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皇城烟云大清门

2024-2-7 10:34|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LT

摘要:   听了李哲老师在广播电台里说的大清门,觉得很有意思很有道理且受益匪浅,有几个关键词是不经意便不能知晓的问题,甚至是连想都想象不出来的,前门大街是打小就耳濡目染的地方,但是关于它的典故却知之甚少,进而 ...
  听了李哲老师在广播电台里说的大清门,觉得很有意思很有道理且受益匪浅,有几个关键词是不经意便不能知晓的问题,甚至是连想都想象不出来的,前门大街是打小就耳濡目染的地方,但是关于它的典故却知之甚少,进而想说一说我听后的感想。

     李哲:但凡叫街的两边必然有店铺

    先说头一个,原来对于街和胡同的概念不是很清楚,一直以为宽大的叫街,窄小的叫胡同,听了李老师的广播才意识到其实不然,是街还是胡同不在于大小,而在于有没有做买卖的店铺。书上说街的本义是指较为通达的道路,特指城邑中宽阔的道路,到后来就转为专指集市了,集市上当然就都是做买做卖的了,所以街是为商贾集中的地方,有店铺的即为街没有店铺的就是胡同。北京有很多胡同都不窄,只是因为两旁多为住户或者大宅门,没有众多的商户所以称之为胡同,比如铁狮子胡同,灵境胡同,帽儿胡同,当然指的不是现在的这三条胡同。而有的街不是很宽,但是因为有店铺有买卖,比如南小街和北小街,天桥西市场大街,叫大街其实还没有个胡同宽呢,还有前门的珠宝市街,虽然这些街都不是很宽,正因为两旁都是估衣铺、小吃摊儿、手工业作坊,钱庄、首饰店,才被称为了街,还有那方方正正的棋盘街,实际上棋盘街只是两门之间的一个方块场地,因为全都是行商坐贾所以才被叫成了街。长安街就更不用说了,吃喝玩乐,衣食住行,商铺林立,一家挨着一家,当然凡事都不能一概而论,随着历史的进程胡同和大街的功能也在相互转换着,当初的大街因为盖了防震棚变得比胡同还窄,当初的胡同拆了房子变得比大街还宽,今非昔比是对这一变迁最好的诠释。

  李哲:皇城就是让你怎么不方便怎么来

    无论修街道还是盖房子,谁都愿意怎么方便怎么来,没有一家是怎么不方便怎么来的,对于皇城的建筑李老师却说:怎么不方便就怎么来…这就蹊跷了,可是说出道理来却又觉得还真是那么回事。北京的城主要体现在城墙和城门上,光有城墙没有城门就不能进出,北京四九城偌大无比,四面八方人来人往,城门就必须四通八达,有了城门就得有城门楼子,所以城门楼子是北京的主要特征,城墙是勾连弯转一圈套着一圈,城门楼子是隔着几里地就有一座,解放后为什么要拆掉城墙和城门楼子?就是因为有人认为影响了现代化的交通建设走路不方便,不方便在哪儿呢?首先得说城是干什么用,城郭的主要作用是防御敌人的进攻,城垣是用以保护自己人的安全,把城建的越是难走敌人就越是不容易攻进来,所以城才要建的“怎么不方便就怎么来”,北京城不是条条大道畅通无阻,而是拐弯抹角的像个迷魂阵,平安无事的时候四门大开,一旦有了敌情把四方城门一关,北京就能固若金汤如同铁桶一般。北京城倒是坚固了,可是随之而来的也给老百姓的出行带来了不方便,因为古时候北京城的中轴线不是南北贯通,从永定门到大清门再到地安门,中轴线上皇城的各个正门平常都是关着的,只有皇帝出行的时候才打开中间的门,老百姓要想从南城到北城更不能穿越皇城,只能绕道走便门,曲里拐弯儿绕城墙钻门洞,没有半天的功夫儿就甭打算到达想要去的地方,还有那瓮城闸楼和吊桥,这些都是制造不方便的设施,外城是抵御战争的军事设施,内城是彰显体统和皇家威严的地方,大清门之内一般人根本就进不去,为了准备打仗和照顾皇家礼制的同时,也只好委屈了黎民庶人,可是话又说回来了,那皇城根本就不是给老百姓预备的,你方便不方便发不发牢骚顶个鸟用?后来不打仗了,大明门大清门又变成了中华门,自此才算是门洞大开,为了图个方便又把城墙上扒开了几个豁口,这就是“怎么不方便怎么来”的结果。

  李哲:千步廊还是库房上面开有气窗

    北京很多老房子上面都有天窗,就像是在房顶上又加盖了一个小房子,北京有个俏皮话说,房顶上开门六亲不认,就是打这儿来的,具体到天窗的用处从前还真是不清楚。只记得小时候住的街上有不少铺面房,一般都是前后相通的两排房子,前面的店铺卖东西,后面的房子加工产品和住宿,前排的铺面房有大窗户,通风采光都不是问题,后面的住宅就显得有点憋屈了,一个是黑暗二是不好通风,所以一般都要在后房的屋顶上加一个天窗。如果有个阁楼,阁楼的窗户就代替天窗了,这样的窗门一般是两扇对开的,要是天窗开在了房顶上,而人又只能站在地面上,人用手够不着天窗,打开天窗就是一个技术活儿了。没有阁楼的天窗只有一扇窗门,是要上下旋转才能打开的,窗户框两边各有铁轴上下有绳,开窗是拉上面的绳送下面的绳,关窗是拉下面的绳送上面的绳,还得适时的甩一下绳子,就像提着水桶在水井里打水,多少有点技术含量,不练习几回还真是不好操作。李老师说千步廊也兼有库房的功能,而千步廊房顶上开的是气窗,顾名思义,气窗当然是为了换气用的,只通风不采光,所以气窗建的比较低矮,几乎是贴在房顶上的,亦没有玻璃,估计也就不存在开与关的问题了。

  李哲:龙眼井是饮牲口和泼街用的

    净水泼街黄土垫道这是皇帝出行的礼仪,哪怕是一口苦水井,因为长在了龙脉上也得尊称它一声龙眼,按道理说龙眼井的名气不小于王府井,可是运气却没有王府井好,井口打在了龙的肋骨上,苦胆里当然挤不出甜水来,饮驴用驴都不爱喝,虽然贵为龙眼却也只落得一个泼街用。小时候有幸见过泼街的,因为那时候不论大街小巷都是土道,过了许久以后才铺成了柏油马路,土路是既有好处也有坏处,坏处是雨天两脚泥,刮风便是漫天黄沙尘土飞扬,所以即便是官家不泼街,遇上大风天各个店铺也得往自家的门口潲上点儿水,以方便顾客上门,那时候家家都没有下水道,顶多有一个泔水桶,所有稍微干净一点的水…不论是刷碗洗盆的水,洗脸洗脚的水,洗衣裳投米洗菜的水,一律都是往家门口的当街上一泼,既能降尘又解决了处理污水的问题。好处是什么呢?好处就是孩子们有玩儿的去处,可以撒尿和泥堆堡垒,能弹球儿的时候挖五连星的地窝儿,把地面再挖深一点就可以获得粘土,我们小时候把粘土叫作胶泥拌儿,逛厂甸儿买来能分成两半的陶泥模子,把揉好的胶泥往模子里一搁,俩瓣儿的模子再往起一合,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磕出一个兔儿爷来。快过年了,孩子们最喜欢放鞭炮,放炮有很多种玩儿法,除去点着了一扔听个响儿之外,还能把两个麻雷子插在一起变成二踢脚,把没响的炮仗掰开了当呲花,最好玩儿的就是先把土路上挖一个坑儿,再把铁机鞭的捻儿上加一段棉线,然后点着了棉线放在土坑里,再盖上一张纸撒上浮土,回到屋里隔着窗户向外观看,守株待兔看看哪个倒霉蛋能踩上地雷。棉引信燃烧的时间不受控制,炮竹什么时候能响完全是听天由命,也许等了半天就放了个空炮,没准儿赶巧了就能把家猫野狗吓得上蹿下跳,躲在窗户后面的人自然是暗自窃喜,心里盘算着下一步消灭鬼子的行动计划。

  李哲:皇家禁区要饭的能进普通人等不能进

    最后这条最有意思,普通人等不能进的皇家禁区…要饭的却可以进出,这就有点费解了,为什么乞讨者会有如此高等的待遇呢?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先从要饭的名称上看看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要饭的一般被称为乞丐,流浪者,讨食的,叫花子,有人说“叫花子”是“教化人”的转音讹传,如此一来处在最底层的人摇身一变反倒成了高等人,何出此言…是不是真的这样?因为没有证据也只能是瞎猜了。“要饭的能进普通人等不能进”这条规定大约始于明朝,因为朱元璋老先生就是要饭的出身,乞讨之人当上了皇帝岂能坐视自家兄弟不管,就像京剧红灯记里唱过的,穷不帮穷谁照应,过去常说亲不亲阶级分,由此看来乞丐也就都是皇上的自家人了,哪怕穿的再破他也是皇族一脉,皇族当然就要比普通人有特权了。到了清代,更有那八旗子弟,脱下长袍马褂换上乞丐装,接长不短的就要过一回装乞丐的瘾,酒足饭饱却要穿得破衣拉撒蓬头垢面,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装成要饭的,成帮搭伙吆五喝六的招摇过市,这是一种什么心态呢?按照如今人的思想肯定是琢磨不透,唯一的解释就是大清朝的人想恶心恶心大明朝的人,肯定不是想要忆苦思甜,或者是用这种方式感谢老朱家拱手把大好河山白白送给了大清朝,所以到了清代叫花子才可以出入大清门,因为守城门的兵丁一看来者这打扮儿,没准儿还以为是哪位贝勒爷回来了呢…他敢拦着吗?借给他俩胆儿他也不敢,所以叫花子能进皇家禁地而普通人等却没有这种待遇……要不是这个意思,那又会是什么意思呢?

  “叫花子”和“叫化子”都是指流浪乞讨之人,但两者从外表上看有所不同,叫花子通常穿着衣衫褴褛,有什么就往身上穿什么,看上去花里胡哨的,乞讨的时候又以哀告为主,所以才被戏称为“叫花子”,而“叫化子”则会穿着比较整洁干净,有的还是道袍加身头戴斗笠,“叫花子”与“叫化子”的共同点都是吃嗟来之食,一个是自觉自愿的,一个是迫不得已的,但无论化缘还是行乞都是讨饭吃,也都是苦其心志劳其体肤,就看有没有造化能不能修成正果了。“叫化”这个词源于佛教中对于修行者的称呼,也用来形容那些虽然没有正式出家但却过着苦行生活修身养性之人的,所以有时候也把在寺庙门口乞讨的僧侣称为“叫花僧”。行脚僧人多数都是靠乞食为生,只是说法有所不同,僧人的乞讨被称为化缘,所以被尊称为“叫化者”,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僧人的化缘不说话,只以摇动手中禅杖环的响声作为信号,施主习以为常了,听到禅杖声也就知道是谁来了,古时候不以衣貌取人,只看人的心灵是否高洁,这也是苦行僧想要达到的目的,所以“叫花子”的正确写法应该是“教化者”,北京人说话口齿有点不利索,说白了就变成“叫花子“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4-18 13:27 , Processed in 1.085263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