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花砲烟火

2023-7-11 14:14|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金受申|来自: 民国《北平日报》

摘要: “爆竹声中一岁除“,这是我听也听得烂熟了,看也看得烂熟了的一句对联,这差不多是人们厌旧喜新,不满意现实的一种普遍情绪吧!人民情绪如何?我们那敢说?民之父母都说不出来,我们如何说的出?我们只好谈花砲吧! ...
“爆竹声中一岁除“,这是我听也听得烂熟了,看也看得烂熟了的一句对联,这差不多是人们厌旧喜新,不满意现实的一种普遍情绪吧!人民情绪如何?我们那敢说?民之父母都说不出来,我们如何说的出?我们只好谈花砲吧!一个花盒价值多少,那是最低二家七口三月的用度啊!

恩赐花炮作史家 承应内廷

爆竹来源,各说不同,有人以为能驱除鬼魅,鬼魅在青天白日之下那里有?还用什么爆竹作驱除?您如以为是庆祝,那么入手都不黑的煤球,也卖五元法币一个,我们还有什么可高兴的?所以我谈花炮,只是为娱乐而已。北平爆竹烟花,无非争奇炫异,在前清时“吉庆堂史家“,曾永应内廷花炮,西太后御赐”官花炮作“,并准由硝磺库拨用硝磺,每当官运硝磺的时候,大车上高插大黄旗,上写”恩准官花炮作吉庆堂史“,那时是史公惠林掌作,以后是他的二姊史永安承作。吉庆堂花炮在十几年前,再度失慎,炸伤工人多名,以致一蹶不能复振了。史兄永安已八十馀岁,是家嫂的胞兄,所以我访问花炮,是不用跑道的。北平花炮的来源,有”本地货“,”外来货“两种,近年来又有所谓”洋庄货“,精益求精,种类更多了。以前只是本地货最有名,所谓”束鹿花炮“,也只是有脆响的鞭炮罢了,注重还是本地出品的。更有本无作房的花炮贩子,也自称某某斋的,那也只供不明瞭北平情形,和徒惊虚声的人照顾罢了。

花炮烟火 分带响不带响花盒

花炮种类繁多,数也数不过来的,但大约可以分为三类(一)带响的,(二)不带响的,(三)花盒。现在分别写一点。带响的叫作“爆竹“,古人可以用牠驱邪祟,可以用他醒酒,直奉战争时甚至可以装在煤油桶中,来惊吓敌人,其用愈广,其价愈低,不知什么缘故?爆竹最初只有单响的”麻雷子“,声音宏大,可以算作爆竹的原始制造品,但一响便绝,一点蕴蓄都没有,十几年来,已少见放麻雷子的了。其次继起,而今鼎盛的,是为”双响“,一名”二梯子“,北平人俗呼为”二梯脚“,一响直入高空,再发第二响,满天轰雷,最有趣味,但笔者平生不敢放爆竹,是为遗憾。民国十年除夕,北平爆竹连天,如没有一二声二梯脚,几乎疑惑有了兵乱。由麻雷子衍成的是所谓”鞭“,鞭是联系许多单响爆竹,燃着以后,连作串响,声如大小而不规则的机关枪声,凡人家喜事,商店开张,新房驱煞,死人除凶,都要放一挂鞭来点缀点缀,所以鞭的用途,不止在于新年一时的。鞭以每个大小分”寸鞭“,”小鞭“。以每卦分多少,有”五百头鞭“,”一千头鞭“,”五千头鞭“,”一万头鞭“。以构造来分,有”洋鞭“,”机器鞭“,”鞭里加炮“,鞭里加炮是每十个二十个鞭中间,加一大响爆竹,尤为醒人听觉的一种爆竹。

“新年来到,小孩要钱买花炮,老头要钱买毡帽“,可见新春来到时人们的欢乐,新年不但换了,而且一切营业,都可大大的作一批攒年的买卖,小北平也要攒年,一直到过了灯节,吃吃袁消,逛完了灯,才算终了。不过其中也要加插一些旁的材料,不能开口就是年,闭口仍是年,免得被人认为我们有钱而且有闲。

烟火的基本形式是太平花

昨写第一类带响的爆竹,还有由二梯脚衍或[成]的几种,有炮打灯,炮打双灯,飞天十响,实在不止双响,而且能放出红绿色的灯光来。在袁世凯徐世昌任总统时代,总统府每到灯节,也要燃放花炮,并且招待外宾参观,由庶务司陆蘅浦兄向洋庄订购,其中有一种特别的炮打灯,第一响打入天空后,现出一个寿星造像,须眉皆见,寿星下落离地丈许,由寿星头上,再打起一响升空以后,现出一个趺坐老僧,徐徐下落,再从老僧头上,发第三响,出现一个时装美人,手撑洋伞,如仙女凌云,冉冉没在南海冰面上,真是奇妙不可思议。还有一种“起花“,北平音念作齐,是爆竹上缚苇棍,放时尾端向天,因药力关系打出极远,大起花能远射数十丈,宛如流星过渡,起花虽没声响,也是二梯脚衍成的。第二类不带响的叫作”花“,花的本形,是本色白纸爆竹形,变形是粗圆桶形,上糊平纸而没信捻,名为太平花,以后的盆花,象形各种瓜果形的花,都是由此衍成。讲究一点的,是将砲打灯和花混合而成的大梨花炮烟火,有砲打襄阳城,八角子,花盆,葡萄架,放时花炮,盆,一齐飞起,最为美丽。由花衍成的,有滴滴金,耗子屎,以及黄烟儿,黄烟带砲,是小孩的玩物,而没有为线的花炮。

花盒烟火制做精妙巧夺天工

第三类是花盒,北平俗称为盒子,是比砲打襄阳城价格还贵的烟火。花盒以层数多,制做巧的为精,卖花炮的多半门前挂一大花盒作幌子,在民国三十年以前,各商店及各大住户,每届昔年,在花砲以后,多半放一两个花盒点缀点缀。清宫所放花盒,精巧令人咋舌,上节所谈总统府的砲打灯,是由下往上打,花盒是由上往下落,清宫所放为三丈五尺九层大花盒,每层做一个吉祥故事,或装制一出戏,每层一个场面,盒子连续落下场面连续演出,曾得不少赏赐。史公又研究制做“烟火城“,烟火城是一小型城池,也有城楼四门,雉堞刁斗旗竿桥梁灯物,点着火线以后,城墙上“秀灯子”一齐大放光明,桥梁立刻落下,出现满桥莲花,城上守城兵卒,随着走动,又曾制做八角美人亭,火线燃着,亭角珠灯齐明,亭中每人动作如真人。又曾制做百兽庆寿的花牌楼,能放几十分钟。以前“花炮作”作一季买卖,除一年用度外,还可以剩许多钱,近年本钱过大,不但压许多本钱,有时到了年底,临时公布禁止燃放花炮,做花炮的,卖花炮的,就吃勿消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月饼下一篇:年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michael 2023-12-24 05:48
还有个花炮汪家,在当 ...

查看全部评论(1)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5-21 22:23 , Processed in 1.105983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