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图释方舆纪要——京师篇(4):桑干河

2023-12-12 20:58|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赛百浪子|来自: 古史舆地图说

摘要: (二)河 流 与山脉类似,河流在不同的关注者的眼中也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在人文地理学者的眼中,大河奔流、曲流水复、碧波泛舟、小桥流水,以及流域内不同地区的民情风俗富有韵味;军事地理关注的角度则是另一番情景 ...
(二)河 流
   与山脉类似,河流在不同的关注者的眼中也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在人文地理学者的眼中,大河奔流、曲流水复、碧波泛舟、小桥流水,以及流域内不同地区的民情风俗富有韵味;军事地理关注的角度则是另一番情景:对古人来说,除非是大江大河、高峡湍流,普通的河流渡越的难度并不是很大,因此,军事地理对于河流的主要关注点,除了是否容易渡越外,一是放在河流是否能够通航或进行漕运,也就是它的运输作用上;二是放在是否能够沿河谷建立起陆路的交通通道上。此外,由于河流常常作为区隔各方势力的分界线,因此,为了便于控扼渡口、桥梁或河谷通道,河流两岸的台地上是否适宜筑城(筑关),也常常是军事地理关注的一个要点。

  桑干河:桑干河发源于山西省忻州市宁武县的管涔山北麓,流经山西省北部、河北省西北部、北京、天津四地,全长约680公里(一说650余公里)。桑干河历史上名称繁多,先后有浴水、治水、㶟水、湿水、清泉河、高梁河、桑乾河、卢沟河、浑河、小黄河、无定河、永定河等名称。按河段划分,今河北怀来县官厅水库以上为桑干河上游,流域内既有高山,也有一系列的山间盆地;官厅水库至今北京门头沟区三家店出山口为中游,流域内绝大部分为高山丘陵区;三家店以下为下游,进入平原地区。其中中下游河段就是现在我们所熟知的永定河,也是北京的母亲河。
   桑干河的漕运历史,据《方舆纪要》称:“后汉建武十三年,王霸治飞狐道,陈委输事,从湿水漕以省陆挽之劳,即此也。”意思是桑干河在东汉时期就有漕运记录,而且似乎与飞狐道有关(飞狐道即飞狐陉,将在后文中叙述)。《方舆纪要》的这个叙述应该出自于《后汉书•王霸传》,后者的原文是:“(王霸)与杜茂治飞狐道,堆石布土,筑起亭障,自代至平城三百余里。凡与匈奴、乌桓大小数十百战,颇识边事,数上书言宜于匈奴结和亲,又陈委输可从温水漕,以省陆转输之劳,事皆施行。”对比这两段引文,可以看到《方舆纪要》中记的是“湿水”,而《后汉书•王霸传》中记的却是“温水”,而且按后者的记叙,治飞狐道与温水漕运是两件事,彼此并无关联。显然,顾祖禹在这里的引述很可能混淆了,把“温水”误写成了“湿水”。此温水即《汉书•地理志》和《水经注•卷十四》中提到的温余水,也叫㶟余水,现在叫温榆河,是流经北京通州区的北运河的上游,与永定河大致呈平行流向,历史上以水运和漕运著称,北运河之名即得自于此。不过,虽然顾祖禹在此引述有误,我们也并不能因此断言湿水也即桑干河下游在汉代就完全不能进行漕运,这一点需要注意。
   另据《旧唐书•卷七十七•韦挺传》记载,贞观十九年(645年),唐太宗预备征伐高丽,派太常卿韦挺负责运粮之事。韦挺到幽州(今北京)后,命令燕州司马王安德去巡查河渠、开辟水路通道,同时以幽州仓库里的财物为资金,在市场上购买木材造船。船造好后,韦挺将米装船沿桑干河顺水向下,曲曲弯弯,最终运到距离幽州八百里远的卢思台,因为漕渠淤塞,漕船无法继续前行,韦挺只好把船上的米卸下暂存于卢思台,然后回京复命,结果因勘查不力犯了渎职罪而被革职。这是史书上记载的桑干河规模最大的一次航运,航运里程长达八百里。《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五册“唐河北道南部”地图将卢思台的位置标在幽州(今北京)城西约三十里远的今卢师山位置,这与《韦挺传》中卢思台在桑干河下游距离幽州八百里远的某处的记载明显相悖,所以很可能标错了。有学者认为,这个卢思台应该就是现在位于天津市宁河县的芦台,还有人认为在今河北省秦皇岛市山海关西南的卸粮台。
   桑干河上游历史上的航运情况史书上鲜有记载,朱道清编纂的《中国水系辞典》(修订版)称桑干河“明清之际航运可以上逆至大同”,这个说法有可能夸大了。学者尹钧科、吴文涛根据《明史•宋仪望传》的记载,得出明代永定河(桑干河)上游“至少从怀来至大同古定桥间完全可以通行小船”,相比起来这个结论要可靠得多。

  图 桑干河地势图

   除了高山峡谷中的河段,以及涨水泛滥季节,桑干河整体上并没有太大的渡越难度。在卢沟桥建成以前(卢沟桥始建于金大定二十九年(1189年),于三年后的金明昌三年(1192年)建成,后世又经历过多次修缮),桑干河上最著名的渡口,就是位于现在桥梁位置处的原卢沟河渡口。而位于此渡口东北方向不远处的幽州城(北京),则是控扼此渡口的重镇。古代中原与华北平原之间的联系,是通过沿太行山东麓的南北大道沟通的,卢沟河渡口就位于这条大道的北端,而作为这条大道终点站的北京城,它的选址、建立与发展繁荣,可以说与卢沟河渡口息息相关。当然,仅凭一个卢沟河渡口带来的南北大道北端终点站的身份,并不足以支撑起北京城作为整个华北平原中心的地位。从华北平原再向北,还有三条与外界沟通的通道,其一是出西北方向经居庸关前往蒙古高原的通道;其二是出东北方向经古北口前往松辽平原的通道;其三是出正东方向经山海关前往辽河平原和辽东的通道。这三条通道的起点都在北京城,通过北京城,这三条通道又与太行山东麓的南北大道联通在了一起,正是这一沟通东西南北交通的枢纽位置,奠定了北京城作为华北平原无可替代的中心地位。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4-24 20:18 , Processed in 1.094383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