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画不尽乡情与家国,且看吴冠中笔端形式美

2022-12-28 14:43|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刘垚梦|来自: 北京日报副刊

摘要: 他用敏锐的双眼发现美,再以万千变化的笔墨记录美;他继承传统,亦沟通中西,增进了东西方绘画交流,更丰富了中国绘画的表现力。他就是在中国现代水墨领域开展过卓有成效之艺术实践的吴冠中。2022年岁末,清华大学艺 ...
他用敏锐的双眼发现美,再以万千变化的笔墨记录美;他继承传统,亦沟通中西,增进了东西方绘画交流,更丰富了中国绘画的表现力。他就是在中国现代水墨领域开展过卓有成效之艺术实践的吴冠中。

2022年岁末,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推出“向美而行——祝大年、吴冠中馆藏精品展”,精选20件(套)吴冠中绘画作品,体现他倾其一生追求的绘画“形式美”与“抽象美”。而且,吴冠中始终不忘将艺术与人民紧紧相连,他曾说:“我一向不放弃‘风筝不断线’的观点,这正是表明作品与人民感情之间那种割舍不断的、千里姻缘一线牵的必然联系。”心随笔动,牵引吴冠中的这根“线”便是始终驻留于心底的祖国、故乡与家园。

青年时代的吴冠中就像自由翱翔于天空的“风筝”,1946年他作为公派留学生远赴法国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学习油画,接受西方古典与现代双重绘画体系训练,游览欧洲各大博物馆,饱览西方艺术精华,在西方现代艺术思潮的影响下思索东西方艺术如何交融媲美。1950年他登上“马赛曲”号游轮归国,从此开启后半生60年与祖国、人民和新中国美术共命运的航程。

《双燕》

“画不尽江南村镇,都缘乡情。”故乡江苏宜兴的白墙黑瓦和流水人家带给吴冠中无尽的创作灵感。他曾谈到:“我一辈子断断续续总在画江南,在众多江南题材的作品中,甚至在我的全部作品中,我认为最突出、最具代表性的是《双燕》。”这幅画中,春天的气息是荡漾在枝头的翠绿,是春燕翻飞的双翅,是平静如镜的流水,是水天一色的水乡,画面传递出一种东方的情愫和浓浓的乡愁。白墙黑瓦的房屋、灰白过渡的流水和天空的留白处理,则是吴冠中将西方风格派绘画简约之美引入中国水墨意境的尝试。

《天际黄河》

自20世纪80年代起,吴冠中的绘画面貌有了明显变化与革新。他在风景画创作中着力使用点、线、面、块、色彩等形式因素重新组织画面语言,以此大胆突破对客观物象的写实描绘,力求每一幅作品都能对大自然万千景象给予视觉美感和独特的情感表达。吴冠中曾发表多篇文章专门探讨绘画的形式美和抽象美。他说:“造型艺术的根本是形式美,观察发现形象、形式是画家的生命线。”绘于1989年的《天际黄河》是吴冠中以点、线、面、体等形式因素进行绘画创作的一幅力作。黄河之水如银河倾泻凡尘,绕着东升的朝阳九曲回环。伟岸雄奇的山脉耸入云间,半山腰上,隐约闪现几户窑洞人家,还有一群山羊昂首高岗。人与动物和谐共生的瞬间,是吴冠中留给观众无限遐想的生动画面。

《迎春》

从大自然的万千形态中发现色彩与线条的抽象关系,寻找构成色彩美的规律,是吴冠中追求画面形式美和抽象美的不懈追求。每次去野外写生,当白纸落在草地上,吴冠中就会发现阳光将各种形状的杂草的影子投射到纸面,像草的幽灵脱离了躯壳,那般抽象美的形式常常令他神往。他创作于2003年的油画《迎春》,画中黑白线条仿佛春蚕吐丝般纷繁缠绕,又像文徵明亲手培植的紫藤,苍劲虬曲、穿插缠绵,即便只剩下形式,美感犹存。底色是五彩斑斓的色块与色点的交织堆叠,耀眼的黄、跳跃的蓝、碧悠的绿、沉稳的褐、低调的灰……它们像花团锦簇的百花园争奇斗艳,在春意盎然的时节焕发勃勃生机。吴冠中说:“我向往表现一片丛林,但却不模仿每一棵树,正如不刻画每一个具体人物,表现人群之欢腾或怒潮。”他追求的不是亦步亦趋地模仿大自然的外在形态,而是表现蕴含在大自然深层中的抽象之美。

《雪山》

“留白”是中国传统绘画创造意境的精髓所在,在有无虚实之间,传递出超越有形物象之外的神韵。作为蜚声国际的中国画家,吴冠中在继承传统绘画留白的基础上继续深入研究,他希望中国传统的绘画语言在现代绘画创作中焕发出新的生机。吴冠中曾在《文心画眼》中写道:“如果有一个国际现代艺术展,由我选两件中国作品参展,我将选一块乌黑的漆板和一张雪白的宣纸。我看到宣纸厂制纸时上墙的宣纸烘干后变得光挺雪白,感到最完整无缺的美感。作画中,也常想最大限度地保留这白。我作雪山,在顶部用最吝啬的浅灰面积衬托出山形,在底部用最窄的地方表现横卧的黑松,就这样,让雪山独霸画面,也就是保住了最大面积的宣纸本色。”吴冠中曾画过不少雪山,有玉龙山、长白山、大巴山……有油彩,也有墨彩,表现手法有繁有简,效果成败也千差万别。他爱画雪山,因为他独爱宣纸的白与墨色的黑对比产生的独特美感。

《寂寞沙洲冷》

画之境界,源于画者之境界。透过画作的风格面貌,展现出的是画家内在的精神风骨。在吴冠中看来,艺术作品的价值寓于真情实感之中。情感是艺术和风格诞生的母体,没有情感,一切皆无从谈起。真情实感来自于画家一念本心地与世界万物真诚的交流。一幅《寂寞沙洲冷》体现出吴冠中对世间万物最动情的表达。画中黑白两个色块点缀醒目的朱红,即是两只静默相依的禽鸟,它们肩并肩地漂流,熬过漫漫昼夜,永不被水冲散。虚无缥缈的墨线是无垠沙洲中的一潭清水,它无声地流逝,让人们暂时忘却了寂寞。唯有几枝春柳萌发的新芽,宣告着春天的来临,明媚的春光终将驱走冬日的严寒,喧闹的春光将打破寒冬的沉吟。

本文刊发于12月28日北京日报鉴赏版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6-14 01:54 , Processed in 1.141698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