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白嘴儿吆喝也过年

2021-4-5 09:47| 发布者: weiwei| 查看: 15| 评论: 0|原作者: 草长鹰飞

摘要: 没机会闻识老北京走街串巷那些勾魂儿的吆喝声,一直都让我觉着遗憾。有精明者整理那些吆喝登台表演,自封啥京城叫卖大王叫卖小王的,我跟他们抬过杠,大王、小王是啥?扑克牌里的大、小混子,规则松,啥都可以替代, ...
没机会闻识老北京走街串巷那些勾魂儿的吆喝声,一直都让我觉着遗憾。有精明者整理那些吆喝登台表演,自封啥京城叫卖大王叫卖小王的,我跟他们抬过杠,大王、小王是啥?扑克牌里的大、小混子,规则松,啥都可以替代,桥牌里永远都看不见它们的影子。56年公司合营的时候我没赶上,那些谋衣食的货声大约随着合营的步伐逼近日渐稀松直至喑哑,生活进入了灰蓝的世界平板化,这是不是一种悲哀我说不大清楚,对世界人为的切削使生活变薄,薄了的包装物只适合拿来裹骨灰。

    大过年的言死不大吉利,跳过,跳过!!

    老北京买卖人都是艺术家。听听他们的吆喝就能感觉充分,不信我说说您听听。

    进腊月,街上就有卖关东糖的,实际上不是给人预备的,是给灶王爷上供,上完供才轮得上人吃。从腊八开始到腊月二十三结束,街上恒有这样的吆喝:

    “关东糖唉,关东糖~~”

    卖年画的吆喝:

    “画儿唻,买画!”

    卖松木枝儿、芝麻秸儿。松木枝儿是扎起来敬神用的。芝麻秸儿买回来,撒满屋里院外,人踩上咯吱咯吱地响,这叫踩祟,吆喝:

    “松木枝儿,芝麻秸儿呕~~”

    还有卖供花儿的,就是上供用的纸花儿,吆喝:

    “供花嘞,拣样儿挑。石榴花儿嘞,拣样儿挑,门前嘞,挂钱儿~~”(挂钱儿就是一种贴于门楣、窗框红棉纸制装饰,农村还有。)

    卖年糕的分江米面和黄米面(黍子面)做成的年糕坨儿,吆喝:

    “江米坨儿,唉黄米坨儿啊!”

    腊月二十七八,快过年了,各家都要预备年夜饭,也是磨剪子磨刀生意最好的时候,有的打铁镰,有的吹喇叭,吆喝就一句:

    “磨剪子嘞,戗菜刀~~”

    三十下午就有送财神爷像的,都是小孩儿。到香蜡铺买(批发)一叠财神爷像,挨家挨户吆喝:

    “送财神爷来啦!”各家给些零钱。有的人家表示:“接过了!”小孩儿也会说话儿:“财神爷越多越好您呐!”

    三十晚上有卖辣菜的,就是把芥菜疙瘩、蔓菁切成薄片。水里煮开,倒入坛子,切好的便萝卜丝也一同放里面,白布搭在坛口,压石板一块防止跑味儿。腌得了,赶上各家各户正吃饺子时候上街游卖:“哎嗨哟,辣菜!”做这种买卖的人嗓子应该特别豁亮,后半夜街上一喊传出半里多地,您买回家,点上点儿高醋和香油,拈筷子一吃,芥末味儿“噌噌”钻鼻儿,精神头儿一亮,甭管春节联欢晚会抓不抓人,没的说,守岁吧!

    还有一种买卖人儿特会抓商机,三十晚上卖油焖西瓜籽,吆喝:“卖瓜子噢~~”

 


 

    老北京买卖人特别会用形容词,野趣儿足势。

    正月十五卖元宵的吆喝:“筋道嘞滑透,桂花味的什锦馅儿的元宵啊!”

    正月里还有卖茵陈的,北京人有拿它泡酒喝的习俗,正月茵陈二月蒿,进农历二月(北京正开春儿),茵陈长高就老了。茵陈酒是个好东西,去火打积痞气,多喝几口人很爽利:“茵陈嘞,泡酒喝!!”

    还有卖苣荬菜的,春季正是北京缺菜季节,苣荬菜正从野地里往外拱,芽嫩,凉拌淡苦开胃,吆喝:“约苣荬菜哎、苣荬菜芽嘞,苣荬菜哎~~”

    过不了多久,香椿上市:“嫩了芽儿的香椿!”

    进了阳历四月,天儿日燥一日,京南采育,京东平谷、香河一带的人开始进城卖豌豆黄儿。这东西做起来并不忒复杂。豌豆煮烂,滤去豆皮儿,加些黄色素和糖,与小枣熬成的汤搅拌均匀过滤,撇去大半水分,剩余膏状物放置砂锅浅儿中沉淀一天一夜,成坨儿,刀切菱形块儿售卖。售卖人推独轮车,车上平铺一木案,案子上再铺潲水蓝布,水洇阴,自把燥气压住。吆喝:“哎~,这两大块儿嘞哎,哎两大块儿嘞、小枣儿混糖儿的豌豆嘞哎。哎~,两个大嘞哎,这摩登的手绢呀,你们兜也兜不下嘞哎,两大块儿嘞哎嗨哎,哎这今年不吃呀,过年见了,这虎不拉打盹都掉下架(价)儿嘞哎~~”

    虎不拉就是伯劳,旧京人喜欢养其习训来捉麻雀。鸟打盹,从架子上摔下来以言价格相让,多形象。摩登,外国词儿,入市井声,与时俱进活学活用啊!

    四月(农历)开始有卖鲜花的,洞子货。吆喝:“栽花儿嘞嗨栽花,哎栽一蝴蝶梅来吧!”

    卖芍药的吆喝:“哎,大芍药嘞,买一杨妃的芍药花啊!”一把扯上马嵬驿旁贪恋人间的杨贵妃,多狠!!

    这月份儿还有卖清水杏儿的,所谓清水杏儿就是还没熟透的一种早熟杏儿,掰开取核儿抹饴糖吃以避酸味儿。吆喝:“清水嘞,杏儿嘞,不酸嘞,粘了蜜嘞,里头还有个小鸡儿嘞!”夸张得很有生趣。

    五月里也就是阳历六月,桑葚、樱桃下来了,吆喝:“哎樱桃,大个儿的是樱桃,那个小个儿的都赛过李子。赛李子,樱桃!”

    卖树熟杏儿的吆喝:“杏儿嘞,不酸的嘞,酸了还要管换嘞,叭嗒杏儿嘞!”叭嗒杏儿者,一说是杏儿的一个品种,一说是形容杏儿树熟“叭嗒”掉落的声音。

    阳历七月天见长,各种吃食逐渐丰富。一种叫“五月鲜”的玉米最先被煮推上市场:“老玉米嘞,活秧儿嘞!”表明刚掰下就煮,言其新鲜。早熟的白薯也跟着凑凑热闹:“栗子味儿的白薯!”

    接下来桃子下树:“一兜水的哎嗨大蜜桃~~”

    然后是西瓜,这分两种,一种短促:“管打的,包园儿的西瓜哎。”管打,是说可以为客人当时切开,包园儿是说把西瓜园的西瓜一打顿儿都买了回来,相当于批发然后零售,言其价格低。另一种悠扬,那些个叫做“三白”、“黄沙蜜”、“黑蹦筋儿”、“大花苓”的西瓜一齐下市,瓜摊儿上有切成菱角块儿小半尺长的西瓜,下垫草圈儿,小孩子帮大人看摊儿,吆喝:“俩子儿哎,那先瞧瓤儿,你们回过头来再瞧块儿嘞,都沙得你们嗓子甜嘞,两个大嘞。哎~~,这切的都是冰糖疙瘩砂糖块儿,八月十五的月饼馅儿,蜜蜂错搭窝嘞,两个大嘞~~~”多么饱满的形容啊!!

    还有一个小孩子干的买卖,卖冰核儿。旧时哪儿有冰箱啊,人造冰也是很晚才由日本人(大约三十年代末)置办设备开始机械冰的制造,价格昂贵。小孩儿卖的全是天然冰,来自冰窖,用蓖麻叶当包装纸,也有直接装客户拿的碗里的。吆喝:“甜核儿嘞嗨~~”

    雨后,卖花儿的吆喝:“玉兰花儿嘞,茉莉花儿啊!套花瓶的江西腊哎,哎大红花,哎矮糠尖儿嘞~~”矮糠尖儿就是零陵香也叫紫苏薄荷,稍后我跟张图片。

    还有一种吆喝方式:“玉兰花嘞,晚香玉哎!”晚香玉就是夜来香,稍后我再跟张图片。

    卖香瓜的吆喝起来有些适度夸张,一口气儿说出好多种香瓜的小名儿。旱地产的,特甜:“甘蔗味儿的,买好吃的羊犄角蜜的竹叶青的一窝猴的芝麻叶的旱香瓜嘞~~~”

    赶八月节之前上市的枣子、葡萄:“约甜葡萄嘞,这郎家园的尜尜枣儿嘞,买枣儿有鲜尝~~”郎家园是北京一处盛产枣子的地界,所产枣子非常有名,尜尜,一种小孩玩具,两头儿尖,中间鼓。尜尜枣,味最甜。

    卖酸枣的:“哎,老虎眼的酸枣嘞,赛虎眼的甜酸枣儿~~”

    然后各种果子陆续下市凑热闹:“小东山的这个白梨啊,南山道的那个大沙果哎~~”,另一头儿:“哎,这不是大姑娘扎的,二姑娘绣的,这是三姑娘逛花园的,四姑娘亲手摘下来的闻香果嘞~~~”

    然后天气渐冷,山里红上市:“大山里红啊,还有两挂!”老北京商贩售卖山里红,都以线穿,斜挂于身走街兜售,不能如佛珠那样挂。因有皇上年代,秋后“朝审”(就是最后核准犯人死刑)时候,斩监候又逃过一死得以残喘之人,家人都要往其脖子上挂山里红串儿庆贺多活一年,如挂佛珠。

    还有一个由山里红派生出来比山里红名声大得多的吃食——糖葫芦,吆喝:“蜜嘞,哎嗨哎,冰糖葫芦嘞哎呕~~”

    卖柿子的,说相声的经常拿来学唱:“南瓜大的嘞,不涩的嘞,涩了还要管换的嘞~~”

    入冬,卖水萝卜,也就是北京特有心里美萝卜的就有了,一般是在天刚擦黑:“萝卜赛梨哎~辣了换!”

    卖熟老倭瓜的跟着:“老倭瓜嘞,面的老倭瓜嘞,赛过栗子老倭瓜哎~~”

    卖南方所产金桔、青果(就是橄榄)的:“金桔儿哎,青果哎,开口胃哎~~”

    卖半空儿(不饱满炒过花生)兼卖海棠的:“半空儿,多给哎,树熟儿的海棠儿!”北京所产海棠一般都要经过一两场霜冻才摘下树,那样才甜够口儿。

 


 

    不说了,越说越馋,越馋越恨,早生百十年可该多么好!!

    问题又来了,假使如愿,不管我妈她老人家的个人感受,当真早生百十年,兜里又没钱,咣当咣当的,这么冷的天儿,身披麻袋片儿蹲守电线杆子桥洞儿下边,听桥上走过的这些货声,更受罪!

    抄抄书,过过干瘾,一笑,得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1-4-13 16:20 , Processed in 0.145135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