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龙泉寺古今

2016-5-10 09:30| 发布者: weiwei| 查看: 441| 评论: 0|原作者: 张鹏|来自: 北京晚报

摘要: 龙泉寺大门 最近,西山凤凰岭龙泉寺在网上大火,先是爆出微信的发明人张小龙曾在龙泉寺得到神秘扫地僧的指点,开悟之后闭关一年研发出微信;之后,龙泉寺自己研发的机器人小和尚贤二一经推出就迅速成了网络红人,“ ...

    龙泉寺大门
     最近,西山凤凰岭龙泉寺在网上大火,先是爆出微信的发明人张小龙曾在龙泉寺得到神秘扫地僧的指点,开悟之后闭关一年研发出微信;之后,龙泉寺自己研发的机器人小和尚贤二一经推出就迅速成了网络红人,“呆萌”的贤二一身黄色僧袍,会说佛经佛法,有时还会和你聊聊人生,当它不能解答你的问题时,它会说“我去问问我师父”,“萌萌哒”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事实上,龙泉寺在民间是一个神话般的存在,因为僧人中有不少北大清华毕业生,而被网友戏称为“北大清华分校”。几年前国际数学奥赛金牌获得者、北大数学系高材生柳智宇,放弃麻省理工学院,在龙泉寺出家的消息再度让人们对它充满好奇。如今的龙泉寺因为聚集了不少理工科博士、名校高材生,还被称作国内科技研发力量最强寺庙,也正因如此,像贤二这样的机器人能“诞生”于此就一点不奇怪了。坊间甚至流传着“天下武功出少林,最牛极客入龙泉”的说法。
    虽然很多人知道龙泉寺高知云集,但真正能走进龙泉寺一窥究竟的媒体却并不多。今天本报将带着读者一起走进这家充满“传奇色彩”的寺院,走近那些高知僧人们,看一看龙泉寺的日常。
    龙泉寺始建于辽代应历(951——969年)初年,当时白马寺的一位法师,因遭师兄排挤,于是带着《金刚经》北上幽州,在凤凰岭创建了龙泉寺。
    明朝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昌平州人崔学履为凤凰岭龙泉寺写下一首诗《龙泉喷玉》:“龙泉喷寒玉,汩汩无停时。道人对澄澈,游子杨清冷。”
    清朝顺治十六年(1659年),地理学家、学者顾炎武由山东入京师,游历昌平后,他写下《昌平山水记》,在书中记录了龙泉寺的位置:“昌平州西南五十里龙泉寺”。
    清朝光绪十六年(1891年),对中国近代佛教影响深远的印光法师,曾在龙泉寺担任行堂,苦修一年,还在龙泉寺动员留下了黄底黑字的“南无阿弥陀佛”影壁。
    民国时期,龙泉寺庙会兴盛。1938年,广东的香客募捐在金龙桥南的东院建万缘茶棚,施茶施粥。1939年又立《万缘茶棚碑》,该碑现已无存。抗日战争时期,龙泉寺渐趋沉寂。新中国成立后,龙泉寺仅有房屋几十间,后来龙泉寺改为民居或他用。
    1995年,随着凤凰岭自然风景区开放,当地政府及以蔡群居士为首的诸善信逐渐恢复寺院原貌。
    2004年,学诚法师(现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率众弟子入住龙泉寺。2005年4月,经北京市宗教事务局批准,龙泉寺正式开放为宗教活动场所,学诚法师任住持。
    当年,与学诚法师一起来到龙泉寺的僧团中,有3人出身清华,1人出身北航。10年时间,龙泉寺的僧团发展到数百人,义工上千,居士过万。更关键的是,龙泉寺吸引了非常多的高学历法师,比如贤启法师,是龙泉寺管委会的5位成员之一,出家前是清华大学核能和热能物理博士;龙泉寺管理委员会秘书贤威法师,曾经是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博士;方丈秘书贤清是清华大学硕博连读的研究生,贤庆法师来自北大哲学系;2010年第47届国际数学奥赛金牌、北大数学系高材生柳智宇,放弃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全额奖学金,选择在龙泉寺修行,目前已经正式剃度成为法师,法号贤宇,在寺内负责校律工作。
    理工科高材生的到来,为寺院注入了高科技基因。2011年11月,中国移动开发者大会,龙泉寺贤信法师的一身僧衣和淡然寂静的表情吸引了其他参会者的视线。此后,龙泉寺与IT界频频互动。仅2013年一年,龙泉寺就参加了9次各类技术开发大会,同时,多家知名科技类公司共计二百多名互联网界人士到龙泉寺参访。在此背景下,张小龙得到神秘扫地僧的指点而研发出微信的传言开始被广为传播。
    尽管龙泉寺与时俱进,也利用、研发互联网等新技术,但龙泉寺要求僧众清净修行,寺庙有非常严格的规定,用电脑、上网是要申请,只有少数执事法师由于工作需要才会由寺院配备手机。同时,龙泉寺里的修行生活是很传统的,不管学历高低,都要经过比较严格的考察。进入僧团后,按照次第学修,从净人到沙弥再到比丘,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学修内容。
高知僧人云集 被誉为“北大清华分校”
揭秘龙泉寺的日常

    龙泉寺里的图书馆

     从左至右:贤然法师、贤才法师和贤帆法师
 
    龙泉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各种“天才光环”加身的僧侣们是如何生活的?盛名之下的这座寺庙发生了什么变化?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我深入龙泉寺一探究竟。

    位于西山凤凰岭的龙泉寺给人印象深刻:没有金碧辉煌的大殿,也没有高大的佛像,但拥有宽广明亮的现代化图书馆。随着了解的深入,能发现其独特之处:管理上,这里有负责不同职责的现代化分工的部门,如工程部、弘宣部、信息中心以及动漫中心;人才上,寺庙的法师有不少来自于清华北大高等院校,在网上,这里被称为“北大清华分校”。高学历的僧人们将数字化以及互联网因素发挥得淋漓尽致……龙泉寺全然一座新型的寺庙。

    在龙泉寺,僧侣们既能感受到与现世同步的互联网生活,又能很好地学习佛法,他们在出世和入世之间寻找着微妙的平衡。

    规模不大

    却有现代化图书馆

    龙泉寺位于海淀区凤凰岭景区内,一进寺门我心中有些疑惑,辽代保留下的山门简陋矮小,红墙残破斑驳,没有金碧辉煌的大殿,也没有高达几十米的佛像,规模和国内一些著名寺庙无法相比。但是这里却拥有宽广明亮的现代化图书馆,和修建一新的僧人与义工的宿舍。

    后来我才了解到,这种规划来自现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龙泉寺方丈学诚法师的观点:佛在哪里都能拜,在气派的大殿之前,要把宿舍修好,把修行的场所修好,才更利于弟子们修行。

    寺内相当幽静,古桥横跨在山涧之上,千年银杏树遮天蔽日,流浪的猫狗随意栖息。只闻风声鸟鸣,没有喧嚣吵闹,这得益于寺内不开任何商业设施,甚至连卖香的都没有,免费提供义工手工制作的环保香。

    龙泉寺香客不多,却能看到很多志愿者和义工的身影,他们和僧人们一起忙碌着,有的种菜除草,有的搬砖抬土,有的清扫做饭。寺庙内为清修的居士和义工们免费提供吃住。微信发明者张小龙在此得到扫地僧指点开悟的故事无处求证,但是有人在劳动清修时解开心中的疑惑,应该是很有可能的事。

    负责接待我的是龙泉寺的义工李丽娜居士,她把我带到新建的一座小跨院,这里是龙泉寺动漫中心的工作地点。乍一看,这里和其他动漫公司没有区别,几名义工在电脑上画画,黑板上写着2016年的工作计划,而著名的智能机器僧贤二小和尚静静地待在角落里。

    我迫不及待地向贤二提问,但是他好像心情不太好,“今天天气怎么样?”“你不会自己看吗?”再问他,居然把我的声音直接识别为噪音,贤帆法师问他,他才乖乖回答。没想到贤二这么“欺负人”,一问才知道,因为它还是第一代,所以智商有点“不在线”。

    “我们没想到贤二会一下子这么出名,其实去年10月他就已经做好了,我们也没想宣传,不久前偶然被一个记者看到,报道出去,才被大家知道。”说话的是贤然法师,笑容淡然,言谈亲切,“你来或者不来,他就在这里。”他说。

    接待记者采访也是修行

    动漫中心的办公室里有一间雅致的茶室,几位贤字辈的法师已经早早在这里等我了,他们是主管工程部的贤然法师、图书馆馆长贤才法师和主管动漫中心的贤帆法师。

    这几位法师在龙泉寺可以说身居“要职”,属于执事法师。龙泉寺实行新型寺院管理模式,有负责建设的工程部,负责教育的教化部,负责对外传播的弘宣部,负责技术支持的信息中心,负责动漫制作的动漫中心……把传统寺院的管理跟现代社会的运作结合起来,是方丈学诚法师的创新。

    几位法师盘膝席地而坐,谈吐从容,目光清澈,态度诚恳。他们表示,事先已经仔细研究了我发过来的问题,并对所有的问题进行了分工,提前各自准备,希望可以给我最满意的回答。他们很抱歉地表示,觉得自己准备得还不够认真。

    我知道龙泉寺的执事法师们经常接受采访,如此谦虚谨慎的态度还是让我吃了一惊。贤然法师解释说:“采访,对您来说是工作,对我们来说是一种修行。学诚法师说过,修行不仅仅是打坐、念经、冥想,任何事情都是修行,比如搬砖,或者工作,生活中的每个细节都是锻炼自己、进行修行的一部分。”他表示,接待采访,配合我的工作,就要尽责地把事情做好,“让别人欢喜,是一种慈悲。”于是,话题便从“修行”开始了。

    在不少人的印象中,龙泉寺的僧人们做事高调,重视宣传,更不介意抛头露面,和传统中的高僧隐居深山、青灯古佛相伴的形象相去甚远。去年,龙泉寺动漫中心出版贤二漫画书《烦恼都是自找的》,几十位执事法师下山,到全国多个城市宣传签售,成为出版界的一件盛事。当时,贤帆法师和贤书法师作为贤二漫画书的原创作者在西单图书大厦签售,而贤然法师到天津推广,吸引了很多粉丝前来助阵。

    “高僧都是世外隐修,青灯伴古佛,这种概念很多人都是从武侠小说中得到的。而六祖慧能说‘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佛法和世间的法是不同的,但不接触世间人心,怎么能知道自己真实的内心是什么状态呢?”贤然法师微笑反问。

    下山历练,对龙泉寺的僧人们来说,是一种必要的修行,叫作“历事练心”,他们认为,很多佛法知道了,只是掌握了这个知识,但不代表就能做到。需要经历各种境界去修行,不断观察、提升自己的内心,才能将佛法知识转变成改变自己内心的力量。

    学诚法师针对这个问题讲过一段话被很多弟子牢记在心:“心要静,但不要小。有的人越追求静心,心越封闭,只愿独处自得,这种静未免肤浅、虚诳。没有能力去应对、承担更多人与事,不是真正调伏了烦恼。”

    在滚滚红尘中修行,正是学诚法师尊崇的“人间佛教”的要义。据说这位方丈繁忙的程度几乎不亚于任何一位成功的企业家或演艺明星,频繁出差,每天只能睡不到4个小时,而且,他坦言每天忙得很多都是“跟浮华有关系的事情”。

    学诚法师每天都要会见好几批客人,弟子们印象最深的是“几乎各个领域他都能说上话,没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有一次学诚法师见一位金融行业的客人,甚至说出了当天股市下跌的点数,但学诚法师本人绝不炒股。

    高学历精英追随学诚法师

    言谈间,几位法师频频谈起方丈学诚法师,言必称“师父”、“大和尚”,语气中充满敬仰。学诚法师对于龙泉寺,仿佛是灵魂般的人物,“他可以说是我们的精神导师。”图书馆馆长贤才法师说。

    贤才法师坦言,他就是追随着学诚法师出家的,可以说是学诚法师的超级粉丝。9年前,他还是大连理工大学的学生,在西安法门寺的法会上第一次见到学诚法师,“一下子就被他的精神气质吸引住了,祥和、庄严、洒脱,充满了一个修行者的魅力。”

    因为家庭的原因,贤才法师从初中就接触佛学,见到学诚法师之后更坚定了出家的信心,2007年他来到龙泉寺,而那时的龙泉寺刚重建不久,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寺庙。

    然而,就是这么一座小寺庙,却吸引了那么多高学历的精英人才,这是无数人心中的一个谜团,看看僧团名单中的履历,足以让人瞠目:禅兴法师,清华大学流体力学博士;贤威法师,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生;贤启法师,清华大学核能和热能物理博士;贤庆法师,是北京大学哲学系研究生……

    “最初,很多人像我一样是奔着学诚法师来的,想做哪一种人,就要靠近哪一种人,逐渐形成了志同道合的氛围,这就像是一种同类气场,吸引着更多有着相似想法的人来,环境好,道风好,自然有吸引力。”贤才法师用了一句佛教术语来解释:“这就是因缘法吧。”

    这批贤字辈的法师都是学诚法师的弟子,共同经历了重建龙泉寺的艰难岁月,当年是师父带着大家一砖一瓦搬运劳动,建起了图书馆和宿舍,亲身践行“修行是要去做,而不是去说”的真意,感染了很多追随他的人。

    学诚法师并不认为高学历人才出家是消极避世,他表示:“现代佛教需要更多高学历的知识分子参与,大家在这里通力协作,服务于社会,并获得自身价值的实现,是更有进取心和责任心的体现。”

    外界一度传言龙泉寺只收高学历的出家人,这是一个谣言。“这里有博士、教授,也有初中毕业生,学历不是标准,大家都要经过各种锻炼,层层考察,才能成为一个出家人。”贤才法师说。

 

    龙泉寺研发的机器人:贤二
 

    出家是为摆脱欲望的困扰

    像贤才一样,很多法师出家前都是从义工做起的,无论学历高低。寺庙内的生活单调而清苦,按照严格的作息,每天4点钟起床,4点半开始早课,白天在不同的部门学习、劳动、工作,晚上4点半开始晚课,晚饭后是佛学课程,9点半准时熄灯睡觉。宿舍最小的是4人间,上下铺,多的十几个人一间。没有节假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从义工到准净人、净人,然后剃度成为沙弥,最后受戒成为比丘,一般要经过几年时间,长的三四年,最短也要一两年,这期间,寺院会对每个人从人品、道德、修养等身心各方面进行考察,双方都觉得合适,机缘成熟,才能成为一个出家人。”贤才法师表示,学历一直都不是考察的重点,有些人无法通过考察,而有些人无法适应寺院清苦的生活,自己选择离开。

    外界传言,龙泉寺实行的是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制度”,贤然法师表示确实如此,然而这种需求是极其简单的生活需求,比如吃、住等,没有生活费和私人财产,“即使有东西也没地方放,因为每个人只有半个柜子的储物空间。”

    “东西只有坏了才会去领新的,每个人一年四季就是两身杏黄色的僧袍,冬天会在里面套厚毛衣,夏天套个T恤。”很多人的袜子是补了又补的,实在不能穿才扔掉。

    然而如此清贫的生活,贤然法师却说他觉得很快乐,和大学毕业就出家的很多僧人不同,贤然法师自称“半路出家”。他一口京腔,目光敏锐,出家前在北京开了一所书院, “那时候,赚到钱也觉得不快乐,因为想赚更多,每天早上一起床,关心的就是油价上涨,股票下跌,合同能不能签……”

    后来,学诚法师的一句话把他点醒,“师父说,你需要水的时候就拧开自来水的龙头,有水就可以了,你不需要修一个水库。我忽然明白,大家忙着投资、升值,积累财富,就是在修水库,其实一个人真正需要多少呢?”

    贤然法师说,出家并不都是做苦行僧,“摆脱金钱物质等欲望的困扰,才能专注于利他的事业,更多的时间精力服务众生。” 是一种非常令人向往的生命状态。

    贤二成了龙泉寺形象代言人

    说起龙泉寺最近的大红人——机器僧贤二小和尚,法师们笑着表示,贤二现在都成了龙泉寺的形象代言人了,这可是始料未及的事情。

    实际上,贤二是个漫画人物,最早出现在龙泉寺“见行堂语”系列漫画中,2014年,第一本以贤二为主人公的漫画书《烦恼都是自找的》正式出版,这个有点“二”的小和尚立刻拥有大量粉丝,被称为“心灵治愈系”漫画。

    贤二住在“不二寺”里,每天很认真地向师父请教,漫画记录了贤二与师父之间幽默有趣、点亮人心的对话,生动地将佛门智慧运用到现实生活中,让人忍俊不禁,却又心有所悟。

    贤二与师父的对话其实正是出自学诚法师日常对弟子们说的话,龙泉寺用功的佛堂叫做“见行堂”,所以这些语录就叫做“见行堂语”,比如“不给自己树敌,就天下无敌”、“一天没有发现自己的缺点和进步,一天就没有进步”等。

    贤书法师从2013年开始将“见行堂语”写成贤二故事,他出家前是一名网络作家,每天在龙泉寺诵经、打坐用功的同时,仍然保持世间做网络作家时的爱好——琢磨文字,于是,贤二诞生了。

    学诚法师给这本漫画书写了序言,他说:“贤二的忧伤和喜乐,是我们每个人的忧伤和喜乐。如同一面小镜子,照亮我们内心;如一束雨后的阳光,映出内心里那些起伏的尘埃。当然,也是一个小礼物,送给所有热爱生命、有心觉悟的人。”

    贤书法师负责写故事,贤帆法师负责画漫画,从2013年开始,每天坚持至今。29岁的贤帆法师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是个清秀而腼腆的年轻人,他在研习中国传统绘画的过程中接触到佛教文化,最后立志出家。“每天用几个小时的时间坚持画贤二的多格漫画,数年如一日,从未间断,对我来说,这便是修行。”

    画漫画的人,看漫画的人都在成长,贤二却不会长大,每天找他的师父追问生命的真相是什么。“就这样,在我们生命中遭遇任何顺境、逆境的时候,心里忽然冒出一个符号——贤二,让我们平静下来。”

    龙泉寺动漫中心让贤二的家族越来越兴盛,后来又有了跑龙套的贤一、贤三、贤四,他们制作了二维动画,又做成了3D动画,还有动画短片,甚至做出了国内很少见的面人定格动画,精致的面人小和尚让人爱不释手,这些全是由动漫中心的法师和义工们自己动手完成的。“不玩则已,一玩就玩这么大”是龙泉寺一贯的风格,贤二系列漫画作品去年获得了“第十一届中国国际动漫节”金猴奖漫画金奖。

    “其实,最初就是师父的一句话,他看到贤书法师记下的见行堂语录,说,配上画吧,我们就一直做到今天。”贤帆法师说,如今又有了智能机器僧贤二,还有贤二APP,这些都是在龙泉寺学诚法师的指导下,由僧俗大众以及社会上许多科技公司、机构、专家、学者等一起参与研发的。

    “师父一直说,佛法要通过现代人喜闻乐见的方式去传播,要具有现代精神,和现代科技相结合。太严肃的东西,大家往往有畏惧感,心生远离。”在这点上,贤二做到了。

    发布微博用十二种语言

    传说中的龙泉寺,是一座用数字技术全面武装的高科技寺庙,各种传言包括:在龙泉寺的图书馆使用手机借阅电子书;僧人可以使用iPad诵经;寺内各处贴的卡通广告上,都印着二维码,用来推广寺庙的微信公众号;龙泉寺的门禁系统居然还带有指纹识别系统……它似乎更像是一家极客云集的IT公司。

    真实情况如何呢?其实并没有那么玄。“动漫中心确实有WiFi,那是工作需要,寺里大多数地方是没有的,除了一些执事法师需要用手机和外界联系,大多数僧人也不用手机。”贤然法师告诉我。

    但是,说龙泉寺是一座拥有互联网思维的寺庙也并不为过,在微信、微博、豆瓣、QQ空间和微信群、QQ群上,龙泉寺是非常活跃的。这些网络工具发挥不同功能:义工报名、出家联谊、网络学佛、法会事务……群中基本上为寺中居士,再配一名法师督导。龙泉寺的技术组和弘宣部还运营着龙泉之声网站、数字图书馆等,动漫中心甚至还有展现龙泉寺全景的VR。

    这种“互联网思维”显然来自方丈学诚法师,弟子们称,师父熟谙各种新鲜事物和社会时尚,很多新名词都是从师父那儿听来的。比如“物联网”、Twitter等。学诚法师有自己的微博,粉丝有30多万人,每天早上5点左右,是学诚法师固定回复网友们提问的时间,再忙他也要在网上和网友对话。网友们问的大多是自己的各种困惑与烦恼,涉及家庭、职场、学业、情感、心理等各个方面,学诚法师的回复言简意赅,引人思考。

    龙泉寺的翻译中心汇集了各种语言人才,每天会以中、英、日、韩、俄、德、法、西、泰等十二种语言更新学诚法师的微博,而这十二种语言覆盖了地球四分之三的人口。

    外界盛传的龙泉寺的图书馆管理系统其实并不是龙泉寺自己研发的,“我们是引进了一套专业的图书馆管理系统,这样日常维护和升级都有保障,目前我们藏书大约10余万册,包括很多国家图书馆没有的佛学书籍。图书馆对外开放,附近居民可以来阅览,一些佛学研究者有需要的书我们也会全力帮助。”贤才法师表示,图书馆的藏品管理系统确实是精通IT的法师组织研发的,还有宿舍管理和挂单系统,“法师和义工中学计算机专业的不少,一般都是有了需求就制定计划,组建人员,成立一个项目组运作。”

    弟子们都知道,学诚法师有句名言:“佛教是古老的,佛教徒是现代的。”他想用互联网高科技打造的,是一个“新型道场”,让佛法能更好地被现代人所了解。“其实,无论科技、动漫、网络技术,都是手段,目的是为了服务众生。”贤才法师说。

    龙泉寺,就是这样一座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神秘寺庙,寺中的僧侣们,在出世和入世之间寻找着微妙的平衡。如今,山林与都市逐渐消失了界限,他们在滚滚红尘中追求着生命的真意。 
                        
摄影 胡铁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潭柘寺的传说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3-29 07:33 , Processed in 0.186230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