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北京30余家百年会馆将拆除 梁启超故居面临拆迁

2002-12-1 11:00| 发布者: 张淑玲| 查看: 810| 评论: 0

    提要:西城区陶然亭粉房社区的3000户居民,常年居于青砖灰瓦、雕梁画栋的院落内,他们中的很多人都知道,这些院落曾是拥有百年历史的各色会馆,其中包括梁启超曾居住的“饮冰室”。粉房琉璃街115号是新会会馆,也是梁启超故居,院中套院,层次分明。

  西城区陶然亭粉房社区的3000户居民,常年居于青砖灰瓦、雕梁画栋的院落内,他们中的很多人都知道,这些院落曾是拥有百年历史的各色会馆,其中包括梁启超曾居住的“饮冰室”。如今,该社区的粉房琉璃街、潘家胡同,都披上了大大的“拆”字,而散落于两条胡同中的30余家会馆,也有可能永远湮没在拆迁扬起的尘土中。

  现场探访

  30余家会馆在拆迁范围

  粉房社区由一横两纵3条胡同组成。一横是指北堂子胡同,两纵是指粉房琉璃街与潘家胡同两条南北向胡同。进入胡同,闹市的喧嚣便被甩在身后,眼前的胡同幽静绵长。两条胡同内散居着或有或没有门牌的会馆30余家,风雨磨蚀的青砖墙面上画着大大的“拆”字,有的房顶已被挑走,有的则缺了半面山墙,零落间可见沧桑的木门、刻着龙形的门墩、高挑的灰色屋檐……“有记载的就能找到,没有记载的就找不到了。”带领记者寻访的粉房社区一相关负责人透露。

  粉房琉璃街69号为廉新会馆,会馆大门两侧各有一个石墩,上面雕刻着龙形图案;两扇木门斑驳沧桑,上面刻着的对联依稀可辨,上联为“長治久安經綸盛世”,下联为“春華秋實黼黻皇猷”,是为了勉励进京考试的才子们刻苦学习,将来辅弼国家之意。进入会馆,院中套院,青砖墙面已多风化,梁柱开裂,雕梁画栋已成建筑垃圾。

  粉房琉璃街115号是新会会馆,也是梁启超故居,院中套院,层次分明。

  梁启超来京参加会试时,就住在该会馆中部处4间北房,因其自号“饮冰室主人”,该室也便被称为“饮冰室”。84岁的张阿姨仍在这里留守居住,进入张阿姨家,只见这间北屋南北两侧各加建了数米,房子便也由10平米变为15平米。“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了,不舍得走。”张阿姨一边笼火一边说。

  潘家胡同43号是高州会馆,门内一株古树,粗需4人合抱,裸露地面的树根状如岩石,“树龄有上百年了,现在还没苏醒,看着是枯树,到了夏天就枝繁叶茂的。”一位老人说。

  在两条胡同的南侧墙面上,贴着该胡同的拆迁通知。据该区域建设项目拆迁公示,粉房琉璃街、潘家胡同 3000余家住户均处于拆迁范围,上书30余家或有门牌记载或无门牌记载的会馆,也均处在拆迁范围内。“115号新会会馆去年5月份有消息说因是梁启超故居不拆了,墙上本来刷上的‘拆’字也涂了,可眼下又有消息说还得拆,说会馆不够文物保护级别。”该社区一相关负责人称。

  居民讲述

  老居民谈会馆头头是道

  董先生(80多岁):85号院就是萍乡会馆,是在京江西萍乡人的聚居处。这家会馆院门很大,很气派,门口矗立着两个门墩,迎面是一大影壁儿,再往里走还有一个月亮门,最里面还供着一个佛龛,现在都不存在了。

  胡大妈(72岁):我当年嫁过来的时候,院门口还有一块牌匾,上面写着饶州会馆。“听老人说,我们家曾是这个会馆的门房,相当于现在的传达室。当年上京赶考的试子或是来京的商人,想要住进来,都得先到这个门房登记。可能是住在门房的缘故吧,我现在也跟传达室干的活儿差不多,要是谁有什么事,我准能第一时间通知到。”

  顾友兰(60多岁):我小学5年级时就搬到胡同中来住了,就住在粉房琉璃街115号。二房东是个广东人,说这里还是梁启超结婚时住过的地儿。这3间房高3米多,是整个院子里最高的建筑。房子是四梁八柱,都是很有年头的松木。房屋的布局也是传统的“一明两暗”结构,中间一间稍大一点,约20平米,一般用来做客厅。

  粉房社区会馆名录

  粉房琉璃街:29号龙锦会馆、69号廉新会馆、85号萍乡会馆、104号河南会馆、109号解梁会馆、115号新会会馆、117号阳江会馆。此外还有福庆寺、理化会馆、汶水会馆、晋江会馆、吉安会馆、庐陵会馆、万载会馆、天津会馆、怀宁会馆、延平会馆。

  潘家胡同:5号襄阳会馆、11号怀庆会馆、17号三原会馆、19号淮安会馆、30号浙江会馆、37号晋阳庙会馆、39号兴宁会馆、43号高州会馆。此外还有襄陵会馆、江西会馆、黄陂会馆、杭州会馆、饶州会馆、弥陀庵、药王庙。

  专家观点

  拆掉容易,再找回来就难了

  “我最后一次去粉房社区看会馆是在去年底,当时是带人去给会馆拍照片。按时间界定,一百年以上的都应算文物,会馆是拥有几百年历史的古建筑,却被拆得支离破碎,大家都很心疼。”昨天上午,中国文物学会会馆专业委员会会长汤锦程提到粉房社区30多家会馆正处于拆迁时唏嘘不已。

  汤锦程称,粉房社区处于中心城区,地段稀缺。“但这不是牺牲会馆的理由,特别是粉房琉璃街115号梁启超故居的新会会馆,它已经不单单是一家会馆,更是文化的载体,是革命发源地,拥有文物与革命教育的双重意义和价值,”汤锦程称,“拆掉很容易,再找回来就相当困难了。”

  汤锦程呼吁政府各部门应加强对会馆的“深度关怀”,“关注被拆的会馆,呼吁尚未进入拆迁名录的会馆受到保护。”他说,1991年前自己开始做调查时,当时还鲜有人知道会馆。“现在北京的会馆有400多家,在全国来说是老大哥,但是随着房地产业的发展正逐步减少。”没有引起重视,拆了也没人说话。像鲁迅进京住在会馆,康有为、梁启超维新变法形成于会馆,会馆不仅是文化的载体,更是革命教育的摇篮。“拆掉一定会后悔的!”汤锦程称。

  记者探究

  30余会馆未入文保范围

  近日,记者多次和西城区文委相关部门负责人联系,了解位于粉房社区30余家会馆的具体情况。西城区文委相关负责人称,该区域会馆应由南区文委部门负责。

  直至昨天上午,虽采用现场采访、传真、电话、手机短信等多种途径联系,记者仍未拿到南区文物科负责人的任何回复。昨天下午,记者在南区文委网站上查到,粉房社区30多家会馆均未进入该区文物保护单位名单,只有位于粉房琉璃街115号的新会会馆,进入了文物普查登记项目名单。

  名馆轶事

  龙绵会馆

  四川龙绵会馆,由四川龙安府(今平武)和绵州(今绵阳)人合办。光绪16年(1890年)9月,龙安、绵州两地在京官员集1900两白银采买此屋。绵竹人杨锐曾奔走于龙绵等各个四川籍会馆,从“公车上书”到“百日维新”,会馆也成了他宣传、鞭策维新变法的阵地。

  新会会馆

  目前为宣南文物普查登记项目。据史料记载,梁启超来京参加会试时曾在此居住,并在此结婚,他的住所是会馆中路的3间北房。因梁自号“饮冰室主人”,所著文集名《饮冰室文集》,故有人将此屋称为饮冰室。

  萍乡会馆

  曾是在京萍乡人聚居地,院内四围的房屋都是3间,街门是一间合瓦清水脊如意门。文廷式从江西老家回来后就住在这里。文廷式(1856-1904)是光绪十六年(1890年)进士。光绪甲午、乙未年间,因“能言人所不能言、不敢言”,成为上书官员中的领军者,开启了举人上书之门。

  饶州会馆

  饶州会馆位于潘家胡同的正中间路西,是江西省饶州等7个县出资修建的一所会馆。会馆院子为两进院落,各有10余间房。据了解,会馆大门上方曾立有一块书有“饶州会馆”的匾,约有百余年历史,后被会馆内一住户取走卖掉。

  会馆

  名词解释

  明、清两朝定都北京,每3年便有一次科考会试。一些外地在京大员、乡绅或成功的生意人,集资置地建设会馆,以供来京赶考、办事的同乡吃住落脚,或举行祭祀等大型活动,以照顾同乡,交流信息,联络情谊。

  明朝时把城南荒郊拓为外城,兴建商肆,且令城内会馆迁至外城,现宣南一带;清时该地为外省商贾旱路进京首住之地,会馆众多。北京有名字记载的会馆500余家,宣南约有400家。七零八落。在西城区粉房社区内,共有门牌信息记载的会馆16家,无门牌信息记载的18家,如今身披“拆”字,散布在将拆的民居中。(本版采写本报记者张淑玲)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8-11-14 00:45 , Processed in 0.026758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