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辽南京(燕京)坊市和街道

2002-12-1 11:00| 发布者: 佚名| 查看: 3158| 评论: 0

    辽南京坊和市的布局,基本承唐、五代幽州城之旧,无所改易,前节述唐幽州城时已经涉及,兹略做补充。辽南京城内有26坊,每坊四门,各有门楼。门楼上有匾额,署其坊名。辽南京各坊虽系承唐、五代幽州城之旧,但个别坊名也有更改,如辽南京之宣化坊、北罗坊、南肃慎里等坊名①,即不见于唐代。虽然唐中期以后,由于商业经济的发展,幽州城的封闭格局已被动摇,个别商铺已越出市门,甚至深入坊里,但在辽统治的180余年间仍基本保持着坊里旧制形式。路振《乘轺录》称辽南京城内“居民棋布,巷端直”。所谓“巷”,即坊内相对的坊门之间的道路,在坊中心成十字交叉。就全国情况来说,坊里制度的彻底破坏是宋仁宗庆历(1041—1048年)以后的事情。路振出使辽国是在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正当辽圣宗统和之世。当时北宋都城东京汴梁(今河南开封)仍保持着古典坊制形式,辽南京的情况或与之相仿。

    辽南京城的“市”也是承唐、五代之旧,仍在城北。辽末,宋军郭药师部攻入辽南京,与辽军“战于三市”①,即为其地。辽南京是辽国境内经济最为发达地区,所以辽廷在这里设置的管理财赋的官员也比其他地区多。《辽史·百官志四·序》云:“西京(治今山西大同)多边防官,南京、中京(治今内蒙古宁城西)多财赋官。”在辽南京专掌征榷之事的有燕京管内商税都点检、燕京管内都商税判官等职官②,专掌财政的有南京三司使。辽太宗之世,幽州安次人韩延徽曾任南京三司使。辽道宗之世,马人望任南京三司度支判官,治理有方,公私兼裕。辽天祚帝之世,崇信奸臣,群下离心,朝政腐败,积弊益重,“时钱粟出纳之弊,惟燕为甚”。马人望复出为南京三司使,“以缣帛为通历,凡库物出入,皆使别籍,名曰‘临库’。奸人黠吏莫得轩轾”③。金陷辽南京后,依约将其地归宋朝。宣和七年(1125年)许亢宗途经那里时,称赞其地物产丰富,“锦绣组绮精绝天下,膏腴蔬蓏果实稻粱之类靡不毕出,而桑柘麻麦羊豕雉兔不问可知”。在这样的经济条件下,商业自然发展,“城北有互市,陆海百货萃于其中”④。金人北去时曾将城市劫掠一空,许亢宗至此时仅战乱后三年,当地商市就已经恢复到如此盛况。由此可以推测,辽南京时期的商市,其繁华程度当数倍于此。路振《乘轺录》称辽南京城内“列肆者百室”,那是辽朝前期的情况,其后当远远不止于此。

    辽南京城内街道布局井井有条,宽阔端直。辽南京城有八门,按古代城市一般规制,相对的两门之间均应有直道相通,故城内至少应有四条东西、南北交叉的直道,这是城市的主要干道。只是迎春门与显西门之间,丹凤门与通天门之间,因中间隔着皇城而不能直接相通,这也是承袭唐、五代幽州城的旧格局。此外,相邻的两座城门之间也应有道路相通,犹如今日的顺城街,以便战时运兵防守。辽南京繁华的街道似有6条①。《辽史·圣宗纪八》载:太平五年(1025年)辽圣宗幸南京,“燕民以年谷丰熟,车驾临幸,争以土物来献。……至夕,六街灯火如昼,士庶嬉游,上亦微行观之”。

    述辽南京城内街道,时有不明当时制度而误者。如辽代题名、碑记中常见燕京左街名称,或以为辽南京城内当有左(东)街地名,其实全属误会。早在唐德宗建中二年(781年)以后,幽州城内即由幽都、蓟县二县分治。幽都县管郭下西界,蓟县管东界。辽圣宗开泰元年(1012年)改幽都府为析津府,蓟北县为析津县,幽都县为宛平县②。宛平县管郭下西界,析津县管东界。其辖境自城内两分,延及东、西郊外。辽又以沙门高师设僧录一职,分管南京寺院。凡析津县内寺院均归左街僧录管理,宛平县寺院归右街僧录管理。《全辽文》卷八《慧峰寺供塔记》云:“法师讳从杰,燕京崇孝寺左街僧录通文理大师之门人也。”此指通文理大师系崇孝寺僧而任左街僧录之职,并非崇孝寺附近有左街一地。同书卷十《僧奉航塔记》又云:“访道寻师,就至燕京左街驻跸寺。”驻跸寺,明《顺天府志》引《元一统志》称其址在“大都丽正门(今北京正阳门北)外西南三里旧城施仁关”。施仁关在施仁门外。施仁门系金中都东垣偏北城门,地在辽南京东垣外三里。辽代,驻跸寺在辽南京郊外,何得称燕京左街?盖其地属析津县,驻跸寺归左街僧录管辖,故得称燕京左街驻跸寺。辽清宁八年(1062年)《非浊禅师实行幢记》云:“重熙十八年(1049年),敕授上京管内都僧录。秩满,授燕京管内左街僧录”①。由此,上述“左街”一辞,其意可明。左街之外,还有右街。辽乾统七年(1107年)《普济寺严慧大德塔记铭》云:“乾统七年(1107年),燕京三学寺殿主严慧大德赐紫沙门等伟,痼疾作。始夏,疾有加,徙居右街福田寺。”②福田寺即因在宛平县境内而称右街福田寺。辽南京僧侣分左、右街僧录管理的这种制度,直至金代仍一如其旧。《满洲金石录·别录》载,金代所撰《昊天寺妙行大师碑铭并序》中仍有“提点前管内左街都僧录”、“提点管内右街都僧录判官”等僧职。所谓左街、右街云云,其实即犹如今日东城、西城之谓,并非街道名称。


① 分见陈述:《全辽文》卷八《卖地券》、《韩资道墓志铭》;卷十《范阳丰山章庆禅院实录》。
① 《三朝北盟会编》卷十一宣和四年十月二十四日。
② 陈述:《全辽文》卷五《王说墓志铭》;卷八《张绩墓志铭》。
③ 《辽史》卷一百五《马人望传》。
④ 许亢宗:《宣和乙巳奉使行程录》。
① 唐宋时京师皆有六街之制。《资治通鉴》卷二百九睿宗景云元年(710年):“中书舍人韦元徼巡六街。”胡注:“长安城中左、右六街,金吾街使主之;左、右金吾将军,掌昼夜巡警之法,以执御非违。”《宋史》卷二百七十《魏丕传》:“淳化四年(993年)……判金吾街仗。初,六街巡警皆用禁卒,至是,诏左右街各募卒千人,优以廪给,使传呼备盗。”辽南京六街当仿唐宋之制,分布在东、西城中。
② 《辽史》卷十五《圣宗纪六》。
① 陈述:《全辽文》卷八。
② 陈述:《全辽文》卷八。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0-6-7 11:58 , Processed in 0.195461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