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民国第一任海军总司令萨镇冰的传奇人生

2014-1-16 13:59| 发布者: 掌柜| 查看: 365| 评论: 1|原作者: 肖璞韬|来自: 北京晚报

摘要:   萨镇冰九十岁立马照  1909年,载洵、萨镇冰一行在欧美考察各国海军。  北洋水师中的萨镇冰 在清政府最早的海军学校福州船政学堂里,曾诞生过甲午时期一批大名鼎鼎的将领,如刘步蟾、林泰曾、邓世昌、林永生 ...

   萨镇冰九十岁立马照 
 

  1909年,载洵、萨镇冰一行在欧美考察各国海军。 
 

  北洋水师中的萨镇冰 
 

 
  在清政府最早的海军学校福州船政学堂里,曾诞生过甲午时期一批大名鼎鼎的将领,如刘步蟾、林泰曾、邓世昌、林永生、方伯谦等,萨镇冰也名列其中。甲午一战,邓世昌、刘步蟾等人壮烈殉国,萨镇冰率队战到最后一刻,炮台尽毁。本想自尽殉国的萨镇冰虽活了下来,但被革职回乡。甲午海战后,清政府重建海军,买下五艘“海字号”巡洋舰,萨镇冰被召回重掌舰队……

  萨氏祖上本为“色目人”

  元代中期被赐姓“萨”

  萨镇冰生于1859年3月,曾任北洋海军统领,民国海军上将,代理过北洋政府国务总理……新中国成立后,出任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等,历经晚清、民国、新中国三个时期。1952年4月,93岁时病逝于福州。

  萨镇冰的长相极为与众不同,高鼻梁、深眼窝、黄焦焦的头发带着卷,颇似西方人的长相。其实这不奇怪,萨镇冰源于色目人的萨氏家族。有人考证,萨氏家族应该源于波斯,在汉唐期间的丝绸之路上颇为活跃。而且,这一支色目人走的路线和一般的丝绸之路的路线稍有不同,不是从新疆奔长安,而从雁门关、娘子关一线进入山西,成为晋商的源起之一。而且,这一支色目人知道如果走驿站会加大旅途的资金消耗,所以在商路沿途的村镇,把自己人留下建立落脚点,减少住店、吃喝的费用。由此一代代累积,这一支色目人就成为了当地巨富。

  在元世祖征讨中原的进程中,这一支色目人用其丰厚的财力,有力地支援了元代统治者的统一进程。元代中期,统治者便将这支色目人赐姓“萨”,并同化为蒙古族,萨氏家族历经元、明、清三朝,都是当朝所依托的经济力量,长盛不衰。元代末期,萨氏家族的一支迁居福建,也就是萨镇冰的祖先。

  清政府最早的海军学校是福州船政学堂,里面诞生了甲午时期的一大批将领如刘步蟾、林泰曾、邓世昌、林永生、方伯谦等等,而萨镇冰也名列其中,并成为留学英国格林威治海军学校的一员,论起辈分,应该和日本海军军神东乡平八郎同辈。

  留学归国后,萨镇冰任天津水师学堂教习、威远练习舰管带,甲午战前晋级副将。甲午战争中,萨镇冰率部坚守在炮台,其间萨镇冰夫人病逝,萨镇冰也未因此而离开炮台。

  甲午海战邓世昌等人殉国

  萨镇冰幸存但被革职回乡

  甲午一战,邓世昌、刘步蟾等人殉国,萨镇冰也率队战到了最后一刻,炮台尽毁。据传,在最后一刻,北洋舰队残存的中高级军官,如萨镇冰、林祖珪、程璧光、刘冠雄、李鼎新、蓝建枢等人都曾想自尽殉国,却都活了下来。但也正是因此,他们的“软弱”为清末重振海军以及民国时期的海军保留了血脉,而且将甲午之耻以及雪甲午之耻的念头传到了民国海军的灵魂里。

  甲午海战后,萨镇冰被革职。当时,虽然清政府对甲午之败颇为忌讳,但在张之洞、刘坤一等人的努力下,清政府为了能保卫疆土,决定再次重建海军,买下了海天、海圻、海容、海筹、海琛共五艘“海字号”巡洋舰,并且把萨镇冰等召回,重掌舰队。

  其实萨镇冰掌权,也正是清政府所希望的。因为纵观整个清朝,统治者都对汉人不放心,在海军上自然也是同理。最让清政府放心的满人,此时已无任何的战斗力,所以清政府就把眼光放在了蒙古人、色目人的身上。萨镇冰祖上本为色目人,入了蒙古族,又是第一批留学海外的海军人才。

  在萨镇冰掌管海军期间,鉴于海军力量已经被严重削弱,所以萨镇冰特别将原来的北洋、南洋、福建等外洋水师名号,整顿为海防、长江(后来叫江防)两支舰队,这种配置更为实际,以至于直接影响了民国时期中央海军设置的第一、二舰队(包括沈鸿烈的第三舰队,也有海防、江防舰队)。而且,萨镇冰特别将一部分同学的后人安排进海军,继承前辈的遗志,这里最典型的就是方伯谦的侄子方莹。

  鉴于海军是技术兵种,不可能像陆军一样拉枪杆子进山造反,没了中央的财政支持,就彻底玩完。所以萨镇冰为了保存海军的实力,定立了一个特殊的信条:海军是国家的海军,职责是保卫海疆,不参与陆上军阀的混战。

  也正是由于萨镇冰的这个信条,民国时期,几次海军分裂都没有造成大规模火并。这种近似软弱的态度曾备受争议,但却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这支羸弱的海军始终存在。抗战时期,除了海天号外,其他四艘巡洋舰沉没在江阴封锁线上。

  萨镇冰身为海军统带

  被诟病“沆瀣一气”侵吞军费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是各国海军争相发展的时期,各国都围绕着“大舰巨炮”的理念,展开了新一轮的军备竞赛,所以刚刚置办的海字号军舰又趋于落伍。八国联军攻打大沽口,五艘海字号军舰由于各种原因,都参加了东南互保,并未参战。但萨镇冰仍然看到了中国海防和世界的差距在不断加大。当时有些议和者认为,应该显示中国绝无对外备战之意,出售五艘海字号军舰。经过萨镇冰和叶祖珪等力保,五艘战舰才得以保全。但可惜清政府财力已然虚空,已经无法继续投资海军。这种情况直至慈禧太后死后,才有转机。

  宣统皇帝即位后,摄政王载沣掌权。载沣令贝勒载涛为军咨府大臣,掌管陆海军,萨镇冰成了载涛在海军方面最信任的人。但此时,却出现了两个插曲,其一是载涛、萨镇冰“招妓”事件:据晚清史专家贾英华介绍,此事的起源在于载涛、萨镇冰为了海军建设,特别视察了新开的象山军港。时任浙江巡抚的增韫本该前来迎接两位大人,结果这家伙却转道奔了妓院。等到开心之后,一摸兜,才发现没带钱!老鸨把人扣了,追债的一直追到了巡抚衙门。由此,事情越传越变味,传到了京城,变成了“载涛、萨镇冰逛妓院,被人扣了”,以至于京师震动。其二是放弃“飞鸿号”:1909年,萨镇冰跟随筹办海军大臣的载洵出国考察,用特批的军费订购了一批战舰。这其中最主要的有三艘巡洋舰——肇和、应瑞、飞鸿。而这三艘军舰却由于经费一拖再拖,以至于“肇和”、“应瑞”本来是清朝定的军舰,回来就成了民国的了。而在这三艘军舰当中,最悲惨的莫过于飞鸿号,由于经费不足,这艘军舰被迫出售给了希腊,成了人家的“赫拉”号。

  由此,很多人诟病萨镇冰跟清政府官员沆瀣一气,侵吞海军经费。其实,清政府上层侵吞海军经费确有其事,但萨镇冰不过是个统带,并无掌管海军经费的权力。

  黎元洪“劝降”萨镇冰

  武昌起义海军投诚革命军

  众所周知,武昌起义一声炮响,敲响了清王朝的丧钟。其实,海军在其中也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武昌起义发生后,五艘海字号军舰全在外海,清政府只能调集长江舰队的所有军舰云集武汉附近的江面上,由萨镇冰指挥,准备炮轰革命军。

  在这个关头,萨镇冰突然出走,海军向革命军投诚,并帮助革命军击退了前来镇压的北洋军,使得革命军士气大振。为什么清政府一手创建的海军会一夜间投降革命党?

  关于这个问题的说法,大致有三种:第一,由于海军属于技术兵种,所以在和外界的技术交流当中,革命思想深入海军官兵,所以在舰队云集时,革命党的力量起了重大的作用,他们和武昌的革命军里应外合,向革命军投诚。第二,长江舰队中多为湖北人,由于顾念乡土之情,不肯镇压革命军,即使开炮,也多不着边际。虽然舰队中的高级军官有不少满族人,双方为此发生了争执,最终在革命党的游说之下,向革命军投诚。第三,清政府所建立的海军,实际上是奴化教育的典型,之所以会投降革命军,是由于清政府内部腐败。满族军官肥吃肥喝,普通水兵欠饷严重,且受到欺压,双方矛盾激化。革命军方面的游说仅仅是助推,劝降的决定因素是暴动官兵没有了后顾之忧……而且,武昌革命所推举的都督黎元洪,曾经在甲午战争中是广甲巡洋舰上的二管轮。黎元洪给萨镇冰去过劝降信……

  民国政府建立后,萨镇冰再次受邀出山,出任海军总司令。

  自护法舰队出走后,萨镇冰受到北京政府(当时掌权的是段祺瑞)的责难,被迫下野。1920年5月至7月代理北洋政府国务总理,但并无实权。1922年至1926年任福建省省长,在背后支持闽系海军(以陈绍宽、陈季良为首的中央海军的前身),经营闽厦,隐退后致力于慈善事业。1933年,支持十九路军(蒋光鼐、蔡廷锴)的福建事变,并任福建省人民政府主席。

  抗战期间,萨镇冰曾支持后辈将领李世甲防守福建海岸,后来,辗转于四川、贵州、湖南、云南、广西、陕西、甘肃等地。1946年重归故里。

  1949年8月,解放军进福建之时,萨镇冰拒绝随蒋介石去台湾的要求,留在大陆。新中国成立后,任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央人民政府华侨事务委员会委员、福建省人民政府委员会委员。1951年,闻听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第三次战役中打进汉城,萨老回忆起甲午,特作诗一首:五十七载犹如梦,举国沦亡缘汉城,龙游浅水勿自弃,终有扬眉吐气天。

  1952年4月萨镇冰病逝于福州,享年93岁,葬于福州西门外梅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兵部洼胡同 2014-10-21 18:30
一代名将,沧桑一生

查看全部评论(1)

相关分类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3-31 08:37 , Processed in 0.188450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