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为啥称国子监为古代“大学”

2014-1-17 10:07| 发布者: 掌柜| 查看: 383| 评论: 0|原作者: 文木南|来自: 北京晚报

摘要: 国子监位于北京安定门内国子监街,因为它是元、明、清三代的国家最高学府,故也被称为中国古代的“大学”,但这所“大学”应该算是“皇家学院”,在这里就读的学子不叫“大学生”,而是叫“监生”。 国子监始建于元 ...

 

  国子监位于北京安定门内国子监街,因为它是元、明、清三代的国家最高学府,故也被称为中国古代的“大学”,但这所“大学”应该算是“皇家学院”,在这里就读的学子不叫“大学生”,而是叫“监生”。

  国子监始建于元大德十年(1306年),明初改北平郡学,永乐二年(1404年)复称国子监。建筑坐北朝南,中轴线上分布有集贤门、太学门、辟雍、彝伦堂、敬一亭等。集贤门是正门,太学门是二门,门内的辟雍为国子监全部建筑的中心,与北面的彝伦堂形成院落。其东、西两面的配庑构成四厅六堂:东为典薄厅、绳愆厅、率性堂、诚心堂、崇智堂;西为典籍厅、博士厅、修道堂、正义堂、广业堂。彝伦堂后的敬一亭,建于明嘉靖七年(1528年),是国子监祭酒(校长)的办公处所。

  国子监的主建筑辟雍,相当于如今大学校园的大礼堂,建于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是清代皇帝来国子监讲学的地方。辟雍为重檐黄瓦四角攒尖顶的方殿,坐落在有白石护栏的圆形水池中央。水池四面有四座石桥(圜桥),构成著名的“辟雍泮水”。整座建筑看上去气势宏伟、富丽堂皇。

  辟雍前面的大门上悬挂有极其醒目的“太学”两个字。所谓太学,是中国古代的一种大学,始设于汉代。上古的大学,称为成均、上庠。董仲舒:“五帝名大学曰成均”,郑玄:“上庠为大学,在王城西郊”。至于夏商周,大学在夏为东序,在殷为右学,在周有东胶,而周朝又曾设五大学:东为东序,西为瞽宗,南为成均,北为上庠,中为辟雍。到了汉代,在京师设太学,为中央官学、最高学府,太学祭酒兼掌全国教育行政。隋代以后改为国子监,而国子监内同时也设太学。

  考试卷子“糊名”始于何时?

  贡院中为何设有“誊录所”?试卷竖写何时改成横线直格?

  如今为求公平,但凡比较重要的考试都将考生试卷上的姓名密封起来。这样,可使阅卷人在不知应试者的情况下,以得到较为客观的考试结果。然而,将试卷密封的办法并非近代才有,早在唐代就已经出现了。

  据记载:“武后以吏部选人多不实,乃令试日自糊其名,暗考,以定等弟判之。糊名,自此始也”。糊名即弥封,是科举制度下为防止考试舞弊而采取的办法之一。唐朝的“糊名”,起初只是实行于选官的吏部考试中。如唐朝武则天时期,就命令考生将试卷上的姓名、籍贯等密封起来,使得考官只能依据试卷批阅、评定等第。宋代开始,“糊名”正式用于科举考试中,称封弥。宋淳化三年(992年)三月,宋太宗赵匡义亲自到崇政殿复试合格的进士,并采纳将作监丞陈靖的建议,实行糊名考校。北宋景德四年(1007年),宋真宗赵恒将糊名法推广至省试中。宋仁宗明道二年(1033年),又将此法推行于各地方的举人考试中,此后糊名考校就不仅实行于殿试、省试,也施行于诸州的解试中。

  贡院中为何设有“誊录所”?

  宋代除了糊名考校,还规定了考卷用朱笔另行誊录,以誊录本送考官评阅。考官评阅试卷时,不仅不知道考生的姓名,连考生的字迹也无从辨认。

  元朝以后,封弥改称弥封,与“誊录”一起沿用至明清的科举考试中。在清代,贡院中还专门设有誊录所,誊录者在誊录官的严密监督下誊录试卷。明清时期,糊名和誊录成为科举考试中的定制,乡试、会试等试卷都实行糊名。具体办法是:考生交卷后先由受卷官检阅,再同弥封官将卷首处填写的姓名、年岁、形貌、籍贯、有无犯罪行为、应试情况及父、祖、曾祖姓名等履历翻折封盖,骑缝加盖“弥封官关防”、“监临官关防”红印,并盖上与朱卷相同的红字编号,用朱笔誊录的另一份朱卷送入内帘批阅,弥封的墨卷收存。等试卷(朱卷)批阅完毕后,再取出原卷(墨卷)启封,按姓名填写榜文。糊名、誊录制度的建立,由于有效地防止了作弊,使判卷者无法知道某卷为某人所作,主考官很难“徇情取舍”。

  试卷竖写何时改成横线直格?

  在明代永乐年以前,封建时代金殿会试的试卷一直是竖行书写的。试卷是如何由竖写改用横线直格的呢?据传,这与江西丰城一位叫孙曰恭的秀才有关。

  孙曰恭字恭斋,号翼庵,江西丰城人。明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邢宽榜进士第三人,被授翰林院编修。孙曰恭从小就是敷山书院的高材生,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孙曰恭参加殿试时,原本被初拟为一甲第一,朝廷的主考官将孙曰恭取为第一名“状元”的案卷呈永乐皇帝宣布。但那时的文字书写是竖行写的,皇帝在宣布名单时,误将“曰恭”二字读成一个“暴”字,宣布第一名鼎甲“孙暴”。孙曰恭听了心中好生纳闷,心想:“莫非真有个‘孙暴’?”因而不敢贸然应答,生怕自己犯欺君之罪,仍静静地跪于殿下仔细聆听。待皇帝宣布第三名“探花”时,孙曰恭终于壮起胆子插话说:“启奏万岁,臣名曰恭,非敢暴也。”永乐皇帝一听,心中方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永乐皇帝觉得自己是金口玉言,不能随便改变“旨意”,也不能当众丢人,他眼珠一转,自圆其说道:“朕怒者曰恭,爱者暴也”。于是乎,孙曰恭只落得个第三名“探花”。打那以后,京城考试的试卷,一律改用横线直格。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7-22 19:51 , Processed in 0.026208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