——
中国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向北1500米。
这个广告,因此有了路牌的意义,甚至被当作是地标。从这里往北1500米,是一家网络科技馆,它的名字则在那个时空下家喻户晓,它叫“瀛海威”。

瀛海威是Information Highway的音译,它曾是中国国内第一家大型中文网站,网址是wwww.ihw.com.cn,当然现在早已打不开了。
1994年,中国成为第77个真正拥有全功能Internet的国家,到了1995年的5月17日,邮电部开始向国内全面开放Internet,瀛海威的出现,起到了Internet和国内用户之间桥梁的作用。
马克思早就告诉过我们,绝对的权力一定意味着绝对的腐败。瀛海威垄断了通信协议,因此它真的相当的贵。
瀛海威自己的介绍是这样的:与Internet相比,瀛海威时空的全中文菜单提示、全鼠标操作、客户/服务器模式十分简单易学。任何一个具有中学文化程度的人都可以在十分钟内自学掌握瀛海威时空的使用。时空的授权用户即可得到瀛海威时空提供的中文信息服务,也可通过瀛海威时空直接访问Internet,享受各种Internet服务,获取Internet上的各种信息。
由此可知,瀛海威提供的并不是真正的Internet服务,它更像是是一个中文门户,用户可以在里面以局域网的形式在线聊天,也可以通过并未是TCP/IP协议的模式连接Internet。他们的网站,就是一座孤岛,进岛离岛的船票则相当昂贵。
在1996年,当我刚刚拥有一台电脑之后,同学曾经向我推荐了瀛海威,我妈对此非常不以为然,她说要上真正的网络。当然她用词并不准确,动词和名词现在听起来都很山寨,但现在回想起来,我妈以一个中年妇女的认知,敏锐的抓住了问题的核心。
瀛海威的服务价格非常的贵,用户需要购买信用点,正常价格是一毛钱一个,然后操作任何事情都需要扣除信用点,使用局域网聊天每分钟1个信用点,连接Internet每分钟2个信用点,发送无附件的电子邮件是20信用点/封,带附件则是60信用点/封,外加2信用点/字节的费用。

在1995年,北京市平均年工资是8144元,平均到每个月不到700,一般家庭要负担瀛海威的费用,还是比较吃力的。
为了吸引用户,甚至最根本的目的是向用户解释什么是互联网,瀛海威开办了那家科技馆,所为科技馆,其实按照现在的话来说叫旗舰店,让用户可以沉浸式体验的。人们可以免费体验瀛海威的所有服务,真正到它的瀛海威时空下去聊聊天,甚至还可以提供咖啡。要知道,对于习惯了收信和拿着图章签收电报的中国人来说,互联网上一封Email,那带来的震撼,甚至相当于1997年7月20日在工体那场北京国安对上海申花的普通甲A联赛。
图片(瀛海威网络科技馆内部照片)


靠着这种线上服务线下推广的模式,瀛海威时空的注册用户在两年时间里扩大了10倍,到了1998年8月,注册用户超过6万人,邮件用户超过5万人,日均访问量超50万人次。按照官方统计,1997年全国拨号入网的用户也才25万人。

(《中国电脑教育报)1996年1月31日对瀛海威的报道)

1998年,台湾有个叫痞子蔡的人,写了一篇《第一次的亲密接触》轰动全部华人媒体,《北京青年报》甚至全文连载,几乎同一时期,北京音乐台伍洲彤推出了《0点夜话》;北京青年报的记者安顿写下了《欧洲的天空下不下雨》。一时间,少男少女的爱情不再是学校当局眼中的洪水猛兽,至少我们曾在语文课上以正面和积极的态度去谈论早恋。有一个同学讲述了他在瀛海威时空上看到的一个故事——
1995年12月15日,瀛海威时空创办了一个名叫“情感小屋”的板块,版主名叫Rose,12月27日,Rose以男友代笔的方式公布自己身患绝症,在网络上向瀛海威的用户告别,大家非常震惊,1996年1月2日,有人在论坛宣布Rose穿着婚纱最后死在了爱人的怀抱里。这个故事以煽情的身世叙述以及和众网友的互动,不光让高中语文课上的我们感动,也引起了《中国青年报》的关注。
这是瀛海威留给世界的最后也是最强的声音。也就在这一年,四通利方和华渊资讯两家公司宣布合并,成立并推出了真正的中文门户网站新浪网;同一年,深圳一家当时主营传呼机的名叫润讯的公司里辞职了一个青年,他和另外四个小伙伴自己创业,成立了腾讯公司。瀛海威逐渐淡出了历史舞台,他们的那座沉浸式体验旗舰店,到了2018年已经变成了一家川菜馆,历史留给瀛海威的时间不多了。

(2018年之后就连川菜馆也已经倒闭了)

第二年,我离开了北京,去了广州,我不再听北京音乐台也不再看《北京青年报》,我坐在二沙岛上音乐厅的门口,广州似乎是那样的美好,我抬起头,猎户座在天边孤独的站立着,那是2000年的第一缕星光。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7-21 06:55 , Processed in 1.095600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