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清代王府|金融街旁出了个“穷顺王”

2022-10-27 10:49|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章亦民|来自: 北京市方志馆

摘要: 在如今快节奏又忙碌的金融街旁,曾坐落着一座美轮美奂的清代王府——顺承郡王府,是清初有佐命殊勋的“八大铁帽子王”府之一。清朝时,民间百姓曾传闻顺承郡王府里有个“神力王”,力大无穷。民国时,京城里的孩子常 ...
在如今快节奏又忙碌的金融街旁,曾坐落着一座美轮美奂的清代王府——顺承郡王府,是清初有佐命殊勋的“八大铁帽子王”府之一。

清朝时,民间百姓曾传闻顺承郡王府里有个“神力王”,力大无穷。民国时,京城里的孩子常说一句顺口溜:“锦什坊街怎么那么长,里头住着穷顺王。”
“神力王”?“穷顺王”?堂堂的铁帽子王为啥会有这两个别称呢?
今天就让小志带您走进这座王府,一起去一探究竟吧。

跌宕起伏 和顺之王

顺承郡王府位于赵登禹路(今太平桥大街)西,锦什坊街以东,南临武定侯街,北抵大麻线胡同,占地约26600平方米。
整座王府方方正正,布局严整。王府内部建筑分为中、东、西三路。

图中阴影部分即顺承郡王府

中路为主要建筑所在,从南至北,首先是面阔五间的正门,正门居中三间是六扇朱漆大门,各有七排金漆门钉,旁边两间是宿卫用房,正门左右各连接面阔九间的倒座房。从正门向里走,中央是一条高出地面两尺的甬道,直通正殿前的月台,月台后就是面阔五间的正殿,正殿两边是五开间的东西配楼。正殿后面为三开间的后殿。从后殿再向里走还有一进院落,里面有五开间的后寝,五开间的东西配楼,九开间的后罩楼。东、西路有数进院落,为王府不甚规整的生活居住区。

顺承郡王府有几个特点:首先,王府的府址在两百多年间没有变动,府号一直没有更改。其次,别的王府门前都有两座大的石狮子,顺承郡王府门前没有石狮子。再有,一般王府建筑中路没有树木,尤其是不能有大树,但顺承郡王府中路的东西配楼前,各有两颗高大的楸[qiū]树。

顺承郡王府平面图

第一代顺承郡王名为勒克德浑,他是礼亲王代善第三子萨哈璘的次子,清太祖努尔哈赤的曾孙。

勒克德浑的父亲萨哈璘自幼聪颖,勇武过人。相传他18岁时就击毙一虎两豹,成为八旗将士中有名的“巴图鲁”(满语勇士)。他多次跟从努尔哈赤和皇太极出征,屡有功绩,且善谋略。皇太极继承汗位,萨哈璘是主要拥戴者,并且积极建言献策,深得皇太极的信任。

萨哈璘因功于清崇德元年(1636)被晋封郡王爵,但同年突患重疾而逝。皇太极四次进入灵堂吊唁,为其辍朝三日,追封他为和硕颖亲王,命其长子阿达礼承袭郡王爵。很可能是爱屋及乌,勒克德浑并没有因为父亲的病故而备受冷落,相反,他在年轻一代的皇族中迅速崛起。

正当勒克德浑踌躇满志,想大展拳脚时,厄运来了。

崇德八年(1643),其兄长阿达礼因密谋策动废黜顺治帝,拥立多尔衮为帝而获罪,被夺爵处死,开除宗人籍。勒克德浑因此受到株连,被削爵逐出皇室,贬为肃亲王豪格旗下的庶民。

硕讬和阿达礼(左)(电视剧《孝庄秘史》截图)

顺治元年(1644)清军入关,摄政王多尔衮势力日趋壮大,成为清朝实际的统治者。他想起因他而被贬的勒克德浑,于是恢复了他的皇室身份,并封他为多罗贝勒。封册之文曰:“念尔年幼,未及与谋,今册封尔为多罗贝勒,用示敦伦之义。”不难看出,这既是多尔衮对勒克德浑的笼络,也是对阿达礼的一种补偿。
顺治二年(1645),年轻的勒克德浑被任命为平南大将军,接替多铎驻扎南京。在随后的几年里,勒克德浑四处征战,为清朝平定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

顺治五年(1648),勒克德浑被晋封为多罗顺承郡王,世袭罔替。顺承两字意为和顺的人。

至此,礼亲王代善这一支里出了三个铁帽子王,这在清朝是绝无仅有的荣耀,可谓是祖孙三代功勋卓著。

顺治七年(1650),勒克德浑班师回朝,受到顺治帝嘉奖,被提升为议政王大臣。次年,顺治帝又命他掌管刑部事务。此时的勒克德浑可谓是圣眷正浓,宏图远大。但他还没来得及更好发展时,顺治九年(1652),年仅34岁的勒克德浑就跟他父亲一样英年早逝了。

达摩转世 上书自劾

勒克德浑病故后,同年,由其第四子勒尔锦承袭王爵。据传,勒尔锦天生神力,“视古贲育蔑如也”(贲育为传说中的古代大力士孟贲和夏育,能力举千钧。典出宋玉《高唐赋》)。对于勒尔锦的神力,当时还有一个传说故事。

郡王行带
话说顺承郡王府的南面是勒克德浑的弟弟杜兰的贝勒府,在这两座府邸中夹着一条东西向的胡同。因为胡同里再无其他人家,所以这条胡同就成为两家的私产。后来,两家定一规矩,这条胡同在夜间封闭,白天时只允许行人通过,但不许车辆过往。

一天,有一个推车卖水果的小伙子到此,见不让车通过胡同,便想挑战一番。这人是一个练家子,只见他双手一使劲,硬生生将装满水果的小推车端得离地半尺,然后一步一步地走进胡同,一边走还一边大声说:“各位老少瞧好了,我这车没压着道,不算坏规矩。”

待走出胡同之后,小伙子从容不迫的将水果车安放于地。只见他脸也不红气也不喘,引来周围一片赞叹。

有人说,这个人整这一出,更像是别出心裁的“广告”,因为他端车穿胡同的表演不同凡响,比平时吆喝招来的人多多了。

可巧,在被他招呼来的人群中勒尔锦也在场,便想跟他开个玩笑。于是,勒尔锦上前,说这一车水果我包圆了。然后,他用两指捏着一摞铜钱,对小伙子说:“这钱足够了,你来拿吧。”

小伙子听完伸手就去拿,结果无论他怎么用力,也无法取出铜钱。勒尔锦见此哈哈大笑,大喝了一声:“地上捡去吧。”但见那小伙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周围散落了一地碎成瓣的铜钱。

小伙子大惊失色,慌忙跪拜叩头,口称:“小人有眼无珠,请大人宽恕。”

从此,勒尔锦就成为茶楼酒肆里人们谈论的中心人物,也得到了“神力王”的称号,更有甚者传他是“达摩转世”。

郡王行冠

康熙十二年(1673),三藩之乱爆发,康熙帝命勒尔锦为宁南靖寇大将军。次年,他率师至湖广,击退了叛军的进攻。此后,两军交战互有胜负,但叛军兵势强盛,勒尔锦心生畏惧,多次向朝廷乞援。援兵到达后,勒尔锦却不及时进军,导致屡次贻误战机。

这位郡王爷还算自知,于康熙十九年(1680)上书自劾,请解大将军印。康熙帝随后解除了他的军权,命其回京。勒尔锦到京后,众王公大臣齐聚朝堂,廷议如何处治这位铁帽子王,最后奏请康熙帝,以“坐失战机、空耗军饷”治其罪。康熙帝应允,将勒尔锦革爵,羁禁,但也没有对其再加其它惩处。

私送御物 变卖家产

勒尔锦被革爵后,其第三子勒尔贝袭爵。随后勒尔锦的第四子、第七子先后继承爵位。康熙三十八年(1699),勒尔锦的第五子穆布巴袭爵,成为第六代顺承郡王。

康熙五十四年(1715),穆布巴因将皇帝御赐的宝马送给一位交好的伶人而革爵。在当时,皇族与伶人交往算是“行为不检,品行不端”,更甭说将御赐的东西私自赠送了。

据说,康熙帝知道后勃然大怒,一道圣旨,不但夺了穆布巴的爵位,而且还将其逐出王府。穆布巴及其家人被迁到西直门内南小街广平库。因顺承郡王府在民间又被称为打磨苏王府,或达磨苏王府、达摩僧王府。所以《宸垣识略》记载:“打磨苏王府在广平库”。实际上,这个打磨苏王府并不是王府,只是被削爵的郡王后裔的宅第。传言,穆布巴的后人以苏为姓氏,以表示他们是打磨苏王(顺承郡王)之后。

《宸垣识略》

穆布巴革爵后,其三叔诺罗布承袭爵位,但两年后就病逝,其第四子锡保于康熙五十六年(1717)袭爵,成为第八代顺承郡王。

从雍正三年(1725)至十一年(1733),锡保先后掌管宗人府、任内廷行走、授镶蓝旗满洲都统等职。其中,雍正九年(1731),雍正帝命锡保为靖远大将军,用兵西北。锡保战功卓著,雍正帝对他十分信任。但雍正十一年(1733)七月,锡保因支援不力,打了败仗,被雍正帝罢大将军,削去王爵。

据顺承郡王的后代常瀛生老先生回忆,锡保吃了败仗后,雍正帝一怒之下将其削爵为民,并责令他赔偿白银万两。锡保将家中变卖一空,最后连东北的封地皆典卖出去,才完成了皇帝责令赔偿的不到一半。最后,经过众王公大臣的讲情,雍正帝才勉强罢休。从此,顺承郡王府在老北京人心中就留下了“穷王爷穷王府”的印象。而实际上,直到晚清光绪、宣统年间,顺承郡王府每年不仅有上万两的银子收入,还有大量的田租可以收取。

穷顺王爷 最后封册

锡保之后,顺承郡王这一爵位又传了六代。光绪七年(1881),讷勒赫袭爵,成为第十五代顺承郡王。

第十五代顺承郡王 爱新觉罗·讷勒赫

讷勒赫先后担任过鸟枪管理大臣、阅兵大臣、禁烟大臣、镶黄旗都统等职务。不过对于他来说,当年最“风光”的事恐怕就是娶了慈禧太后的侄女,另外还曾得到“老佛爷”赏赐的御笔“寿”字。

讷勒赫的福晋 叶赫那拉氏  (慈禧太后的侄女)

不过,随着清王朝的覆灭,顺承郡王家也随之败落,以至于成为当时老北京城顺口溜调侃的对象:“锦什坊街怎么那么长,里头住着穷顺王。王爷的衣库和合当,王爷的膳房富庆堂。”锦什坊街是因王府西侧门开在该街,穷顺王指的就是顺承郡王,和合当是指开在锦什坊街的一家当铺,富庆堂是同样开在该街的一家饭庄。那时,顺承郡王家经常将衣服送到当铺去换钱,偶尔到富庆堂饭庄买个菜打打牙祭。

1917年,讷尔赫病逝。因其无子,经过多方协商,小朝廷选定将讷尔赫堂兄常福之子,六岁的文葵过继,继承“郡王”爵位。

后来,文葵(后用名文仰宸)老人曾讲述他当年经历的册封仪式,经过他人整理,简述如下:

按大清会典,册封亲、郡王应由礼部办理,但清帝已逊位,清皇室只保留了内务府、宗人府等少数机构,册封仪式自然也要随机变通,且需要清皇室与大总统府会同办理。册封一事报请总统府批准后,由总统府通知造币厂打造印绶和封册。

郡王印为四寸见方厚一寸,麒麟钮的银质镀金印,因是世袭罔替,此印一直放在顺承郡王府内,不必新制。

郡王封册为银质镀金,四块,长约七寸,宽约两寸五分,之间用银质镀金环连接,可合可分,上刻文为“清皇室顺承郡王文葵之藩封仍将带砺河山以垂永久”。封册用内红外黄的绸子包袱包好,外贴黄纸标签,上写“多罗顺承郡王文葵封册”。册封仪式就是将这个封册送到顺承郡王府,交给袭爵的文葵。

册封当天,逊帝溥仪派一位御前大臣为特使,率领十几个随员,由銮仪卫抬着装有银册的黄亭子,在北洋政府一支卫队护送下,由乾清门出发,出西华门,走北长街,过御河桥,到丁字街,然后向南穿过丰盛胡同,来到顺承郡王府外。

此时,小文葵已经戴着红宝石顶的红缨帽,身穿袍褂,佩朝珠,着官靴,率领大小官员按照品级候在王府东阿斯门(侧门)外。册封队伍一到,文葵便率众官员按品级跪在路右侧。黄亭子抬进东阿斯门时,文葵起立,率众官员等随后跟进。

仪仗队排列在王府正门前,黄亭子抬到正门内中央放好。主持仪式的正副使进入正殿,把封册放在东面的桌案上。文葵带两名本府官员入殿,居中面北。仪式开始,文葵行三叩九跪大礼,走到桌案前跪下听宣。

宣读完后,正使将封册交到文葵手中。此时文葵的随员双手捧长方红色漆盘,上铺黄绫一方,举过头顶跪在一旁,文葵接过封册,放在漆盘内,那随员托盘走到东侧桌案前,跪下,将封册放好。然后,所有人依次退出正殿,册封仪式结束。

《清史稿》中关于宗室穿戴的规定表

文葵成为王府主人后,为了维持一大家子的生计,先后将王府的房产契据抵押在东交民巷的法国汇理银行,作为贷款的偿还物,后又将王府租给他人。

1924年,奉军攻入北京,王府被军队当做战利品接收。奉系军阀张作霖进京后,相中了顺承郡王府,将这里改为自己的大帅府。

文葵不但拿不到房租,眼看房产也要白白丢失。无奈之下,只好找到贝勒载涛(逊帝溥仪的七叔),请他出面说合。最后经过几人从中作保,张作霖出价75000大洋,算是买下了王府。

吃了哑巴亏的文葵,只好用这笔钱在鼓楼王佐胡同买下了一所房产住了进去,余款则存入银行。

后来为了谋生,他开始一门心思跟随堂兄溥雪斋(道光帝第五子惇亲王奕誴之孙)学习绘画,不问世事。

1992年12月,文葵病逝。


参考资料:

[1]《北京地方志·风物图志丛书—王府》

[2]《府第寻踪》

[3]《贵胄凡尘:清朝十二家铁帽子王的前世今生》

[4]《清朝十二铁帽子王》

[5]《北京清王府》

[6]《最后的皇族:大清十二家“铁帽子王”逸事》

[7]《寻访京城清王府》

[8]《老北京与满族》等





图片来源于《府第寻踪》《贵胄凡尘:清朝十二家铁帽子王的前世今生》及网络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5-21 21:24 , Processed in 1.081043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