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吴佩孚墓,走马京西:

2024-6-3 13:11|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张宝章 |来自: 燕舍谭

摘要: 吴佩孚墓 在玉泉山西侧的果树林中,有一座孤零零的馒头形宝顶,为钢筋混凝土浇铸而成,顶端被凿一个直径约一尺的圆洞,昔日的规模和风采破坏殆尽,坟前竖起的“孚威上将军吴公之墓”的石碑不知去向。这就是北洋军 ...

吴佩孚墓

      在玉泉山西侧的果树林中,有一座孤零零的馒头形宝顶,为钢筋混凝土浇铸而成,顶端被凿一个直径约一尺的圆洞,昔日的规模和风采破坏殆尽,坟前竖起的“孚威上将军吴公之墓”的石碑不知去向。这就是北洋军阀时期直系首领吴佩孚的坟墓。

  吴佩孚字子玉,山东蓬莱人,生于1874年(清同治十三年)。出身寒微,父亲是开杂货店的小商人。吴佩孚十四岁丧父后,便到登州府水师营当学兵,挣钱养家,并利用学兵的余暇继续读书。

  1896年他在登州考取了第三名秀才。次年因得罪了县电报局局长,被县太爷革去秀才,并遭到通缉。后来他逃到北京,摆测字摊,以测字算命谋生。

  吴佩孚从1898年到天津投入淮军当兵,一步步升迁,直到当了“孚威上将”,成为能控制中央政府的大军阀。他先后考入设在唐山开平的武备学堂和保定陆军速成学堂学习,1904年1月毕业后,分配到北洋督练公所参谋处任陆军中尉,2月日俄战争爆发后,他被派到烟台,在北洋军阀与日军联合组成的混合密侦队里当情报员。他和日本军人一起扮成小贩,到东北各地刺探俄军情报。在此期间,他曾被俄军俘虏,后在解押途中从火车跳下逃得性命,因而获得了日本军功章——“单日光旭日勋章”,并晋升为上尉。日俄战争结束后,他回到保定,在陆军第三镇任督队官(副营长)。1906年升任第三镇第十一标第一营少校管带(营长)。

  1908年改任炮兵第三标第一营管带。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第三镇被派往山西镇压革命党。炮兵第三标响应革命,行至娘子关时举行哗变,但为吴佩孚所镇压。因此第三镇统制(师长)曹锟,特予提拔重用,升任吴佩孚为炮兵第三标标统(团长)。1912年袁世凯当上大总统后,吴佩孚任第三师炮兵第三团团长,驻军南苑。1915年他升任第三师第六旅少将旅长。袁世凯称帝时,蔡锷组织护国军讨袁,吴佩孚因镇压护国军有功,被袁世凯授予陆军中将衔。1918年北洋军阀段祺瑞执政,派兵讨伐孙中山,吴佩孚任第三师师长兼前敌总司令,率军击退了护法湘军,被段祺瑞任命为“援粤军副司令”,并授予“孚威将军”(上将)的头衔。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后,段祺瑞政府成为众矢之的。吴佩孚乘机发通电,反对在巴黎和约上签字,支持爱国学生运动,颇得一般舆论的好评。1920年吴佩孚联合奉军打败了皖军, 并把段祺瑞赶下了台。隔年吴佩孚又在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击败奉军,将张作霖赶到山海关外,从此吴佩孚便成为北洋军阀的首要人物。他继承袁世凯、段祺瑞的“武力统一”政策,不断发动内战,企图建立独裁统治。京汉铁路是吴佩孚最重要的交通线,为了欺骗和利用工人,他曾发表过“保护劳工”的主张。但是当 1923年2月京汉铁路工人在郑州成立总工会时,他又下令屠杀,打死四十多人,打伤三百多人,造成震惊全国的“二·七惨案。” 1923年10月,曹锟贿选为总统, 吴佩孚升任直鲁豫巡阅使仍兼第三师师长,驻扎洛阳,统率兵力十多万人。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 吴佩孚亲率十几万人在山海关还击奉军。但直系将领冯玉祥发动了北京政变,反戈讨吴,吴佩孚腹背受敌,军队被歼,只得下野,逃往湖南。后来,他又借孙传芳之力,任“十四省讨贼联军总司令”;转而与张作霖联合,共同控制了北京政权,并宣布合作讨伐国共两党所领导的革命力量。但他的军队抵不住北伐军的攻势,主力被打垮,一部分军队又投降了奉军。吴佩孚走投无路,于1927年5月带着家人、一些高级幕僚和千余人的卫队,逃到四川。1931年2月,吴佩孚绕道松潘、兰州、包头,率卫队到达北京。这时,正是九·一八事变之后,日军侵占我国东北,还成立了伪“满洲国”,全国抗日民主运动高涨。吴佩孚也主张:“和内攘外”,“团结御侮”,抗击日军侵略。他当面指责过张学良沈阳事变为什么不抵抗,而且请国学大师章太炎代书一篇申讨伪满的檄文,于3月10日发表。电文说:“故清废帝溥仪,受日人唆使,于长春就伪满洲国执政之职,警报传来,不胜发指!伪称满洲独立国,实际为日本附庸,阳辞占领之名,阴行掠夺之实,方今四海横流,国亡无日,佩孚以退处之身,不能默尔。”1935年,日本策动汉奸搞所谓“华北自治运动”,日本大本营特务部长企图拉吴佩孚作傀儡。吴坚决予以拒绝,并一针见血地指出:自治者,实自乱也。”1937年七·七事变以后,日本扶植起汪精卫汉奸政府,日军很多头面人物出面,甚至土肥原亲自三次出马,请吴佩孚出山,妄想形成“汪主政,吴领兵”的局面。吴佩孚对土肥原说:“现在根本谈不上出山,如要出山,请贵国人等一概退出,连东北也在内,可以吗?”他还对记者说:“日本一日不肯让出主权,则余一日不能出山。把握住主权之日,即余出山之日。”几度劝驾,几度拒绝,吴佩孚虽为一封建军阀,屠杀过革命群众,但在日本侵略者面前,没去当汉奸,保持了民族气节。他曾作过一幅对联,吐露他晚年的心境:“得意时清白乃心,不纳妾,不积金钱,饮酒赋诗,犹是书生本色;失败后倔强到底,不出洋,不走租界,灌园抱瓮,真个解甲归田。”

  1939年12月4日,吴佩孚患了牙病,两腮红肿,疼痛难忍。 汉奸齐燮元和日本特务川本芳太郎少将,带着军医处长寺田等人,施行拔牙手术,吴佩孚当天暴卒于什锦花园公馆。

  吴佩孚是一个复杂的人物,他是一个封建军阀、直系首领,他反对孙中山的旧民主主义革命,也反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他在军阀混战中使多少革命百姓丧生,使社会经济遭到破坏;他残酷地屠杀革命群众,妄图绞杀革命。但他在日本侵略者的威逼利诱面前,没屈膝投降,拒不参加汉奸政权,保持了民族气节。董必武在《日本企图搬演新傀儡》一文中指出:“吴佩孚虽然也是一个军阀,但有两点,却和其它军阀截然不同。第一,他生平崇拜我国历史上伟大的人物关、岳,他在失败时,也不出洋,不居租界自失。吴的不出洋,不居租界的口号,表现了他不愿依靠外国人讨生活的性情,他在失势时还能自践前言,这是许多人都称道他的事实。第二,吴氏做官多年,统治过几省的地盘,带领过几十万的大兵,他没有私蓄,也没有置财产,有清廉名,比较他同时代的那些军阀大都腰缠千百万,总算难能可贵。”

  吴佩孚去世后,在全国引起很大震动,抗战“大后方”和汪伪政权同表哀悼。重庆《中央日报》上国民党发表唁电,表彰吴佩孚“精忠许国”、“大义炳耀”,说他“治军严肃,操己俭约”,甚至吹捧他“是为我国军人之模范,可谓中国旧军人最后的一个典型”。国民党“最高国防委员会”还做出决议,追赠吴佩孚为“一级上将”。汪伪政权下令各地一律降半旗致哀,并组成齐燮元主持的治丧处。公祭时日军最高指挥官多田中将也前往致祭。吴佩孚的葬礼非常隆重,其规模之大、耗银之多,闻之令人咋舌。出殡那天,盖着金龙飞凤红棺罩的灵柩,有两个打响尺的人击尺为号,六十四名杠夫肩扛前行;由一队打执事的童子手举绣着松、鹤、鹿、仙人的旗幡,在棺前导引;身着素服的仪仗队伍,高擎金瓜、钺斧、朝天凳,紧护灵前;和尚、喇嘛、道士组成的三班乐队,吹打哀乐超度亡魂;外号“一撮毛”的撒纸钱高手,大显身手,将阴间花用的纸钱高高地撒向天空;道路两旁还有臂缠黑纱的伪警察维持治安;最后才是死者的家属亲友,他们乘坐的汽车像条长龙,蜿蜒曲折,间或发出阵阵嚎哭。这列送葬队伍足有两华里长,出西直门后向玉泉山走去。沿途各机关团体、洋行商号,纷纷在门前摆设茶桌,慰劳送葬宾客;街道两旁看热闹的人更是前拥后挤,议论纷纷,有人说“牙痛还能病死人?”有的则说:“吴大帅不当汉奸,被日本鬼子害死了!”

  吴佩孚的灵柩,被安葬在玉泉山静明园西墙外、普安店村这块黄土地上。墓地四周有松墙围护,墓前立着一通石碑,上刻“孚威上将军吴公之墓”,松墙外边立一块“吴佩孚墓地”指示牌。

  吴佩孚手下一位师长,在墓地建成两间丙舍,自愿充任守墓人,长年居住守护在这里。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7-14 05:59 , Processed in 1.105690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