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话说绿豆糕(文采阁)

2007-12-1 00:00| 发布者: 佚名| 查看: 481| 评论: 2

    到夏天的时候,便到了吃绿豆糕的时候了。

  就北京的吃食而言,是极其讲究的,一招一式不能乱。元旦要吃驴肉,谓之“嚼鬼”;立春要吃萝卜,谓之“咬春”;三月要到天坛城根儿采龙须菜吃,图的是沾沾仙气儿;四月要吃京西的大樱桃,谓之尝一岁百果之先;五月不仅要吃粽子,还要吃新玉米,叫做“珍珠笋”;中秋节不仅要吃月饼,还要吃河里肥蟹和湖中莲藕;重阳节吃花糕,过去的竹枝词里说“中秋才过近重阳,又见花糕到处忙”,那是一种双层三层乃至更多层的点心,中间夹着枣栗等果仁,意思是“层层登高步步高升”;到了春节,团圆的饺子之外,荔枝干、龙眼干、栗子、红枣、柿饼等杂拌儿,是不能够不吃的,意思是“百事大吉”……一个民族所有心里的祈祷与祝福,都蕴涵在那随节气变化而变化的吃食之中了。 
 
   不说别的,单说吃中的点心,在旧京城中更是什么时令吃什么,不能乱了套的,比如开春要吃榆钱糕、藤萝糕和玫瑰饼,夏天要吃绿豆糕、山楂糕、茯苓夹饼,春夏之间要吃豌豆黄……你说老北京人这是穷讲究也好,是物质不丰富时节的一种品种的单调也好,那确实是讲究,是和季节联系在一起的风俗与民风,是漫长农耕时代的一种文化的积淀,透着现在越发缺少的和泥土和自然相近的亲切感觉。

  现在,人们谁还这样讲究呢?人们想吃什么,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手到擒来,随心所欲,谁还要看看月份牌,在乎季节的变化?对老北京这些有讲究的点心,甚至都根本不屑一顾了,以前那几百年乃至上千年老茧一样磨出来的讲究和风俗一起渐渐失落。别看现在我们吃得是越发的花样翻新,离乡土和大自然却越发远了起来,知味之士,越来越少。

  我想起那年刚刚入夏,我特地跑到稻香村买了半斤绿豆糕。因为是到吃绿豆糕的时候了,稻香村也适时摆出了绿豆糕,每年我都要买点儿回家。稻香村是北京一家老字号,可以说是南味点心铺的开山鼻祖,多少年来做出的各种应季点心的味道一直很地道,到了元宵节或中秋节,它那里卖的元宵和月饼的摊前,红火得能排起龙蛇一样的长队,和其它点心铺做出鲜明的对比。

  之所以只买了半斤绿豆糕,是我知道家里人除了我还记着到了夏天要吃这一口,而且还爱吃这一口之外,别人对它并不那么感兴趣,摆在我家里,好像只是为了照顾一下我的情绪而已,或者只是夏天到来的一种象征物。其实,夏天吃绿豆糕是有讲究的,但是,只要我对家人一说起这个讲究,必然遭到嘲笑,看!我爸又说起他那讲究来了!儿子要先嗤之以鼻。但它确实是有讲究的呀,我问他为什么夏天要喝绿豆汤?这道理是一样的,和别的有些农作物不一样,绿豆产于我国,对绿豆的认识,在我国可是有历史的,说绿豆可以消暑,为什么?那是因为我们祖先早就发现了绿豆有药物的作用,你从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可以查到绿豆就是一种药,有清热解毒的功效……我的话没起一点作用,只被认为是推销我那半斤绿豆糕的广告词,好像我是拿了人家稻香村什么回扣的“托儿”。

  那半斤绿豆糕,我吃了两块,没两天我就到新疆去了一趟,一去去了半个月。回到家一看,绿豆糕原来什么样还是什么样,竟然原封未动,没有人吃一块。儿子不怀好意地笑着说我爸爱吃给他留着!好端端的绿豆糕,在我家就遭到这样的遭遇。半个多月过去了,绿豆糕棒棒硬得跟砖头一样了。有什么办法呢?现在的人们尤其是孩子热衷于洋味的吃食,麦当劳、肯德基、山姆大叔、比萨饼,乃至哈根达斯的冰激凌蛋糕,更受年轻人追捧,就是比我们的吃食好卖。情人节的巧克力、生日时的西式蛋糕,就是比我们腊月二十三的糖瓜和带红点的寿桃更受年轻人青睐。而用黄油或吉士抹面包,比起我们那时在烤窝头片上抹芝麻酱或臭豆腐,更会是年轻人毫不犹豫的不二选择。

  是人心不古,还是我已经彻底地落伍?过去民俗里浸透着我们这个古老民族的血液、情感和智慧,莫非都是过时的东西,必定要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流逝?人们在进入网络新时代的时候,在点击着这个世界并改造着这个世界的同时,必然也要将自己的胃口来一番改造不可?

  夏天吃绿豆糕的时候,你吃吗?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七旬老叟 2014-5-25 13:30
还是有闲钱的缘故,如果处在为一 ...
引用 hwar4073 2013-4-23 11:38
吃,当然要吃,中国古 ...

查看全部评论(2)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5-27 23:30 , Processed in 0.194509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