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哈尔飞戏院

2002-12-1 11:00| 发布者: 李畅

    哈尔飞戏院于1930年9月14日开幕。即现今的西单剧场。

    哈尔飞戏院是原奉天会馆内的戏园改建的。关于奉天会馆尚有一段趣史:东北督军张作霖年青时是祖传的兽医,以专治马疾闻名,而治马疾的十之八九为使人闻名丧胆的所谓"胡子",即土匪。因张作霖为人义气且有胆量,久而久之也加入了胡子一伙并渐渐成为首领。清朝末叶张作霖受到清盛京将军增祺之招安,成为其部下。在增祺手下,张作霖曾经杀了一些过去的同伙。在--次盗匪谋刺增祺时,张作霖独自手毙惯匪八人,深得增祺之器重。民国以后,张作霖成为民国之东北督军,而增祺以一旗人之身份成为平民并赋闲于北京。张作霖到北京时不忘旧恩,在谒见增祺时还是口称大帅,并呈赠十万元的支票,增当然拒而不收,张即正色道,"大帅以卑职尚为一介胡子耳? 如此增祺遂收下巨款。后增祺全家移居天津为寓公,就把他在旧刑部街的旧宅全部赠给张作霖。而张在北京己有公馆,所以在张学良的建议下把增祺公馆送给了东北老乡,成为奉天会馆,并在会馆内建造了戏园。1928年夏季,张作霖被日本关东军预谋设伏炸死,一直驻在北京的东北军都退出北京。东北同乡在京势力大减,遂将奉天会馆的一半出让,改为哈尔飞戏院。

    "哈尔飞戏院"的名称古怪,它显然不是汉语,但也非满语,包括许多老梨园界人士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取这么一个怪名字。1982年在北京出版的《文史资料选编》第十三辑申,刊载了一篇叶龙章先生写的《北京戏院考》,叶先生是已故京剧名演员叶盛兰、叶盛章的长兄,当然熟悉梨园掌故。他写道:"民国十八年由一位卸任的县长郝锦川出资租赁了这个花园和戏台,经过修改装饰,取名 ,HeartFeel'(据说这个名称大概的意思是。扣人心弦,,俗称哈尔飞)。"

    叶先生讲的似乎有理。但1930年出版的《北京画报》上,登载了哈尔飞戏院开张的广告,其中有一段写道, "特将奉天会馆东院承租了过来,就原有华美戏台,改建哈尔飞大戏院,取义英文HALPY福利欢乐的意思。这个物证证明了,哈尔飞之原意出自一英文字,但与叶先生所述不同。因为为戏院命名的这位先生弄错了英文字,把HAPPY写成了HALPY,又根据这个错字,讹译为哈尔飞三个字,以致形成了一个谁也说不出究竟的戏院的名称。

    它开幕时典礼隆重,先由经理彭秀康 (也是城南游艺园的经理)报告剧场成立之经过,再由梅兰芳致词,他谈到最近去美国访问演出以及对美国戏剧考察的情况。他还说:"哈尔飞戏院改造得还很好,像这种舞台的样子,倒很合中国旧剧的程式。"会后梅兰芳、姜妙香合演了《贵妃醉酒》。

    这个剧场的第一次演出高潮是1931年5月的重庆社,其中有侯喜瑞的《连环套》、王又宸、慈瑞泉扮演的《打棍出箱》,最后的大轴戏是尚小云、九阵风、范宝亭主演的新排京剧《相思寨》。以后,杨小楼、梅兰芳、贯大元及北京诸京剧名角都在这里登台。但它也受到国都南迁的影响。幸而经理彭秀康长袖善舞,经营灵活,他以经营为第一位,所 以在京剧之外,也上演其它节目。其中最著名的是在中国 刚刚兴起的明月歌剧社,由黎锦晖主持于1930年在哈尔飞 戏院上演多次。它的节目有《湘江娘》、《春深了》、《峨眉月》、《大江东去》、《特别快车》和以后在中小学中厂为流行的,并己家喻户晓的歌舞剧《麻雀与小孩》、《可怜的秋香》、《月明之夜》、《葡萄仙子》、《小小画家》等。 "

    剧场中的舞台依然是按旧制坐南朝北,但1949年后改成西单剧场时,观众改由南侧人场 (即由舞台背后入场),显得舞台的位置十分不合理。

    哈尔飞剧场之建筑为砖木混合结构,表演区全部裸露于观众席之中,但舞台已是深半圆形而非纯方形了。表演区宽约7米余,深6米,台前有约30厘米高的铜栏杆。观众席的布置还是旧式的,楼座仍是三面包围着舞台(楼座之前排均为包厢),楼下仍分池子、两廊等。观众席仍无坡度,座椅愈到后排愈高,虽是一人一座,但座与座间并无遮栏。每排椅后依然设有窄木搁板,幸为后排观众放置茶壶、花碗、手巾及各种吃食。最有趣的是池座第一排的观众的茶食衣物无处可放,就都堆在舞台铜栏杆外面。《法门寺》的赵廉、《三堂会审》中的苏三就都跪在这堆茶壶茶碗和衣服的前面,好在中国的观众及演员都能高度的集注意力于戏剧,对这些琐事尽可视而不见。

    哈尔飞戏院可挤下500一600位观众。自1937年后,西单牌楼盖起了质量远较哈尔飞戏院为佳的长安大戏院和新新大戏院,以致哈尔飞戏院卖座颇受影响,于是戏院又在东院花园中办起了瑞园茶社,演出大鼓书及杂耍,著名演员小踩舞(即骆玉笙)、金万昌和相声演员常连安都参加演出,夏天搬到花园里演,也颇为别致,生意也不错。1938年剧场又改名为"大光明电影院",上演美国影片。

    1945年后北京光复,其时剧场经理已是杨朝华(字宜之),依然上演美国影片。1949年后还做为剧场兼影院。1954年后,剧场已多年失修,只能停业大修并更名西单剧场。1957年由北方昆曲剧院专用,后又由北京曲剧团使用。现已拆除,并准备易地于西单商场的南面另建新的西单剧场。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4-22 21:43 , Processed in 1.097475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