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大都龙脉——东、西步量桥之谜(下)

2020-8-3 12:57| 发布者: weiwei| 查看: 35| 评论: 0|原作者: 王锐英

摘要: 北京中轴线上的路与桥(十一)——纪念博物馆日如本文前述,从“丙寅”谐音、从“桥梁”和“运粮河”的蕴义,“步梁桥”和“布粮桥”均可为步量桥取义来源之一,但是“步量”之义切切不可忽视,以步量度土地大小和距 ...

北京中轴线上的路与桥(十一)
——纪念博物馆日

    
 如本文前述,从“丙寅”谐音、从“桥梁”和“运粮河”的蕴义,“步梁桥”和“布粮桥”均可为步量桥取义来源之一,但是“步量”之义切切不可忽视,以步量度土地大小和距离长短,这是古代最为方便的做法,至于是量桥呢还是量什么距离,本文做出如下探寻。

东、西步量桥的密码之一:“量桥”和“摸钉”

清李孚青《都门竹枝词》:“女伴金箍燕尾肥,手提长袖走桥迟。前门钉子争来摸,今年宜男定是谁。”这首竹枝词描写的是妇女们到北京前门摸城门门钉的习俗。为什么一定要到正阳门来摸门钉呢?据传是因为正阳门的门钉最为灵验,可能因其名为正阳吧。不仅正阳门,明刘侗《帝京景物略·元旦》云:元宵节期间妇女们“至城各门,手暗触钉,谓男子之样,曰摸钉儿。”可知摸钉旨在求子,各个城门都可以。

《乾隆京城全图》(1750年)中的地安门外三桥


摸门钉(引自网络)

与“摸钉”同时还有“走桥”:

明袁宏道《十六夜和三弟》:“花火每攒骑马客,蜡光先照走桥姬。” 清陆又嘉《燕九竹枝词·同咏》:“队队走桥深夜出,小姑双缠纤无力。”清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正月·走桥摸钉》:“元夕妇女群游,祈免灾咎,前一人持香辟人,曰走百病。凡有桥处,三五相率以过,谓之度厄,俗传曰走百病。”
“走桥”又称为“量桥”,即民间妇女“踩桥”传统习俗,就是过桥的意思,在我国许多地方至今都有,传说其起源在元或明,其实这种习俗由来久远。唐陈嘉言《上元夜效小庚体同用春字》诗:“今夜可怜春,河桥多丽人。”长孙正隐在其序中解释为“美人竞出,锦障如霞;公子交驰,雕鞍似月。同游洛浦,疑寻税马之津;争渡河桥,似向牵牛之诸。”追寻其共同的起源,似乎在《战国策·燕策一》所载:“信如尾生,期而不来,抱梁柱而死。”还有《庄子·盗跖》:“尾生与女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可见,尾生抱柱应该是从古代男女约会于桥下的故事演绎而来。男女相会于桥,流传至今的故事还有牛女鹊桥、西湖断桥,说明桥梁在民间是男女两性结合的比喻。



量桥大多称为“走桥”“踩桥”“走百病”等,这是发生了从青年男女约会到已婚妇女求子再到老年妇女祈求平安的变化。据文献记载,我国福建邵武(光泽)和广东佛山等地称之为“行桥”,时间是在每年七夕这天。选在七夕这一天,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且一般在廊桥上举行。按民间说法,人的一生要过三桥,即父母桥、夫妻桥、子孙桥,以保佑父母安康,夫妻恩爱,子孙满堂,光泽县当地就对应有这样的三座桥。以往每逢七夕之日,这三座桥上就非常热闹,四方信众大多是老年妇女,呼亲唤友,成群结队,穿红戴绿,身背香烛香纸等祭物赶赴这三座桥,等待晚上“量桥”。2010年,“七夕行桥(邵武)”还被列入南平市第三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综上,踩桥相亲、量桥却病、走桥渡厄,由来久远,寓意绵绵。再考北京的东步量桥和西步量桥,隐隐之中有着古代量桥的影子,而且似乎也隐含着万宁桥和东、西步量桥亦为人生要“量渡”的“三桥”。

东、西步量桥的密码之二:大都神山隐藏着四方净土

根据本文探讨,可知万宁桥和东、西步量桥围绕厚载红门组成了一个等腰三角形——厚载三桥之地,并且极有可能是刘秉忠暗中设计的元大都的靠山影像——厚载影山。这个等腰三角形的尺度很是独特,底边长340元步,中间为厚载红门,自后门至东西两边步量桥的距离,各为其半170元步,厚载红门距离万宁桥也是刚好170元步。三角形两条斜边正好等于元代一里即240元步。
如果说这个三角形之地为厚载影山,寓意大都的靠山,那么其中也许就隐藏着三方或四方净土,如东西北各170步,向南也可以有170步,正好到大内御苑北门处。若每10步为一净土,170步正好藏有藏传佛教的十七净土。有可能当时有一种宗教仪式,就是沿着东西南北四个方向,走遍十七净土。
关于净土,据说是佛陀在庵摩罗树园对宝积童子所说的十七种净土,《维摩诘经·佛国品》记有其名相:1.直心,2. 深心,3.大乘心,4. 布施,5.持戒,6.任辱,7.精进,8.禅定,9.智慧,10.四无量,11. 四摄法,12.方便,13.三十七道品,14.回向心,15.除八难,16.守戒行,17.十善。十七种皆为菩萨之净土,而且桥梁寓意为仙界与凡世的边界、关口,要达到净土必渡桥方可进入。

东、西步量桥的密码之三:刘秉忠的大都基准测量标志

最终,可以猜测到,步量的准确的也是最基本的含义首先是测量。之所以步量,最大的可能即把这个厚载三桥之地当做建造大都的基准测量平台,无论向那个方向去,或从那个方向来,东西南北都可以随时校正测量尺度和方向,包括尺、步、里基本的距离单位。

因为古代桥梁大多向上拱起,故前后视线容易受到阻碍,作为基准测量,显然桥梁即是个障碍,也是个标志,故而将桥梁作为测量的控制节点是必然的,也是方便的。既然是个节点,事先把它做成测量的基准,如里程和步数的整倍数、特征值等,无论观测、校对和培训测量技术,都非常方便也很有意义和使用价值。比如,除了高拱的万宁桥、东西步量桥外,在厚载红门的西边还有一个特征值:厂桥,距离厚载红门刚好700步。
刘秉忠建大都,必定需要准确的测量,而且测量的工作量是相当巨大的,人员肯定也是众多的,如何统一标准、方法和技术,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东、西步量桥,以及万宁桥、厂桥等,看来很有可能就是刘秉忠的基准测量标志桥。这样,东不压桥、西压桥均称为步量桥,其起源就会很早,就有可能源于元大都的修建,作为测量的基准也是完全讲得通的,是值得保护和纪念的。至于东不压桥、西压桥的名字另有意义,与步量桥不是一回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0-9-27 05:06 , Processed in 0.115365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