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大都龙脉——“沙滩”与“银闸”地名由来

2020-8-3 13:17| 发布者: weiwei| 查看: 37| 评论: 0|原作者: 王锐英|来自: 北京桥梁

摘要: 北京中轴线上的路与桥大都龙脉——“沙滩”与“银闸”地名由来北京中轴线上的路与桥(十三)——纪念博物馆日沙滩与银闸的源脉自今故宫北筒子河向东,有一个古老且奇特的地名“沙滩”。元大都既然有“海子”,再有“ ...

北京中轴线上的路与桥
大都龙脉——“沙滩”与“银闸”地名由来

北京中轴线上的路与桥(十三)
——纪念博物馆日

 
沙滩与银闸的源脉
自今故宫北筒子河向东,有一个古老且奇特的地名“沙滩”。元大都既然有“海子”,再有“沙滩”倒不是令人奇怪的事儿。不过,大都的“海子”毕竟不是大海,“沙滩”是不是真的沙滩,就得钻研钻研。
传说沙滩源于东侧自北向南流过的玉河,玉河不是很宽,水流也不是很急,据说还是在北河沿中段西岸冲出一片沙滩,因而有了“沙滩后街、沙滩巷”等地名,这是不确切的。在沙滩东南,还有一条曲里拐弯的“银闸胡同”,有人猜测是玉河上的水闸。[1]而且据《燕京访古录》载,这里地下埋有银制水闸一座,梁长4尺8寸,宽5寸,厚3寸,柱高3尺。并镌有“银闸”二字和“大元元统癸酉秋奉旨铸银闸一座”十四个小字。清代《宸垣识略》中也说:“骑河桥北有石础堵水中,开二尺许,当即银闸也。”《京津风土丛书》载“玉河,有白银铸水闸一座,上镌有‘银闸’二字”,说是今天银闸胡同的来历。以银制闸,想想看即使皇帝再有钱也是不可能的,而且从材料上看也不适合。本文推测,一是该闸的铭文以银做成,二是如同不远的“银锭桥”,只是取其形色而已。结合“沙滩”一名,白浪白沙与白色的银闸很是对景,这是最有可能的。
“沙滩儿”原来的位置就在今天的银闸胡同北口到北池子北口之间,以前向西、向东都是小胡同,解放前也只是能够走到北河沿,曾定名汉花园,路北即为著名的”北大红楼“,五四运动的发祥地。
值得注意的是,清朝雍正六年(1628年),在北池子北口处皇帝敕建了一座专门用来祭祀风神的庙宇——宣仁庙。两年后又在其南边不远建造了祭祀云神的凝和庙。风神似乎总是伴随着风沙,看来沙滩之沙与风也有关吧。
1958年修建美术馆,才把东西道路开通,初名为汉花园大街。1965年前后改为五四大街,沙滩就此成为片区地名。

宣仁庙

风神庙

汉花园

汉花园大街

沙滩源自三条河水在银闸处的汇聚和淤积
由于河中有闸,水的流速必然紊乱,闸的上游年复一年就容易淘换囤积沙土,按老北京发音,“沙滩儿”的地名应该由此而来。不过,其水不应是玉河之水,因为沙滩、银闸胡同地名在玉河以西,而且正对着故宫筒子河。
可以推测,从筒子河到玉河之间,极有可能有不止一条河渠,其中一条就是元厚载门前升平桥下的护城河水东流至此,同时还有从北面的御苑(今景山为其一部分,还包含黄化门以南的大部分区域)灌溉之水、水碾之水(如碾儿胡同、三眼井)在御苑东侧排泄南流至此,在沙滩处汇聚后流入玉河,并且应在这条河渠口处建有一座水闸即银闸,而不会在玉河上,否则玉河二十四闸就要再增加一道闸了。


(图片引自网络)

与此相关,据文献记载元大都厚载门北为御苑,朱偰说:“考其地望,当在今景山西部及大高玄殿北至地安门一带,以垣三重(应为两重)及熟地八顷推之,面积颇广。所谓玄武池,盖即今北海也。“[2]《日下旧闻考》卷三十宫室引《析津志》:“厚载门,乃禁中之苑囿也。内有水碾,引水自玄武池,灌溉种花木。自有熟地八顷,内有小殿五所。上曾执耒耜以耕,拟于耤田也。” “厚载门,松林之东北,柳巷御道之南。有熟地八顷,内有田。东有水碾一所,日可十五石碾之。海子水逶迤曲折而入,洋溢分派,沿演渟注贯,通乎苑内,真灵泉也。”(引自《析津志》) 特别注意御苑东有水碾一所,日可碾十五石粮食,需要消耗较大的水力驱动,这股水即是通过“景山西河”引自玄武池的海子水,自西向东流入大内御园,再洋溢分派各处,东流驱动水碾,然后流泻于沙滩处。正是因为御苑灌溉、推动水碾所带来的泥沙,加上河水的交叉汇合和银闸的阻碍才容易发生淤积,出现沙滩。
众所周知,大都城有人工开挖的护城河环绕。虽然皇城没有专门挖掘护城河,但是东侧的通惠河正好沿东皇城根外侧通过,西边的金水河也把西面和北面的大部分皇城城墙包围在里侧,承天门前又有金水河通过,所以皇城(萧蔷范围)基本上四周也有河水环绕。[3]宫城虽然也没有记载有无护城河,但说没有则是不可信的。[4]《元史》记载:至正十五年(1355年),元顺帝下令“诏浚大内河道,以宦官同知留守埜先帖木儿董其役。埜先帖木儿言,自十一年以来,天下多事,不宜兴作。帝怒,命往使高丽,改命宦官答失蛮董之。”这项水利工程最终得已实施。说明大内,至少皇城以内是有河道的。本文分析南边崇天门外周桥下的金水河、北边厚载门外升平桥下之河可称为宫城护城河。


[1]郭京宁著,穿越皇城,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10,第133页。
[2]朱偰著,北京宫苑图考,大象出版社,2018.02,第35页。
[3]王同祯著,老北京城,北京燕山出版社,2000年09月第1版,第40页。
[4]王剑英,明中都研究:“元宫城四周是没有城濠的;元宫城是没有水道的。”单士元,于倬云主编;中国紫禁城学会编,中国紫禁城学会论文集 第1辑,紫禁城出版社,1997.09,第102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0-9-27 05:08 , Processed in 0.114549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