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三述奇之在土伦

2021-12-6 09:02|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徐家宁|来自: 旧影志

摘要: 崇厚一行在马赛停留五天后,决定去土伦一转。土伦在马赛东南,是拿破仑的发家之地,历史上一直是法国重要的军港,所以在Google Earth里港口这块区域都被打了码。我猜测崇厚一行去土伦主要还是为了考察,或者是在哥士 ...

崇厚一行在马赛停留五天后,决定去土伦一转。土伦在马赛东南,是拿破仑的发家之地,历史上一直是法国重要的军港,所以在Google Earth里港口这块区域都被打了码。我猜测崇厚一行去土伦主要还是为了考察,或者是在哥士奇等人“推销式”的介绍后决定去土伦看看军舰和兵工厂,他们在那里没有游览什么名胜古迹,去的都是和军事、工业有关的地方。
(同治九年十二月)初十日辛未(1871年1月30日),晴。辰初,随星使同哥士奇、殷伯尔、薄郎等乘车至南海轮车客厅,少坐登车,东行少南。过山洞七,村镇九,行二百一十里,巳正一刻抵杜隆庄。改乘马车,行半里,有本地水师提督之委员迎入都龙店内早餐。楼高五层,亦属华美。午初,往拜提督贰狄娄。入门有兵十名鼓吹相迎,见毕,排对护送。行五六里入机器局,登小轮舟。其地临海,与庄右喇赛安村合而成口,兵船密列,两岸多设炮位。凡机器局与造炮局中作工者,皆系罪犯,兼有德兵,共万余人,着红衣黄裤。其戴红帽者,在此一年或半年;戴绿帽者一世;兵有以铁锁链于一处而作工者。
“杜隆庄”即土伦(Toulon),崇厚一行坐火车两个多小时就从马赛到了土伦,下火车被马车接至都龙店,与当地水师提督共进早餐。这个“都龙店”即土伦大饭店(Grand Hotel),位于自由广场的北面,是土伦老城最中心的位置,始建于1870年,也就是崇厚他们去的时候落成还不到一年,后来这座酒店在顶部加建了一层,1889年还在广场中央添建了一座喷泉。“喇赛安村”即拉赛尼(La Seyne)的音译,从地图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出德彝说的“合而成口”。德彝说的在军工厂做工的囚犯也是过去土伦的特色,自十五世纪,法国的一些囚犯被判在军舰上服役,这些军舰独立于海军。1749年这支囚犯舰队从马赛移往土伦,船上的囚犯自1814年逐渐被转移到岸上关押,并在工厂、兵工厂、码头等强制劳动。雨果的名著《悲惨世界》中冉·阿让形象就诞生在他参观了土伦的这座监狱后。


土伦火车站,1880年代

土伦大饭店,1880年代

Google Earth看土伦火车站和土伦大饭店,两处离得非常近

在Google Earth里看土伦和滨海拉赛纳合而成口

土伦港做苦力的囚犯,上色插图,这两人应该是终生监禁:戴着绿帽子
行里许,先登兵船,名曰“马兰沟”。纯以铁铸,长四十丈,阔四丈,深八丈,重七千吨,有一千二百马力。登岸入造炮局,铜铁大炮、炸炮、喷炮、长圆炮子,院内罗列成山。楼上四壁布满枪刀,列成类难尽述……又有一种法邦新出之枪,名“沙斯坡欧”者,稍亚于德义志之巧针枪,一分之时之工可放十子。又入一楼,系以旧炮改造螺狮枪处。
“纯以铁铸”的兵船“马兰沟”即“马伦哥”号(Marengo)铁甲舰,属海洋级(Océan class),1865年在布雷斯特港开始建造,1868年10曰15日下水,普法战争结束后停驶,1872年加入地中海舰队重新服役,1895年3曰7日被出售。这艘船长86.2米,宽17.52米,吃水9.09米,和德彝描述的尺寸有出入,而且德彝说这艘军舰“纯以铁铸”也不对,实际上主体还是木质,只是外面包有铁质装甲而已。“沙斯坡欧”是夏赛波步枪(Chassepot)的音译。“德义志之巧针枪”是指约翰·尼古劳斯·冯·德莱塞(Johann Nikolaus von Dreyse 1787- 1876)发明的M1841德莱塞步枪,这种步枪采用后膛装弹,撞针击发的方式,影响了后世步枪的发展,但与现代步枪不同的是,德莱塞这款步枪的子弹底火装在弹丸后部,也就是击针要穿过装满火药的弹壳(纸质)去撞击底火,然后引燃炸药将弹丸推出去,现在的子弹是撞针击发底火,将弹壳内的火药引燃再将弹丸推出去。将德莱塞这款步枪改进为更接近现代步枪结构的就是法国人安东尼·阿方索·夏塞波(Antoine Alphonse Chassepot, 1833-1905),他改进的这款步枪就是德彝提到的MLE1871,他认为不如德莱塞步枪可能是因为法国这款“一分时之工可放十子”,略低于德国的版本,且当时德国刚赢得普法战争。

“马伦哥“号铁甲舰在斯皮特黑德,1870年代

“马伦哥“号铁甲舰,1870年代

“沙斯坡欧“的结构图

出门,临岸立一铁造曳物机,形如仄字,高约十丈。无论何等重物,皆可曳之登舟上岸。又一物名“木勺甫”,乃中土所谓之水雷,系以铁造,形若扁炉,可装火药三千斤。沉入海心,上飘小物,中连电线。无论大小兵船,触即轰碎……岸边有修船池四五,各作斗形,前横铁闸,后三面以石砌,上下石磴四十一级。其小者宽七丈,长三十丈,深三丈。
“曳物机”即起重机,这从行文中很容易看出来,当时法国的几个重要港口,如布雷斯特、土伦等都设有这样的起重机。“修船池”即船坞,现在土伦还有几处历史遗存。

土伦港,右边远处可见“曳物机”,1870年

沙俄军舰“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号在土伦的船坞内,1868年

旋驾小轮舟出石墙,曰内门口,行六七里,登大兵船名曰“呐满的”,系前四日由呢泗地方来者。长三十丈,宽三丈,高四丈,兵六百名,皆列队鸣钟以待。铁炮二十二尊,长皆六尺,亦由顶上下药者……复乘轮舟至对岸,风平浪静,四壁皆山。哥士奇云:“此口水甚深广。”帆樯之集于此者,往来不绝。
“呢泗”即尼斯。“呐满的”应该是法国军舰“诺曼底”号(Normandie),属光荣级(Gloire class)铁甲舰,1858年在瑟堡开始建造,1860年3月10日下水。这艘船长77.8米,宽17米,吃水8.4米,排水量5630吨,1871年被拆除,也就是说德彝参观这艘船后不久就被拆除了。

“诺曼底“号在土伦港,1870年


土伦港,1870年代。图片来源:法国国家图书馆

土伦港“帆樯集于此者,往来不绝”,1870年代。图片来源:法国国家图书馆

上岸看一楼,系犯人卧室,小屋鳞次,皆置木床毡被,以便犯人栖止。所作各种器皿,排列出售,游人多给钱而不取物。楼上有火机磨面,满屋长箱,一人可作百人之工。又一存酒楼,酒箱大于小屋,运动皆有关键,无须人力。下楼见一修船处,系一高台,形如门字,甚属坚固,无论何船,可以水机曳上,其力可知矣。又一新造兵船名曰“法邦”者,长逾三十丈,阔三丈余,高数丈,重四千吨,有五百马力,本价二百二十万方,合银二十八万六千两。又有数处,皆以火机铸铁锯木之所,式与他处同。又有跑车若许,土人一一与看。谢别后,乘双马车行十余里,申正,上火轮车即开,戌初一刻抵寓。
1821年,一部分在土伦强迫劳动的囚犯因表现良好,开始接受泥瓦匠、石匠、木匠、金属工人等职业培训,他们被允许制作一些手工艺品在集市上出售,部分收入用于改善伙食,另一部分则被存储起来在其被释放后才能领取,德彝所说的“排列出售”的“各种器皿”即是这种。

“犯人卧室“,1870年代

描写市民购买犯人制作的手工艺品的版画,1870年代

*除注明外,所有图像均来自互联网,军舰数据部分参考维基百科。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4-25 00:57 , Processed in 1.092316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