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乾隆千叟宴

2006-12-1 06:00| 发布者: 李国文| 查看: 620| 评论: 0

       中华民族饮食文化的发扬光大,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五千年来这班能吃、好吃、善吃、懂吃的大小官僚们的嘴巴。而要评功摆好的话,光荣非皇上万岁那张嘴莫属。

    乾隆无论在次数上,在人数上,都要胜其祖父一筹。前后共找九千八百多个老头子,跪在一个老头子前面,山呼吾皇万岁万万岁,那场面一定很壮烈,但也不免滑稽。

    老年人有五怕:一怕冷清,二怕冷落,三怕冷场,四怕看冷脸,五怕人们对他冷淡。反过来,老年人也有五好:一好热闹,二好铺排,三好风头,四好恭维,五好大家向他礼敬。同时,老年人还有五句特别爱听的话:一是德高望重,二是老骥伏枥,三是高风亮节,四是精神矍烁;五是老当益壮。

    如果这个“三五牌”老人,是一位作家,是一位诗人,或者,什么都不是,只不过偶尔写写弄弄的文化人,若是再奉承他一句,您老人家如今是“庾信文章老更成”,那他就更开心,更合不拢嘴地高兴了。

    绝大多数夕阳西下,桑榆晚景,鹤发童颜,还算神清气和的中国老人,六十岁以后,九十岁以前,或多或少,或重或轻,都难能免俗,要暴露出来这样的五怕,五好,和五爱听的人性弱点。

    据清人昭的笔记《啸亭续录》,他是满清宗室子弟,娴熟宫廷掌故,对现在常在电视连续剧里出现的,某些历史学家和文学家鼓吹起来的前清“盛世”名列第三的主角乾隆,动不动就搞大规模的“千叟宴”的描写,恐怕是最典型的“三五牌”现象了。

    弘历的爷爷玄烨(1654-1722),活了68岁,因为登基早,做皇帝的年头长达61年。而弘历(1711-1799),活了88岁,却只当了60年皇帝,由于他登上帝位时,已经34岁。他给自己规定,帝龄不得超过乃祖。于是,1795年传位于嘉庆,又当了4年太上皇。

    在中国历代帝王中,在位年头太长的统治者,到了晚年,都会渐渐地失去初期执政时的清醒,几乎无一例外地走向自己的反面。这位早年还算英武睿智的弘历,到他自号“十全老人”的老年以后,陶醉于文治武功,热衷于巡游江南,宠信于权臣奸佞,嗜好于阿谀奉承,这个国家就走下坡路了。如果说,明亡,亡于万历,那么清代衰亡的败象,是从乾隆中期以后就出现了,从而再也不可收拾地走向终结。

    在昭的这本笔记中,乾隆所举办的宴会,计有:

    一,“每岁元旦及上元日,钦点皇子皇孙等及近支王、贝勒、公曲宴于乾清宫,及奉三无私殿。皆用高椅盛馔,每二人一席,赋诗饮酒,行家人礼焉” 的宗室曲宴。

    二,“每岁上元后一日,钦点大学士、九卿中有勋者宴于奉三无私殿,名廷臣宴,其礼一如曲宴宗室礼”的廷臣宴。

    三,“乾隆中于元旦后三日,钦点王、大臣之能诗者,曲宴于重华宫。演剧赐茶,仿柏梁制,皆命联句以纪其盛。复当席御制诗二章,命诸臣和之,后遂以为常礼焉”的茶宴

    四, “乾隆甲子,上宴王公及近支宗室百余人于丰泽园。乾隆壬寅,普宴宗室于乾清宫,凡三千余人,极为一时之盛”的宗室宴。

    五,除夕上元筵宴外藩,“每年终,诸藩王、贝勒更番入朝,以尽执瑞之礼。上于除夕日宴于保和殿,一二品武臣咸侍座。新岁后三日,宴于紫光阁,上元日宴于正大光明殿,一品文武大臣皆入座,典甚钜也。”

    六,“乾隆中廓定新疆、回部、哈萨克、布鲁特诸部长争先入贡,上宴于山高水长殿前,及避暑山庄之万能树园中,设大黄幄殿,可容千余人”的大蒙古包宴。

    昭为嘉庆朝散秩大臣,又是近支宗室,他的先人,肯定也有过进宫与宴的光荣,参与鼓吹的功劳,所以,娓娓道来,记忆犹新。乾隆这个皇帝,史书称他“性喜夸饰”,“好大求功”,“晚年倦勤”,“蔽于权幸”。这些中国历代老年统治者的毛病,他都拥有。因此,在大宴小宴,便宴盛宴,赐宴召宴,贺宴寿宴上,寻找那种被人捧得美不滋滋的感觉,便成了这位陛下的一种精神满足。

    后来,老是这些皇亲国戚,政府官员,给他唱颂歌,拍马屁,看的都是熟面孔,听的都是老调子,老爷子嫌不够过瘾,于是,别开生面,让更多的紫禁城外的人,也加入到礼赞大合唱中来,声势无疑更壮观,内容无疑更新颖。据昭说,千叟宴始于康熙,“癸巳年,仁皇帝六旬,开千叟宴于乾清宫。”人数为一千九百余人。

    而乾隆这时却要跟他爷爷赛一赛了“乙巳,以五十年开千叟宴于乾清宫。”以和为首的马屁集团,为迎合老爷子“三五牌”的毛病,原来规定四品以下,年六十五岁以上者始准入席,这样一算,人数已至三千。和怕老爷子不过瘾,又将与会者的年龄标准降低,凡在京四品以下,现任、原任各员,年过六十者,俱准入席。这样,人数达到三千九百之多,超过其祖父那次千叟宴一倍有余。

    到了“丙辰春,圣寿跻登九旬,适逢内禅礼成,开千叟宴于皇极殿。”那就更大张旗鼓,人数达五千九百余人。和真会哄老爷子开心,想出很多花花点子。内外宫殿,仪式卤簿,大小仪物,喜庆装点,无不新办。从紫禁城到颐和园,一路上,楼台连叠,饰金锒银;馆阁亭榭,华丽闳大;花红树绿,美轮美奂;假山流水,点缀其间。还有各种西洋器玩,外邦贡物,务求新奇伎巧,无不引人入胜。更有各种机关窍门,只消动其枢栝,立刻自动开阖,极尽奢侈糜费。

    这次近六千人的“千叟宴” ,更超过他六十、七十岁的生日庆典。不用说,要比前几次宴请,组织更多的人力,动员更多的物力,至少得有数千个厨子,投入疯狂的煎炒烹炸之中。不知该有多少牛羊肉,蔬菜,酒水,米面,源源不断地从东华门、西华门,地安门,往紫禁城里的光禄寺运去啊!

    乾隆无论在次数上,在人数上,都要胜其祖父一筹。前后共找九千八百多个老头子,跪在一个老头子前面,山呼吾皇万岁万万岁,那场面一定很壮烈,但也不免滑稽。

    当时,要一下子在京城地界找数千老头子,大概着实要让八门提督大伤脑筋。我们无妨闭起双眼想象一下,那些拿着请柬,颤颤巍巍的,步履蹒跚的,瘪嘴缩腮的,耳聋眼花的老头子,一个个穿着像装椁一样的朝服,向紫禁城进发的场面,那肯定是一副世界末日来临,木乃伊大巡行的场面。

    可这些老掉牙的乾隆客人,一是得进皇宫之有幸,二是得睹天颜之激动,三是得吃华宴之感奋,四是得以远远地朝当今万岁爷磕一个响头之终生难忘,那雀跃之情,那欢呼之声,那喜极之血压升高,那失控的鼻涕泪水,整个皇城的各个角落,到处是暮气没落的老朽,到处是陈旧霉腐的古董。套用一句时髦的语言,这帮老东西,可真把老北京给“PK”了。

    因为凡赴宴者,吃满汉全席,喊万寿无疆,只是动动嘴的事,何乐不为?老实讲,拍马屁,谁不会?唱赞歌,谁不能?于是,虚荣好胜,喜谀夸功的十全老人,得到了空前的满足,自然是龙颜大悦了。

    皇帝请客的饭局,规模之大,人数之多,菜肴之丰,食品之精,可谓盛况空前。可以想象,为了这次宴请,可忙煞了御厨房,不知该是如何的紧张热烈?该是如何的热火朝天?我估计,为开这数千人的宴会,炒这数万盆的菜肴,摆这数百张饭台,烧这数百只的火锅,得要多少厨师、帮手,采买、小工,所谓火头军这支队伍,往少里说,恐怕也得需要三五千人,而且得忙上两三个月,才能保证这顿饭不出纰漏。

    平心而论,我们中国人不是一个特别具有开创性的民族,都是棍子敲在脑袋上,板子打在屁股上,或者,洋枪洋炮戳在心口上,才肯变一变祖宗之法的。独独在烹调上,我们完全可以扬眉吐气,趾高气扬,全世界的人,都不能不膺服于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的饮食文化。

    而中华民族饮食文化的发扬光大,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五千年来这班能吃、好吃、善吃、懂吃的大小官僚们的嘴巴。而要评功摆好的话,光荣非皇上万岁那张嘴莫属。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7-22 20:40 , Processed in 0.025804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