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儿时天坛

2002-12-1 11:00| 发布者: 闫广财

    北京是全国公园最多的城市,在众多的公园中我去过次数最多的是位于南城的天坛公园。小时候我们家住的离天坛公园很近,从临街的院门口,往东走五六百米远就是天坛公园灰色的围墙。每年的春夏秋三季,特别是夏天,只要不下雨,母亲就领着我和大妹妹,用儿童竹车推着小妹妹和弟弟去天坛公园玩。那时候公园的门票普遍很便宜,以天坛为例,大人门票五分,小孩门票二分。母亲带着我们四个孩子去一次天坛,只需买一张大人票和两张儿童票,坐在儿童车里的弟弟妹妹年龄小个子矮不用购票,门票的开销总共不到一毛钱。如果那时候天坛的门票同现在一样15元一张,而且还不括祈年殿、圜丘坛、皇穹宇等景点,要逛景点还得再掏20元钱,我们肯定会去不起。当然这是后话。

  小时候天坛公园给我的印象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大,母亲带着我们一般进西门,从东门或北门出,边玩边走至少需要三个小时,这还有许多地方不能走到。二是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多,尤其是松柏树多。枝繁叶茂,巍峨挺拔的古松柏,我与妹妹拉着手都抱不过来。烈日炎炎的夏天,在浓荫蔽日的松柏林里,伴随知了不知疲倦地歌唱,我们兄妹四人尽情地嬉戏玩耍。在没有电风扇,更不知空调为何物的年代,天坛公园是我童年时代难忘的纳凉避暑之地。

  除了松柏林,我们爱去的另一个地方,是进天坛公园西门不远处的儿童游乐场。绿树掩映的儿童游乐场是孩子们的乐园。我们和其他小朋友一起排队,在这里溜滑梯荡秋千坐转椅踩滚筒。每次都是母亲三番五次地催促该回家了,我们才依依不舍地从玩具上下来。天坛公园游乐场,飘荡过我们兄妹童年时的欢笑(1998年天坛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为了更好地保护这座著名的皇家园林,取消了儿童游乐场)。

  随着年龄的增长,特别是上小学三年级以后,我的兴趣发生了变化,喜欢和院里同龄或比我大几岁的男孩儿,一起结伴在坛墙根下聚精会神地逮蛐蛐;或者举着长长的竹竿,竹竿的上边抹着用旧自行车内带或废弃的胶皮手套铰碎了熬成的胶,在树林里粘知了;要不就是抡着带网眼尼龙兜做的抄子来回奔跑,在花丛中捉蝴蝶和蜻蜓。一次我与伙伴们正在树林里粘知了,一个比我大三四岁的孩子,猛然发现一棵杜梨树,树上长着一串串圆球状诱人的杜梨,他馋得直咽口水,便用竹竿朝树上的杜梨捅。不料,捅到了树上的马蜂窝,马蜂受到侵犯立刻倾巢出动,气势汹汹的四下追逐我们几个人,吓得我们一脸恐慌四处逃散。我由于躲避不及,脑袋上被马蜂蜇了一下,很快肿起一个核桃大的包,疼得我抓耳挠腮,最后实在忍不住,我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回到家母亲见到我头上的包吓了一跳,连忙问是怎么回事?我委屈的告诉了母亲事情的经过。母亲心疼地赶紧找出清凉油,给我抹在被马蜂蜇过的地方。过三四天肿消了,包才下去。

  上中学以后,我去天坛公园的次数比以前少了,但每个月还至少去天坛公园看二三场露天电影。我小时候看电影是最大的文化娱乐活动。《地道战》、《铁道游击队》、《英雄儿女》、《打击侵略者》等许多脍炙人口的电影,我都是在天坛公园露天观看的。有几次“五一”和“十一”前,为了组织大规模的群众游园联欢,附近几所中学的学生停课去天坛公园拔草。当时天坛的整体环境不如现在,许多地方杂草丛生,显得荒芜凄凉。虽然是义务拔草,没有任何报酬,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非常卖力气。在那个讲究突出政治的特殊年代,同学们无不以能为国家重大的庆典活动做贡献而感到自豪。

  我父母的老家都在农村,所以经常有我分不清辈分的乡下亲戚来家里。头一回来的亲戚,自然少不了带他们逛公园,除了去故宫、北海、颐和园、动物园之外,我还经常自作主张领他们去一次天坛。在我看来,外地人来一次北京不容易,如果不去天坛逛逛,实在是太遗憾。陪亲戚去天坛公园时,我俨然就是一个小导游,卖弄似地向他们介绍我所知道的那一点关于天坛的轶闻掌故。当然由于我去的次数多,斋宫、祈年殿、圜丘坛和俗称回音壁的皇穹宇,几个主要景点前的文字介绍,我耳熟能详,给农村亲戚当导游确实不成问题。当陪亲戚从天坛游玩之后回家,他们在父母面前夸奖我时,掩饰不住的喜悦就会挂在我脸上。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由一个不谙世事的小男孩儿,成长为健壮的男子汉。恋爱的季节到了。我和热恋中的女友,多少次坐在天坛公园的长椅上,吸吮着丁香花散发出来的馥郁芳香,憧憬着未来幸福的生活,陶醉在温馨的遐想中。天坛公园不仅是我童年的乐园,它也是我与女友缔结姻缘的爱情摇篮。

  我结婚后不同父母住在一起了,新居在东三环边上。有了女儿,当了父亲,星期天,妻子与我商量带女儿去哪个公园玩?我的首选之地大多是天坛公园。推着坐在带遮阳篷精巧童车上的女儿,徜徉在天坛公园的林阴路上,我发现公园里花更多了,树更绿了,景更美了。从女儿五岁时起,我每年至少两次单独带她去天坛公园,听着女儿把小脸贴在回音壁的墙上稚声嫩气地叫我爸爸;看着女儿在儿童游乐场,兴高采烈地玩着我儿时不曾有的电动玩具,我不由自主地就会想起我小时候,母亲带着我们四个孩子来天坛的往事。萦绕在我心灵深处的天坛情结,今生今世都将挥不去剪不断。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2-8-8 05:29 , Processed in 1.107618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