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保定实习“足球往事”

2022-6-1 14:24|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李相|来自: 北京晚报

摘要:   插图 王金辉  因为在《北京晚报》发了一篇小文,几位老同事、老哥们先后给我打来电话,先是疫情期间互道珍重;再是鼓励我坚持自己的写作爱好,这是难得的精神寄托。  因为疫情,我们这些老友不能像从前一样 ...

  插图 王金辉

  因为在《北京晚报》发了一篇小文,几位老同事、老哥们先后给我打来电话,先是疫情期间互道珍重;再是鼓励我坚持自己的写作爱好,这是难得的精神寄托。

  因为疫情,我们这些老友不能像从前一样时不时聚会,但过往岁月依然是我们“永恒”的话题,而且常说常新。

  有位老友感慨:我们再也没有当年保定实习时踢足球的那种劲头儿,只能做些适合老年人的活动了。

  一时间,我深陷于对保定的回忆里,更有“足球往事”挥之不去。

  1965年5月,北京维尼纶厂即将投产的前夕,厂里组织了两拨儿职工上外地实习。我在去保定的那一拨儿里。

  我们要去的实习工厂是保定化纤厂。这家由民主德国援建的我国第一家化纤企业,生产“天鹅”牌弹力丝,无论建厂日期和规模、产品质量及影响,都堪称行业老大。

  走上社会后第一次离开北京的我,第一次到一家著名企业实习,马上要“身临其境”化纤生产中,那兴奋之情,不溢于言表是不可能的!

  原本实习期半年,但由于我厂要提前投产,我们这些“第一批工人”必须“顶岗”到位,所以我们的实习三个月就结束了。在保定待的时间虽然短暂,但收获却不小,其中有三点是我非常难忘的。

  第一,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看到并亲身在化纤工业流水线生产操作。

  “天鹅”牌弹力丝洁白剔透,细如蝉翼。它虽是“现代化工厂”“现代化设备”生产出来的,但生产流程的每道工序,工人们都要付出心血和辛劳。比如我所在的工序,仅是“二氧化硫”的气味就让人够受的。由此我知道了化纤产品的背后凝聚着怎样的付出。当年,在解决人们的“穿衣问题”上,第一代化纤人确实功不可没!

  第二,保定化纤厂位于保定西郊,是“西效八大厂”之一(指保定胶片厂、保定发电厂等八家大型工厂)。这些企业支撑起保定的工业基础。像保定化纤厂,占地面积庞大,厂房很有气势,“外表”就很“不凡”。

  保定古城人文气息浓郁,民众素养较高。在保定化纤厂,不少工人是“农转非”,但他们好学习肯钻研,很快就适应了工业大生产。

  第三,紧张实习之余,在保定的那些日子,是我生命中最青春勃发,尽享“足球快乐”的美好时光。

  保定化纤厂职工体育运动开展得非常好,尤其足球可谓“兴旺蓬勃”——厂生活区有一块标准足球场,那里每天人头攒动,比赛一场接一场。场上足球翻飞,场外观众激昂。

  刚到保定没多久,在和师傅们的闲聊中,他们不少人就提到,我们之前那一期实习队中的殷永良。他们津津乐道殷永良踢足球简直出神入化,对他推崇备至,称他为“贝利”。既然前一期北京实习队里有“贝利”,这一拨儿北京实习队的足球踢得一定也不俗。基于这种认识,很快,师傅们就和我们约比赛。我们七拼八凑出了11个人,仓促组成足球队应战。然而第一次比赛,我们就以大比分告负。

  当时,吉林工业大学也有实习队在厂里。大约一个星期后,我们又与吉林工大实习队比赛足球,踢了个平手。

  不断比赛,不断总结积累,我们实习队踢得越来越有章法,后来再比赛,多次与吉林工大实习队踢平。

  再后来,我们与吉林工大组成联队,一场又一场与化纤厂职工队比赛,居然胜过。

  实习三个月,我们的业余时间几乎全部用在了足球比赛上。因为年轻、兴奋,根本不知道累,甚至上班的疲惫也在比赛中被“消解了”。“以球会友”,我们与保定化纤厂足球队、吉林工大实习队结下了深厚友谊。

  将近六十年过去了,我还记得“保定往事”,其中最念念不忘的是“足球往事”。可惜,当年“足球往事”中的主要人物已经“走”了好几位,我们再也凑不够11人的阵容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4-24 21:25 , Processed in 1.097424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