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国药行

2023-9-5 22:42|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金受申|来自: 民国《北平日报》

摘要: 人参鹿茸专治贵病 成药销场多为外乡小北平自从迁回原址以后,取材方面,却大伤了脑际,以后拟多谢几行内情及社会里面,以资介绍北平各社会层真相。本题写国药行,为什么不标题为国药点呢?因为国药行中也分许多种, ...

人参鹿茸专治贵病 成药销场多为外乡

小北平自从迁回原址以后,取材方面,却大伤了脑际,以后拟多谢几行内情及社会里面,以资介绍北平各社会层真相。本题写国药行,为什么不标题为国药点呢?因为国药行中也分许多种,有专作批发生要菜的药局,有专卖人参鹿茸的参茸局,有专卖一两种成药的要点,有专卖露药的露药庄,而和市民接触最多的,便是那标明“丸散膏丹,汤剂饮片”的国药店,北平人口中只说两个字“药舖”。现在一一分述而以药舖为市民所切近特写加详。药局通称为药材局,是在南洋港口,川广云贵各省,以及北方药材几种地的河北祁州(汉为安国县,今复旧名,有药王庙,是华北药材集中地),所有药材,全都整批的收来,在北平设局批售,不作门市的配方剂,不作零售买卖,发卖的药材,不加泡制手续,所卖全是生药。北平各国药店,除极大的几家如同仁堂,永仁堂等药字号,及鹤年堂,永安堂等大药舖,在各省设有坐庄,自行收买外,十分之五六,全到药材局去批买,因为本行对本行(北平话为行对行),所以只有药材品质赏分别,没有假药的。在事变以前,所弃而不卖的药材渣块,近年因外货不能运到,也找出来发售,行话名之为“角”,治病的效率,当然低减了。现在如真川产大黄,已为难得,即所谓西蜜片,亦很少见,只有除了只肚疼而不洩泄的大黄,安能得到治病的好处,这也可以说是战争之赐 !药材局也作出口生意,如麻黄地黄(西药局如A字头的药,多为麻黄制剂,D字头的药,多为地黄制剂)便是大批出口药材,现在因着外汇关系,也都冷落下来,国药行当前的危机真可怕啊!北平药材局多在前门大街移动,即外一分局管界内。再有参茸局,专门经售吉林野参,高丽参,美国花旗西洋参,参须,黄毛鹿茸,价值贵重,门面派头,也都极华贵,不是常人所能问津的,所交易的对象,是国药店希望维持生命怕死的贵人,参茸局多在前门大街以西,即外二分局管界之内。

再有专售一两种成药的药店(以专售一种的为多),以几百年的名誉和历史,为社会所工人,便以此一两种成药,作为营业响木,他们大部都以销行外埠为大宗,平市门市售卖,倒在其次,有的根本即以外埠为销场的(如海甸挂甲屯的一小堂开胸顺气丸,北平郊区还有服的,城区就很少用的),这类如德爱堂的七珍丹,雅观斋的保赤万应散,金回回的狗皮膏药,青龙桥后迁新街口的舟车丸,洩水膏都是。中国人到一其他地方,总喜带一点本地出名药品,回家行方便,以前乡会试念头,北平成药店即作一大批好买卖,以致在外省得了盛名。再次为露药庄,露药即用极简单蒸溜法所制的药水,各大药店有的自制,有的由露药庄批买,折扣极大,北平隆福寺有露华浓露药庄一家,露药有二三十种,如犀羚露,金银花露,稻花露,白荷花露,夏枯草露,雪水等。但笔者却不敢以露药为然,不用药物化学分晰,只凭蒸溜,如何能行?试问犀牛犄角,羚羊犄角,熬煎都不易出味,蒸溜能行吗?生地黄制露,岂不成了熟地黄性格?所以我只以竹沥水一种为可用的。但露药也很盛行,原因是有钱人偶染微恙,本来可以不药而愈,病者却以为必须吃药,且必须吃贵药,医者不用贵药便是不能治他的贵病,所以露药可以维持相当的销场的了。

名异实同汤剂饮片

咀片之分南刀北刀

汤剂饮片是包括生药和制过的药,只是没有按方调剂,也没有配成丸散膏丹罢了,所以用西药例子称为原药的最合适。汤剂饮片四字,实应上三字相连,指的是方案,片指的是生药形状,所以又在片上加一咀字,称为“咀片”。所谓汤剂饮片,在北方以药味为单位,所以一方称一剂,南方以方为单位,所以称一帖。药方中有称汤的,如生化汤,白虎汤,因之药方便称汤头,初学中医,或学识没有根底偏要学医的人,本人没有什么悟性,只好死被汤头歌。饮也是汤剂药方的别名,如十味香薷饮,地黄饮子。实在以外还有直接称方的,如斗门方,所以医生门前常有写着处理大小方脉,同实异名,没什么可以研究的。药舖除照大夫处方取的以外,另外有程本药方,全是古人成方,照本抓药,大夫的房子大夫负责,成方则皆平常的方子,没什么大的反应,平常抓的最多的,便是胎前产后的生化汤等,北平人称之为“官方子”,可见人民对于他的认识了。以外如清瘟解毒汤,藿香正气汤,[艹觧]分清饮,薰洗的药如红衣大洗(俗城骡马大洗),统计不少百十馀方,关于药店夥友抓药情形,及平素训练,末节再写。

片亦称咀片,已如上述,记得镜花缘中多九公在女儿国,看要点招牌上写着咀片,当时很疑惑药材为什么不用刀切,而用牙咀呢?这固然是笑话,但笔者幼时,也曾为这两个字发过怔的。中国药材,除动物,矿物质(中药种类,下节再写),和植物汁液凝结的东西,可以做成块状外,其他大部份为植物类药材,只有两种切法,切段的名为咀(咀在药行呼为拘儿的音,一段就是一咀儿)。茄片的名为片。咀的长短,随药而定,片子形式有方片(大国药店中的川柏片,即是此类,小国药店就只有方通草一类的方片了),有圆片,如白芍,木通,有斜片,如黄茂(真生库茋,也刻切大咀儿)。切药是专门的工人,粗而普通的,如咀和粗片,是用“北刀”工人来切,细的片子,是用“南刀”工人来切。切药的刀须是持制,以樱桃斜街刘西山药刀舖的药刀,为几百年来旧营业,曾见都门纪略今仍存在。北刀的药刀,形如半月弧形,刀的简短有透孔,安于案头的轴架上,右手持刀把,左手往上推整根的药材,很争奇的切出咀片来,没什么长短不齐的毛病,但不能切极细的薄片。南刀的工人,大半为江浙人,小药店是由药材局批购南片,大药店为求货色整齐新鲜,并将北刀中可以改用南刀切的(当然是精益求精,如方片川柏,即是一例,永仁堂便如此)药材,也用南刀,所以长期雇佣南工。南刀的刀,形如小茶刀切时全凭手力经验,便能切出薄如纸的片子来。药材中如白芍,必须南刀,赤芍就是北刀了。刀工切药,也须知某药宜干切,某药须湿切,如茯苓饮片,便非浸湿了不可的。

百物皆治病 矿物动物同列

草药重产地 鲜药南药争奇

现在很有人在反对国药,实在国药经过几千年研究,试騐,怎能没用?例如国药重的利尿药,即全含有维他命B。中华医学杂志载:上海名西医余岫云大夫,曾以中药方“三子养亲汤”,制成流膏,作治气管支发言的治疗试騐,一百五十人重有一百二十八人得有良好结果,可见国药治病之不效,与西药治病之不效相等,罪不再国药西药本身的。国药店的药材,大部可分植物类,矿物类,动物类,我们不以本草纲目计算,药店所有的药,不论有毒没毒,能卖不能卖,全应预备齐全,大药店约及千种,普通常卖的只有五六百种,医生立方,以药店能买的到为原则,也有的药太孤僻,药店没有,也有的小药店预备不全,也有的药太毒重,药店因没人负责不敢卖,托词没有,总之千百种药材,可以称之为洋洋大观的了,苟能调剂合适,审症精确,麻杏石甘汤也是一样治肺炎的特效药。

国药中第一应为植物类,要占国药全部十分之八,所以一般人对于国药称为“草药”。这类药在本草上分为旱生,水生,阳生许多小类,药店则注重产地,如化橘红便比广橘红贵十几倍,川贝母比浙贝母贵七八倍,于潜术比白术贵一二十倍,凡方上不注明产地,要跌皆以价格低的来抓。其他加地名的,就为方剂文字整齐了,如建泽泄,建礼粬,广陈皮,云茯苓,川连,湖莲子,银柴胡,党参,库茋,京半夏,虽然也上冠地名,价格并没有出入的。国药中喜用鲜药,这是谁都知道的,但以前国药店所备也不过石斛,芦根,竹叶七八种,三十年前礼士胡同有一位医士,惯用鲜药,现在国药店还能说的出他的名字来,鲜药和露药一样,完全为迎合富贵人的心理,将药“置有用于无用之地”罢了。自此鲜药增多至二三十种,如鲜扁豆花,鲜首乌藤,鲜柠檬……不但奇特,而且用之非时,冬日用鲜扁豆花,试问一开便落的扁豆花,价格应如何贵?这种贵重鲜药,达仁堂,怀仁堂全有。另外还有一类“南药”,都是极奇怪的药名,医生(极少部份)为迎合病家好奇心理,以示博学,因之大药店也须预备这种冷药的南药,据永仁堂帐上所记,共有五十七种之多,如戎腹米,石见川,半双莲,玉露川,枝枝花……为人所不知的药名。此外如玉蝴蝶,左盘龙等,那不是南药,而是药材别名的。

药材第二是矿物类,多半用于外科,有人说中国人食五榖为生,所以植物类药材合适,矿质性猛,不太适宜,此类如金,银,自然铜,铁(铁花落,铁线粉皆是),丹砂,水银,石膏,矾,盐,以及腊雪水,急流水皆是,至于有人处方令煎药时放一枚金戒环,这在病人如笔者之流的,真没地方找这味药引子取。至于矿质药材细名,本文不再举了。第三为动物类,凡禽,兽,虫,介,人都算此类,禽如乌骨鸡,老雄鸭,五灵脂,夜明砂(上为号寒虫粪,下为蝙蝠粪)。兽如牛黄,狗宝,虎骨,驴皮熬的阿胶,犀羚角,鹿茸。虫如白花蛇,殭蚕,,地龙(蚯蚓),斑蟊。介如穿山甲,龟甲,瓦楞子(蚶子壳)。人如血馀(发),紫河车,以及含荷尔蒙质的童便。植物类中有鲜药,动物类中便有活动物,如活蛤蟆,活蝎子,此种在药店中为极大的消耗,但不能不预备的。药材中由国外输入的,如乳香,没药,天竺黄,阿魏,芦荟,除阿魏极少用,天竺黄次少用,以外都是极常用的。以上不过略举其名,而且是药店常备,并常售出的药材。

千种成药遵古配制

胶酒丸散各尽其能

国药店的成药,就是丸散膏丹胶酒几大类,共约一千种上下,全是遵照成方配制,丸药是成药中的大宗,丸古称圆,如乌梅圆就是乌梅丸。丸约大别为蜜丸子,水丸子两种,密丸子即将配合号的药面,加其总重量相等的蜂蜜揉搓成丸。古时要丸皆为本人自制自服,所以丸药大小,全用实物相比,如似五桶子大,似龙眼大等话头。现在国药店贵囗 丸药,皆作大丸,丸外贴金或裹硃砂,既可佐药之用,又可防湿外面更加蜡皮,可以行远和久存。最上的以丸为单位,其次两丸为一副,再其次以重量计,普通的丸药,无论大小丸,皆不加蜡皮。近年有的国药店因为小丸吃时便利,便将一大丸分为二十小丸,外面再加一个大的蜡皮,如鹤年堂玉液金丹,德安堂平肝舒络丸,三之堂安胃和肝丸都是。也有因为蜜丸较水丸易服,将旧传水丸改为蜜丸的,如永仁堂黄连上清丸即是。再有一种特殊蜜丸,并不揉成丸子,而按分量切着卖,如同诚堂麻仁滋脾丸,不过这是为瘾君子囗烟灰,作顶药用的,要算为例外吧。水丸子丸药,系将配成的药面,加水和制,用漏子漏乘同样大的丸子,筛紧晒干即成,但水丸子不完全用水,须看方照办,如用姜水糊为丸,竹沥水糊为丸,水丸子药虽大半价廉,手续却一点不能差,这便是所谓“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的医药道德了。近年有的方照红色补丸形式,将水丸子轧壳,也装盒售卖,如天一堂清火玉露丸,即是如此。

散就是药粉,可以略分三种,第一是上外伤的药,如铁扇散,第二是内服的散药,冲服的如乐舜记回生救急散,吹喉的如仁一堂石钟鸣散,第三是作粉扑用取热毒汗臭的散药,如辰砂益元散。膏当然是以外贴的膏药为主了,也可以说是中国特有的药型,香油熬药,章丹点膏,便可以摊成膏药了,摊膏用纸、布、狗皮三种,布的颜色分红、蓝、黄三色,有专门卖一两种膏药的,有各药店全有制售的,方方的膏药面,圆圆的膏药心,外方内圆,是现在典型人生观的。膏除膏药以外,还有一种熬成膏子,装罐再卖,为内服药膏,如天坛益母膏(清代天坛内有八家益母膏药店,紫禁城内有四合义饭舘,奇极),以外如梨膏,枇杷膏,养阴清肺膏等,除益母膏外,其他以治咳嗽的为最多。丹并不是方士所练的丹,他没有独立的性格,作丸子的如七珍丹,百寿丹,作面子的如防疫丹,太平丹,只是给丸子换了名罢了。胶如阿胶(山东东阿产),自熬的如龟板胶,鹿角胶,胶类多宜滋补,不过味道有些刺鼻。酒是用药蒸制,只是不用甑,不再经过蒸溜(甑在酒行中念净,露酒即须再蒸溜以此),如虎骨酒,茵蔯酒,不但药下的合适,而且酒质也再一切市售白酒之上,笔者每到市场小聚,必买一小瓶西鹤年堂绿茵蔯酒,不为囗病,是为治酒瘾的。

国药讲习会学徒深造

发明小票单药店革新

写一行的内容详情,决不是单只谈营业项目便可以了的,凡是这一行仁的语言态度,都是很有关系的。药行又是关系民命的营业,言行一不谨慎,即有莫大妨碍,西药房卖成药,原有仿单,配方剂有药剂生在后柜,前柜夥友例有不言之戒,所以没什么关系,西药房有一句歇后语“范三的脑袋,圆亮”,是一点不差的。国药店便不然了,夥友一面取药,一面对于药方,不免加一种意见,这也是基于表现心理的恒情,原无足怪,但不免便生出闲事来,前亭乐元可兄说,有一个在国药店买药的,夥友无心说一句:“好厉害的方子!”没想到病人回去吃了药,竟自死去,病家因此将立方的医生告下来,并引此抓药的夥友囗证,起飞自寻苦恼?现在各大药店,皆以此态为厉禁。又有一两家国药店,如同仁堂,夥友卖成药,有照例奖励金,所以凡有顾客来临,必争先点手招呼,空身走进还好一点,但也许置之不理,如手持纸条的,相比是买贵重的药,招呼的更欢,这在二十年前北平报纸,曾有不少仁作文讽刺,今日谈来,只是述旧罢了。现在有的国药点,定出规矩来,凡点手叫罗成的,一律处罚。

以前的国药店,差不多全有“问病吃药”的习惯(今日也有这种情形),病家有了小病,可以到药店去问药,药店夥友便据其所知,告诉病人,吃好了病当然没问题,吃坏了这个责任便负不起来,所以现在国药店也以此为禁,但仍不免有这样热心的夥友的。国药店夥友,当然是中国一贯下来的“学徒制”,先学认识,再学抓药,最后能辨别药的优劣,细药的成分,买卖的常情。能到应付裕如,出了师便是一个全材,到各药店全能吃的开的,现在有永安堂经理杨彦文,鹤年堂刘一峯几位国药界先进,在国药行公会内,创办“国药讲习会”,由各国药店输送学徒夥友,前往听讲,聘请名中医汪逢春,赵树屏,名西医韩天佑诸先生,担任教授,灌输中西医学知识,将来的北平国药店一定有大革新的。

以前国药店卖药,全是把所有的各味药抓在一张大纸包内,没有分小包的,后来医士在药方上注明“各包号”字样,才改为各包小包的,另在包上注明药名,只剩乡间药店(皆医士开设,舍侄金子瞻,在左安门外成寿寺庄行医开药店,竹篱内外,满是药畦,境极恬适)仍为大纸包药。前二十几年北城志善药栈(今改同囗),发明小药单,有药名,药性,主治,每包加一张,以后平市各药店,便全仿制起来,有几家专印制小药单的印刷局,药店买时另加点名和地址,主治词句有的为四字一句共四句的,有的为六字句两句的,但词句的虚字,和主治能力,有极可笑而不准确的如“以行学而理气”,真不知以字而字是怎么用的?大药店如永仁堂,则单印较大型的小药单,皆按本草摘录,方免此弊,不致有“姜黄片”与“片子姜黄”相混的毛病了。

大药店多半都有后柜,高一等的是参茸后柜,和参茸句的营业项目相等。次一等的,是专为批发小药店和乡间药店药材,如千芝堂,专批发南郊各药店,一元堂专为批发在东郊和平东各县药店,比药材局价钱并不昂贵,而且还能通融赊欠。至于参茸与批发混合后柜,那参茸二字不过是名目罢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6-16 14:55 , Processed in 1.099349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