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先建的悯忠寺后建的北京城

2022-7-11 14:30|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刘建湘|来自: 老阿摄影

摘要: 先建的悯忠寺后建的北京城潭柘寺正门 北京有句老话“先有的潭柘寺后有的北京城”,这是要说明潭柘寺比北京城修建的早,当然这也是按照元大都建都的时间来计算的,但如果与北京城的前身“蓟城”相比,潭柘寺就要远 ...
先建的悯忠寺后建的北京城

潭柘寺正门

      北京有句老话“先有的潭柘寺后有的北京城”,这是要说明潭柘寺比北京城修建的早,当然这也是按照元大都建都的时间来计算的,但如果与北京城的前身“蓟城”相比,潭柘寺就要远远比蓟城晚了很多了。而且要说真正在北京地界比较老的,应该说是“悯忠寺”了,也可以这么说:“先建的悯忠寺后才建的北京城”。

       《华夷图》石刻地图,南宋绍兴六年(伪齐阜昌七年,1136年)刻石,墨色拓印,石碑藏陕西省碑林博物馆,图廓纵79厘米,横78厘米。此图据唐代贾耽《海内华夷图》(已失传)缩绘而成。是宋代石刻地图中描绘疆域最大的地图。图中北京地方注记仍沿用唐代的建制一一幽州,图上的蓟州为公元730年建置,位于今北京东部。

      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十一年),周武王在今北京地区分封了一个诸侯国:蓟国,蓟国的都城“蓟”,就是北京地区最早出现的城市雏形,十年后,周成王又将蓟国南边的地界分封给了燕国。它的范围主要在永定河以南的拒马河流域。燕国的都城“燕”是北京地区第二座最早出现的城市,其遗址在今北京西南房山琉璃河地界。

燕国在吞并了古蓟国后定都蓟城(图片来自网络)

      由于燕国势力强于蓟国,很快就把蓟国灭掉,并放弃了原来的都城,将自己的国都迁往“蓟”,因此古老的“蓟城”实际上就成为“北京城的前身”了,其位置大致在今天宣武区广安门一带。此后历经秦、汉、魏、晋、十六国、北朝以至隋朝与唐朝,蓟城城址都无太大的变化,到隋唐时期的北京地区,已经是北方的军事重镇和经济中心了。

      《燕地指掌之图》选自《春秋分记》清文津阁《四库全书》本。宋程公说撰,成书于南宋开禧元年(1205年),首刊于南宋淳祐三年(1243年)。宋刻本已失传,清《四库全书》所收《春秋分记》是据宋刻本影抄。

      隋代北京地区的名称为涿郡,唐代改称幽州,管辖仍在蓟城。幽州城有内外两重城垣,根据考古资料及文献记载,大致可以推断幽州城大城东起今法源寺以东烂缦胡同偏西一线,西至今会城门稍东一线,南起今陶然亭向西白纸坊东、西街一线,北至今宣武门头发胡同一线向西延伸至白云观以北。

潭柘寺大殿

      潭柘寺始建于公元307年,寺院初名叫“嘉福寺”,兴盛于唐代的武则天时期,名为龙泉寺,金代改称为大万寿寺,清朝又改成岫云禅寺。后来,可能因为寺后有龙潭,寺旁边又有柘树,老百姓就都爱管它叫潭柘寺了。当时规模不大,那会儿佛教作为一种外来宗教,传入初期还没有被百姓所接受,一直也没什么发展,后来逐渐就破败了。

悯忠寺全景(图片来自网络)

法源寺内悯忠阁(图片来自网络)

      公元644年(唐贞观十八年)冬,唐太宗亲征高丽,第二年四月,于幽州南郊誓师。然而由于高丽顽强地抵抗,太宗被迫退兵。十一月,太宗兵退幽州,唐太宗为安抚军心,决定在城内东南角建寺,以悼念阵亡将士。历经51年,于公元696年(唐武则天万岁通天元年)建成,名曰“悯忠寺”,即今天宣南巨刹“法源寺”之前身。

从潭柘寺远眺群山

      公元696-697年,佛教华严宗高僧华严和尚居住在幽州城北,在幽州都督张仁愿的赞助下,华严和尚来到了距幽州70里路的潭柘山开山建寺,购买了嘉福寺附近西坡姜家和东沟刘家的土地,以破败了的嘉福寺为中心,修筑殿宇,扩建寺院,开拓出了潭柘寺的雏形,逐步地发展、兴盛了起来,所以后人尊华严和尚为潭柘寺的“开山祖师”。

戒台寺(图片来自网络)

      隋唐时期寺庙兴建盛行,幽州城区与郊野兴建的佛寺不下百座,仅城区就有寺庙近20座,著名者除悯忠寺外还有宝集寺、 崇效寺、胜果寺等,西郊则有门头沟马鞍山慧聚寺(今戒台寺)、香山附近的兜率寺(今卧佛寺)等。此外至今还留有著名的云居寺——寺中有隋唐时期开凿的“雷音洞”等藏经洞和唐代佛塔数座,为北京城最古老的建筑遗存。

云居寺(图片来自网络)

雷音洞(图片来自网络)

      公元936年,后晋的石敬瑭割让“幽云十六州”给契丹以求取得契丹支持建立后唐政权,从此幽州地区纳入契丹人的版图。公元938年(辽会同元年),幽州升为辽五京之一——“南京”,又称“燕京”。由辽南京直至金中都, 北京地区逐渐发展成为中国的重要政治中心, 为元、明、清的都城设立奠定了基础。

       《晋献契丹全燕之图》选自《契丹国志》元刻本。该书由宋叶隆礼撰,成书于南宋成淳七年(1271年)。“晋献契丹全燕之图”描绘的是五代时期,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图谋称帝,为取得契丹的支援,所割让的幽云十六州,图中对这十六州都有注记。该图是现存最早的以今北京为制图中心的地图,也是最早标注“燕京”的地图。

      辽南京的佛寺比之唐幽州更加繁盛:辽代帝王尽皆崇奉佛教,民间佛教信仰极为高涨。辽南京城庙宇众多,《顺天府志》记载:辽南京“都城之内,招提兰若,如棋布星列,无虑数百”。依据《析津志辑佚》,南京城内能确指其名的寺庙就有25座。今天北京城区内唯一的辽南京建筑遗存即天宁寺塔,该塔为北京城区最古老的建筑。

天宁寺塔(图片来自网络)

      公元1151 年(天德三年)海陵王弑熙宗后即位,四月颁布诏书决定自上京迁都燕京。海陵任命张浩、苏保衡等营建都城,参照北宋都城汴京的规划和建筑式样,在辽南京城的基础上在东、西、南三个方向往外扩展,共动用了120万人,历经两年,至1153年(天德五年)始告完成,正式迁都,改元贞元。命燕京为中都,定名为中都大兴府。

      公元1272 年(元至元九年)2月,元世祖忽必烈在金中都东北方营建新都城,并将其命名为“大都”(蒙古语为“汗八里”,即大汗之城)——从此北京成为全中国的政治中心。元大都是中国两千余年封建社会中最后一座按既定的规划在平地上创建的一座都城,就规划之完整性和规模之宏大而言,在当时世界上也是首屈一指的了。

      元大都是以琼华岛(琼华岛原属于金代离宫大宁宫,即今天北海白塔山)为中心发展起来的。北京城由古蓟城直至金中都一直依托“莲花池”水系,自元大都起转而以“高梁河”水系作为城市水源,巧妙地融合了太液池、 积水潭水系。从公元1267年开始营建至1285年,历时十八年之久才基本完成北京城市格局。

       《京城图》选自《大清一统志》清文津阁四库全书本。和坤等纂修。《大清一统志》是一部全国性地理总志,初修于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成书于乾隆八年(1743年)。本书一共“三修”,最后一次成书于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四库全书》收入的是续修本。虽然绘制得较为简略,但绘出了西郊的“三山五园”,形象地反映了北京的“双城”现象。
      选自《漕运通志》明嘉靖七年(1528年)刻本。该书系杨宏搜集资料并整理成稿,后请谢纯润饰加工而成。其中有“漕运总图”,是从扬州附近长江边直至北京城的漕河示意图。“漕运总图”共分34页,北京部分绘制了由天津至北京的运河图。


      元代正式定都北京后,皇室宗亲、文臣武将等各种人在京城聚居,每年消耗的粮油等物数量是十分惊人的。为了满足皇室和达官显贵奢侈的消费需求,也为了取得南方的粮食供应,郭守敬率领军民工匠修筑了通惠河,修通了纵贯南北的大运河,从此,江南的粮米源源不断地通过通州枢纽运到北京,存放在东城的官仓里。

       《顺天京城图》顺天府,元称大都路,明洪武元年(1368年)改称北平府,明永乐元年(1403年)建为北京,改名顺天府。图中范围北达密云、怀柔,南到文安、大城,西抵房山,东至丰润、玉田。

      元代京城粮仓大部分建在都城的东部,除基于地理方面的考虑即依水而建外,还充分考虑到粮仓必须有较高的地势,这样才能在雨季来临时使粮食不致浸水,防止粮食因潮湿而霉变。据《永乐大典》统计,元代京城官仓包括大都城内外千斯仓、相因仓等共有22仓,小者有库房一二十间,大者有库房七八十间,主要分为太仓、常平仓、漕仓等。

1914年民国3年北京地图-图中右侧白色框内都是“古仓”

北京南新仓

北京南新仓

      也正是因粮仓在东城,建造北京城的时候,就是从东四南北大道开始的,也就是从现在的崇文门到安贞门东城墙的南北交通大道开始,据考证,从北新桥往东至今天的东单北大街新开路之间的二十多条胡同,基本上都是八百多年以前逐步聚集形成的居住区,富商衙吏豪宅逐渐集聚,形成了巨富群居之地。


       《八旗通志初集》清乾隆四年(1738年)武英殿刻本。清鄂尔泰,涂天祖等纂修。由于该书中地图采取分幅的方式,克服了版面限制,为迄今所见最早的、详细绘出清初内城八旗驻防与居住格局的北京城地图。《八旗通志初集》附图影响深远,此后有不少北京内城地图是以它作为绘图蓝本编制的,图中可看出右侧“南北交通大道”。

      据传悯忠寺敕建后还没完工,李世民就驾崩了。后来安禄山、史思明对这里也进行过修缮。1057年(辽清宁三年),幽州大地震时,悯忠寺被毁,1070年(辽咸雍六年)奉诏修复后又改称“大悯忠寺”,到了1215年成吉思汗克金中都时,庙被彻底烧没了。1437年(明朝正统二年),寺僧相熔法师募资进行了修葺,易名为“崇福寺”。

法源寺正门

法源寺正门

      专家经考证后认为,现在的法源寺比唐代的悯忠寺要向北推移有数十米,2004年为了纪念悯忠寺,政府在法源寺南侧的位置上,修建了北京唐悯忠寺遗址公园,悯忠寺遗址改成了附近居民的休闲场所,因疫情突袭北京,两年前被人挡上了围栏,用于居民核酸检测场地,法源寺也因疫情在几个月前关闭了。(本文地图来自《北京古地图集》,图片除标注来源外,均由作者拍摄)

悯忠寺遗址公园

悯忠寺遗址公园

路过

雷人
1

握手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6-14 02:20 , Processed in 1.092172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