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金中都宫室

2002-12-1 11:00| 发布者: 佚名| 查看: 2749| 评论: 0

    金中都皇宫内宫殿林立,“瓦悉覆以琉璃,日色辉映,楼观翬飞,图画莫克摹写”①,其盛况远非昔日辽南京宫殿可比。《大金国志·燕京制度》称金中都皇宫中“内殿凡九重,殿凡三十有六,楼阁倍之。正中位曰皇帝正位,后曰皇后正位。位之东曰内省,西曰十六位,乃妃嫔居之。”

    金中都皇宫内的正殿是大安殿,在大安门内,即所谓皇帝正位,其地位相当于清北京故宫中的太和殿。金帝在此举行各种盛典。如金中都建成后,海陵王遣大宗正事京及右丞相仆散师恭、大宗正丞胡拔鲁往上京奉迁太祖、太宗等祖宗梓宫,“贞元三年(1155年)十月己卯,梓宫至中都,以大安殿为丕承殿,安置”②。金帝行郊祀前的斋戒亦在大安殿,“前致斋一日,尚舍设御座于大安殿,当中南向。设东西房于御座之侧,设御幄于室内,施帘于楹下”。至日,“皇帝即御座,东向坐”。仪礼毕,“皇帝降座,入室,群臣皆退。诸执事官皆宿于正寝,治事如故”③。金朝皇位之争屡见不鲜,很少父子相及,往往从兄弟、叔侄相代。例如,海陵王与熙宗是从兄弟,世宗与海陵王是从兄弟,章宗乃世宗之孙,卫绍王乃章宗叔父,等等。因此,金帝即位,往往追封其父、母为帝、后,并追谥尊号。如大定三年(1163年),世宗追册其父宗尧曰简肃皇帝,庙号睿宗,其嫡母蒲察氏为钦慈皇后,其生母李氏为贞懿皇后,“九月二十二日,奏告太庙。二十八日,大安殿置大乐,阅习。前一日,自衍庆宫奉迎册宝,于大安殿安置”④。至日,仪式便在大安殿进行。大定十八年(1178年)增上熙宗谥号曰弘基缵武庄靖孝成皇帝,加谥其后悼皇后曰悼平皇后,仪式也是在大安殿举行。至于皇帝受尊号册宝及皇太子受册仪,更是要在大安殿举行。例如,大定七年(1167年)世宗受尊号册宝,前三日,遣使奏告天地、宗庙、社稷。前二日,百官习仪于大安殿庭(即现代所谓排练)。兵部率部属设仪仗于大安门内外。前一日,宣徽院率仪鸾司设册宝坛于大安殿中间,设御榻于坛上,又设册宝幄次于大安殿门外,设皇太子幕次于殿东廊,设群官次于大安门外①。至日,仪式便在大安殿举行。大定八年(1168年),世宗册其子允恭为皇太子,其仪式亦在大安殿举行,前三日,遣使奏告天地、宗庙。前一日,宣徽院率仪鸾司设御座于大安殿当中,设皇太子次于门外之东,又设册宝幄次于殿后东厢,又设受册位于殿庭横阶之南。自制造所导引册宝床由宣华门(皇城东门)入,赴册宝幄次安置。至日,捧舁册宝官自殿后东厢奉册宝出幄次,自大安殿东阶下,置于殿庭皇太子受册位。皇太子和东宫官员立于大安门外。然后,皇帝至大安殿即御座。典赞仪引皇太子入大安门,至受册位,仪式从始至终亦在大安殿进行②。不同的是,皇帝受尊号仪是在大安殿内,皇太子受册仪却是在大安殿庭院中,反映着严格的等级观念。大定二十五年(1185年)皇太子允恭卒。“二十七年(1187年)三月,世宗御大安殿,授皇太孙(即章宗,允恭之子)册,赦中外”③,其仪式过程如册皇太子仪。此外,金帝元日、圣诞上寿仪式亦在大安殿举行。大定六年(1166年)正月,世宗“御大安殿,受皇太子以下百官及外国使贺,赐宴,文武五品以上侍坐者有定员,为常制”①。这是贺正旦上寿仪。另外,女真族本不知纪年,皆以草一青为一岁。宋金往来以后,女真族渐受汉文化影响,金宗室贵族和诸大臣皆择佳日为生辰,“粘罕(宗翰)以正旦,悟室(完颜希尹)以元夕,乌拽马以上巳,其他如重五、七夕、重九、中秋、中下元、四月八日(佛诞),皆然”②。金熙宗“本七月七日生,以同皇考(宗峻)忌日,改用正月十七日”③,并定为万寿节。海陵王定生辰为正月十六,世宗定生辰为三月初一(万春节)。金章宗生于大定八年(1168年)七月丙戌(二十七日),又定生辰为九月初一(天寿节),一年庆二次圣诞,皆如此类。自海陵王以下,贺生辰仪式亦在大安殿。如章宗“明昌四年(1193年)九月甲子朔,天寿节,御大安殿,受亲王百官及宋、高丽、夏使朝贺”④。金朝自太宗以下,除在宗室斗争中篡位如海陵王、金世宗外,其余诸帝大都是即位于先帝柩前,故少有在大安殿举行即位大典的。唯一例外的是金宣宗,因纥石烈执中弑卫绍王而立宣宗,故宣宗自不便即位于卫绍王柩前,而是“即皇帝位于大安殿”⑤。大安殿遗址在今北京宣武区白纸坊西街与滨河西路交叉点处以西不远的大土台,这里残存着兽头形瓦当和各种直纹残砖,是金中都城范围内最大的一处遗址。

 

    大安殿之北是常朝便殿仁政殿,乃辽南京旧殿。金帝平日在此上朝,召见群臣和外国使臣。大定八年(1168年)正月,世宗“册皇太子于大安殿,奉表于仁政殿”①。在金中都大内中,仁政殿的地位仅次于大安殿。仁政殿正南有仁政门,犹如大安殿前有大安门。仁政门之南又有宣明门,犹如大安门外之应天门。应天门和宣明门把大安殿、仁政殿分为二个宫殿区。宣明门正对大安殿后门,二门之间的东、西两面有左(东)嘉会门、右(西)嘉会门,犹如清北京故宫保和殿后门与内廷乾清门之间有景运门(在东)、隆宗门(在西)一样。左、右嘉会门东西对峙,上皆有楼。金帝常在仁政殿会见宋、高丽、西夏使臣。范成大《揽辔录》记其出使金国,即谒见世宗于仁政殿,文云:“顷入宣明门,即常朝便殿门也。门内庭中,列卫士二百许人。……入仁政门,盖隔门也。至仁政殿下,大花毡可半庭,中团双凤。殿两旁各有朵殿,朵殿之上两高楼曰东、西上閤门,两旁悉有帘幕,中有甲士。东、西御廊循檐各列甲士。……(仁政殿内),遍地铺礼佛毯,可满一殿。”《北辕录》记宋淳熙四年(1177年,金大定十七年)宋使张子政等贺世宗生辰来到中都,亦朝贺于仁政殿,文云:“入左嘉会门……顷之,……先入宣明门,次仁政门隔门上,面北序立,门之里即殿庭。……殿九楹,前设露台,柱以文绣,两廊各三十间,中有钟鼓楼。”据以上所述,可知仁政殿规模九楹,殿庭铺双凤图案毛毡,可容数百人,外邦使臣及金国臣属朝见时即拜于此,左右两侧有朵殿,有钟鼓楼。仁政殿内遍地铺礼佛毯,殿柱饰以文绣。海陵王之世,宫殿地毯竟有绘龙纹图案的。把龙绘在地毯上任人践踏,这在封建帝王看来实属不能容忍,所以世宗大定七年(1167年)“命地衣用龙纹者罢之”①,宫殿内外地毯皆用双凤或其他图案。仁政殿前露台是金帝拜日的处所。女真族与契丹族同样有拜日之俗。《金史·礼志二》载:“大定十五年(1175年),言事者谓今正旦并万春节,宜令有司定拜日之礼”,于是“先引臣僚于殿门外立,陪位立殿前班露台左右,皇帝于露台香案拜如上仪”。按金俗应东向拜,世宗“诏始从南向”。大定十八年(1178年)“世宗拜日于仁政殿,始行东向之礼。”拜日是女真族风俗,东向拜是女真族旧礼,南向拜则显示出这一风俗汉化的迹象。金世宗受汉文化影响很深,但又深深留恋女真风俗,故有此改动。

    东宫在大安殿东北,是皇太子居所,内有承华殿。金世宗之世,皇太子允恭居于此,大定二十五年(1185年)卒。东宫曾一度改为皇太后宫。金章宗(允恭之子)即位,大定二十九年(1189年)“正月戊午,名皇太后宫曰仁寿”。同年“二月戊辰,更仁寿宫名隆庆”。①皇太子允恭卒于世宗之先,不曾即皇帝位。章宗即位后始追尊其父允恭为皇帝,尊母徒单氏为皇后。因此,章宗所谓皇太后宫,实即其父母原所居之东宫。简而言之,章宗即位之初,东宫曾更名仁寿宫,复更名隆庆宫,成为皇太后的居所。金世宗对皇太子允恭宠爱异常;允恭卒后,又舍诸子而不立,独立允恭之子完颜璟为皇太孙,此皆缘于允恭母乌林答氏昭德(后改明德)皇后之故。乌林答氏聪慧过人,治家有方,甚有妇道。其献策世宗献珍宝于熙宗、海陵王,使全家避免迫害。熙宗后期酗酒滥杀,“独于世宗无间然”。海陵王以弑帝立,诛灭宗室,然“以世宗恭顺畏己,由是忌刻之心颇解”。海陵王淫乱,虽宗室骨肉不能免。世宗为济南尹,海陵王召乌林答氏赴中都。乌林答氏私度,如身死济南,海陵王必杀世宗,惟有奉诏,离开济南而死,才能免去世宗嫌疑。于是奉诏而行,至良乡寻隙自杀。世宗感念乌林答氏恩情,即帝位后,除追谥为昭德皇后、追赠其家三代官号、爵号外,终生不再立皇后。乌林答氏初葬宛平县土鲁原,大定十九年(1179年)改葬于大房山坤厚陵。二十九年(1189年)世宗卒后,袝葬于世宗兴陵。皇太子允恭是昭德皇后所生,故世宗视为掌上明珠。大定七年(1167年)十月辛酉,世宗命有司在东宫凉楼前增建殿位。参政孟浩谏曰:“皇太子义兼臣子,若所居与至尊宫室相侔,恐制度未宜,固宜示以俭德。”①增建东宫宫殿之议虽未实行,但世宗对允恭宠爱之心已于此可见。《金史·世宗纪》中幸东宫的记载屡见不鲜(有时竟一月两幸),且大多在十一月,这是由于皇太子允恭生辰在十一月初八日的缘故。《金史·世纪补·显宗(允恭)纪》载:“大定二年(1162年)十一月庚子(初八),生辰,百官贺于承华殿。世宗赐以袭衣良马,赐宴于仁政殿,皇族、百官皆与。自后生辰,世宗或幸东宫,或宴内殿,岁以为常。”金章宗之世,东宫改为皇太后宫历时六年。明昌二年(1191年)孝懿皇太后(章宗母)卒于隆庆宫,五年(1194年)二月,尚书省奏曰:“礼官言孝懿皇后祥除已久,宜易隆庆宫为东宫,慈训殿为承华殿。”②至此,东宫、承华殿才恢复旧称。范成大《揽辔录》载:“入左掖门,直左(东),循大安殿东廊后壁行,入敷德门,自侧门入,又东北行,直东有殿宇,门曰东宫,墙内亭观甚多。”范成大出使金国是金大定十年(1170年),当时皇太子允恭尚在世。范成大见到的东宫即允恭居所,“墙内亭观甚多”,想亦十分华丽。

    承华殿是东宫正殿,皇太子生辰日在此受百官拜贺,平日则在此受业。《金史·世纪补·显宗纪》载,皇太子允恭“专心学问,与诸儒臣讲议于承华殿”;又如,“大定十年(1170年)八月,帝(允恭)在承华殿经筵,皆此之类。大定二十五年(1185年)六月庚申,允恭在受命守国期间崩于承华殿。承华殿又是皇太子寝殿。承华殿西侧有便殿,《金史·完颜匡传》载,大定十九年(1179年)皇太子允恭择完颜匡为其子授业,“召见于承华殿西便殿”。宫殿建筑多讲对称,承华殿既然有西便殿,亦应有东便殿。

    大安殿、仁政殿为金中都宫城内的中路,均在自南而北的宣阳门、端门、应天门、宣明门、拱辰门之中轴线上。东宫在大安殿东北,属宫城内东路。在中路与东路之间有一南北长巷,自南而北有敷德门、会通门、承明门、昭庆门。敷德门在左掖门北。《北辕录》述云:“至(左)掖门下马,自敷德门,由会通、承明二门(西)入左嘉会门。”诸门位置可明了无疑。东路东宫之北是寿康宫,系皇太后居所。东宫与寿康宫之间东西亦有巷道,西端即会通门,东端为集禧门。自集禧门东出即内尚书省,又称内省。寿康宫正南并列三座宫门,正中曰集英(《金史·地理志上》为粹英)。寿康宫竣工似乎在海陵王贞元元年(1153年)迁都以后。贞元元年(1153年)海陵王迁都燕京时携生母大氏同行,留嫡母徒单氏于上京。大氏虽为宗幹次室,但天德二年(1150年)海陵王俱尊大氏和徒单氏为皇太后。如果当时寿康宫已经建成,大氏当居寿康宫。大氏至中都数月即病卒,遗命海陵王迎嫡母徒单氏居中都。《金史·海陵王纪》载:“贞元三年(1155年)十月丙子,皇太后至中都,居寿康宫。”可以确知此时寿康宫已经竣工。又,《金史·后妃传上》载,海陵王被弑,其后徒单氏归“至中都,居于海陵母大氏故宫”,而不言寿康宫,明显可见大氏故宫决非寿康宫。据此可以推断,寿康宫竣工当在贞元元年(1153年)至贞元三年(1155年)之间。金世宗嫡母钦慈皇后蒲察氏卒于太宗天会十三年(1135年),生母贞懿皇后卒于海陵王正隆六年(1161年)。因此,世宗在位时寿康宫空虚,故范成大《揽辔录》称其为“故寿康殿(宫)”。

    《金虏图经》载:“正中位曰皇帝位,后曰皇后正位。位之东曰内省,西曰十六位,乃妃嫔所居之地也。”正中位即宫城内的中路,故正位之西的十六位当在西路隔仁政殿与内省东西遥对的位置。所谓十六位,即十六殿位的省称,内居众多妃嫔。十六殿位可能大多是一幢幢小楼。《金史·后妃传上》载海陵王贵妃定哥事云:“贞元元年(1153年),封贵妃,大爱幸,许以为后。每同辇游瑶池,诸妃步从之。海陵嬖宠愈多,定哥希得见。一日独居楼上,海陵与他妃同辇从楼下过,定哥望见,号呼求去,诅骂海陵,海陵佯为不闻而去。”时定哥身为贵妃,所居楼当即十六殿位之一。十六殿位之侧又有神龙殿,正隆元年(1156年)三月二十七日皇太子光英生辰,海陵王“宴百官于神龙殿”①,即在此处。因神龙殿与十六位同在一处,故史书中往往连称。《金史·五行志》载:“大定二年(1162年)闰二月辛卯,神龙殿、十六位焚,延及太和、厚德殿。”此事,《金史·世宗纪上》载:“辛卯,太和、厚德殿火。”放火焚烧宫殿的正是对金统治者不满的宫女称心等人。其初,世宗自东京至中都,诏放宫女还家。称心等人例在放遣之列,而竟不得还家,便乘夜“于十六位放火,延烧太和、神龙殿”②。十六位宫女袁六娘告发,称心等人皆遇害。这场大火将十六位、神龙殿、太和殿、厚德殿几乎焚为废墟。大火起自十六位,从延烧情况来看,神龙殿距之最近,其次太和殿,又其次厚德殿。笔者推测,太和殿、厚德殿当在神龙殿、十六位西北。因为,十六位大火发生在大定二年(1162年)闰二月辛卯(二十四日),即公历4月12日,正当春末夏初的东南风季节。《金史·章宗纪四》载:“泰和四年(1204年)三月丁卯,日昏无光,大风毁宣阳门鸱尾。”泰和四年(1204年)三月丁卯(初四日),即公历4月5日。宣阳门是中都皇城南门,毁宣阳门鸱尾正应是东南季风。称心等纵火于十六位,火势遂乘风势向西北延及太和、厚德殿。十六位等宫殿被焚后,世宗本欲当即重建。但其时已入暑,方兴农作,且金宋间战事未停,御史中丞乙剌、左谏议大夫完颜守道谏乞权缓修葺,世宗始罢。大定四年(1164年)十二月,宋金和议,世宗诏曾参加营建中都的尚书右丞苏保衡监护完葺被焚诸殿。苏保衡遣少府监张仲愈取南京(今河南开封)宫殿图本以便参照,世宗谓苏保衡曰:“追仲愈还。民间将谓朕效正隆(指海陵王)华侈也。”①诸宫殿修复后是否仍复旧称,史书无载。然而,据史文前后参校,仍可约略考知。《金虏图经》至少成于大定二十二年(1182年)以后,其记金中都大内“西曰十六位,乃妃嫔所居之地也”。又,《金史·后妃传下》载,章宗泰和二年(1202年)八月丁酉,以皇子生,“宴五品以上于神龙殿”。据此可知,十六位、神龙殿在重建以后仍用旧称。关于太和殿,需作辨析。《金史·海陵王纪》载:“贞元三年(1155年)十一月丙辰,燕百官于泰和殿。”《金史·世宗纪上》载:“大定二年(1162年)正月辛未,御太和殿。”时在被焚毁前二个月。《金史·章宗纪三》载:“承安四年(1199年)五月壬辰朔,命奏事于泰和殿。”泰和殿之名见于海陵王和章宗之世,太和殿则见载于世宗之世。“泰和”与“太和”同音,不可能是中都大内的两座不同宫殿。世宗之太和殿当即海陵王之泰和殿的改名。因此,章宗时的泰和殿当即在旧太和殿废墟上重建起来的新殿,并恢复海陵王时的旧称。旧太和殿是世宗与臣下议事之所,重建后虽改名泰和殿,但职能仍旧,章宗仍命臣僚在此奏事。《金史·地理志上》中都路条载:“泰和殿,泰和二年(1202年)更名庆宁殿。”考《金史·章宗纪三》:“泰和二年(1202年)五月戊申,如泰和宫。壬戌,谕有司曰:‘金井捺钵不过二三日留,朕之所此,一凉厦足矣。……’甲子,更泰和宫曰庆宁,长乐川曰云龙。”《金史·地理志上》西京路条载:“西京路德兴府龙门县(今河北赤城县西南龙关)有庆宁宫,行宫也,泰和五年(1205年)以提举兼龙门令。”是以知泰和宫并非中都泰和殿,《金史·地理志上》中都路条记中都泰和殿更名庆宁殿一事实误。事实上,中都泰和殿在章宗泰和年间不曾改名,《金史·张行信传》载:“泰和四年(1204年)四月,召见于泰和殿,行信因言二事。”《金史·食货志三》载:“泰和七年(1207年)七月,上召(户部尚书高汝砺)议于“泰和殿。”皆可为证。厚德殿焚毁以后即不再见于记载。但是,《金史·礼志四》“皇后恭谢仪”载:皇后既受册,前一日,斋戒于别殿。至日,皇后御肩舆至车所,复降舆升车,车出元德东偏门,由左掖门出至太庙。仪礼毕,还内如来仪,车至元德东偏门,复降车升舆,取便路还内。元德殿(宫)是皇后居所,或即旧厚德殿重建之改名。世宗之世,元妃李氏居兴德宫,世宗以追思昭德皇后之故,不立中宫,只封李氏为元妃,位在众妃之上,下皇后一等,并且,大定末曾一度欲立李氏为皇后,只因恐动摇皇太子允恭(昭德皇后之子)的地位而罢。元妃李氏虽无皇后之名,实享皇后之荣。《金史·后妃传下》载:“大定二十一年(1181年)二月,上(世宗)如春水,次长春宫(在今河北开平)。戊子,元妃李氏以疾卒,还殡中都。“乙未,入自崇智门(中都北中偏东门)……殡于兴德宫西位别室。庚子,上至京师,幸兴德宫致奠。比葬,三致奠焉”。《金史·世宗纪下》又载:“大定二十一年(1181年)二月乙巳,以元妃李氏之丧,致祭兴德宫,过市肆不闻乐声,谓宰臣曰:‘岂以妃故禁之耶。细民日作而食,若禁之是废其生计也,其勿禁。朕前将诣兴德宫,有司请由蓟门,朕恐妨市民生业,特从他道。’”有人或因此而认为兴德宫不在皇城内,其实误解。世宗致祭兴德宫之所以会经过市肆,是因为其当时驻跸于中都城外太宁宫(今北京北海公园一带)的缘故。自太宁宫西南行,入光泰门,正是在唐幽州市基础上形成的中都城北市场,故世宗有恐妨百姓生计而改行他道入城之举。世宗未立皇后,兴德宫应即皇后居所,故李氏以元妃身份只能殡于兴德宫西位别宅。兴德宫与元德殿(宫)既然同为皇后居所,或即同为一地而前后异名。笔者推测,兴德宫或即元德殿(宫),亦即旧厚德殿。

    大安殿之西有一泓池水,池西北岸高阁耸立称蓬莱阁,此处即蓬莱院。蓬莱阁下有观音寺,金帝常于此游娱或焚香拜佛。《南迁录》载:“上(章宗)幸蓬莱院,见所陈玉器及诸珍玩,视其篆识,多为宋朝宣和时物,恻然动色。”同书又载:宣宗自中都迁往南京之前,“诣蓬莱院观音寺烧香,过浮碧池”。即为此处。碧池即今北京广安门外青年湖,金代名鱼藻池,有鱼藻殿。《金史·张浩传》载:张浩营建中都有功,海陵王进其为平章政事,“赐宴于鱼藻池”。《金史·章宗纪三》载:“泰和三年(1203年)五月壬申,以重五,拜天,射柳,上三发三中。四品以上官侍宴鱼藻殿。”即为其地。鱼藻殿建于海陵王贞元元年(1153年)。《金史·地理志上》中都路条载:“鱼藻池、瑶池殿位,贞元元年(1153年)建。”瑶池殿在宫城西门外同乐园(下详),有人据此便以为鱼藻池即同乐园,实为误解。鱼藻殿在宫城内,属中都大内的一部分,瑶池殿在大内之西的同乐园内,属苑囿中的建筑,《金史·海陵王纪》只载“贞元元年(1153年)瑶池殿成”,而不载鱼藻殿,即此之故。鱼藻池非同乐园,鱼藻殿与瑶池殿更非一殿。

    张棣《金虏图经》称金中都大内“内殿凡九重,殿三十有六”。今可推考而得者只是极少部分,尚有大部分宫殿史籍阙载,或只知其名而不知方位。宋使出使金国,只能循一定路线出入金中都大内,记载甚多阙略,更不足怪。遍览《金史》和有关史籍,金中都大内宫室可知者还有薰风殿,《三朝北盟会编》卷二百四十二载:“戊寅(正隆三年,公元1158年)夏五月,(海陵王)亮御薰风殿宣吏部尚书李通、翰林承旨翟永固、宣徽使敬嗣晖、翰林学士韩汝嘉四子”,问伐宋事。该殿在《金史·翟永固传》中称内殿,其为中都大内宫室无疑。又有贞元殿,大定元年(1161年)世宗初至中都,“十二月己未,御贞元殿,受群臣朝”①。“大定二年(1162年)四月辛巳,宴夏使贞元殿。”②但在此后贞元殿遂不见记载,或许世宗恶“贞元”曾为海陵王年号而将该殿改命他名。又有睿思殿,“大定十三年(1173年)四月乙亥,上御睿思殿,命歌者歌女真词。”③时诸皇子皆在侍,世宗欲使子弟不忘女真旧俗,故有是举。又有垂拱殿,“大定十四年(1174年)四月乙亥,上御垂拱殿,顾谓皇太子及亲王曰:‘人之行,莫大于孝弟……汝等当以朕言常铭于心。’”①又有广仁殿,“大定十六年(1176年)三月戊午,上御广仁殿,皇太子、亲王皆侍膳”。②章宗泰和七年(1207年)正月壬午,诏百官及御史大夫崇肃等十四人“同对于广仁殿”③。又有香閤,“大定二十六年(1186年)十二月甲申,上退朝,御香閤,左谏议大夫黄久约言递送荔支非是。”④。香閤又称御閤、后閤,可能是仁政殿内的暖閤。又有庆和殿,“大定二十八年(1188年)三月丁酉朔,万春节(世宗生辰),御庆和殿受群臣朝,复宴于神龙殿。”⑤大定二十六年(1186年)立完颜璟(允恭之子)为皇太孙,完颜璟“称谢于庆和殿”⑥。章宗泰和七年(1207年)正月辛巳,召御史大夫崇肃等十四人“同对于庆和殿”⑦。庆和殿可能与仁政殿、广仁殿同属便殿一类。金帝还常在此设宴,皇太子允恭长女邺国公主下嫁乌古论谊,“赐宴庆和殿”⑧;世宗第十四女下嫁纥石烈克宁之子诸神奴,“宴百官于庆和殿”⑨。皇太孙完颜璟之子洪裕生,世宗喜甚,“满三月,宴于庆和殿”⑩。泰和二年(1202年)八月,章宗子忒邻生,“十二月癸酉,生满百日,宴于庆和殿”(11)。由以上观之,庆和殿又是金朝皇室喜庆之日宴饮之所。当然,偶尔也有例外,大定二十六年(1186年)宰臣完颜守道恳求致仕,“优诏许之,特赐宴于庆和殿”①。泰和六年(1206年)金朝击退南宋北伐之师,章宗召左副元帅仆散揆赴中都,“戒以师期,宴于庆和殿”②。一为亲信重臣,一为金朝名将,其赐宴庆和殿,皆为礼外宠遇。大定二十八年(1188年)十二月世宗病危之际,“乙酉,诏皇太孙璟(章宗)摄政,居庆和殿东庑”③。据《金史·徒单克宁传》载,世宗初诏皇太孙与诸王大臣俱宿于禁中,徒单克宁奏曰:“皇太孙与诸王宜别嫌疑,正名分,宿于同处,礼有未安。”故复诏完颜璟以皇位继承人身份居庆和殿东庑。庆和殿当在世宗寝殿附近,且其地位高于一般便殿。又有福安殿,世宗、章宗皆卒于福安殿,福安殿当即金帝寝殿。又有集贤殿,大定二十四年(1184年)金世宗幸上京,皇太子允恭留中都守国,“每三日一次于集贤殿受尚书省启事。”④又有清辉殿,“大定十三年(1173年)六月丁,世宗召皇太子、诸王,侍食于清辉殿。”⑤又有凝和殿,《金史·夹谷清臣传》载:“明昌五年(1194年)二月,上御凝和殿,清臣省觐还,谒上。”又有天香殿,《金史·完颜匡传》载,泰和七年(1207年)二月左副元帅仆散揆卒于军中,完颜匡自军中赴中都,“转左副元帅,赐宴天香殿,还军许州”。又有崇政殿,《金史·路铎传》载,章宗明昌三年(1192年)“召对于崇政殿。”《金史·地理志上》中都路条载:“有福寿殿,大定七年(1167年)改称寿安宫。”金世宗大定十九年(1179年)所建之太宁宫(今北京北海公园一带)后改寿宁,至迟二十一年(1181年)复改为寿安宫。因此,大内福寿殿所改之寿安宫后当改名,疑即世宗、章宗卒时所居之福安殿。同《志》又称有崇庆殿、安仁殿、隆德殿,皆不知处址。又有宝昌门,门上有楼。《金史·后妃传上》载,耶律察八被海陵王霸占为妃,仍与夫通,事被发觉。“海陵登宝昌门楼,以察八徇诸后妃,手刃击之,堕门下死”。据此,宝昌门当在十六位附近。海陵王常登宝昌门楼观角抵(摔跤)之戏。

 

① 周煇:《北辕录》,载陶宗仪:《说郛》卷五十六。
② 《金史》卷五《海陵王纪》。
③ 《金史》卷二十八《礼志一》。
④ 《金史》卷三十二《礼志五》。
① 《金史》卷三十六《礼志九》。
② 《金史》卷三十七《礼志十》。
③ 《金史》卷九《章宗纪一》。
① 《金史》卷三十六《礼志九》。
② 洪皓:《松漠纪闻》上,商务印书馆《丛书集成》本,第9页。
③ 《金史》卷四《熙宗纪》。
④ 《金史》卷十《章宗纪二》。
⑤ 《金史》卷十四《宣宗纪》。
① 《金史》卷四十一《仪卫志上》。
① 《金史》卷六《世宗纪上》。
① 《金史》卷九《章宗纪一》。
① 《金史》卷八十九《孟浩传》。
② 《金史》卷十《章宗纪二》。
① 《金史》卷八十二《海陵诸子传》。
② 《金史》卷八十四《耨怨温敦思忠传》附子乙迭传。
① 《金史》卷八十九《苏保衡传》。
① 《金史》卷六《世宗纪上》。
② 《金史》卷六《世宗纪上》。
③ 《金史》卷三十九《乐志上》。
① 《金史》卷七《世宗纪中》。
② 《金史》卷七《世宗纪中》。
③ 《金史》卷十二《章宗纪四》。
④ 《金史》卷八《世宗纪下》。
⑤ 《金史》卷八《世宗纪下》。
⑥ 《金史》卷九《章宗纪一》。
⑦ 《金史》卷十二《章宗纪四》。
⑧ 《金史》卷六十九《太祖诸子传》。
⑨ 《金史》卷八十七《纥石烈克宁传》。
⑩ 《金史》卷九十三《章宗诸子传》。
① 《金史》卷八十八《完颜守道传》。
② 《金史》卷九十三《仆散揆传》。
③ 《金史》卷八《世宗纪下》。
④ 《金史》卷十九《世纪补·显宗纪》。
⑤ 《金史》卷六十九《太祖诸子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1-21 08:07 , Processed in 0.097076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