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拒马河,我儿时的玩伴

2013-12-27 12:52| 发布者: 掌柜| 查看: 509| 评论: 0|原作者: 苏宝敦|来自: 北京日报

摘要: 拒马河发源于河北省涞源县境,随太行山蜿蜒向东,在大沙地进入北京地界。流经蒲洼、十渡、张坊、大石窝、长沟、韩村河、琉璃河等近十个乡镇。从张坊村西出山,迎面直撞铁壁银山,因而分成南、北两支。南支称南拒马河 ...

  拒马河发源于河北省涞源县境,随太行山蜿蜒向东,在大沙地进入北京地界。流经蒲洼、十渡、张坊、大石窝、长沟、韩村河、琉璃河等近十个乡镇。从张坊村西出山,迎面直撞铁壁银山,因而分成南、北两支。南支称南拒马河,沿孙膑山脚下入河北省涞水县、涿州市。北支称北拒马河,于长沟镇出境,入涿州市码头镇南与南拒马河汇合,流入白洋淀,注入海河入渤海湾。拒马河于京郊西南流长61公里,流域面积536.8平方公里,其中在山区的河流长度为41.5公里,流域面积395.4平方公里。山区河道蜿蜒于峡谷中,两岸山峰陡峭,河水清澈洁净,山凭水韵,水借山形,山水相依,风光秀丽,素有“青山野渡,百里画廊”的美誉。其中十渡流域,更是美不胜收,名扬海内,游人如织,被称之为“十渡山水小桂林”。

  我四岁至十六岁是在大石窝镇广润庄村(俗名王庄)姥姥家度过的,村的南面,正是北拒马河流经的主河道,人称南大河。那时候(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拒马河经常发大水,洪水过后,南大河沙丘淤泥上绿草如茵,河岸边还有人垦荒种庄稼,并颇为自嘲地说道:“卖豆腐垦出二亩地,浆里来水里去,和龙王爷搭伙计,旱年是我的,涝年是它的。”我们一伙儿“半壮小子”到南大河放驴、放牛、放猪、放绵羊。在那绿毯似一望无垠的大河滩上,牛顶头,猪拱地,羊吃草,驴啃脖子的光景实在是迷人,再加上河水清澈见底,涓涓细流从容东去,恰似温柔梦境,往往让我们乐而忘返。但一到了汛期,外祖父就不断提醒说:“雨天放牧要往高处走,不然遇到发洪水,墙头子一样高,箭头子一样快,人和牲口就很难逃脱得了!”

  我第一次亲眼目睹拒马河发洪水是在1952年。那年七月连阴雨后又一场大雨下过,大人们凭经验说,拒马河一定发大水,你们就等着捡“水落儿”吧。所谓“水落儿”,系上游冲下来的东西。洪水中的“物件”多是牛、羊、猪、鸡和已经成熟的玉米,甚至还有房屋的檩条和大柁。我和小伙伴们赶着牲口和大人一起来到南大河北岸,快中午时,洪水果然下来了,真如墙头子一样高,又如行龙摇头晃尾,曲曲弯弯奔腾欲飞,所过之处草木稼禾一扫而光。南大河河床宽阔,沙子底,水流比较平缓,水性好的人睁大双眼紧盯河中水落儿。突然,几根檩条从上游漂浮下来,水性好的几个青壮年紧走几步入水,游向河道中央。这里边有我小舅王祥,他三十多岁,血气方刚,是村中民兵连长,从小河边放猪,游泳本领超强,绰号“浪里白条”。说时迟,那时快,又一根粗壮木柁漂游而下。我小舅浑身上下脱个精光,摩拳擦掌,肌肉鼓凸,从河岸向下游奔跑百米左右入水,游向河道中央与木柁相遇。只见他右手抓住木柁正面突起的一个木榫,左手分水,在洪水中漂游,与涌起的洪波巨浪搏斗。一个大浪涌起,小舅与木柁没入水中,我心急得高呼小舅小舅!外祖父在一旁对我说不用怕,你小舅的水性我知道。直到晚上,全家人将要吃饭的时候,小舅身着一条短裤笑嘻嘻回来了,边吃饭边讲捞木柁的经过。木柁分量较重,直游到涿州大石桥附近,河床扩大,河水变浅,才将木柁推向河滩岸上,寄存在百尺竿村一户人家。

  1963年的大水,是我人生中见过的唯一大洪水,张坊水文站实测洪峰流量每秒9920立方米。洪水过后,水流清澈,鱼翔浅底,刚刚走出“三年困难时期”的家乡人,在拒马河中找美味。先说修沟捞鱼。白天,人们在鱼群比较多的河边水汊,用铁锹挖一条小水沟,水底撒上白石子,备好提灯或火把、捞鱼用的笊篱、盛鱼用的篮子和水桶、挡水沟口的铁锹。当夜幕降临,鱼群进入小水沟产仔的最佳时机,突然将水沟口挡死,捞取沟中之鱼。一般情况下,多人同时修起多条小水沟,漆黑的夜晚,拒马河边簇簇灯火闪烁,如蓝天银河。再说搭梁诱鱼。拒马河有很多水流冲刷而成的自然河汊,河汊两侧用泥土挡死,中央用石块砌一道横坝,坝上铺垫草帘,草帘上再撒平一层小石子儿,使水流成一定宽度瀑布向下泼洒。下边修一道横沟,横沟上端铺展“梁排”(多用荆条或柳条编织,浮在水面上),用石子垫平沟底。水流在沟中形成阻力,“鱼跃龙门”天然习性,阻力越大上蹿劲头越足,直蹿到梁排上不能复回水中,人们在梁排上捉“干鱼”名“抄梁”。儿时摸鱼,记忆犹新。拒马河上下游水流时间较长,陡然水浅,鱼群截在沟中很多,闻讯赶来摸鱼的大人小孩“噗通噗通”跳入水中,双手入水摸逮。只听“吧嗒”一声,有人逮住一条扔上岸去,又一条,又一条……而我费尽力气,鱼从手中逃跑,急得呼叫一同摸鱼的姥爷。外祖父走到我身边,教给我说:“双手入水要稳,对掐时要狠,掐住鱼鳃抠紧。”我按照姥爷的教诲,很快掌握了要领。我下蹲着身躯,双手入水,嘴浮在水面,在浑黄的河水中摸呀摸……我逮住了第一条、第二条,情绪奋然激昂。突然,我下意识地感觉摸到一条大鱼,双手抠鳃,屁股坐在鱼脊背上。这条大鱼或许是感到疼痛,或许是出于逃生本能,驮着我在水中箭一般蹿跑两米多远。最终,在众人帮助下我将大鱼抱上岸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3-30 01:11 , Processed in 0.184464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