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金中都苑囿、离宫

2002-12-1 11:00| 发布者: 佚名| 查看: 3172| 评论: 0

    金中都宫城西,出玉华门有同乐园。《大金国志·燕京制度》载云:“西出玉华门曰同乐园,若瑶池、蓬瀛、柳庄、杏村,尽在于是。”《金史·海陵王纪》载:“贞元元年(1153年)十一月己丑,瑶池殿成。”瑶池殿即在同乐园瑶池旁,海陵王常与众妃在此游娱。同乐园因是皇家园囿,故又称琼林苑。《金史·地理志上》中都路条载:“琼林苑有横翠殿、宁德宫”,实即指同乐园而言。琼林苑和同乐园,当一为正称,一为俗称。《金史·地理志上》称琼林苑而不称同乐园,《金虏图经》、《大金国志》称同乐园而不称琼林苑,盖为一崇一贬之故。《金史·世纪补·显宗纪》又载:皇太子允恭留守中都,“初,帝(允恭,章宗追尊为帝)在东宫,或携中侍步于芳苑。中侍出入禁中,未尝艰阻。此辈见帝守国,各为得意。帝知之,谓诸中侍曰:‘我向在东宫不亲国政,日与汝辈话语。今既守国,汝等有召命然后得入。’”芳苑既在禁中,自然非同乐园莫属,是以知同乐园又称芳苑。同《纪》又载:大定七年(1167年)皇太子允恭疾病,世宗命“左丞守道侍汤药,徙居琼林苑临芳殿”。临芳殿当在芳苑中,由此更可见琼林苑、芳苑、同乐园不过是一地之异名。同乐园以在宫城之西,故又称西苑、西园。如《金史·章宗纪一》载:“明昌元年(1190年)三月己巳,击毬于西苑,百僚会观。五月戊午,拜天于西苑。射柳、击毬,纵百姓观。”同书《章宗纪二》又载:“承安二年(1197年)三月庚寅,幸西园阅军器。”即皆在同乐园。但西苑、西园并非同乐园的专称,凡皇家园囿在宫室之西者皆可称西苑(园)。因此,同书《章宗纪四》载:“泰和七年(1207年)三月壬寅,如万宁宫。甲辰,幸西园。”当即万宁宫(在今北京北海公园附近)的西园,并非同乐园。

    金中都南城外有广乐园,又称熙春园、南园。《金史·五行志》载:“大定二十三年(1183年)正月辛巳(上元节),广乐园灯山焚,延及熙春殿”,是以知广乐园内有山,有熙春殿。《金史·世纪补·显宗纪》载:大定二十五年(1185年)皇太子允恭卒,“九月庚寅,殡于南园熙春殿。己酉,世宗至自上京,未入国门,先至熙春殿致奠,恸哭久之”。是以知广乐园又称南园,其址在中都南门外。《金史·世宗纪下》又载:“九月己酉,上临奠宣孝皇太子(允恭)于熙春园。”是以知广乐园因有熙春殿,故又称熙春园。《金史·刘頍传》载:“初,南苑有唐旧碑,书‘贞元十年御史大夫刘怦葬’。”因刘頍是刘怦后裔,章宗赐钱令其改葬苑外,刘怦曾任唐幽州节度使,墓当在城外。金营中都,其墓虽未括入城内却被括进南苑。从广乐园又称南园来看,此南苑当亦即广乐园。《金史·海陵王纪》载:“贞元二年(1154年)九月己未,常武殿击鞠,令百姓纵观。”《金史·世宗纪上》又载:“大定三年(1163年)五月乙未,以重五,幸广乐园射柳,命皇太子、亲王、百官皆射,胜者赐物有差。上复御常武殿,赐宴击毬。”是以知广乐园又有常武殿、毬场。金人击毬是一种马上运动,目的在于习武。《金史·马贵中传》载:“大定八年(1168年),世宗击毬于常武殿,贵中上疏谏曰:‘陛下为天下主,守宗庙社稷之重,围猎、击毬皆危事也。前日皇太子坠马,可以为戒,臣愿一切罢之。’上曰:‘祖宗以武定天下,岂以承平遽忘之邪。……故示天下以习武耳。’”既然击毬是为习武,推测常武殿当与毬场同在一处。《金史·章宗纪》中不再见常武殿,只见临武殿。如“泰和元年(1201年)五月甲寅,击毬于临武殿。八年(1208年)十一月丁酉朔,御临武殿试护卫。”临武殿或即常武殿之改名。《金史·地理志上》中都路条又载:金中都有“常武殿、广武殿,为击毬飞射之所”。常武殿已如前述,广武殿不知其址。范成大《揽辔录》云:“宣阳门内千步廊“分三节,每节一门。路东出,第一门通街市,第二门通毬场,第三门通太庙”。是以知皇城内东侧还有皇家毬场,广武殿或在其处。

    金中都南郊有建春宫,大约是金章宗时所建。《金史·章宗纪二》载:“明昌五年(1194年)正月丁亥,幸城南别宫。”即指建春宫而言,当时以初建尚未命名。章宗常于此春猎。承安三年(1198年)正月,章宗如城南春水(春猎),“己未,以都南行宫名建春宫”①。《金史·地理志上》中都路条载:中都路大兴府大兴县有建春宫。金朝大兴府大兴县管辖中都城内外东部,故建春宫应在中都城南偏东,大约即今北京南苑附近。建春宫是金中都规模较大的离宫,章宗巡幸建春宫的记载仅在《金史·章宗本纪》中就有10余次之多。建春宫中有宫殿。《金史·赵质传》载:“赵质字景道,辽相(赵)思温之裔。大定末,举进士不第,隐居燕城(中都)南,教授为业。明昌间(1190—1196年),章宗游春水过焉,……赏其志趣不凡。召至行殿,命之官。”赵质固辞,遂赐田千亩,终身免役。赵质既然居于中都城南,所谓行殿当即“都城南行宫”之殿,以当时尚未命名建春宫,故只称行宫、行殿。

    前已言之,今北京西郊的香山,辽代已见其名,并建有香山寺。金代,香山、玉泉山一带更成为游览胜地。《金史·地理志上》中都路条载:中都路大兴府宛平县有玉泉山行宫。除玉泉山有行宫外,其西的香山也有行宫。《金史·巨构传》载:“大定中,诏(巨构)与近臣同经营香山行宫及佛舍。”这里所谓的佛舍,即香山寺。《金史·世宗纪下》载:“大定二十六年(1186年)三月癸巳,香山寺成,幸其寺,赐名大永安,给田二千亩,栗七千株,钱二万贯”。金世宗之世,每逢正旦、万春节(世宗生辰),通常由皇太子允恭率百官上寿。大定二十五年(1185年)皇太子允恭卒。同年“十月庚戌朔,宰相以下朝见于庆和殿,太尉完颜守道上寿”,世宗睹景思人,“凄怆者久之”①。金世宗以63岁高龄遭丧子之痛,其心情哀楚可想而知。史称世宗好道术,香山大永安寺建成于皇太子允恭卒后不到一年,显然与允恭之死有关。此外,既然巨构受命同时经营香山行宫与佛舍,那么从香山大永安寺建成年代,可以推测香山行宫当亦营建于大定二十六年(1186年)左右。香山行宫兴建于世宗之世,玉泉山行宫当建于章宗之世。除大定二十六年(1186年)以外,《金史·世宗纪》中不再有幸香山的记载,这大概是由于当时香山行宫尚未建成,或世宗在此后三年即去世的缘故。金章宗游幸玉泉山、香山最为频繁,仅《金史·章宗本纪》中记载即各有7次。明蒋一葵《长安客话》云:“玉泉山顶有金行宫芙蓉殿故址,相传章宗尝避暑于此。”口碑相传,当有所据。

    金中都规模最为宏丽、对后世北京城市发展影响最大的建筑,就是中都城东北的离宫太宁宫。元大都城即建于此,明清北京城,乃至今日北京城亦皆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太宁宫建成于金世宗大定十九年(1179年)。《金史·地理志上》中都路条载:“京城北离宫有太宁宫,大定十九年(1179年)建,后更为寿宁,又更为寿安,明昌二年(1191年)更为万宁宫。”这座离宫初建时称太宁宫,《金史·世宗纪中》载:“大定十九年(1179年)五月戊寅,幸太宁宫。七月庚辰,至自太宁宫。”但是,太宁宫何时改为寿宁宫,《金史》不载。《金史·世宗纪》载:“大定二十年(1180年)四月己亥,太宁宫火。二十一年(1181年)四月壬申,幸寿安宫。”太宁宫经过火灾,次年修复后即改名寿安宫。督掌修复工程的是左光庆(左企弓之孙)。《金史·左光庆传》载:左光庆“典领寿安宫工役,不为苛峻,使劳逸相均”。由此看来,即使太宁宫曾改名寿宁宫,也只是数月之事。寿安宫改称万宁宫,则在章宗明昌二年(1191年)四月庚子。太宁宫竣工于大定十九年(1179年),而其整体建筑系毕工于大定十五年(1175年)左右。《金史·张仅言传》载:少府监张仅言“护作太宁宫,引宫左流泉溉田,岁获稻万斛。十七年(1177年),复提点内藏,典领昭德皇后山陵,迁劝农使,领诸职如故。”张仅言以少府监官职督太宁宫之役,十七年(1177年)改提点内藏,据此推测太宁宫整体建筑当毕工于大定十七年(1177年)以前。《金史·世宗纪中》载:“大定十五年(1175年)九月丙申,幸新宫。”《金史·曹望之传》又载:“大定十五年(1175年),新宫成,世宗幸新宫,敕望之曰:‘新宫中所须,毋取于民间也。’”所谓新宫,当即太宁宫。当时太宁宫中宫殿楼台已立,只是没有装饰陈设,故世宗对户部尚书曹望之有“宫中所须,毋取于民间”之语。《金史·百官志二》载:“少府监……掌邦国百工营造之事。”大定十五年(1175年)太宁宫土木工程既然大致已毕,十七年(1177年)张仅言调任管理皇室内库即为顺理成章之事。

    太宁宫之西有西园,《金史·地理志上》中都路条载:“西园有瑶光台,又有琼华岛,又有瑶光楼。”琼华岛即今北京北海公园琼华岛,又称琼岛,瑶光台则为其南的今北海公园南门外西侧的团城,其处址既称西园,则太宁宫当在其东。又据元初郝经《琼华岛赋》云:“岁癸丑(1253年)夏,经入于燕。五月初吉,由万宁故宫登琼华岛。”60000296_0121_0①当时蒙古尚未以燕京为都,故郝经得以游于万宁宫,琼华岛。依郝经所述,万宁宫在琼华岛紧邻,当即在明清北京故宫一带。

    太宁宫是一片包括宫殿园囿在内的宫殿区,因其在中都城之东北,故又称北宫、北苑。太宁宫宫殿壮丽,依傍浩淼碧波,晨光暮色,引人入胜。金赵摅《早赴北宫》诗云:“苍龙双阙郁层云,湖水鳞鳞柳色新,绝似江行看清晓,不知身是趁朝人。”②北宫的佳丽风光,竟使作者恍忽间忘记自己是去上朝。金世宗、章宗二帝经常游幸太宁宫,长期住在那里避暑,处理国政。太宁宫之于金中都城,犹如清代圆明园之于北京城。金世宗临终前,竟不顾礼制,舍大安殿而“遗诏移梓宫寿安宫(即太宁宫)”③,如此钟情这里的青山秀水、渺渺碧波。章宗召集百官商议,曰:“朕日夜思之,舍正殿而奠于别宫,情有所不忍,且于礼未安。”于是仍殡于大安殿④。章宗废于国政,耽于娱乐,为游太宁宫更是一切在所不计。明昌二年(1190年)正月辛酉,孝懿皇后(章宗之母)卒。章宗不顾母丧,同年四月仍幸太宁宫。谏议大夫张*等人上疏请止其行,不允。同月“庚子,改寿安宫(太宁宫)为万宁宫;壬寅,如万宁宫。八月癸未,至自万宁宫”⑤,一住就是4个月。太宁宫中有宫殿和楼台亭阁等建筑,雕梁画栋,极其崇丽。金赵秉文《扈跸万宁宫》诗云:“遥想熏风临水殿,五弦声里阜民财。”⑥是以知太宁宫中有薰风殿、临水殿。《金史·章宗纪二》载:“明昌四年(1193年)四月庚戌,如万宁宫。辛亥,右丞相清臣率百官及耆艾等复请上尊号,学官刘玑亦率六学诸生赵楷等七百五十人诣紫宸门请上尊号,如唐元和故事,不许。八月甲辰,至自万宁宫。”章宗自四月至八月在太宁宫避暑,四月辛亥又为庚戌之次日,故学官刘玑等700余人所诣之紫宸门即在太宁宫内,紫宸门内又有紫宸殿。《金史·章宗纪二》载:“承安元年(1196年)七月庚辰,御紫宸殿,受诸王、百官贺。”即太宁宫紫宸殿。金章宗每年庆二次生日,一为其出生日七月二十七,一为其自选定的九月初一,前引文字即述章宗在太宁宫紫宸殿庆生辰事。同《纪》又载:“承安二年(1197年)七月戊辰,天寿节,御紫宸殿受朝。”皆此之类。金世宗、章宗在太宁宫避暑,一住数月,其处理政务、召见大臣即在紫宸殿。《金史·高汝砺传》载:“承安元年(1196年)七月,入为左司郎中。一日奏事紫宸殿,时侍臣皆回避,上所御凉扇忽堕案下,汝砺以非职不敢取以进。奏事毕,上谓宰臣曰‘高汝砺不进扇,可谓知礼矣。’”从紫宸殿的命名、章宗屡御此殿贺生辰,以及在此召见臣属议事等迹象推测,紫宸殿极可能是太宁宫的正殿。

    太宁宫以西的西园,即今北京北海公园的太液池、琼岛、团城一带。《辽史·地理志四》载:“燕山——中有瑶屿。”瑶屿即今北海公园团城,辽代时这里或许已有皇家建筑。海陵王营建中都时,这里可能也有兴建。今北海、中海上承城北积水潭,原是古高梁河河道。郦道元《水经·?水注》云:“(高梁)水出蓟城西北平地(今北京西郊紫竹院公园),泉流东注,迳燕王陵北,又东迳蓟城北,又东南流。《魏土地记》曰,蓟东一十里有高梁之水者也。”即为此地。《金史·地理志上》中都路条载:西园有瑶光台、瑶光楼。瑶光台即今北海团城,据《故宫遗录》记载,直至明初,今北海团城四周仍为水域,不与陆地相连。瑶光台上有瑶光楼,为金主纳凉之所。元郝经《琼华岛赋》云:“瑶光楼起,金碧钩连,断霓饮海,颉地颃天。”霓即彩虹外环,在此喻指桥梁。颉为鸟自低高飞貌,颃为鸟自高低飞貌。瑶光楼所在的瑶光台正北即为高耸的琼华岛,据郝经所述,其间当有桥梁。瑶光台与琼华岛高低相错,正成颉颃之貌。瑶光楼金碧辉煌,飞檐重叠,斗拱交错,是太宁宫西园中著名的建筑。金章宗曾计划将之扩建为瑶光殿,后因故而罢。瑶光楼面对开阔浩森的水面,金章宗常在此纳凉赏月。《中州集》卷四赵沨《中秋》诗,元好问注云:“道陵(章宗)中秋赏月瑶光楼,召赵沨文孺对御赋诗,以清字为韵。沨诗云:‘秋气平分月正明,蕊珠宫阙对蓬瀛。已驱急雨销残暑,不遣微云点太清。帘外轻风飘桂子,夜深凉露滴金茎。圣朝不奏霓裳曲,四海歌讴即乐声。’”蓬瀛当指琼华岛而言,既然“蕊珠宫阙对蓬瀛”,那瑶光台上还应有蕊珠殿。《金史·百官志二》内侍局有“蕊珠殿都监、同监”,当即管理该殿的近侍。琼华岛,金代又称寿乐山,堆砌着很多假山石,相传即海陵王营建中都时取自故北宋东京(今河南开封)的艮岳。宋艮岳山石采自太湖,玲珑剔透,千姿百态,既高雅,又纯系天成,至今尚保存在北海公园琼岛的山麓上。琼华岛山顶上有广寒殿,与正南的瑶光楼遥遥相对。太宁宫有宫墙,金赵秉文《北苑寓直》诗云:“柳外宫墙粉一围,飞尘障面卷斜晖。潇潇几点莲塘雨,曾上诗人下直衣。”但这只是指太宁宫宫殿区的宫墙。《金史·刑志》载:大定二十六年(1186年),“监察御史陶钧以携妓游北苑,歌饮池岛间,迫近殿廷,提控官石玠闻而发之。……诏以钧耳目之官,携妓入禁苑,无上下之分,杖六十。”可见太宁宫西园水域(今北京北海、中海西岸),并没有宫墙,一般人也可以荡舟于湖水之中,只有当接近瑶光台和琼华岛时才被视为大不敬而受处罚。

    金末,蒙古占据中都,太宁宫亦遭战火破坏。成吉思汗十九年(1224年)二月,道教首领丘处机归至中都,蒙古燕京行省石抹公和宣差劄八以“北宫园池并其近地数十顷为献,且请为道院,师(丘处机)辞不受,请至于再,始受之”。次年(1225年)五月,丘处机登寿乐山(琼华岛)颠,四顾园林,若张翠幄,赋诗云:“地土临边塞,城池压古今。虽多坏宫阙,尚有好园林。绿树攒攒密,清风阵阵深。日游仙岛(指琼华岛)上,高视八紘吟。”①可见当时金中都城和太宁宫的宫殿楼阁已被破坏殆尽。元好问《遗山集》卷九《出都》诗,自注云:“寿(万)宁宫有琼华岛,绝顶广寒殿,近为黄冠辈(指道士)所撤。”时在蒙古乃马真皇后称制二年(1243年),丘处机卒后16年。

 

① 《金史》卷十一《章宗纪三》。
① 《金史》卷十九《世纪补·显宗纪》。
① 《日下旧闻考》卷二十九引。
② 《中州集》卷九。
③ 《金史》卷九十五《移剌履传》。
④ 《金史》卷九十五《移剌履传》。
⑤ 《金史》卷九《章宗纪一》。
⑥ 《闲闲老人滏水文集》卷七。
① 李志常:《长春真人西游记》卷下,商务印书馆《丛书集成》本,第28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0-6-7 11:21 , Processed in 0.142857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