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天桥的理发业

2002-12-1 11:00| 发布者: 敏公

北京自民国元年开始有理发馆,以前仅有剃头棚儿。此种营业当年一兴之时,本是奉官所立,故其挑担之上至今仍有小旗杆一根。在清朝入关定鼎之时,男子须一律剃头,遂有此种剃头棚之设立,遇有带发之人则强为刮剃。后来剃头的人多了,剃头棚也相应得到发展,有的把露天的剃头棚改为两三间的门面房,其名目仍叫剃头棚。至民国建立,始更名为理发馆。此种营业早年作为官差时,不准向剃发人索钱;后来剃发客人讲究前发齐眉,后发盖颈,还有拧锅圈,衬假发,五股编心加辫连等,理发者给以酒钱;至理发馆盛兴之后,房内始设有价目一览表。至今纯粹之剃头棚北京尚有一处,即天桥市场西路北布棚下有几副剃头挑者是也。据闻在百年以前,北京剃头棚皆是那样,后来渐渐改成门面字号,收徒弟,传手艺,惟目下天桥之剃头棚仍是百年前之景况也。

    惟据调查,剃头之手艺人虽低贱,该行人却有极好之团体。伊等在前门外马神庙设有整容行会馆,内中亦有董事及会员,性质与商会大同小异,其所办行中之种种公益事,如维持本行人之生计,设立本行之养病院,备有专赊本行人之棺材,且有置买本行人之义园。该行业供奉吕祖,每年七月十三日全体停业一天,明为恭祖吕祖,暗中是计算一年来会中之出入盈亏。会馆之种种活动实含有一种自治的性质,似较各行之陋规,尚觉高胜一筹。

(《晨报》1927年8月18日《天桥之一瞥》 敏公)

    迈进天桥,经过西市场南街一带,可以看到如行军野营一样的白布帐篷,然而篷顶不尖,平方得尤如一间一间的小屋子,那便是剃头帐篷了。这类帐篷一个挨着一个,但若在午前可看不到,等到午后游人渐渐增多的时候,才陆续支架起来。帐篷里的地方不大,仿佛和尚打坐的一个方丈似的,设备尤其简单,壁上一幅价目表,中央放着一架剃头担子,主人翁当然是剃头匠。到帐篷里剃头的,多是中下社会经济不甚充足的人,更不是讲求漂亮的人。以主顾的身份论,价目表上的价目自然不能定得太高了,分发六十枚,推光四十枚,刮脸什么的三十枚,这是一种苦买卖。不用说货高价出头根本办不到,就是货真价值也不成,必须物美价廉,方可合乎主顾们的心理。

(《新民报》1939年4月17日《天桥百写》)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3-3 10:10 , Processed in 1.085976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