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三述奇之在凡尔赛

2021-12-6 09:29|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徐家宁|来自: 旧影志

摘要: 中国使团追随法国国防政府的职能部门去了凡尔赛。这期间,巴黎公社和凡尔赛军的交火不断,巴黎几成焦土;在凡尔赛,虽然公务有进展,崇厚与法外部官员多次会面,但递交国书这件事始终未能进入到实际操作的阶段。德彝 ...

中国使团追随法国国防政府的职能部门去了凡尔赛。这期间,巴黎公社和凡尔赛军的交火不断,巴黎几成焦土;在凡尔赛,虽然公务有进展,崇厚与法外部官员多次会面,但递交国书这件事始终未能进入到实际操作的阶段。德彝等人则几乎把这座旧王宫游览了个遍。

(同治十年二月)初十日庚午(1871年3月30日),细雨,冷。卯初起身,上火轮车,辰初一刻开。午正雨止。东北行七百一十一里,酉正抵卫洒,晴。

“卫洒”即凡尔赛。崇厚一行从图尔来,应该是在Chantiers车站下车。

梯也尔(左六)和他的内阁成员,左一是热夫尔,左七是发福尔。这是一张拼贴合成的照片。

凡尔赛火车站,1900年代

至此下火轮车,乘马车行六七里,宿于橘子街第二十六号。楼高四层,整洁朴素。窗外临街,昼夜车声震耳。后有小花园。花木纷繁,草径苔阶,布置精巧。

“橘子街”即现在的桔街(Rue de l’Orangerie),我查现在的门牌26号在街北,与德彝所描述的地理位置不符,反而是路南的29号更接近他的描述,前窗临街,屋后有一座小花园,可能在那之后的一百多年里门牌的排列有变化,比如北京城的门牌号就换过单双号的方向。这个住处离凡尔赛宫很近,彼时驻有兵营,来往兵马频繁,所以德彝抱怨过好多次噪音太大,“昼夜人马来往,使人寝卧不安。”德彝很喜欢屋后那个小园子,在凡尔赛期间他多次提到这里,比如二月二十九日(1871年4月18日)就写到:“阴雨阵阵。雨止,步入楼后小园。见正面临墙,松柳几株,中隐茅屋一间,玻璃窗壁。绕屋满架蔷薇,清香触鼻。正中牡丹一丛,甚大。地作圆形,环以曲径,丰草绿缛,百花馨香,其名率多不识。楼之左右,分二小院,亦系满载佳卉,嫩红深绿,颇觉可人。虽楼前车马驱驰,其声聒耳,赖有莺歌蝶舞,聊可解嘲也。”

橘子街,1900年代

橘子街,1900年代

在Google Earth里看橘子街有屋后花园的房子

现在的26号门牌所在的房子,在街北,没有花园,自Google街景

现在的29号门牌所在的房子,在路南,有花园,自Google街景

在Google街景里从Hardy街看小园子的另一面

十二日壬申,阴,凉。未初,法外部副总理费得功来拜,其人年逾花甲,言语温恭,幡然以老翁也。

费得功(Léon Martin Fourichon, 1809-1884)出生在蒂维尔(Thiviers),长期在海军服役,当时在梯也尔的国防政府里担任海军部部长和殖民地部部长,兼外交部副部长。

费得功肖像

十六日丙子,晴。未初,随星使往拜法外部大臣发福尔。

中国使团“主动出击”去联系当时的外交部长发福尔。发福尔(Jules Favre, 1809-1880)出生于里昂,以律师的身份进入政坛,先后担任国民议会代表和立法委员,在梯也尔的国防政府中担任外交部长。就在崇厚拜访发福尔一天后,这位外交大臣带着他的几位同事回访。

发福尔肖像

二十四日甲申,阴。巳正,随星使乘车行里许,抵大礼拜堂。外立马步队千余名。堂高九丈,阔八丈,深十四丈,内外横有黑布帘幔,中立一十字,上悬耶稣木像。两旁列瓷烛十二只,高各五尺。上下左右燃灯千余盏,插国旗数十杆。台上设香案,右坐主教马比喇,头戴白缎帽,形如山字,身着白袍,上罩青绒金边十字披肩,足登白花鞋。又教师六七名,头戴黑帽形如凸字,亦系白衣,黑十字披肩未缘金边,着黑皮鞋。台下红椅三行,坐本国大员,如递尔、发福尔等。后长凳数行,坐各国公使及外客,再则小学生数十。木阑外设假木柩二,上覆黑帐,四围列白蜡长四五尺者百余只。前列亡者之甲胄刀剑,再后列乐兵四百余名。楼上设有风琴大瑟。左右石阑外,立本地男女无数。初则奏乐唪经。其主教时而免冠,时而看经,而立坐无暇晷,观者皆随之。余人时而递书,时而呈帽,皆跪进。又皆北向十字,忽而请安,忽而问讯。其中亦有黑衫白披肩者,皆教徒也。有三教徒以金壶、金盘、白布巾各一,跪而进水于主教。主教坐而涣其左手前二指,后步于十字架前拈香。其合掌膜拜,如僧道礼。又以提炉焚檀,绕台三匝,阖室生香。回台后,教徒跪进黑布鞋、紫底金花氅。更衣毕,有二对高烛、一炉木香前导,主教步于柩前。后一乌衣人戴毡帽者,手举银锸,长约六尺。奏乐念经一通,其礼乃毕,宛然一出戏也。又,第三次祷告天主前时,门外马步队鼓噪一阵,以助其威,以赞其忠,闻者罔不惨然。归时沿路男女拥挤,寸步难移。

“大礼拜堂”即凡尔赛的圣路易大教堂(Cathédrale Saint-Louis de Versailles)。中国使团来这里是受邀参加两位阵亡“提督”的葬礼,“一名斐斯旺,一名杜其良”。

凡尔赛圣路易大教堂正立面,1870年代

回寓早餐后,未初一刻,复随星使乘车西北行三十余里,道途宽坦,田亩膏腴。中过马利庄,见一运水台,巩固如城,高三四丈,长里许。两首二高楼,内含水机。城下月门二十余洞,即“红头”所欲拆毁之水道也。

“马利庄”即Marly,“运水台”即给凡尔赛宫所有喷泉提供水源的运输管道,由砖石砌成架高,这样水就有足够的势能产生喷泉的效果,水道下面是拱券的样式,所以德彝说“月门”。这项汲水工程进行了七年,1686年才完工。具体是在在塞纳河边装有14组巨大的轮式水车,不断的将河水泵上输水道,现在只有这部分水道幸存。

在Google Earth里看“运水台”,可见投在地上的拱门的影子

凡尔赛宫供水系统图,巨大的水轮从塞纳河汲水,并通过管道和“运水台”送至凡尔赛

装有水轮的汲水房,1880年代

汲水房内部结构示意图

汲水房内巨大的水轮,1880年代

又过有邦麻里村,楼房整洁,道路崎岖。申初,抵贤日曼村,下车步至沙土老王宫。楼四层,高六丈,周八十余丈,下筑白石,上垒红砖。外环水池,深阔约二丈。过石桥入内,四面皆楼,中一方院。楼之东北涂饰簇新,西南尚未告竣。乃入北面楼门,步石梯百零四级。每层四壁与椟箧中所存者,皆罗马古董,如石人石斧,刀枪剑戟,甲胄服饰、金镯耳环、项圈古钱、瓦壶麻布等物,珍藏无空隙处。土人云:“一切皆由窀穸得来者。”
宫对面一礼拜堂,石室清幽。后一花园,极其宏敞,奇花分畹,佳木成行。一路藤萝,杨柳松柏,苍翠满目,洵堪引人入胜。林内列有四轮铁船三十余只,长约三丈,前阔后狭,系为站阵过渡用者。园在冈面,东边砌以巨石,边横铁阑,旁罗椅凳。在上向东北望,则巴里在指顾间,相距约三十余里,中有思安江与巴里相通。由巴里来此者,亦可乘舟遣兴也。

“贤日曼”即圣日耳曼(Saint Germain),“沙土老王宫”即(Chateau de Saint-Germain-en-Laye),是路易十四的出生地,1862年拿破仑三世同意对这座建筑进行维修并改建为博物馆,这项工程持续了43年才完工,1870-1871年因巴黎公社事件而短暂停工,崇厚一行去参观正好赶上这个特殊的时期,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协约国与奥地利也是在这座建筑里签署了《圣日耳曼条约》。“宫对面一礼拜堂”即王宫西侧的圣日耳曼教堂(église Saint-Germain)。

在Google Earth里看圣日耳曼城堡及教堂

圣日耳曼城堡,可见城堡外的护城河,“深阔约二丈”,1900年代

正在修建中的圣日耳曼城堡,德彝他们去的时候“西南尚未告竣”,1867年

三月初十日庚子,晴。未初,随星使乘车行三四里,抵王宫右小特农园。先入一屋,内存先代轿辇与冰床、雪床共数十辆,皆甚华丽……出此,步行半里,过屏门,入其先王路义十六之故宫,清幽静悄,所有画轴床椅,及一切陈设,皆先代之故物也。傍门立王后马娄爱讷之石像,工极灵巧,望之如生,询知系二百年前被民众杀害者。下楼,步数武,入一大园,树木阴翳,花木参差……又有小河曲径,邱壑桥梁,亦皆一一入画。人之初入,多有迷途者。因马后为农人女,在此特建草楼数椽,前临小湖,后傍深林,凫飞鸟语,别一洞天。王后每来此乘凉,躬造牛乳出售以自娱。楼前有一花坞,绕以藤萝,四布浓阴,红尘不到。屋内设有木盆花草数种,或沛甘雨,或披和风,皆可寻芳揽胜也。

“小特农园”即小特里亚农宫(Petit Trianon),1768年建成,1774年被路易十六赐给玛丽王后,即德彝所说的“马娄爱讷”。“草楼数椽”即路易十六为玛丽皇后修建的农庄。

小特农园,1880年代


小特农园另一面,“步数武,入一大园,树木阴翳,花木参差”,1880年代

玛丽王后的农庄

十一日辛丑,微阴。未初,费得功请游国王夏宫。未正一刻,随星使乘车前往。见其楼台殿阁,花木水法,陈列如前,无须再述……又,本国民会移此,正殿改为官署,戏园改为会堂。大厅皆以木截成小屋,外挂一牌,云某号某司,专理何事。内设床榻火炉,窗壁尚皆整齐。

凡尔赛宫正面全景,1880年代

凡尔赛宫中的剧院,1870-1871年间被“改为会堂”

十三日癸卯,晴。未初,随星使游王宫后之小园。四垣环以花蓠,前临小湖,后依石径,道路弯曲,花木整齐。遍地青草,割去上半,使游者周围绿茵,不见土石。

从阿波罗喷泉看凡尔赛宫,1870年代

十七日丁未,晴。午后,随星使乘车,先至宫后小园少游。后步入大园,见一圆石牌楼,高约二丈,雕刻玲珑,周三十余丈。共月门三十二洞,正面四门,便人出入。余二十八门,每门置一石盘,高五六尺,周丈余,由盘之中心激水,高至丈五,直射牌顶。正中一圆池,周六七丈,立一石人,由石人脚下有水四面漾出,洵奇观也。出此,转入小特农。一路道途宽敞,左右椿橡两行,高皆三丈。各树交枝作月门形,经人修治,挺拔整齐。游人来此,无须畏日也。

“圆石牌楼”即圆形柱廊(La Colonnade),位于阿波罗喷泉南侧的花园中。

圆形柱廊中间的雕塑,“正中一圆池,周六七丈,立一石人”,1870年代

二十日庚戌,晴……又,昨接法外部来文,内称本国会堂现派全权大臣热夫类专与贵大臣办理中外交涉事件,是日星使令人送名片往拜。

“热夫类”在中文文献里还有一种译法,即“茹费理”(Jules François Camille Ferry, 1832-1893),也就是在中法战争后倒台的那个法国总理。至此,法方终于确定下来和崇厚使团对接的人了,接下来的近半个月里,崇厚多次与热夫类在小特里亚农宫会面,每次基本上都是从未时到酉时,甚至更长时间。

热夫类肖像,十几年后他担任法国总理,因中法战争的失利而倒台

二十一日辛亥,晴。午初,哥士奇来拜,热夫类投剌答拜。未初,随星使乘车,先游小特农,后行二十里入大特农。石岗重叠,树木萧森,桥梁环绕,溪水潆洄。

“大特农“即大特理亚农宫(Grand Trianon),是路易十四非常喜欢的地方。

大特农宫正面,1870年代




*除特别注明外,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6-14 00:17 , Processed in 1.120511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