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王府的一日五餐

2002-12-1 11:00| 发布者: 周家望| 查看: 2170| 评论: 0

    王府中除了祭祀、宴饮、年节、寿诞、吊庆等日程外,居家饮食也并非都是山珍海味。一些制作精巧的市井饮馔占据着他们的餐桌,与百姓不同的是,食物品种和搭配上的讲究。
    王府中日常食馔分为一日五餐:早点、早饭(即午饭)、晚饭、中午点、晚点(中夜宵),比咱们老百姓每天多吃两顿饭,“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溥仪的亲叔叔、末代钟郡王载涛在清廷末期颇受重用,当过禁卫军训练大臣,主持过军谘府,相当于现在的总参谋长之职。在清末民初的那段日子里,载涛为了保住“风雨飘摇”的大清江山,处心积虑,反对退位,拥戴复辟,成为捍卫满清政权的皇族领袖。
    我们不妨选取清末载涛闲居在家的某一天,且看末代皇叔的日常饮食生活。
    载涛大约7点左右起床,从不睡懒觉。起床后洗漱已毕,在庭中打一趟陈式太极拳,打拳过后还要舞一回剑。可能是因为连日赶写奏折,长时间伏案的缘故,载涛的颈椎时常酸疼,更要命的是手腕子累得吃不上劲儿,连举起乌木银头筷子都费事,只好练剑活动腕力。
    练罢更衣,太监把早点送上来了,载涛吃饭的地点设在外书房。虽是早点,品种很丰富,多是从街市上买来的,只有馄饨、汤面是府里自己做的。桌上摆着马蹄烧饼、油炸果子、炸糖果子、螺丝转、粳米粥、甜酱粥、肉馅和冰糖脂油馅的小包子,俗称“水晶包”,也有的店铺做水晶包,用猪肉皮丁做馅,口感尤佳。载涛每样儿都吃上一点,其中对甜酱粥更有好感。此粥是用一种粘性面熬成,味稍甜而无酱,在京城流行了百年以上,是地道的京味小吃,可惜现在已经没有卖的了。旧京还有一处好粥,在海淀大街的菜库胡同一带的大麦粥摊上可以喝到。这种粥是用大麦熬成,因为大麦难熟,所以熬此粥得早起。四五点钟支上大锅就熬,熬到五成熟加点碱面,再放入红糖、桂花,直熬到粥汤晶莹深红,一粒大麦都看不见了为止,此时汤稠粥细,又热又甜,喝起来暖彻全身。北大、燕京大学的师生们常到这里贪此美味。看来,不论是忠心保皇的王爷,还是民主激进的学生,在喝粥的嗜好上还是达成了共识。
    王府的早饭就是咱们民间所说的晌饭。主食不是米饭就是面食,总之要和当日的晚饭差开。米饭用六个七寸盘、八个“中碗”、两大碗汤菜等佐之。面食包括煮饽饽、单饼(即家常饼)、面条、薄饼等。每餐均有冷荤小菜,如小肚、清酱肉什么的,作为下酒之物,还有大米、小米、秫米等粥以供载涛饭后饮用。载涛喜欢吃白煮肉及肉汤烫饭,到了冬季就常吃羊肉涮锅子,这些都是遗留在载涛这位满族贵族身上的关外俗尚。
    载涛的中午点定在下午4点钟,即载涛午睡起来之后,吃的是一些带有点零食性质的东西。比如面茶、茶汤、豆汁、大麦米粥、烫面蒸饺、熏鱼火烧、繖子、薄脆、糖麻花之类;夏令天则吃用香油、精醋拌过的轧饸饹、扒糕、凉粉,都是凉食。如果下午有客来访,载涛便留客在府中一起用中午点,王府称作“吃饽饽”。这种小型便酌,一般是两干两蜜四冷荤,一大碗冰糖莲子,四盘饽饽菜:炒榛子酱、炒木樨肉、鸡丝烩豌豆、烩三鲜等。酒为黄酒,饽饽是黄糕、提褶包子和吊炉烧饼。饭后喝粥。这类吃法,各大王府大同小异,很少出格。
    晚饭与晌饭如出一辙,无须赘述。与昔日不同的是,载涛府中已经安上了电灯,吃饭时不需要传烛照明,室白如昼,饭菜在电灯下显得色泽鲜明。
    载涛的中夜宵,大约在晚上11点左右开饭。这是一天之中的第五顿饭,也是临睡前的加餐,所以随意性较大,垫补垫补而已。中夜宵一般有馄饨、元宵、水爆羊肚、糖三角、花卷,就着预储在冰桶里的冷荤下肚。有时候夜里王府门口有叫卖墩饽饽、硬面镯子的,载涛便差人去买些回来,和府里准备的夜宵一起吃。
    夜宵吃饭,太监端上一盏刚刚沏得的香片小叶,载涛略饮,有事修本,无事安歇。
    至此,厨房的庖人们才能熄火歇灶,准备好明天的饮食用料,各自休息。
    当月光如水,朗照京城这些庭院深深的王侯府邸的时候,府中的主人们可曾会想到,仅仅数年之后,京城王府已然物是人非,江山易代?
    民国以后,“铁杆庄稼”连根儿拔了。上至王公贵戚,下至八旗子弟,都得自谋生路,养家糊口。大阿哥溥■(左亻右隽)当了总统府的挂名议员,庆亲王载振在天津做了寓公。京城王公贝勒们的生活水准一落千丈,到后来,王府的饮食只重形式,不重内容,也无法“重视”内容了。铁良的后人家里仍用厨子做饭,厨子却只能给主子们炒大葱吃,其状已甚可怜。载涛故土难离,眷恋京城,可又身无半技维生,全家老小三十多口人,怎么养活?只好和许多没落子弟一样,靠变卖家产为生,老北京叫作“吃瓦片儿的”。
    载涛先卖了涛贝勒府,后来又把山老胡同的房子出租一部分,屋子越住越小,钱粮坐吃山空。到了北平光复后,载涛就只好拉着福晋到德胜门的小市上典家当、卖“破烂儿”了。有一回载涛错把一尊珍贵的明代瓷器当成一般旧瓷货卖了,买主赚了个大便宜。消息传开,不少人听说王爷摆地摊卖旧货,宝贝一定不少,从此载涛的生意倒兴隆起来了。当然,生意再兴隆,也是王爷卖家产,这卖家产的钱是万万不能再用来享受昔日的王侯珍馐的了。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也有日子过得宽裕点儿的,现代著名国画大师、恭亲王奕?之孙溥心畬民国后曾长期住在颐和园介寿堂,悬润鬻画,名噪中外。溥心畬平素喜食海参、熊掌等山珍海味,很少吃粮食,可见其生活尚且丰饶有余。
    王府珍馐,王府不存,珍馐安在?作为京城的一个贵族阶层的崩解,其世代传袭的生活方式自然也随之消失。多少年过去了,人们对旧王府的生活已知之甚少。
    由此不禁想到《红楼梦》中甄士隐的那篇“好了歌注”: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2-7 21:30 , Processed in 0.101475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