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四季北京

2002-12-1 11:00| 发布者: 佚名

    要说北京的四季那真是旗帜鲜明,该冷的时候冷,该热的时候是暴热,就象北京大老爷们一样,什么都来个嘎嘣脆,就是到了关键的时候多少有点掉链子,可这样才使人们觉得他更可爱,更人性化!

    春天的北京总是伴随着强劲的风,风沙以前是有,可这沙尘暴我小时候可真没见过。2002年3月份在北京我可算开了眼!下沙尘暴那天正好和表弟约好去动物园,上了出租车一说去向,的哥笑我们真有闲情雅兴,可表弟特意为我们请了一天假,不去不行了。到了动物园一走,发现人的眉毛上都是金光闪闪,天地都是雾蒙蒙、黄橙橙,站在长脖鹿儿跟前和它照了张合影,等我洗出照片一看,我愣没找到哪块黄是长脖鹿儿!还是说说以前北京的春天吧,那时夜里刮多大的风,我是照样一觉睡到大天亮,就是骑车上学费点劲儿,顺风还好,要是逆风能把人累吐了血,再加上有点上坡儿的路,那只好下来推着走了。就因为这风沙,年年学校组织“防风护沙,植树造林”活动,谁知道十几年活动下来,迎来的是沙尘暴呢?想不通!

    胡同院子里的春天让人很难察觉,春节过后,院子里的井水台儿还冻着厚厚的冰,每天都要用热水烫自来水管子,地还冻得棒棒硬,树枝子上的老家贼唧唧喳喳算是春天最早的使者。没多久,香椿树的尖儿红了,一茬儿香椿吃过,所有的树也都打了青儿,榆树挂起了一串串榆钱儿,用钩子揪下来几串,让奶奶切上几刀和在面中,烙出的饼子甜丝丝的。柳树绿的让人沁心,从墙头爬到树上,用铅笔刀儿拉下一段柳枝,在手里左右揉搓揉搓,取出枝干就是一个柳笛,虽然没有南方牧童的那么悠扬,但是生活的情趣是一样的。夜里还是很冷,去趟茅房都是快去快回,听着房檐儿上的猫叫,它们开始折腾了,那叫声挺凄凉,不知道的准以为是谁家的婴儿在啼哭。一天天的暖和起来,院中的梨树开了花,井水台儿的冰也不见了,背阴儿的地方长出来一片片苔藓,赶紧蹬车去一趟新华门,那里的百合开得正旺,红墙白花儿看过去就让你觉得肃静高雅。春天就这么一步一步地修剪着北京的每一个角落。

    家人劝说我,千万别在夏天里回北京,热死你!我真不知道现在的北京夏天有多热,以前也是一动就一身臭汗,回到家里把脑袋扎进水管子下面,让凉水顺着后脑勺一冲,没有空调冷气的也就过来了,是现在的人们太娇气啦?还是全球的气温真的在上升,北京也受害其中?印象中北京夏天的雨水很充足,特别是燥热了一天后,天还没摸黑儿,准保下一场雨,把一天马路上扬起来的灰尘都清洗的干干净净。年纪大一点的人都还记得,每到夏天胡同院子里的住家都要在廊子前砌一堵矮墙,这矮墙就是为了防雨水的,夏天里有小雷阵雨、中雨还有大到暴雨,院子里的沟眼下水没那么快,院子中间一遇到大一点的雨就会积水,没这矮墙水就会流到屋里面。下雨后,我就盼着院里的水不退,在院子中间摆几块砖,迈来迈去的玩。看水要退了,赶紧往沟眼里扔点树叶子什么的,堵堵水,水还没玩够呢!用纸或者木块儿做的小船随着水在飘荡,要不就把铅笔劈开,在尾巴上点上几滴圆珠笔油儿,这条小船就在院子里横冲直撞地开起来了。玩腻了,从墙上抠几块墙皮下来,小船就是靶子,一阵狂轰乱炸,什么时候炸翻了为止。

    夜里乘凉是夏天的一大乐趣,劳累了一天的人们聚集在一起,山南海北地侃侃,手里摇摆着大蒲扇驱赶着蚊虫。总有一两个年长的人,大概刚在路灯下玩完象棋,喝着泥壶里的茶叶沫子,就把孩子们叫过来讲起了故事。故事的内容五花八门,最受孩子们欢迎的还是鬼的故事,记得有一个故事是这样讲的,说阜成门外解放前都是坟岗子,有一阵子闹鬼,那鬼穿的是一身儿白大褂儿,半夜里她蹑手蹑脚地走到路人的后面,用手拍拍行人的肩膀头儿,只要这人一回头儿,就没命了。有个胆大的,大夜里骑车出了城,想会会这鬼,走出去没多久就有人拍他的肩膀,他有了准备,死活就是不看那鬼,并且骑车带着鬼在路上走。讲到这里的,讲故事的老人故意向孩子们的身后看一眼,然后小声地对孩子们说:“你们可千万别回头,你们身后就站着一个穿白大褂儿的,我看清楚了,她没长脸,你们快往家里跑吧,快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孩子们一听,早吓得魂飞天外,随着惊叫声都跑回家睡觉了。

    秋天是北京最好的季节,那时的机票也是最贵的,想想真多花点钱,看看秋天的北京也不算冤枉!就从水果上来说吧,苹果鸭梨的都下来了,我最爱吃的是沙果儿和香瓜儿!那都是果农们推着车在胡同了叫卖的,味道就是和菜市场里的不一样,沙果儿拿手在上面蹭蹭,张大嘴咬上去一口,那是又香又脆,四口吃一个是我的一贯方针。卖香瓜儿的总愿意叫买主尝尝,这瓜儿光尝没意思,主要是闻,只要在瓜根儿上闻着甜味儿,那这瓜就错不了!切开后连着籽儿那里最甜,我恨不得把每一个籽儿都舔上一遍再吃瓜。瓜肉也有不同的,有软的,那都是熟透了的,多少有点酒味,好吃的还是硬的,咬上去甘甜爽口。

    不去买果子,院里也有的是能吃的,哪个院子没几棵果树呀?打枣儿可是个乐子!支起云梯,手里抄一根大竹竿子就上了树,让在树下等着的人先着会急,就近先揪几个枣子尝尝鲜儿,长得好的枣儿一个个就象麻雀蛋一边大,在树上就逮个大的、红的往自己兜儿里装,实在够不着了才抡起来竹竿子,树下面都要躲起来,那枣儿要是砸在脑门子上准保起个大包,狠狠地在树干子上摇晃两下,枣儿就象爆豆儿似的噼啦啪啦的往下掉着,一天别的什么也甭吃了,枣儿就把人塞得饱饱的了。还有就是核桃树,年年的收成不一样,赶上了大年,那绿绿的核桃两三个一堆儿都有小拳头那么大。吃核桃对脑子好,别人一直这么说,最好不过的就是刚从树上摘的核桃!去了青皮儿,里面的硬壳放在门框轻轻一蹩,就露出了白白嫩嫩的果仁儿了,再去一层白皮儿,口水早就留下来了,急三火四把核桃塞进嘴里,嗯嗯嗯嗯,就是拿燕窝熊掌我也不换!

    登高是秋天不能少的项目,香山的红叶是众所周知的,不想跑那么远,就去景山爬爬五龙亭也可以了。看看金碧辉煌的故宫,瞧瞧夕阳中的白塔,什么蓝天白云、什么秋高气爽您爱怎么形容怎么形容。骑车在城里转悠转悠,特别是深秋一定要从展览路骑到车公庄,沿路炮桐的树叶都落得差不多了,剩下就露出了银杏的焦黄。车轮卷起一路黄橙橙、金灿灿的“小扇子”,随便找个地方停下来,挑几个完整的,回家把它们加在书里,好好保存着秋天的记忆!

    冬天回北京,我还真怕冷。雪北京下的不是很多,真下了,堆堆雪人、打打雪仗总是不能错过的!北京的冬天应该很冷,老人常忠告孩子们:“冬天可别在屋外撒尿,能把你们屁股冻掉了。”屋外的冰天雪地,屋里可就不一样了!泡的白菜头开着小黄花儿,经过修剪的水仙也钻出了新芽儿。八仙桌上的果盘总是摆着满满的,花生、柿饼、黑枣、桂圆、胡桃,什么时候想起来了就吃上一口。胡同口儿有卖柿子的,搁在廊子前冻上一晚上,咬一口带着冰茬儿的,非冻得半拉腮帮子不能动了才过瘾。糖炒栗子也让人吃不够,剥皮儿的手发了粘,懒得去洗洗,往裤腿儿上一抹,就抓起来了关东糖。这冬天的北京无时无处不透出它的温馨和舒适,一家人守在火锅前吃一顿涮锅子,芝麻酱、韭菜花和酱豆腐自己一拌,开涮之前先拿出酒壶里温着的二锅头,炒花生米和松花蛋下酒,一盅儿进肚了碳火也上来了,筷子别停,二斤羊肉一个人一般打不住,可别忘了最后涮点白菜、粉丝。原汤化原食的喝上两碗羊肉汤,这时最好把腰上的皮带松上两扣儿,舒舒服服往火炉子边上一靠,真的什么也不想干了!

    北京的四季还有许多动人的地方,春天去郊游踏青;夏天荡舟在绿树红墙;秋天天安门的花坛;冬天的烤白薯和糖葫芦。能说说能写写的太多了,无论是什么季节在北京,我相信你都会爱上她的!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4-22 13:57 , Processed in 1.093763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