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北平骗术

2023-8-17 21:42|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金受申|来自: 民国《北平日报》

摘要: 在碰瓷及其他的稿子取走之后,晚间便会到了永安堂杨彦文经理,和永兴和参茸局傅友琴经理,谈起卖假人参一事,据说买了假人参的乡民,时有拿到国药店照一照的,结果是假的,但已付了价钱,没法退换,假人参不是香菜根 ...
在碰瓷及其他的稿子取走之后,晚间便会到了永安堂杨彦文经理,和永兴和参茸局傅友琴经理,谈起卖假人参一事,据说买了假人参的乡民,时有拿到国药店照一照的,结果是假的,但已付了价钱,没法退换,假人参不是香菜根,是中药没切咀片的桔梗。卖假人参的,只在车站附近骗老乡民,他们十分可恶,不只骗了钱财,而且连乡民身上所有的衣物,也尽量作为代价,所以在骗术中虽为低级,其心术手段,是极可恨的。

手法奇妙 能调换十斤重大包

骗术方法不一,有夥骗的,有单骗的,只有不想占便宜的,不能受骗,现在记几个不同事实,每一个代表一种骗术。民国二十五年春天,北平才有了所谓“土药店”,这是谁都知道的历史事实吧!有一个退役军官李君为提携内亲吃饭,便拿出钱来,在前门外大齐家胡同一所楼房内,开了一个大齐商店,由其内弟张姓弟兄照管营业,某天由一吸烟客人,介绍一批便宜烟土一百五十两,张姓意欲利用商店中钱,买一些便宜烟土,自己得利,不令他姊丈李君知晓,所以办的非常严密,不在楼下烟室中交易,而在楼上空屋中看货,当时更中骗子的下怀,人越少越不能露出马脚来的,看货之后,价钱和货的成色,都已看妥,此时张姓一则因店中没有那么多钱,二则也防备有什么变化,所以只付了一半价钱,将烟土留下,眼同双方封存,说明几日后来取钱,及至逾期未到,已然奇怪,又候了几日,仍然杳如黄鹤,打开包来看,封识俱存,已然变了黄土,大小泥块和原来烟土相同,上面并附有一个纸条,上写“你们作害人的买卖,我们特来警戒你们,小小之数,不伤大雅,如敢声张,请防后患”,原来在封包时,张姓下楼取笔墨印色之时,给掉换过了,最奇怪一块九斤六两重的大包,他们怎么携带在身上的?这是骗术中有乎法的了。

隔墙取物 瞪眼骗人 坐地行骗

还有一个事实,刘桂堂在煤市大街开大旅社时,里面有四十几家烟舘,有大赌局,这也是北平人还没忘的事实吧!这里面给吃“老月”的,给骗子手造了不少机会,同事良家子弟妇女,也着实堕落了不少人,可以说是罪孽渊薮。这些家烟舘供求的问题,当然很严重,有一件事实如下:大旅社二十六号栖霞烟舘专门给人介绍买卖烟土,一天有一个揹着“捎码子”的乡间土客经人介绍来此售卖,当下看完货样,说明价钱数量,约定在某处某姓家,钱货两交,这位乡间土客(多为热河西南部及古北口内人,专门贩卖烟土)尊时光临,取出大小各色烟土,请买主验看,买主是妇女不避的殷勤招待,故意的让茶让烟,耗去时间,正在逐包称量之时,忽报有人检查户口,当下双方全都手足无措,由主人出主意,暂时封锁一个靠墙银柜中,及至检查户口的走了之后,开柜来看,烟土已不翼而飞,交涉经过,自不必谈,骗子非鱼大有力人,是向来不退赃物的,原来这个银柜是后面活板,通着墙壁的。已故侦缉队分队长张良宸翁,很喜和我闲谈,见面我便问些离奇案子,这两件全是张翁所说,因为后来全破了案的。

雪夜至报舘闲谈,据主笔冯志翔兄说:小北平文字,外埠报纸杂志转载的很多,并且注明转载某报某任作,这在背着并不反对,而更审慎了小北平内容的眞实性,不希望什么立言不朽,只盼成一个传眞摄影师而已。前几天写的“杠夫”,我最不满意,把永利杠房误作日昇杠房(日昇在西单),一百二十八人误作一百二十人,杠夫做活是因篇幅关系,没写详细,以后或更重写一篇,以副读者雅意,我以为在文字中讽刺人,不见得有罪,如向壁庐造的欺骗人,才眞是罪过呢!

吃翻戏的 车马仆婢举动富豪

骗术是可恶的,但在罪罚上,就比强盗轻多了,这仿佛对于黑钱贼的偷盗,比持械行抢的强人,判罪要轻似的。北平有所谓“翻戏党”,通常叫作吃翻戏的,平日衣冠楚楚,居家豪富,出则车马,入则仆婢,谁也看不出是个大骗子手的。民国二十五年,我在某处给人祝寿,有一位人称×二爷的阔客,当时唱大鼓的女角,一律过来问候,请×二爷赏题目,×二爷则一律赏十元,鸽子随便唱一个小曲,我知道那时游艺场(落子馆)中,点一个曲,不过一元法币,而且也不能每角都点曲,今则一掷数百元,认为奇闻,有一位朋友对我说:你知道×二爷是作什么的吗?他是吃翻戏的骗子手啊!他们以豪富的姿态,和有钱刚出茅庐的秧子(北平称雏儿为秧子)交朋友,能投人所好的来供应,能有长时期的交际耐性,而且决使人看不出一点破绽来,你想过官瘾,他可以给你弄到委任状,立刻军装煌煌。有了跨盒子的随从(故友方调民即因此破家而死)。你愿近女色,他便咄嗟立办,给你成立一个称心如意的外室。最有力的方法,还是诱人赌博,他们有擒纵的手段,使人在不知不觉中破了产。这种吃翻戏的,眞是万能,他们也有的固定职业,以作掩避,但不时便要使一手儿,吃一回秧子,防不胜防,唯一防具,便是不想占便宜。

拓展阅读:北京里面:吃饭喜&相面

凭藉势力的骗子 名硬炸酱

骗子手不许硬作,已如上述,但也有“硬炸酱”的(北平以硬竹杠为硬炸酱),那只是近年的事。最近报纸所载,西直门外黄土炕被抢是一个金戒指,一百五十万存折一事,那是抢案,我所知道的有硬炸酱的事如下:民国三十一年间,有一个土财主在大街北(珠市口大街为界)一家三登下处宿娼,天亮醒来,除了身穿小衣以外,连鞋也被偷盗一空,但妓女的东西,寸物未失,和掌班的交涉,掌班的以贼盗偷去,柜上不能负责回答,叫来警察后,掌班答应回到原籍实地后赔偿,这话非常狡猾,出卖田地,要用多少时间,客人怎能光着身子等着?没来有一位×八爷和这客人是间接朋友,出头交涉,竟自原物找回,条件是不得再问怎么丢的,这是贼偷呢?还是硬炸酱呢?不问可知了。次年有一个北城的青年,被一个成衣匠引诱去嫖娼,忽有身穿制服的前来检查,同遊四五各人分别放走,只胜了这个青年,以居住证上没职业为题硬将皮袄自行车留下,此日引诱他的那人,又自动出头,劝此青年备欵赎东西,其中情形,也不问可知是硬炸酱了。

写北平骗术,哪些离奇不经,和已然成了陈迹的事,我们不谈,只以近年的事实为主,例如阅微草堂笔记中,记当时(乾隆嘉庆间)北平有夜间卖燻鸭的,系以眞鸭头鸭腿泥糊成鸭,外贴油纸,宛同眞鸭,来欺骗人,这种情形,北平已不再见,所以不谈。昨写吃翻戏的,有人写作反喜二字,实在读音,应为翻戏,他们的家庭,有的是眞实的,有的是临时凑班戏,也有妻子仆婢,大半都是临时演员,只吃一个大秧子之后,便要改组,这种是常有的,但聊斋志异中局诈又与此不同了。

小的骗术与不操弧矢大盗不同

北平有钱种小骗术,为社会所尝见,即是利用“贴靴”的捧场,用加东西骗人,但所骗数目,只限于一件物品的价值,所以和不操弧矢的奸商们,是不同的。前门是车站所在地,旅店业都在这里,各地客人,那能不出来溜溜大街,故贴靴的骗子,便利用这种局面,在大街路旁摆了小摊,早年是以卖铜盆,擦得光亮,来多骗人些钱,实在还剩了一个铜盆,吃亏并不太大。近几十年来,便以卖中表为主,地下舖了一块蓝布包袱,摆列几枚怀表手表,只要有那向下财主模样的人,江肴走过之时,便有一个旁人先到摊边,拿起表来问价,吸引那乡间财主住足,这种表都是卡卡的走着(无论老虎摊打鼓贩买卖钟表,凡当时不走的,不问机件多么好,业要减一半价钱),这个贴靴的不但问价钱,而且要誇表好,表示出不放手的样子,然后用敲托的手腕,使那乡间财主上当,买回去快过不另三天,便已停走,拿到钟表舖去修理,才知只有外皮好,机件无一可取。这种贴靴骗子,至今尚存,笔者在民国二十年,曾买了一个广式火锅,虽业有一个贴靴的问价,但这个卖主是我中学同学,所以我不疑惑他骗我,结果吃了一回火锅以后锅底炉条,完全脱落,锅是罐头筒剪成,炉条是铁丝编织,涂以油灰,完全像铁色一般,只好认冤而已。

憨头憨脑专会骗人卖假药材

市面上还有一种假皮鞋的,来源年代很远,因为阅微草堂笔记中也有记载,只是随着年代,变更新式样子罢了。这种假皮鞋,大半都是纸做的(低头斋的便鞋,也有纸底的),有新旧之分,新皮鞋自然不必谈了,旧皮鞋必擦的非常光亮,表示是曾经豪华人穿过的眞皮鞋,结果一样是纸痞子做成,一经雨水,立刻洞穿,这种卖假皮鞋的,也以前门大街路旁为最多。还有一种卖假药材的,扮成退役军人模样,妆成憨头憨脑态度,摆一张纸,纸上罗列了几样要菜,有整枚的麝香,实在是麝皮子包了香面子泥,外表和眞麝香相同。还有更可笑的,卖什么西藏的青菓莲花红花,更有什么“紫金山上有棵紫金树,紫金树上结的紫金菓”,一片胡言,再加上贴靴的捧场,眞有不少人可怜这回家没路费的退役军人,实在都是中药店里辛夷一类的药材,稍加修饰,欺那不识中药的人。北平庙会上,有一个手提网篮卖肉桂的,口作川贵土音,用刀现刮肉桂,送人尝试,虽然也是假肉桂,但三十年来长时期营业,被那个人没一个说是假的,当然也有个道理。

北平骗术写了四篇,差不多都是零零碎碎想起来的,故谈不到系统,有的已然专题写过,如页子行,渣子行,碰瓷及其他,都是骗术一端,本题即此结束,明天另有新题。至于不及写入的材料,以后陆续专题来鞋,只盼读者知其秘密,不致受骗,那是笔者的希望。本文所写打虎,放鹰,是一种令人哭笑不得的骗局,给一般财多烧包,想作美满姻缘迷梦的人一个大大教训。

三姑六婆 所引出来的骗术

打虎放鹰(放鹰在北平称为放鸽子或放白鸽子),北平有人一位是一件事,实在有一点小小分别,差不多也是渣子行的人所作出的附带营生。一些孤身客人(以商贾最易上当),在北平淘金,有了金钱以后,便想起古圣先贤的教调“宜而室家”“君子好逑”来,託人弄一房家小,这页是人情之常,不在话下。于是有三姑六婆们(三姑为尼姑,道姑,卦姑,六婆为牙婆,媒婆,师婆,虔婆,药婆,稳婆)给来说媒,因为本人年已老大,“坐家女”自然在若干条件下,如岁数太大,非本地人,本地没有家族等件,在顽固的旧家庭中,不肯将爱女嫁给这种人,这种人便不得已而思其次,娶一个孀妇而已,打虎将于是在此孀妇二字上,作了手脚。他们骗人,页分几个不同方式,最公道的,是以大的年岁,当作中年,结亲以后,只是受精神上痛苦,并不拐物,也不潜逃,称为“放死鹰”,利益只在这些花红彩礼,和过门后的“底漏”(底漏即往母家窃物),尚不失为一个伴侣。其次是预先声明,代子为养女的供父母及至结婚以后,逐渐的“七姑八姨烂眼二舅母”,全部上了场,起初也不过走走亲戚,以后便把了大权,娶亲男人永久的无条件作了牛马,称之为“囗鹰”,由孤身一人变成了大家庭,也可以说慰情聊胜于无了。

打虎硬作 放鹰软来 美人骗局

以上所谈,皆为打虎放鹰的旁格,因为虽是骗局,也只等于吃秧子而已。有的以妇女作饵,使了大量的花红财礼,然后结婚,婚后不多日子,趁男子不在家,来一个席捲而逃,事先媒人早已不知去向,女子母家,也可以说是渣子行的行主,也预先迁避到其他地方,不管警察对于户口管理的多么严格,他们也有方法逃匿,真实地址,大约只有逃走的新妇知道,寻究下落,是不易的。他们也防备到女子的新婚如意,抱有已出火坑,不再会头的意思,但他们有极严厉的监视办法,除了被打虎的男人,丝毫不能知晓以外,门前作小买卖的男人,换取灯买破烂的女人,时时以预定的暗语,促醒这女子,依限实行,可以说由通知而警告,以至恫吓,使此女子不敢变心。打虎的女子,如为老手,可以次日便能席捲而逃,新上跳板的,就须假以时日了。放鹰和打虎的分别,是打虎的必须拐物,而且尽量的席捲包囗,放鹰的只图花红财礼,至大限度,也不过拿走女子本人衣物,所以打虎的是硬作,放鹰的是软来的。有没有打虎被虎咬了的?放鹰放了秃尾巴鹰的?也是常有的事,是要看被打虎的男人能力的,所以打虎放鹰和普通婚嫁不同,女家对于男家,反要打听仔细,以免终朝囗鹰,被鹰啄了眼的。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北平的早晨下一篇:祖师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4-24 20:35 , Processed in 1.094963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