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说宝应寺

2019-12-4 10:14| 发布者: weiwei| 查看: 36| 评论: 0|原作者: 压顶庐主

摘要: 广安门东桥下,路南.港中旅大厦和北京市残疾人活动中心之间,是登莱胡同。进胡同东走,是餐饮业扎堆的德源胡同,饭口上,车碰人挤。南走,东西大道。东是白广路头条;西是登莱胡同,通南线阁。道南广安体育场,路北文 ...

广安门东桥下,路南.港中旅大厦和北京市残疾人活动中心之间,是登莱胡同。进胡同东走,是餐饮业扎堆的德源胡同,饭口上,车碰人挤。南走,东西大道。东是白广路头条;西是登莱胡同,通南线阁。道南广安体育场,路北文保单位宝应寺。原先这片空旷荒凉,现在楼挨楼,没一点儿宽绰地儿;体育场倒地广天宽,可铁栏杆铁丝网罩得严严实实。

登莱胡同原叫干面胡同;从大街进来,宽,走一辆骡马大车,蹭墙;长,走半分钟。这段就一户人家,道东,凹进一块,朝北的门;过了卡脖子这截,是一片低洼大野地;有路没街,东西有路,包括现在的德源、德泉两条胡同,往西穿港中旅大厦,过南线阁,接南马道。道北有几家住户,大部分是大街门脸房的后墙。路南就断续的住户,断续的坟地;叫后街,并不成街。西南贴宝应寺东墙一条路,东南一条路;两条路都和庙前的路相连。西通南线阁,东到老君地、枣林街。(白广路二条东南一带)。当年宝应寺地势高,为安全,庙前路南边上是一米高的矮墙。墙外直上直下,两米多深。一块平地(即现在体育场),庄稼地。东、南边缘处有些坟头。耕种的一家农户,住在地的西北角。西南角是个水塘:孟家坑。附近孩子大人,夏天嬉水冲凉。庄稼地西边也是高坡,坡上虎皮石墙的大坟圈子;靠北有座东开的大门,门北墙上嵌着一米多高一米来宽的石碑;竖刻“寄骨所”三个大字;上面横刻小字“登莱胶义园”。北墙顺庙前道路,西到南线阁南拐,西墙留有一个门。门里靠北几棵树围着几间房,住着看坟的一家。坟圈子里,有坟头,有丘子(坟头,棺材埋地下,地面土馒头;丘子,棺材放平地,砌砖包起;尖顶圆顶,清水露砖,抹光刷青灰。都有)。坟间杂草高过人。现在是体育场的球馆。南侧是白广路二条大马路;原先是大华窑业公司(烧瓷器)北墙;是那片庄稼地的南上坡。

宝应寺东,人少房稀坟头多,野草丛生,处处宽绰;近庙处,道路旁,几棵大柳树、老槐树,孩子们的乐土:拔草摘花、捉虫扑蝶、撒尿和泥、扬土造烟,撂着蹦儿的淘。树荫下乘凉,庙门前晒暖,神聊乱侃,大人们歇歇儿的好地方。

这里人鬼神三界杂处。神在庙,鬼在坟,人在家;家在庙后坟间。

宝应寺特殊的地方,是义园与寺庙合一。2008年奥运会前,宝应寺大修;庙门、院墙是新建,头层大殿是翻建。庙门上石刻横额,三个简化字:宝应寺。洁白粉墙,青瓦盖顶,崭新漂亮。有文保单位的气派。传说庙是唐朝建的。庙里有明朝万历年间的重修碑记,至晚也在明朝以前。清朝乾隆时,山东登莱义园就和宝应寺合伙了。庙里石碑刻着:“登莱义园之附于宝应寺也,自乾隆壬戌始”。道光五年,山东黄县贾东愚等在京为官的同乡集资,添盖殿宇房屋,增置田产土地。花钱不少,权利就大。庙的前部,归义园。门上石刻横额“登莱胶义园公所”;头层大殿三间供奉关公,高大关羽塑像,端坐当中,周仓、关平侍立两旁;西边地上站着泥塑赤兔马,东面架子上平放青龙偃月刀。院门两旁,白色墙壁。义园突出,佛寺色彩全无。以致几次寺庙登记,都没有记载。居民从来不认“登莱胶”,直到今天老人还叫宝应寺。五十年代以来,嫌弃寺庙神佛;庙里办小学,躲开宝应寺,叫做“登莱胶”;多少年后去了“胶”。和胡同名字一致。近二年,改称“宣武师范二附小”了

道光五年投资,到光绪十二年发现:“不得其人。僧人无赖,窃将田产售典殆尽。而善举之废弛,且数十年矣!”山东京官,福山县牟朵珊,提出审计整顿,没开始,他“出守柳州”,调动工作去了外地。国子监祭酒,福山人王懿荣接手审计,“继之;检查契册,追究已失之公产。”重立章程,延聘人员;规定“二郡值年京官及四市会首,随时督察之”。王懿荣尽力而为,取得成效。得到同乡们的拥戴。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庚子之乱,都城失守”。王懿荣“暨其夫人率孀媳,投井以殉。”“洋兵据城,经年始退。”“乱既定。二郡绅商感念弗忘”。所以一进门的院子西侧,有一新式门楼(完好保留),单独一小院。院里西屋“立文敏公(王懿容)神牌,并追立倡与义举之先达诸公各神牌。岁时荐香酒,以申景仰。”这段故事刻在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庙里《重整山东登莱义园宝应寺公产碑记》的碑上。撰文是监察御史潍县陈恒庆;书写是国子监祭酒莱阳王垿。碑文里说的“善举”,在另一块碑《宝应寺増置庙产记》有说明;乡亲患病居此调养,客死京师埋葬浮厝;“贫无力者,悉得归骨于故乡”。

庙的大修早就竣工了,门锁着,没看见里头。学校走原来的大门道(当然新建的),庙的后部还归学校。新建的庙门,比原来义园的门,高、大、宽、厚。院墙围起来的地方,比原来大多了。往西没动;往东可扩展一大块。比原先又大又好。没有花钱的不是!

山东同乡,熟悉历史的知道北京宝应寺,知道豋莱胶义园;并且引以为荣。它使人想到历史上的人和事:

清末王懿荣(1845—1900年) ,山东福山(今烟台市福山区)人。中国近代金石学家、甲骨文的发现者和爱国志士。《清史稿》有传。读书勤奋,过目不忘。好金石,喜收藏;书籍字画、铜器印章、钱币、残石片瓦,都玩儿。1880年(光绪六年)中进士。三任国子监祭酒。1899年(光绪二十五年),他第一个发现甲骨文,并将其时代断为商代。此举轰动了中外学术界,把汉字的历史推到公元前1700多年的殷商时代,开创了文字学、历史学研究的新局面。

他极重乡情。同乡推举他业余代管登莱胶义园,热心服务。审核账目,健全制度,改善管理。卓有成效。对家乡关心思念的感情,时有流露:寄乡愁的诗

碧桃花下清明节,底事家书惯不来。昨梦乘风破浪去,满山灯火是烟台。

痴迷收藏,也有诗为证:

廿年冷臣意萧然,好古成魔力最坚。

隆福寺归夸客夜,海王村暖典衣天。

从来养志方为孝,自古倾家不在钱。

墨癖书淫是吾病,旁人休笑余癫癫。

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闹义和团。八国联军借口保护侨民,进攻、占领北京。他受命任京师团练大臣,有保卫京城的责任。7月20日,联军攻进东便门。得到消息,他在家里墙上写了:“主忧臣辱,主辱臣死。于止知其所止,此为近之。”和夫人、儿媳一起,跳井殉节。时在光绪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一日。地在锡拉胡同21号。侍郎张英麟打捞三人遗体,收殓入棺。停放王宅东院。后移宝应寺停厝。九月,光绪下诏,赐王懿荣谥号“文敏”,附祀国子监韩文公祠。第二年,王懿荣的儿子王崇烈,到宝应寺灵前祭奠后,扶柩还乡安葬。

民初徐镜心(1874—1914) 字子鉴。山东黄县(今龙口市)人。1903年东渡日本,入福田大学法律系。1905年加入同盟会,任山东主盟人。1906年回国。1907年到奉天(沈阳)任《盛京时报》主编。后北上吉林与宋教仁一起,以办木植公司为名,从事反清活动。被当局发觉,有人通风,才躲过清政府的魔掌。

1912年8月,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徐镜心被推选为国民党山东支部理事长。1913年1月徐镜心当选参议院议员,赴京就职。4月宋教仁遇刺,徐镜心第一个提出弹劾袁世凯,要求查办国务总理赵秉均。之后陆续发表文章,反对袁世凯向国外银行借款;反对袁世凯增修《临时约法》、派人出席宪法起草工作等;在《顺天时报》发表《驳有贺长雄共和宪法持久策》痛斥袁世凯及其顾问有贺长雄。这些种下了杀身祸根。

1914年1月10日, 袁世凯下令解散国会。3月15日(农历2月19日),指示军法处密造伪证,加害徐镜心。当时,徐镜心借住在北京西城兵部洼中街,《顺天时报》职员下平清次郎所租住宅内。3月14日晚上京师警察厅侦缉队接到总监吴炳湘抓捕徐镜心等人的命令,次日早晨侦缉队分队长高凤林率队到徐镜心住所;徐镜心外出,就把和徐住在一起的日本人仓谷箕藏抓走。搜查徐镜心的房间,也只检出与案情无关的“实业证券”一张。徐镜心坐洋车回来,见门前有生人。叫车夫快走,别停车。但已被侦探毛伟雄发现,追上去,徐镜心被捕。3月16日,京师警察厅把徐镜心等人移交给京畿军政执法处。4月14日清晨徐镜心被枪毙,薄皮棺材盛敛尸首,拉到万人坑掩埋。消息传出,惊动在京老乡、同为社会活动家的周树标、丁佛言,他俩委托随永超以亲属名义找执法处,要求把徐镜心遗体移到宝应寺停灵祭奠。执法处批准了要求。还开介绍信(执照),叫去找外右四区警察署。警署派巡官、巡长二人跟随监视。隋永超到万人坑,刨出徐镜心棺材,运到宝应寺。另换好棺木。徐的三四位日本朋友也到场,更换棺木时,还照了相。徐镜心停厝在宝应寺后,周树标、丁佛言等山东同乡好友前来,香烛纸马祭拜;追思悼念。后来灵柩回了山东。1936年南京国民政府追授徐镜心上将衔。现在埋葬在济南千佛山辛亥革命烈士陵园。

这些当日的头条新闻,而今是饭后的闲话。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无题下一篇:嘎子的市井江湖

相关分类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0-2-17 16:56 , Processed in 0.203481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