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绝版长城照片回到中国 追踪长城变样原因(组图)

2002-12-1 11:00| 发布者: 佚名

1895年的八达岭长城■摄/佚名

2004年的八达岭长城■摄/威廉

1908年的慕田峪长城

2004年的慕田峪长城
  
  英国“长城迷”在京举办《万里长城百年回望》图片展———
  
  展出

  ■15组长城新旧照片都在同一位置拍摄

  《万里长城百年回望》图片展正在北京悄然展出,在这个不大的展厅中,展出的是15组长城的新旧照片。每组的两张照片都是在长城的同一个位置拍摄的,但是可能相距百余年,而就是时间,使得同一位置的长城有着很大的变化。“审视在老照片的同一地点拍摄的新照片,我发现长城今昔似曾相识,这就使我认真思考长城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威廉这样解释他为什么要重拍老照片。
  
  此次展出的只是威廉拥有的长城照片中很少的一部分。他现在已经收藏了200多张长城的老照片,在2004年,他开始重新拍摄老照片。“我找到老照片中的拍摄位置,再重新拍一张,看看有什么变化”,这样一一对照,威廉已经拍摄了50张,也就是已经有了50组新旧照片,“我还要继续拍下去,直至把所有能找到的老照片都拍一遍”。著名文物学家罗哲文老先生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对于研究文物、保护文物,他认为“这样拍摄新旧照片的方式,应该在很多重要文物的研究、保护中使用”。
  
  故事

  ■长城让威廉有了美丽的中国妻子

  威廉对长城的痴迷始于30多年前,当时他11岁。他的一个老师,同时也是一个牧师教导他:在你的枕头旁应该放三本书,圣经、祈祷书和世界地图册。对于前两本书他可能辜负了老师的期望,但威廉的确把世界地图册作为每晚睡觉前的必读书籍。他发现中国地图上有一道奇怪的曲里拐弯的标志,他就带着好奇心问他的老师,关于这个标志的问题。老师回答他,这是中国万里长城的标志。他不断地问出更多的问题……最后他说我要去中国!

  1987年,威廉第一次来中国就是到长城探险,从嘉峪关徒步走到山海关,走了78天,2400多公里。也就是这次走长城,威廉认识了他的美丽的妻子———吴琪。“他在北京时,我们住在同一家酒店,就认识了”,吴琪微笑着回忆当年的相识,“我也是学历史的,可是关于长城更多的东西,是从这个外国人口中听到的。当时觉得,一个外国人能对中国的长城如此痴迷,挺好的”。1988年,威廉和吴琪结婚,他们始终认为:没有长城,就没有他们的婚姻。吴琪说:“因为他不到中国跑长城,也不会认识我。就是这么简单。”

  而当威廉真的站在长城上,特别是他走过一遍以后,他才知道,长城并不是他想象的从A到B那么简单。
  
  ■英国老太赠送绝版长城照片

  威廉徒步走过中国长城后不久,就成为英国媒体争相采访的对象。一位英国老太太看了他的节目后,找到他。老人告诉威廉,她的先生收藏了一本有很多长城老照片的书籍和一些照片,先生刚刚去世,“我觉得你是保存这些资料最合适的人”,老人随后把这些珍藏的资料送给了威廉,威廉如获至宝。
  
  此后,威廉开始留心关于长城的老照片,无论走到哪儿,或是碰到谁,都会问问关于长城的事情。威廉收藏的年代最久的一张长城照片拍于19世纪60年代,是一位苏格兰人在八达岭水关长城拍摄的,“那个时候拍这样一张照片肯定是费尽力气”,威廉说,“当时从北京到八达岭恐怕就要2天的时间,而那么多的摄影器材需要几头毛驴驮”。这张照片是威廉在香港买的。
  
  在研究这些老照片时,威廉发现其中一张与他走长城时拍摄的一张照片是同一个地方,而且无论是角度、位置还是取景的大小,几乎完全一样,而这两张照片相距80多年。老照片上的一个烽火楼已经不复存在了;新照片中,穿着羽绒服、戴着棉帽,29岁的威廉正在仰视长城。
  
  也就是这张照片,让威廉萌生了重拍老照片的念头。

1911年的山海关“天下第一关”

2004年的山海关“天下第一关”

■1908年的牛角边长城

■2004年的牛角边长城


 

■西气东输工程帮了忙

  在西气东输工程开始的初期,壳牌(中国)公司和威廉任会长的“国际长城之友”,就如何监察项目实施过程中的长城保护工作举行了会谈。因为西气东输所用的管道长4000多公里,从新疆到上海,埋入地下两米深,在12个地段将穿过长城。壳牌就长城景观及其周边的保护方面,向“国际长城之友”多次做咨询。在一些地段铺设的管道,穿过长城的部分,情况好坏不一,有的看不出痕迹,有的则是乱七八糟。由壳牌公司拍摄的,在甘肃南部一段管道从长城下,通过深入钻探,表面的痕迹很轻;但是在嘉峪关附近,由“国际长城之友”所观察到的则是另外的样子,管道不是埋在地下,而是铺在地上,穿过长城。
  
  也就是这样一次与壳牌的密切接触,让壳牌对保护长城产生了浓厚兴趣,决定赞助威廉重拍老照片。
  
  ■重拍长城最难的是找对地方

  2004年开始,威廉重拍长城老照片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在一年里,威廉已经重拍了50张老照片,也就是说已经走过长城50个地方,其中最远到达长城最西端———嘉峪关。而且每一组照片,都会找到一位能够见证长城变化的老人,有的是偶然在拍摄过程中找到的,有的则是专家介绍的。在重拍的过程中威廉和吴琪感觉找到老照片上的位置是最难的,“有时因为多一棵或少一棵树,就要反复研究核对”,吴琪说,去年拍摄位于怀柔的一段长城,就反复去了5次,才找对地方,并且拍摄到威廉满意的照片,“从春天一直拍到秋天”。在重拍老照片的过程中,威廉发现长城变了,“变化的原因大多是因为自然风化、人为破坏、战争或者是重新修建”,威廉和吴琪这样总结。
  
  展出中的一组照片是拍于古北口,拍摄时间分别是1948年和2004年。老照片中,被称作姊妹楼的两个烽火台亭亭玉立,而新照片中却已不见踪影。住在距姊妹楼仅有200米远的当地村民吕文财是这组照片的见证人。这位满脸皱纹、牙齿已经不全的老人告诉威廉:是战争造成了姊妹楼的破坏,“双楼子都没了,都破坏了”。
  
  后续

  ■威廉还将继续重拍老照片

  威廉在中国生活的十多年中,在长城上就度过了约700多天。1987年被新华社誉为“探索长城最成功的外国友人”。他在英国、美国和德国出版发行的《只身于长城》一书中回顾了其2470公里的冒险经历。1998年威廉向中外媒体揭示了这样一个事实,长城的环境正在受到威胁。同年他组织了两次长城清扫垃圾的活动。1998年10月1日国务院颁发给他“友谊奖章”。他首先提出长城不仅仅是一座防御工程,同时也是与自然融为一体的自然文化景观。现在威廉与妻子吴琪和两个儿子生活在北京。自从结婚后,吴琪就一直配合威廉做着研究长城、保护长城的工作,“我们将继续重拍老照片,在2006年,将这些新老照片一起展出,展览的地点可能就是在长城沿线的不同地段”,吴琪说。
  
  40多岁的英国人威廉此时正和他的中国妻子在老挝度过他们的春节假期,“我们要仔细了解那里文物保护的情况,相信对于保护长城会有所收获”,威廉的妻子吴琪在从北京出发前这样告诉记者,“以前我们去柬埔寨,吴哥的保护就给了我们很多启发。而长城已经是我们的一部分,即使在国外度假,我们也不会暂时忘记,也要‘随身携带’”。而在北京,威廉拍摄和收藏的部分长城的照片,正在名为《万里长城百年回望》的展览上悄然展出,其中很多“绝版”都是首次公开亮相。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2-5-20 06:53 , Processed in 1.089317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