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梦回马营

2013-12-27 10:57| 发布者: 掌柜| 查看: 304| 评论: 0|原作者: 高文瑞|来自: 北京日报

摘要: 没想到,并不引人注目的马营,竟有着完整的城堡。 说完整并非完好如初,只是城墙还能相连,一座四方的堡子,且未经维护修整,这在延庆地区众多城堡遗址中罕见。沿城堡外转上一周,黄土夯墙严重滑落,斑驳不堪,有些 ...

  没想到,并不引人注目的马营,竟有着完整的城堡。

  说完整并非完好如初,只是城墙还能相连,一座四方的堡子,且未经维护修整,这在延庆地区众多城堡遗址中罕见。沿城堡外转上一周,黄土夯墙严重滑落,斑驳不堪,有些地段甚至坍塌,只是个别地方还保持原有的高度,约有八九米。历经几百年,城堡能坚持到现在,已是不易。

  马营城堡并无特殊保护,存留到今,尚属偶然。马营村以堡子里为中心,周围散落着5个小自然村。上世纪50年代初修官厅水库,都在迁徙之内。全村人搬往他乡。没承想,水位提高后,没淹到马营村,要不,土墙早已冲泡化做黄泥,连附近的怀来县城都淹了一半,何况一座不知名的小城堡。故土难离,村民又陆续搬了回来。村民没进城堡,而是住在堡子外。外边可能更宜居,或更便于耕作。堡子里房屋已拆平,开垦成了耕地,有了城墙的遮挡,是否利于庄稼生长?总之,没有了人与墙的相争,城得以保存下来。

  堡子四边各边长300米,内里空旷,一片耕地,只有北边盖起了几间房屋,旁边种有蔬菜、果树。久叩柴门,里面走出来一位外地青年妇女。隔门相问,能否进去看看古城堡。答曰,主人没在,里面有藏獒,看不住会伤人。于是只能作罢。退身再看门脸,上书“天狼寨”,原来堡子已为私人承包。看到这三个字,马上让人想起辛弃疾的“西北望,射天狼”。此地正为京城西北,新主人可能有着军人潜质,才对军事城堡情有独钟。据说这里已为俱乐部,可以餐饮和住宿。

  马营所在,一马平川,并无天险,不是军事要地,原名戴兵马营,建于明朝嘉靖年间,主要作用是通信。明嘉靖《隆庆志》记:“隆庆城池字暖铺在州城西二十里戴兵马营。”马营向南,不远就是榆林堡,元代时就建有驿站,为这一带最大,却没设暖铺。暖铺与驿站相近,就是邮舍,还“意兼巡逻,且有成周侯馆庐宿之遗意”,比驿站多了功能。明朝景泰年间,山西右参政叶盛,都督孙安、颜彪等人,参照唐代“边铺”创设了暖铺。叶盛是“土木之变”前后这一带的重要人物,先后建立了泥河屯的八字暖铺,岔道屯的荒字暖铺,怀来县棒槌峪的开字暖铺,花园的域字暖铺,狼山堡的一字暖铺,永宁城卞家屯的寿字暖铺。嘉靖年间,在马营设立了“池字暖铺”,与岔道城的暖铺等,形成京城向西北的一条通信线路。

  至清代,不知是谐音还是书写方便,戴兵马营称为大兵马营。光绪《延庆州志》上记述了城的样子,有土城,设有东西二门。城内东西街一,贯通两座城门。寨门正是城的东门,却已面目皆非,更像墙间开出的巨大豁口。向西应是那条大街,现今一片平地,对面西门处已为黄土封堵,好似一座封闭的院落。

  城是小城,至清代,才有30户,294人。城内曾有两座寺庙,非常奇特,没建在城内,却建在城楼上。龙王庙在东城楼,真武庙在西城楼,土城犹如也有了谯楼。有大街定然有房舍,有寺庙定然有人祭拜。如今,房屋既无,寺庙不在,只存围墙,实乃空城。

  沿城外走到墙西,这里略显荒凉,灌木杂草还正枯黄,间有多座坟茔,几株老海棠,干枝高竖,等待着春的讯息。而就在这里,有着成行柳树,粗壮的树干,高大的树冠,树龄久远了。柳树喜水,七九八九,河边看柳。再查《延庆州志》,果真“村西有小河,发源村西北里许,东南下。”站在这里向西北看,尚有古河道痕迹,至今村东南还存有河水。

  村民不愿在河道上建房,村西便基本保持了旧貌。远处地势平坦,有着广阔的耕地,村北临近着妫河,怎能不是沃土。村子优美,河水相抱,绿树成荫,掩映着彩顶房舍。村子在向东扩,城墙东侧外装有健身器材,村民安居。村里偶遇老者,忆起古城,滔滔不绝,城南曾有关帝庙,孩儿在庙里上学……

  老人说得越多,便越发朦胧,城内这片平地,有着那么多文化资源,思想也随之活跃起来,眼前现出一幅画面:没有了人与城的矛盾冲突,古城与新村和谐,生产与生活两宜,众多“马营”联成片,形成城堡文化,独树一帜,承载了延庆历史与发展……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8-12-19 07:10 , Processed in 0.028345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