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三述奇之在马赛

2021-12-6 08:53|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徐家宁|来自: 旧影志

摘要: 重读《三述奇》,时隔多年,换了关注的方向会有新的感受。所谓“三述奇”,是因为还有“一述奇”和“二述奇”,当然后面还跟着四、五、六一直到八,都是张德彝(1847-1918)赴海外公干时的日记体游记。张德彝是辽宁 ...

重读《三述奇》,时隔多年,换了关注的方向会有新的感受。所谓“三述奇”,是因为还有“一述奇”和“二述奇”,当然后面还跟着四、五、六一直到八,都是张德彝(1847-1918)赴海外公干时的日记体游记。张德彝是辽宁铁岭人(对,就是那个大城市铁岭),15岁时考入京师同文馆学习法文。1866年他加入斌椿使团出访欧洲各国及美国,写成《航海述奇》,这是“一述奇”;第二次是1868年参加蒲安臣使团出访欧洲各国和美国,这次的游记是“二述奇”;1870-1871年随崇厚去法国(还有英国和美国,但时间都非常短),这次是“三述奇”。崇厚一行主要是为了平息“天津教案”而去法国的,结果正赶上普法战争结束后巴黎公社的革命,张德彝的游记中有很多关于这一历史事件的记录。以前我看这些游记大多没有走心,这次想尽量贴近作者的视角,穿越回去,用图像去拼凑他的所见所闻,顺便可以“云”游法国。他这次去了马赛、土伦、图卢兹、波尔多、凡尔赛和巴黎等法国的几个城市,书中他提到的地名大部分都是音译,我花了些时间在十九世纪的法国地图上一个个寻找,配合现在的电子地图,结合上下文以确定他提到的那些地点。我计划按这几座城市分几篇来写,先从他的第一站马赛开始。

(同治九年十二月)初四日乙丑(1871年1月24日),细雨。早,见东面二岛,不大,一名艾拉巴,一名莽代克里斯兜。西面大岛,长二百余里,上铺白雪,下满绿树,山高故也。地属于法,名曰阔尔赛戛,系前法君拿破仑第一生产之地。旁一小岛,名戛布雷喇。临过时,见岛上海灯楼出花旗问话,船主取书核对其所问者,系“愿以电线往马赛送信否?”与“乘船者何人?”本船亦系花旗,对云:“愿送电信”、“乘是船者系中国钦差”等语。入夜船摇,大雨如注。

崇厚一行所乘的船经过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经墨西拿进入第勒尼安海往马赛方向驶去。张德彝笔下的东面的两座岛“艾拉巴”即厄尔巴(Isola d’Elba)和“莽代克里斯兜”即蒙泰克里斯托(Isola Di Montectisto),西面的大岛“阔尔赛戛”即科西嘉岛(Corsica),拿破仑一世的出生地。“戛布雷喇”即卡普拉亚岛(Capraia Isola)。“海灯楼”即灯塔,可能是指卡普利亚岛最南端峭壁上的那座,现在已经废弃。

Google Earth截图,可以清楚地理解德彝的这段描写

卡普拉亚岛南端的灯塔遗迹,图片来源:www.visittuscany.com

初五日丙寅,晴。辰初,抵法国马赛海口住船,有前驻中国之法国使臣哥士奇来接。下船,乘车行八九里,仍入前二次所住之得露大店。

“哥士奇”一译哥士耆(Count Michel Alexandre Kleczkowski, 1818-1886),出生于今波兰的克拉科夫(Kleczkow),不过那时他的家乡应该算奥地利的领土。他1847年来华,最初在上海、宁波等地的法国领事馆作翻译,1850年获得法国国籍,1857年派驻法国驻澳门领事馆,1862年6月2日到1863年4月17日临时署理法国驻大清国公使代办使事,1870年回国,后在巴黎现代东方语大学教授中文。虽然他只当了一年的代办,却对大清国的外交政策影响很深。本来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国失利后,被迫同意外国公使驻京,但只有英、法、俄、美四国,别的国家按总理衙门的想法最好都是在上海由薛焕处理,不行的话再交给天津的三口通商大臣,反正就是不要换约不要来北京。1861年才上任两个月的三口通商大臣崇厚接待了布鲁西亚国(普鲁士)帮办班德,说他们国家的迂爱伦布要带来公文换约,而且不会在上海与薛焕对接,必须要和英法等国一样在北京换约。崇厚赶紧通知了总理衙门,回复说“该夷不在换约之列,不得以英、法为比一律换约。若仅止为通商而来,亦须请旨另派大员办理。其公文即行接收拆阅转呈,以凭办理。”是哥士奇劝说奕訢:“布鲁西亚原系大国……如与之换约,则可令其稽查漏税,严查滋事,颇与中国有裨。”不能说哥士奇这番话起了决定性作用,但肯定对奕訢是有影响的。1862年葡萄牙要来建立外交关系,没通知三口通商大臣而是直接跑去了北京,时任三口通商大臣的崇厚赶紧通知总理衙门拦阻,结果哥士奇说葡萄牙来换约的公使是他的朋友,愿作来京的担保,并说可以住在法国使馆里。恭亲王回复说:“外洋无约之国,例不准擅至京师,况该使此来,又不在天津呈递照会,将来此端一开,从此外洋不论何国均可照行,必至漫无稽考。”哥士奇就说,那好吧,请总理衙门给个照会,介绍一下各口领事帮他国代办的流程,这样他们就不用来北京了。但实际上葡萄牙公使是作为法国公使的“客人”在此暂住,立约条款商量好了以后还是去天津画押。哥士奇的办法巧妙的绕过了总理衙门的担心,解决了这个问题。正因为这些工作上的接触,哥士奇和崇厚结交,此次崇厚的法国之旅也有哥士奇的襄助。

马赛老港,1870年代

马赛老港,1870年代,远处的山上能看到贾尔德圣母院

初六日丁卯,阴。午正,哥士奇请星使游。同乘马车出店,行十余里,绕至山顶。上有礼拜堂,高约十二三丈,广数丈,深十余丈,纯以白石建造。顶立一金人,抱一幼孩,即天主母也。堂前临大海,后依村城,名曰那欧塔达木得喇戛,译言救人圣母也。下车,步石木梯共百八十级,入其门内。其式与他堂大同小异,惟上悬小船数十,长皆一二尺,左右画轴千张,绘海船遭风颠沛之状,皆水手之遇险得脱者所献,与中土之供奉天后娘娘同。

这座“那欧塔达木得喇戛”即贾尔德圣母院(Notre-Dame de la Garde),是马赛的著名旅游景点,坐落在离旧港码头不远的小山上,始建于1214年,后经过多次改扩建,于1864年受封为圣母院。张德彝笔下的“小船”是祈祷航行平安的模型船,是这座教堂的重要收藏,所以他联想到中国的天后娘娘也是很正常。

贾尔德圣母院,1870年代

在贾尔德圣母院向北看,可见马赛老港和部分城区,1870年代

去此登车,行二三里下车,复步行数武,入一大园,园名“高立巴那巴”,花木颇多,虽属隆冬,依然繁盛,枝叶被雨,清洁如秋。右有育瞽所,亦高大壮观。后步石磴四十二级而下,左右两行,式如拱手。中一瀑布,下流而成水法。上下铁阑石路,平坦整齐。

“高立巴那巴”即波拿巴山花园(Jardin de la Colline Bonaparte)的音译,这座小花园在老港南边,建在一个山坡上,有落差所以有“瀑布”。“育瞽所”即照顾盲人的地方,仍在原址,现在称作“Institut des Jeunes Aveugles et Amblyopes l’Arc en Ciel”。

波拿巴山花园,1880年代

Google Earth截图,上面那张照片是在右上角水池前拍摄的

初七日戊辰,阴。……折回十余里,抵一栈房。房系民建,纯以石铁造成。楼七层,宽约六丈,长逾里,以气机上下货物,灵便异常。看其气机,系二大铁轮,前一水箱作目字形。铁轮旋转,速而力猛,不知吃若干马力也。

德彝一行看到的上下货物气机即蒸汽动力的“电梯”,并非直上直下,而是借助一斜坡,形制类似香港那种爬山的小缆车。

德彝看到的气机,1870年代

去此,绕行十数里,至其新炮台。极长,不甚高阔,却极坚固。直伸入海,左右皆水。下有巨石百方,皆盈丈。

所谓“新炮台”即圣约翰堡垒(Fort Saint-Jean),位于马赛老港的入口处,1660年由路易十四监督建造完成。

圣约翰堡垒,1890年代

圣约翰堡垒近景,1860年代

Google Earth中的圣约翰炮台

初八日己巳,微晴,冷。这一天张德彝与哥士奇乘火车去了“拉薛村”,又改乘马车去参观那里的造船厂,而且偶遇“数粤人”在彼处充当仆役。“拉薛村”即拉西奥塔(La Ciotat),现在那里还有造船厂。值得一提的是,世界电影史上著名的由卢米埃尔兄弟拍摄的《火车进站》就是在拉西奥塔拍摄的。


拉西奥塔造船厂内景,1890年代

初九日庚午,晴。未初,随星使与哥士奇乘车行八九里至一处,名曰“巴雷朗商”,系为通城集水处。下车入铁阑门,左右四石台,上卧石狮,扬爪纵身,作奔驰状。左右各楼三层,当中石牌以四十柱联之,通身白石建造。前有瀑布,后倚山冈,面如山字。正中牌上立三女,皆赤臂跣足,手持玩物。下有碎石崚嶒,水由中出,涌落小池,暗入铁筒,分流各处。石上立水牛四头,左右大鱼各四,摇尾决蹯,悠扬腾跃,皆作奔出之状。

游人先登土冈,行数武,后步石梯八十级,至牌下右阑,入左楼门,再步石梯四十八级,则四壁悬碎石攒成大画百张,皆系千古野兽新奇形像,笔墨难描。又箱柜百余,外有玻璃罩,内放各种鸟兽,装饰得体,跃跃如生。下列长隔,罗列古鱼奇鸟,彩羽锦麟,笔难细述。中列玻璃罩匣数十,内系昆虫万种。第二层所列者,系人兽禽鱼之骨,式与巴里之白骨楼同。每层楼高四丈,宽十八丈,长逾七丈。出此,入右楼门。其头层,四壁悬油工大画三百余幅。二层,中间悬百余幅。左右二间,列白石人像二十余。门外两壁二石画,系马赛二千年前与现今之景致,江流山峙,妙手通神。去此至瀑布后,登梯四十六步,至石牌顶四望,通城毕见。此后花园,红紫芬芳,亦颇幽雅。西一水槽,下流入冈而为瀑布。外有石墙,顶作石槽,高与冈齐。土人云,其长二百余里,西北直抵他村。

“巴雷朗商”即隆尚宫(Palais Longchamp)的音译,现在也是马赛的著名旅游景点,1869年落成。正如张德彝所说的,这是一座“集水处”,为了解决马赛的用水问题,1839年人们开凿了一条马赛运河(Canal de Marseille)从杜朗斯河(The Durance)引水过来,加上城内供水管道的铺设,直到1869年这项工程才竣工,隆尚宫及为庆祝此工程而修建。至于立于正中牌上的赤臂跣足三女,中间的是河神,两边的女神手持也并非“玩物”,她们分别拿着稻穗和葡萄,象征农业和酿酒;四头“水牛”象征这一地区的畜牧业和斗牛传统;水在这里“暗入铁筒”就是流向地下的供水管道。正对“石牌”左侧的是艺术博物馆,右侧的是自然历史博物馆。

隆尚宫正面,可看到入口处德彝所说的四只狮子,1870年代

游人如织的隆尚宫门口,1900年代

*未注明来源图片均引自互联网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5-29 02:09 , Processed in 1.147431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