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话说“北平的731”

2015-11-6 09:25| 发布者: weiwei| 查看: 506| 评论: 0|原作者: 王双喜|来自: 北京晚报

摘要: 侵华日军细菌部队遗址 王双喜摄  天坛神乐署是天坛五大建筑之一,位于天坛西门内,建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是专司明清两代皇家祭天大典乐舞的机构,演练祭祀礼乐的场所。民国后,被政府改划为林艺试验场,此 ...

侵华日军细菌部队遗址 王双喜摄
  天坛神乐署是天坛五大建筑之一,位于天坛西门内,建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是专司明清两代皇家祭天大典乐舞的机构,演练祭祀礼乐的场所。民国后,被政府改划为林艺试验场,此后,又在这里建立传染病医院、中央防疫处、生物制作所等机构。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为了达到以武力吞并全中国的罪恶野心,悍然炮轰宛平城,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之后,日军占领北平,迅速进驻了国民党在天坛神乐署设立的中央防疫处,建立起第二个细菌生产基地——“华北派遣军防疫给水部”,即甲1855部队。这是日军继731部队之后,在北平披着“卫生防疫给水”外衣,实际担负日军防疫给水和发动细菌战双重任务的秘密特种部队。

  这支部队隶属于日本陆军参谋部第九技术研究所即登户研究所和日本华北方面军司令部。部队长开始是黑江,继而为菊池。1939年,西村英二上任,部队更名为“北支(甲)第1855部队”,对外称“第151兵站医院”,定员1500人,由731部队长石井四郎任技术指导。他们组织严密,细菌武器的研制、生产与使用都在极其保密的状态下进行,中国员工很少,且只做杂务。

  据史料显示和实地考察,1855部队本部和第二课占地面积相当大,包括天坛神乐署、现在的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北京口腔医院、天坛医院及部分居民区。当时,日军在这片建筑了大批房屋,其中包括日军宿舍、7栋病房、100多间工作室、70多间小动物室和储存各种剧毒菌种的192平方米的地下冷库和水塔等大量设施。这里成为了日军大量生产细菌战剂的场所。

  《崇文区志》载:1855部队主要研制和生产鼠疫、霍乱、伤寒、痢疾、黑热病、疟疾等细菌和原虫,并饲养大批老鼠、跳蚤和其他一些动物。他们每天先将老鼠从笼子里取出,放进铺着棉纸、血粉和豆粕的桶内,再把跳蚤放入,通过吸取感染鼠疫菌的老鼠血繁殖。1943年8月,他们在北平地区进行撒布霍乱菌实验,霍乱迅速在市内发生、蔓延。

  北平的《新民报》曾报道,截至10月底,北平市共发现霍乱患者2136人,死亡1872人,路倒死亡92人。当时,西村英二命令受训的250多名候补下士官,上街检疫,将染疫者全部羁留,然后烧死或活埋300多人。

  除此,他们还用非人手段解剖活体研究生产细菌病毒。据原部队一位老兵供认,1944年夏,他们把17名中国俘虏戴上手铐,押送到活人实验场地,给注射细菌病毒,不到24小时,17人在剧烈的痛苦中死亡,后又遭尸体解剖,场景惨绝人寰。受害惨死的中国战俘和无辜民众甚至连骨灰都没有留下。据伪北京市卫生局档案中记述,日军的细菌作战行动,造成北平地区长年流行各种疫病,迫使当时的民政机关不得不采取诸如强化人口检查、加强病区隔离等很多应对措施。

  尘封的“秘史”无法掩盖。1950年,原1855部队第三课卫生二等兵松井宽治首先挺身而出,揭露该部队的细菌战罪恶,文章刊登于当年1月10日日本《赤旗》报上。他揭发1855部队第三课所在的静生生物调查所销毁罪证工作曾连续进行3天3夜,重要书籍资料和培养器具都被烧毁,培养跳蚤的汽油桶1万个被卡车运走,墙壁也“喷洗”干净。“然后下令解散部队,把‘北支那防疫供水部’的名称从华北派遣军的名册上涂去,所属官兵都转属到各陆军医院去”。后来伊藤影明证言:“8月15日那天,我正在站岗。战败这件事,一时间实在没有预料到。战败后,我们花了一星期焚烧那些老鼠和跳蚤,味道难闻极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4-24 01:48 , Processed in 0.184158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