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唐土名胜图会》与“朱竹诧赐宅”位置考证

2020-3-11 20:20| 发布者: weiwei| 查看: 91| 评论: 0|原作者: 王锐英

摘要: 近日偶翻阅北京史书文献《唐土名胜图会》(简称《图会》),发现北京历史大家朱彝尊(1629—1709年)的康熙赐宅图,与大家共赏。研究北京历史者无人不晓《日下旧闻考》(简称《旧闻》)一书,原书作者是清初著名文人 ...

    近日偶翻阅北京史书文献《唐土名胜图会》(简称《图会》),发现北京历史大家朱彝尊(1629—1709年)的康熙赐宅图,与大家共赏。研究北京历史者无人不晓《日下旧闻考》(简称《旧闻》)一书,原书作者是清初著名文人朱彝尊。而对于《图会》一书则知之者不多,知道其编著者为日本人的则更少了。
《日下旧闻考》始修于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成书于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是在朱彝尊《日下旧闻》的基础上删繁补缺、援古证今、逐一考据而成,是迄今所见清代官修的规模最大、编辑时间最长、内容最丰富、考据最详实的北京史志文献资料集。
《唐土名胜图会》于日本文化二年刻成,正当我国嘉庆七年(1802年)。该书编著者为冈田玉山等人,冈田玉山原名冈田尚友(1737-1812年)。该书共有六卷(集),原拟从京师、直隶开始,陆续出版介绍中国各地府县。现在看见这六卷本仅有京师、直隶部分,所以本书实际上是描绘北京和河北省的版画集。
自朱彝尊编写《日下旧闻》至乾隆年间编辑《日下旧闻考》差近百年,其后至《唐土名胜图会》相差20年,自此至今218年。《旧闻》偏于历史考证和文字记录,《图会》则相当于一本图文并茂的北京及周边地图的游览手册,把两者直接关联起来的是因为其中绘有朱彝尊(号“竹诧”,故名朱竹诧)的“豪宅”。

插入大图| 小图


《图会》朱竹诧赐宅图

插入大图| 小图

图会》朱竹诧赐宅图(局部,宅园全图)
 
让我们先看图,这是第一张,《图会》第二卷京师皇城中第21页的“朱竹诧赐宅”图。图右侧为朱竹诧宅园全图(见下放大局部图),上边为朱竹诧题诗,左侧有朱竹诧绘像、康熙年间御史龚祥麟的题诗和景山文字介绍。这座宅园至少两进,前院竹林高树之后,还有两幢鼎立的二层小楼,绘画简单,但格局气势显得还是颇大的一座庄园。注意院门为卷棚顶的高台阶广亮大门,两侧八字虎皮石墙,门前边还有一条不大不小的沟渠,上架三道石板和两道矮小的石栏杆,衬托出庄园的地位还是比较煊赫的。
那么,这座庄园到底在哪里呢?那就要追寻一下朱竹诧赐宅故事的来源。

插入大图| 小图


图会》朱竹诧像
 
朱彝尊,字锡鬯(chàng),号竹垞(chá),又号醧(yù)舫,晚号小长芦钓鱼师,别号金风亭长,浙江秀水(今浙江省嘉兴市)人。清朝词人、学者、藏书家,明代大学士朱国祚曾孙。朱彝尊在四十余岁以前忘情于山水市肆古迹,曾经四处游历。在他五十岁时,值康熙十七年(1678年),清廷首开博学鸿词科,征举名士。当时著名学者如李颙、顾炎武、吕留良等人均拒绝赴考,在有人荐举之下,朱彝尊应试博学鸿词科,应试入选。康熙十八年(1679年),举博学鸿词,与李因笃、严绳孙、潘耒同以布衣身份授翰林院检讨,参与修撰《明史》,时称“四大布衣”,后来与当时颇有诗文名气的姜宸英、严绳孙并称为“海内三布衣”。当年七月,入京寓居虎坊桥。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二月,任日讲起居注官,入值南书房,特许紫禁城骑马,赐居禁垣,赐宴乾清宫。《严君(绳孙)墓志铭》:“二十二年春,予又入直南书房,赐居黄瓦门左。”康熙二十三年初,因被人告发,因携带楷书手(抄书人)私自进入大内禁中,抄录四方所进图书,被“降一级”,谪官,迁出了禁垣,移居宣武门外海波寺街(今海柏胡同16号,原顺德会馆)古藤书屋,其《日下旧闻》等著作即完成于此。
朱一新《京师坊巷志稿》在“东黄瓦门”下注释:“朱彝尊《曝书亭集》:康熙癸亥,予入直南书房,赐居黄瓦门之东。又有《赐居禁垣》诗:讲直华光殿,居移履道坊。经营倚将作,宛转绕宫墙。对酒非无月,摊书亦有床。承恩还自哂,报国只文章。”朱竹诧所题诗正是《图会》中由署名“公廉”所书写的五律。诗中所谓“履道坊”不是北京地名,是指唐朝的白居易在洛阳的履道坊宅园,其任杭州刺史和苏州刺史期间,经营大约六七年而成。这是朱竹诧拿来用以比喻自己的成就和待遇吧。诗中和《曝书亭集》提到的“黄瓦门”则是北京的地名,在景山东北方向。今地安门内大街,明称北安门里街,东边为黄瓦东门,门内即今黄化门街(黄花门街),这里是朱竹诧赐宅所在吗?
 插入大图| 小图


《图会》景山图

插入大图| 小图

《图会》景山图局部,右边注明寿皇殿和黄瓦门,左下方路边注明“朱竹诧宅”

 
让我们再看第二张图,《图会》第二卷京师皇城中第22页“景山”图,上有五峰,下有寿皇殿和寿皇门等宫殿分布。独有图左下方路边注明“朱竹诧宅”,令人起疑。还有令人疑惑的是图中寿皇殿北面的景山北门“黄瓦门”,明代正名“北中门”,清代似乎不存在,至于“黄瓦门”不知道是俗名呢,还是绘画者按照朱竹诧赐宅在“黄瓦门之东”而误写为“黄瓦门”?图中所示“朱竹诧宅”确实在图中标注的“黄瓦门”东北临街位置。
据《顺天府志》卷三《明故宫考》:“北中门之南,曰寿皇殿,右曰育秀亭,左曰毓秀馆,后曰万福阁,俱万历三十年(1602年)春添盖。”明代已有寿皇殿、观德殿,唯位置较为偏东(《清宫史续编》卷六十一谓旧址在景山东北隅),非今寿皇殿。此外,据明史资料记载,凡宫内太监去世,无权无势品级低下者,其遗体从紫禁城北侧的顺贞门旁右门抬出,经神武门、北上门、北中门,运到北安门(地安门)里东边的安乐堂暂厝。说明明代宫内死人遗体可以通过景山中搬运,出北中门,有可能处于一种忌讳,必须出“后门”吧。但也证明了明代景山有北门,名为“北中门”,未见“黄瓦门”记载。
到了清乾隆十四年(1749年),始改建寿皇殿于景山中峰之北(《清会典》卷八六三)。乾隆十五年(1750年)于景山中左右五峰之巅,各建亭,始有五亭(《清会典》卷八六三) 。就在这一年,清乾隆京城全图(1750年)绘制完成,图中绘有寿皇殿和寿皇门,可是在寿皇殿背后却没有门,仅绘有山墙,且五峰山形宛然,山上并没有任何建筑。说明明代建有北中门,清乾隆十四年之前就被拆除了,此后一直无门。
 插入大图| 小图

《唐土名胜图会》封面
 
所以,《图会》中绘出景山北门且标示为“黄瓦门”,有很大可能真是“误会”之绘。因为作者冈田玉山等人,据说没有来过中国,仅凭到手的北京图书所作的二次创作。又说到《图会》,简单介绍一下,书中除山川名胜、苑囿寺观外,对典章制度、人物故事、器物风俗等等也都采集图绘,加上文人的诗词,征引日人书法,图文并茂的展现了19世纪初叶我国的文化和生活风貌。全书共六卷。第一卷京师大内,第二卷皇城,第三卷内城,第四卷外城、苑囿郊区,第五卷顺天府州县,第六卷直隶州县。前四卷仔细地刻划了大内即紫禁城,逐个介绍了皇城内的府署司院,逐条街巷地介绍了内城、外城,写明坊巷胡同、河道闸桥、宅第祠庙等等。当时我国书籍画册流传到日本很多。日本京都书肆浅文贯,依据木世肃的建议,由冈田等三位老画师用心摹刻而成。许多图绘人物众多,形象生动。前门桥图、棋盘街图摹刻细致,连店面字号、幌子都画出,使我们看到乾隆、嘉庆年间北京的情景,是十分难得的。冈田玉山原名冈田尚友(1737-1812年),字子德,号玉山,他是日本大阪著名的画工,也是木刻能手,书中如《天安门颁诏》、《灯市》、《象房》、《查楼》诸图都是他的作品,笔力雄健,刻工细致。负责图画的还有冈文晖和大原民声等。冈文晖号熊岳,书中如《泡子河》、《清漪园》、《卢师山》、《汤泉》诸图都是他的作品。大原民声字东野,书中如《御经筵文华殿》、《御花园》、《东安门·东安桥》、《四牌楼》诸图都是他的作品。《图会》仅凭二手资料绘制,但其细致入微,居然将朱竹诧赐宅能够描绘到家,其所本也必然是非常具体详尽的北京地理资料,有很大程度的准确度。
如此,让我们再探讨一下朱竹诧赐宅的位置。据上述资料,比较准确地说,朱竹诧赐宅不应在景山“北门”或北墙外临街处,应在地安门内大街东侧的黄瓦门里,无论黄瓦门东或黄瓦门左,那就一定在黄化门街里,宅园坐北朝南,前临街,街边还有一条沟渠,沟渠上正对大门有一座小石板桥。
查看《乾隆京城全图》,黄瓦门里自西向东街北第三座宅院很有可能是朱竹诧赐宅,这条街上只有这一座院子是有着二进或三进带八字翼墙大门的宅院,明代属于司设监。而且,《乾隆京城全图》绘制于1750年,朱竹诧赐宅发生在1683年,两者相距仅67年,距1644年明朝灭亡106年,对于一座大宅院,百年时间不是很长,变化不会很大。

插入大图| 小图


乾隆京城全图》中黄瓦门里街北第三座宅院很有可能是朱竹诧赐宅位置

插入大图| 小图
《北京地形图》1954年,图中院落有可能为朱竹诧赐宅
 
据《茶余客话》记载,同时期还有:“励文恪杜讷(清康熙时与朱彝尊同期的朝臣励杜讷,字近公,谥文恪),以编修赐第厚载门。”《顺天府志》以此条属于地安门东夹道,励文恪赐第当即在此,距离朱竹诧赐宅不远。(此见陈宗蕃编著《燕都丛考》第468页)黄化门街还曾经住过一个有名的人物,他就是清末慈禧太后的大红人李莲英。
顺带推测一下,朱竹诧赐宅前的这条沟渠如果是真实可靠的,有极大可能就是自今北海公园东墙里面的“内金水河”或称为“景山西河”中途泄流而来,自西向东穿过地安门内大街,沿途灌溉“元御苑”中的花田,然后沿黄瓦门街最终流向“碾子胡同”,从前的元代御苑的水碾就有可能在此。这些信息将有助于对元代御苑的考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0-7-12 10:40 , Processed in 0.097728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