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老北京西苑西三座门阳泽门前的活安铁路

2023-12-23 18:55|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枫影斜渡

摘要: 老北京西苑西三座门阳泽门前的活安铁路EBay网站曾推出一张北京老照片,注有:CHINE Circa 1895 Portes anciennes de la ville de Pékin.(1895年左右北京城多座老门。)(图01)喜欢老北京照片的道友,仅从图中(图0 ...
老北京西苑西三座门阳泽门前的活安铁路

EBay网站曾推出一张北京老照片,注有:CHINE Circa 1895 Portes anciennes de la ville de Pékin.(1895年左右北京城多座老门。)(图01)

喜欢老北京照片的道友,仅从图中(图02)跨街的“木牌楼”和三道砖石“三座门”,很容易联想到有一张照片内容和拍摄时间非常接近的照片明信片(图03),由此,不难判断图02是北京皇城西苑金鳌(áo)玉蝀(dōng)桥西侧的西三座门(图04)。

从图02和图03,可以判断出图左是“南”,是“福华门”,通往西苑中海仪鸾殿;图右是“北”,是“阳泽门”,通往西苑北海可达静心斋。“阳泽门”外“平房”前有一群人,根据军服和头盔可以确定为“德国人”,旁边是一些看热闹的京城百姓。图左“福华门”外的“岗亭”旁挂有一个国旗,虽未展开呈现全貌,根据黑白对比,可以作出推断为横条旗:在侵华八国联军的各国国旗中排除非三色旗的国家:英国、美国、日本和竖三色旗的国家:法国、意大利;剩下横三色旗的国家是德国、俄国和奥匈帝国。在“黑白照片”显示横三色国旗中,中间为“浅色”,两边“色深”的只有奥匈帝国的“红白红”三横条(图05)。奥匈帝国和德国是同盟军,门内不远是紫光阁,是德国远征军参谋部工作场所。此门由奥匈帝国军人把守并挂有国旗也属正常。

由此可以推定图02照片的拍摄时间为1900年8月14日以后。地点为北京皇城西苑金鳌玉蝀桥西侧的“金鳌牌楼”和“西三座门”。

老北京曾有多处称“三座门”,各处“三座门”包含的内容也不一样。

“西苑西三座门”原本是“一道横跨大道隔墙上的三座门”,在清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绘制的《京师生春诗意图》中就是一道门(图06。图中红圆圈内)。在清乾隆十五年(1750年)绘制的《京城全图》中(图07)的三座门也是“一道”,位于“时应宫”的西侧,离“蚕池口”很近。 在“西三座门”外(西)大道南、北路边各有一座平房,地图上标注:正红旗满洲堆子(北)和镶红旗满洲堆子(南)。“堆子”又称“堆拨”,是“满语”,意为大清朝京城内在八旗驻地“旗界”内的“驻兵之所”,其实多起“岗哨”的作用。这些“堆拨”通常安置在“门外”,盘查将要进入“门内”的人。一张清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绘制的京城图中(图08),在西三座门外标出的堆拨同样位于“西三座门”的“门外”。乾隆时期的“金鳌玉蝀桥”两端的木牌楼,东为“金鳌”西为“玉蝀”,后重修时东、西牌楼名不知何故作了调换。

如果细看图02和图03,图中“一道门”中三座门上的门扇都是朝里(东)打开的。那么“一道门”前(东)的两座平房,就不是“堆拨”。这两座“平房”是作什么用的?可以肯定这两座“平房”存在的时间并不长。在【法】保罗·尚皮翁 (Paul CHAMPION 1838年-1884年)于1865年-1866年期间拍摄一张题为“Pékin – Porte du pont de marbre”(北京 – 汉白玉桥前的门)照片中(图09)可以看出,仅从牌楼西边的空间距离,不仅推断出,那时不仅没有“平房”,也没有图02中的第一道“三座门”。

在图02和图03中,图右牌楼后阳泽门前有一个伸向大道的“平台”,这就是1888年开通的、专供皇太后使用的西苑紫光阁火车铁路线中,为不影响大道正常交通的“活安铁路”。

这种活动铁轨一般位于横跨“大道”的地段,通火车时,把活动铁轨安装好,待火车通过后,再拆回铁轨,摆放在铁道附近的路旁。由此可以推想“两座平房”应该是负责拆装看管活安铁路工作人员的“道口工房”。(图10. 图02的标注)

“活安铁路”的老照片极少,目前只见到两张。究其原因:活安铁路存在时能够有可能被拍照的机会极少。

1900年8月14日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后,为展现“威武”,把部分“紫光阁铁路的火车车厢”,通过拆除“中海仪鸾殿”附近的铁轨,一段一段现铺现拆,向前移动到正阳门的瓮城内,任人糟蹋破坏,那些运车厢来的铁轨就废弃在瓮城内的一角(图11)。“两宫回銮”后,由于紫光阁铁路缺损破坏太厉害,无法重新运行,也就作废了。在一张1904年-1905年拍摄的老照片中阳泽门和福华门之间的活安铁路已荡然无存,原“道口工房”依在,可能已改作它用。(图12)

图13是“活安铁路”的“特写”,也是在介绍紫光阁铁路文章中引用最多的照片。通过“门右平房”(“按背对门论”。参看图02),“门内左墙”(图14)和“背景比较”(图15.), 可以确定图13是“金鳌牌楼”西、路北的“阳泽门”:“紫光阁火车”向北出“福华门”,通过“活安铁轨”进入“阳泽门”,沿北海西岸向北,至“小西天”向东拐,在“阐福寺”山门前通过,直到终点站镜清斋(静心斋)(图16)。当时无论在“阳泽门”内的铁道边,还是在金鳌玉蝀桥上远眺北海北岸西段,都能看到图13 门洞内依稀可辨的“阐福寺内的大佛殿”和“阐福寺山门前的五龙亭”(参看图15)。

从图13可以看出“活安铁路”的结构,图中铁路“截面”,为“固定部分”,“活安部分”的构造,基本与“固定部分”相同:木制“品”字形基座高台上装有用铁条固定“轨距”的铁轨,用于衔接的铁轨端部侧面装有用于固定作用的带孔钢板,铁轨对接后,用螺栓锁定“带孔钢板”和“衔接铁轨”;高台上铁轨两侧有低于铁轨基、与铁轨同方向的窄道可供人行。考虑到当时的技术和可操作性,以及横跨路的宽度,估计“活安部分”可能分为“两截”,正好由南、北两个“道口工房”负责管理(纯粹根据洋人早期火车铁路沿线设施和装置作此推想,无史料依据)。

有人对图13中门楼上方的“两根线”产生好奇。

1900年8月时,北京城内除东交民巷内个别使馆内装有内部电话和小型发电设备外,社会上还没出现商业化的电话网和供电网,主要街道设路灯,仍以“煤油”为照明能源。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后,为方便各国作战部的联系,安装了少量的“单线电话”。北海的团城是法国远征军总司令瓦隆将军 (Régis Voyron 1838年-1921年)的司令部(图17、图18),瓦隆将军在京期间,除正常职务活动外,大量的时间待在“西什库教堂”,并在“团城”和“西什库教堂”之间安装了“单线电话”,在法国远征军军官收藏中国相册中有一张“金鳌玉蝀桥”,图中可以看到这种电话线的存在(图19)。

那个时期在西安门内大街上常常见到一位“骑着大洋马的洋军官”,或许因此西安门内至蚕池口西三座门的大街被法国人命名为“瓦隆大街”(图20. 西安门内举行瓦隆大街命名仪式)

图21是Getty 私人藏图。从金鳌玉蝀桥上来回走动的骑马洋人看应该是1901年9月前从保定最后撤出的法国远征军中“北非军团”(ZOUAVE)军人,他们骑的马是从“井阱弄来的口外马”(蒙古马),到达北京后,将从天津到大沽乘海船南下回“安南”。图的左下方就是残存的“活安铁路”(图22)。

图22中高台下面的铁轨可能是“活安部分”的铁轨,铁轨下的木制高台已损毁丢失,相比图13,铁轨装置明显损坏。由此可以推想1902年1月“两宫回銮”西苑重为“禁苑”后, 那些影响出入和交通的废弃“活安铁路”自然会很快清理掉。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4-24 19:40 , Processed in 1.099389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