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德胜门箭楼见证北京保卫战

2002-12-1 11:00| 发布者: 陆元

  发生在554年前,由明朝兵部尚书于谦指挥的德胜门外的一场殊死恶战保住了大明江山,保住了国都北京,保住了城中百万生灵,却没能保住于谦自己的仕途官位、身家性命———

  一 千军万马,
偃旗息鼓,严阵以待。守城统帅坐镇大营,派出小队骑兵,出营挑战,要诈败诱敌。敌军首领不知是计,纵马扑城。令旗挥处,一连串号炮冲天炸响,德胜门外关厢大道,两侧民房中伏兵尽出,万箭齐发,火铳齐放,直把战场轰炸成一条血胡同。敌军带队元帅中炮毙命,上万骑兵转瞬间灰飞烟灭。统帅传令鸣金收兵,守军得胜还营。

  这不是袁阔成在评说三国大战。这是发生在554年前的,由明朝兵部尚书于谦指挥的德胜门外的一场殊死恶战。这场恶战,保住了大明江山,保住了国都北京,保住了城中百万生灵,却没能保住于谦自己的仕途官位、身家性命。8年之后,这场恶战的最终受益者、昏庸而又残暴的明英宗朱祁镇,在“夺门之变”重登皇位之后,迫不及待地杀害了功在社稷、文韬武略的于谦。

  二 在于谦指挥德胜门外大战的时代,北京尚未扩建外城。那时北京只有9座城门,每座城门之前均建有箭楼,因此,当时京城9门,实际共有18座城楼。其中只有正阳门箭楼和德胜门箭楼存留至今。

  由于明朝灭元开国之际,并未能将蒙古势力一网打尽,更未能占据蒙古草原,因此,北方的蒙古势力一直是威胁明朝安全的挥之不去的阴影。定都北京的永乐皇帝,尚属雄才大略之君,他一生曾五次北征蒙古。正因德胜门位于大军出发北征的必经之道,所以才被命以谐音“得胜”的吉利之名。今天的八达岭高速公路,也还是沿德胜门外大道而建的。

  三 永乐皇帝的重孙、明代第六任皇帝朱祁镇,虚岁9岁时即位,年号“正统”,死后庙号“英宗”。明英宗极度宠信从小陪伴自己的太监头子王振。而王振是明朝有名的权监,他把持朝政,陷害忠良,一手遮天,贪财纳贿。现存于东城区禄米仓胡同的明代古寺智化寺,当年就是王振的私产。

  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阴历七月十一,蒙古瓦剌部首领也先,发兵侵犯边关重镇大同。大太监王振认为如能率军出征得胜,则可挟威势进一步掌控朝政、压制百官。因此他怂恿明英宗御驾亲征,自己则做事实上的总司令。23岁的明英宗自幼生长深宫,除了去过昌平皇陵祭祖,从未出过京城一步。他认为御驾亲征很好玩,就像是一次武装大旅游。如此军国大事,也未与朝臣妥善商议,即由王振做主,皇帝点头,于七月十三下诏出兵。事先未作任何周密筹划,50万驻京大军于七月十五仓促开拔。

  大军出德胜门,经居庸关、八达岭、怀来县、宣府(今河北省宣化市),一路向大同开进。由于王振根本不懂军事,只顾挟天子以令诸侯,作威作福,大过权势瘾,行军途中,连日风雨,道路泥泞,粮饷不继,军卒饥苦,士气低落。继而前线败报不断如同雪片飞来,许多官员都建议不宜轻敌冒进,王振一概不听。就连成国公朱勇这样的贵族,兵部尚书邝野这样的高官,都被王振随意斥责,凌辱罚跪。

  四 八月初一,疲惫不堪的明军抵达大同,但瓦剌骑兵却去向不明。镇守大同的太监郭敬私下里告诉王振,瓦剌骑兵的战斗力不可小视,明军几万交战部队已全军覆没,这时,气焰熏天的王振才开始知道害怕。而明英宗此时也对这种武装大旅游失去兴趣,昏君奸臣决定第二天掉头回京。

  其实此刻瓦剌主力去向不明,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但太监王振哪里懂得这些?他的权势瘾尚未过足,他下令向自己的家乡大同府蔚州(今河北省蔚县)行进,以便在家乡父老面前着实夸耀一番。不料军行40里之后,王振又忽然想到,八月正值秋熟时节,大军过境,会践踏坏自己家里的庄稼,于是又下令50万大军全体向后转,取道宣府沿来路返京。大军活命的时机就这样被王振消耗掉。兵部尚书邝野判定瓦剌军必将追击,建议皇帝疾驰回京,并派重兵殿后,被王振怒斥说:“汝腐儒安知兵事,再言必死。”

  八月十三,明军抵达怀来县城以西的土木堡。本来天色尚早,再走20里,即可进入怀来县城,安全宿营。可是一意孤行的王振却担心落在后面的上千车辎重财富不能跟上大队,他硬要大军在没有水源的高地上就地宿营。

  八月十四早上,土木堡被追来的瓦剌军团团包围。王振这次被真的吓傻了,他手握50万重兵,既不安排决战,也不安排逃跑,竟然下令坐守待援。明军既无饮水,又无法造饭,只好同王振一起坐以待毙。

  八月十五,瓦剌军发动总攻。混乱中,愤怒之极的护卫将军樊忠用铁锤将王振砸死。明英宗被俘,50万大军死伤过半,兵部尚书邝野等50余名正、副部级高官遇难。这就是震动明朝的“土木之变”。

  五 噩耗传到北京,朝廷乱作一团,有人主张用金银珠宝赎回明英宗,有人主张关闭城门固守待援,还有人主张迁都南京以避战祸。王振的同党还想威吓百官,被愤怒的百官当廷打死。幸有兵部侍郎于谦挺身而出,对明英宗的母亲孙太后说,“言南迁者可斩也!京师天下根本,一动则大势去矣!”孙太后提升于谦为兵部尚书,指望着他能独撑危局,挽狂澜于既倒。

  于谦,杭州府钱塘县人,在永乐十九年(1421年)京城会试时考中第一名,因殿试策论时,指斥时弊,得罪了皇帝,被降为第三甲第92名进士。于谦最崇敬的人,是南宋抗元英雄文天祥。于谦曾任河南、山西巡抚20年,是精明干练、廉洁爱民的著名清官。

  “国不可一日无君”。为挫败也先挟持明英宗为人质,百般讹诈朝廷的阴谋,九月初一,于谦联合百官向孙太后请求,立明英宗唯一的弟弟、22岁的朱祁钰为皇帝。朱祁钰即位后的年号为“景泰”,史称他为景泰帝。景泰帝命于谦总督京师军务,防范瓦剌军进攻北京。

  于谦临危受命,仅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将北京城的防务部署妥当。他起用了大批能征善战的武将,分头防守要地,动员民众将储存在大运河终端通州的大批粮食抢运进城。于谦整编了京城残留军队和外地援军共22万,分营列阵于九门之外,并传下严令:临阵后退者,不分将领士兵,一律斩首。他激励将士,要奋发忠勇,誓保京城。一时士气大振,城坚粮足。部署停当之后,于谦披挂甲胄,亲自到首当其冲的德胜门外大营坐镇,并传令关闭九门,全城戒严,决心与强敌背城一战,不准任何人进城逃避。

  到了十月十一,也先果然率瓦剌大军兵临城下,在德胜门外和西直门外扎营。

  六 1449年阴历十月十三,于谦根据敌情判断,敌军一定会从德胜门方向发起进攻。这天清晨,他派出一支骑兵小队出营挑战,并交待他们只许诈败,不许恋战,要引诱敌军来攻。也先果然中计,派自己的弟弟、绰号“铁颈元帅”的孛罗率一万多精锐骑兵追击明军,乘势攻城。于谦见诱敌之计成功,瓦剌骑兵已尽数闯入德胜门外关厢的伏击区域,他传令点起号炮,发动围歼。铁颈元帅中炮当场毙命,瓦剌骑兵人仰马翻。副总兵官范广一马当先,率领大队明军骑兵,踏入敌阵,一万多瓦剌骑兵顷刻间灰飞烟灭。

  老成持重的于谦见首战得胜,料知也先不会就此罢手,他传令鸣金收兵,严密防范敌军可能从其他方向再发动进攻。不出所料,也先又转而进攻西直门,仍未得逞。十月十五,也先撤军,退回塞外。于谦又派出骑兵一路追击,沿途斩获颇多。至十一月初八,全城解严,北京保卫战胜利结束。于谦继续整顿防务,充实边关,严防也先卷土重来。

  七 一年之后,也先觉得手中人质明英宗已没有利用价值,而与明朝为敌,遭到经济封锁,马市贸易停顿,也无利可图,遂于1450年阴历八月将明英宗放回北京。弟弟景泰帝不愿让位,将哥哥明英宗软禁在南宫(今东城区南池子大街东南部)。

  景泰八年初(1457年),景泰帝病重不起,一伙贪图富贵的投机小人在阴历正月十七,制造了“夺门之变”,从南宫抢出明英宗,拥其进皇宫复辟重登宝座,明英宗当天就下令逮捕于谦、范广等人,还把重病中的景泰帝削去帝号,软禁在西苑(今北京中南海),并随后派太监将其勒死。

  明英宗天顺元年(复辟后另起的年号)正月二十二(1457年2月16日),61岁的于谦和曾在德胜门外大战中舍命冲锋陷阵的范广,被杀害于京城西市(今西城区西四路口)。明英宗在查抄于谦住宅时(在今东单西裱褙胡同,已辟为纪念馆),发现于谦家无余财,只在正室封存着景泰帝赐给的官袍和宝剑。

  德胜门箭楼,见证了500年前那场保卫京城的喋血恶战。昔日战场无迹寻觅,一代忠良人去楼空,古老的城楼上空回荡着于谦那首字字如斧凿刀刻般掷地有声的名诗———《石灰吟》:

  千锤万击出深山,

  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身碎骨全不怕,

  要留清白在人间。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5-21 22:45 , Processed in 1.125088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