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大都龙脉——东、西步量桥之谜(上)

2020-6-7 12:22| 发布者: weiwei| 查看: 28| 评论: 0|原作者: 王锐英

摘要: 大都龙脉——东、西步量桥之谜(上)北京中轴线上的路与桥(十)——纪念博物馆日 西压桥、东不压桥与丙寅桥的秘密本文谨探索提出东不压桥和西压桥桥名起源的几种可能性,希引起关注,对于北京中轴线的历史文化传承 ...

大都龙脉——东、西步量桥之谜(上)

北京中轴线上的路与桥(十)
——纪念博物馆日

      西压桥、东不压桥与丙寅桥的秘密
本文谨探索提出东不压桥和西压桥桥名起源的几种可能性,希引起关注,对于北京中轴线的历史文化传承很有意义。

丙寅年建成丙寅桥,元大都建城纪念桥
与万宁桥紧密相关的是其附近的两座桥,一座是沿着万宁桥下的玉河(御河)之水,向着东南方向望去,横在皇墙东大街即今地安门东大街下的东不压桥,桥下为澄清中闸。另外一座是沿着万宁桥下的海子岸边,向着西南方向遥望,就在海子南岸和皇墙西大街即今地安门西大街的下面,有一座沟通海子和太液池的桥梁,名叫西压桥。关于这两座桥及其周边水系、桥梁环境,详见本《北京桥梁微信公众号》在2020年3月9日至13日发表的《元大都萧墙北垣与玉河湾及相关桥梁名称位置关系考辨——西压桥、东不压桥、丙寅桥和升平桥考》之一、二、三、四、五。在此,仅列出有关结论和最新的考证。


东不压桥(东步量桥)古桥桥面


《析津志》有两条记载:其一,“澄清闸二,有记,在都水监东南。丙寅桥二,蓬莱坊西,水自枢密桥下南熏桥、流化桥,出南水门外,入哈达门南文明桥下。”其二,“丙寅桥,中闸,有记。”第一条还可断句为:“澄清闸二,有记,在都水监东。南,丙寅桥二。”说明澄清中闸所在之桥即为丙寅桥,即今东不压桥。
丙寅之名何意?一为时间年代,考察元代丙寅年,只有1266年(至元三年)符合东不压桥的建造时间。因为丙寅年建成这座桥,这一年不仅开始了元大都的建造,同时也是成吉思汗称帝的60周年(前一个丙寅年,1206年称帝)。忽必烈将此作为重大的纪念之年是很有可能的,而且将位于皇城东北角重要关口处的桥梁取名“丙寅”,当然也是很有纪念意义的。如果丙寅桥建于1266年,那就早于郭守敬修通惠河的时间。
从大都北部的交通地理和水系看,位于中轴线上的万宁桥的修建时间肯定不会晚于丙寅桥,万宁桥最晚也是和丙寅桥同时建于丙寅年(1266年),同为元大都的“奠基纪念桥”。《析津志》记载:“万宁桥在玄武池东,名徵清闸。至元中建,在海子东。至元后复用石重修。虽更名万宁,人惟以海子桥名之。”其中“至元中”说得有些模糊,如果不是记载不准确,是否也可理解为不是至元开始之年所建。

东不压桥(东步量桥)古桥河道


西压桥也是海子桥。
西压桥,始建于元代,为单孔(5.2米)石拱桥,桥长18.4米,宽28.25米,石砌桥面桥台(1970年拆埋于地下)。
西压桥和东不压桥的名字何时出现,难以说清,但不会早于明宣德七年(1432年)扩建皇城的时间。清朱一新《京师坊巷志稿》可能是最早记载:“地安门外西城根,井一。西步粮桥,俗称西压桥,以皇城跨其上也。玉河水由此入西苑。”。《宸垣识略》记:“药王庙在北安门海子之西,东濒海子……东有桥名西步粮桥,玉河水由此入御苑”。《光绪顺天府志》云:“西步粮桥,亦呼西雅桥,在地安门西城根。”
关于西压桥的信息确实较少,而且本文推测是因为东不压桥的名字演变,导致西压桥的名字连带变化的,如东步梁桥对应西步梁桥、东步粮桥对应西步粮桥、东布粮桥对应西布粮桥、东步量桥对应西步量桥等等,且只有涉及到“压”字才有了压与不压的区别。至于西雅桥很是独特,且未见东雅桥,疑为文字游戏。
西压桥的真名有可能也是“海子桥”。《析津志楫佚●物产》:“象房在海子桥金水河北一带。房甚高敞。”关于今地安门以西的海子南岸附近有一“海子桥”,多有诗文所记。如慈恩寺诗:“海子桥西寺,高楼御苑花。”元张翥《金水河闻苑池荷香作》“立马金桥上,荷香出苑池。石桥秋雨后,瑶海夕阳时。深树栖雅早,微波浴象迟。烦襟一笑爽,正喜好风吹。”


西压桥位置今北闸入水口和调蓄池


西压桥也可能名为月桥、越桥。
《宸垣识略》:“海子桥亦名月桥,在前海,俗称三座桥。”此话个中透露出点点消息,可参见宋褧《燕石集》之《海岸春行》:“越桥西下苑墙高,緑染垂杨绛染桃。霞拥玉楼晴启户,风生瑶海暮翻涛。官因立马看花担,渔忆闻莺罢竹篙。唯有杏园春事好,几人诗兴似吾曹。”此诗,海子岸和越桥相关联,越桥一说月桥,桥上苑墙即萧墙,墙压桥而过即为越,走下越桥,诗人越发感觉到旁边的苑墙很高,似乎很有道理。在北京明清地图中,就有将西压桥标注为越桥的,或可说明西压桥即越桥。
不过沿海子边的桥似乎都可称之为海子桥。所以有人说此海子桥与海子东的海子桥即万宁桥相混了,是有可能的,不过最大可能就是名字相同。而且,《析津志》中“象房在海子桥金水河北一带”,如属确真,说明此海子桥与金水河一定位于东西一线上,方可作为北边象房的相对方位因素,而金水河只位于今地安门西大街的原元萧墙北侧,那么此海子桥定在金水河上下,因为名为“海子桥”,其与万宁桥宣泄海子水的功能应该一样,本文推测此海子桥即为海子水流入太液池的“西压桥”,曾名为“越桥”。


越桥(老北京地图)

西压桥的历史也可能与万宁桥、东不压桥(丙寅桥)相当。
当初刘秉忠规划大都,必然先调治水系,在各个河流的关口处先行沟通道路桥梁,为大规模建设大都做好类似现代“三通一平”(指土木工程施工前期的通车、通水、通电和平整场地)的准备工作,所以这三座桥极有可能是同期修建的,当时也有可能是临时桥梁。
皇城压桥与不压桥,应在明宣德七年之后。
西压桥自其出现之时,即在元代修建大都城时,皇城萧墙就压在其上(不似有的文献传说是自明代起),当时名为西压桥或民间俗称西压桥的可能性很小,因为“西压”与“东不压”必须成对出现才有意义。东不压桥则是在明宣德年间才将皇城修建到旁边的,以前与皇墙无关系(元代皇墙没有上桥)。所以,西压、东不压之名与皇城上不上桥的关联应该发生在明宣德七年之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0-7-12 04:14 , Processed in 0.096252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