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位于北京中心的法国奢侈

2008-11-30 13:00| 发布者: Mathieu Baratie| 查看: 496| 评论: 0

在天安门广场的南边,离毛泽东纪念堂不远的地方,有一片不久前还热热闹闹挤满了传统店铺和小旅店的街区,而一些法国人正是要在这里实现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是目前为止法国人在中国进行的一个最庞大的房地产开发计划。在胡同里,最后的几户居民刚刚离去,但是在法国建筑师安东尼.贝叙(Anthony Bechu)的抽屉里,很早以前就放着一份大型商业和文化综合建筑群的设计图纸了。在法国人的设计方案里,前门的街区将飞跃到一种极尽奢华的意境中。从此,人们将再也看不见那些弯弯曲曲的小胡同了,再也看不见那些路边冒着热气的蒸饺笼了。法国建筑师的图纸一清二楚地把前门街区的未来展示了出来:以往的胡同拆除之后将变成占地十公顷多的步行街,街上一律都是奢侈品商店、饭馆、古董店和画廊,还有一家星级酒店,一个音乐厅,甚至还有一个博物馆。

这已完全不属于一座城市自己的生命历程,对于中国首都的这片十分大众化的街区,这根本就是一个180度的社会大转型。在商贸方面,投资者将在这里设立四百多家店铺,其中有法国最著名品牌的皮货店铺、珠宝店铺和化妆品店铺。而在文化方面,也是那种最负盛名的文化场所:准备作为现代艺术中心的法国蓬皮杜文化中心的分馆,音乐厅叫做Pleyel音乐厅,再有就是梅格(Maeght)艺术基金会。唯一显得有些庸俗的是一座被置于整个建筑群最南边的五层建筑物,这是一个52000平方米的场所,用于做多功能电影院和供大众消费的购物走廊,以及受中国年青人欢迎的卡拉ok厅。这是一个已经秘密筹备了两年的巨大的房地产开发项目,而在这段时间里,本地的房地产公司完成了它们肮脏的强行掠夺胡同祖宅主人的房产的工作。今天,这些胡同已经空荡荡地像鬼城一般,随时都在等待着推土机的到来。

老北京的新衣

为了得到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的放行,该设计方案需要符合文化遗产保护的要求。因为所涉及的街区是政府公布的历史文化保护区,是京城最古老的街区之一,是六百多年的历史雕塑出来的建筑,其中也有不少象征北京文化的四合院。但按照现在的北京市政府的做法,“保护区”的头衔并不能使它免于被拆毁,要求的仅是依古老的建筑形式重建而已。因此,法国人设计方案里的商店都是那种灰砖的二层小楼,房顶是合瓦的。只有几座幸免于难最漂亮的老宅,将在被修复之后用来做一家五星级酒店的配房。

对于这种仿古的模式,北京人已经见识过了:在好几个历史文化保护区里都已经出现过这种排成行的小房子,一些貌似传统的假货。对于前门街区目前的命运,古城文化的保护者们称之为又一个假保护真破坏的行动。一位叫做蒋帆的老北京文保人士愤怒地表示:“居民们都被赶走了,房子都将被拆掉。以后要出现的是没有灵魂的商店。这片胡同的历史被毁灭了。”而法国人这边,则有安东尼.贝叙的合伙人查克.罗拜(Jacques Jobard)表示说北京本地专家一直在监督此方案:“两年以来,为了了解该地区的历史,我们请教了一些专家并翻阅了一些档案。“这位在北京已经呆了二十八年的公司老板如是解释。在他看来,可以传统,但不能为了传统而牺牲舒适。鉴于此,该街区的中心通道的那些高档店铺虽不能高过两层,但罩在通道上方的玻璃天棚却令人看不出任何传统的味道。那是为了避免让路易.威登(LouisVuitton)皮包店的主顾被北京寒冷的冬天冻着,或被北京夏天的骄阳晒着。

 一个国际艺术中心

在这一片统一着装的建筑群里,只有蓬皮杜文化中心分馆的建筑属于另类,它是西方现代派的,正在由让.奴威尔的巴黎建筑师事务所做初步设计。这是一座建筑面积为一万平方米的楼宇,被要求不能超过19米高,既然好歹是保护区。已经几年了,前门是被中国的现代艺术派人士相中的一个地方,虽说还有具体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还没找到中方能够组织和管理展览的人,资金也没有着落,因为蓬皮杜文化中心带来的将只是它的名字和它的收藏品。

  根据设计图纸,在这个体积庞大的博物馆四周,将设立来自全世界各地的三十多个画廊,以及两个拍卖场所。梅格艺术基金会将占有八个展厅中的一个,这些展厅每一个都达到450平方米的面积。该基金会准备在这里展出它自己的收藏品,还有中国艺术家的作品。“这个计划将给北京的城市中心营造出一种完整的水平极高的艺术环境。”对此基金会的负责人悠幼.梅格很高兴地表示。第一次展览的内容定在2008年3月,而且这位操办画廊业务的女士已经把米罗的作品定为这次展览的内容了。

奢侈的橱窗

   虽说这个房地产开发项目会令所有热爱老北京的人感到痛心,但它却得到了北京市政府的首肯,查克.罗拜确认了这一点。现在对于众投资者,只剩下关键的一步了:购买这得以展示法国文化和法国奢侈品的十万平方米的土地。但查克.罗拜认为这只是走几个手续的问题:“我们没有竞争对象,我们是唯一可以在遵守规则的情况下开发这个街区的”。他说的也不假,有些房地产开发公司应该是更愿意做回报较容易的塔楼或大型商场。


  另外,查克.罗拜的公司还有一张王牌,即作为它的合伙人的工程承包商是隶属于北京市政府的,后者自然能给予种种的行政支持。为了能使该综合建筑群的起码一部分在2008年奥运时得以开张,工程应该很快就要启动了。除非由于该街区的敏感性,在最后一分钟有政治或经济的因素来打乱法国人的生意。最后还有一点需要验证:在这个平均年收入不超过两千欧元的城市,这种奢侈型的区域定位是否恰当。

可以预见的争议

这个定位的始做甬者是亚历山大.阿拉(Alexandre Allard),这个法国商人是整个这个庞大项目的策划者。他为此在2004年与杜安宁(Christophe d’Orley)先生一起注册了Imperial Avenue公司,以便指挥运作和筹集必要的资金。该公司四处寻找投资者,结果使上述那些高档奢侈品公司自己也参与了投资,“整个计划的要点在于保持整体的协调,我们在对店铺的选择上是十分用心的。”Imperial Avenue的运作方法很像一个入会严格的私人俱乐部,带着那种诡秘的气氛,一切对外都守口如瓶。


  对前门地区房地产开发项目保密的原因之一,也是怕爆出丑闻。因为在中国,凡房地产开发项目都意味着驱赶原住民,而且经常进行得十分惨烈。再加上要考虑到对法国人安德鲁在天安门广场西侧设计的“国家大剧院”持反对意见的人是非常多的,如果他们今天得知就在这个广场的南边,有一整片街区的土地将卖给外国人时,会不会再引起一个新的反对浪潮。尤其是法国人的这个设计方案还是抄袭中国古典建筑的。

凌雪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8-9-24 07:41 , Processed in 0.037572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