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00年前,小洛克菲勒北京行

2022-1-11 13:14|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失重的梁柱 高一丁|来自: 旧京图说

摘要: “初秋的北京分外美丽。胡同里不像平日那样尘土飞扬。街上开张的店铺生动如画,来回兜售的小贩和乞丐的叫喊,听起来也很和谐。出殡队伍和迎亲队伍展示着其铺陈庞大的设计。透过明净的空气,远处的西山山色如黛,近处 ...
“初秋的北京分外美丽。胡同里不像平日那样尘土飞扬。街上开张的店铺生动如画,来回兜售的小贩和乞丐的叫喊,听起来也很和谐。出殡队伍和迎亲队伍展示着其铺陈庞大的设计。透过明净的空气,远处的西山山色如黛,近处的景山则点缀着玲珑小亭。还有皇城那巨大的城门,金色屋顶的紫禁城。与这些相比毫不逊色的,是绿色琉璃屋顶的豫王府,那是我们的新医学院和医院。”
这段文字摘自《协和医事》,参考其他资料,或出自1921年洛克菲勒医学会的年度报告,执笔者为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董事会秘书。当年9月19日,由洛克菲勒基金会捐建的北京协和医学院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正式启用。至今,已是百年。

1.
起 程

协和医学院的历史,以及洛克菲勒家族的传奇,已经被讲述了太多,在此不赘。而关于1921年小洛克菲勒的北京之行以及正式的开幕仪式,却有值得一探的新视角。由福克斯电影公司摄录的三段视频影像,就为我们观看这段历史,提供了可能。
尽管协和医学院的建筑早已于1919年落成,医学院本科与护校也已经开学,但开幕典礼,仍至1921年9月才正式举办。考虑到老洛克菲勒已经82岁高龄,远渡重洋对于老人来说是不小的考验,因此,出席这场盛大开幕活动的任务,便交给了独子小洛克菲勒(John Davison Rockefeller,Jr)。

▲洛克菲勒父子

小洛克菲勒时年47岁,已经成为洛克菲勒家族庞大商业帝国的掌舵者之一。对于东亚事务的开拓,以及中国、日本的艺术文化,小洛克菲勒有着高涨的热情与浓厚的兴趣。前往中国参加协和的开幕仪式,也让他有机会亲身感受大洋彼岸的世界。
8月16日,小洛克菲勒一行由温哥华起程,乘坐“亚洲皇后”号游轮前往中国。同行者除了小洛克菲勒的夫人及女儿外,还有George Edgar Vincent(1917年起担任洛克菲勒基金会主席),William Henry Welch(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院长),Théodore Tuffier(法国著名外科医生),R.T.Leiper(伦敦大学热带医学学院蠕虫学教授),Sir William Smyly(著名妇科医生)等21人。
头两段影片影像便应拍摄于此时,一段拍摄于纽约中央车站,另一段推测拍摄于温哥华码头。在第二段视频中,可以清晰地看到陪同小洛克菲勒一同前往东亚的诸位人士,行文仓促,未能一一对应(只认出了韦尔奇,即William Henry Welch),但已经是我们对当时代表团的核心成员,有了直观的了解。

代表团所乘坐的“亚洲皇后”号由位于苏格兰戈万的费尔菲尔德造船和工程公司建造,于1912年下水,1913年5月完工。该船由加拿大太平洋轮船有限公司拥有,除了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任务外,她的整个商业生涯都在运输货物和乘客。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亚洲皇后”号成为一艘辅助巡洋舰,被部署在亚洲和中东地区,后来在大西洋上担任运兵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该船在1941年1月再次被改装为运兵船。1942年2月5日,“亚洲皇后”号在新加坡附近海域执行运输任务时被击沉。
第三段影像也是最完整的一份,有近15分钟,由摄影师Alfred Dillimtash Brick等拍摄,记录了小洛克菲勒一行在朝鲜和北京的主要活动。作为当时的世界首富,洛克菲勒家族有足够的条件进行完整的影像拍摄,目前所能见到的应该也只是其中的部分内容。为便于观看,根据内容对整段影像进行了分段剪辑。

2.
途径朝鲜

8月29日,小洛克菲勒一行抵达日本横滨,稍作停留后前往朝鲜。9月1日晚,代表团一行14人抵达汉城,并逗留三天,期间,时任朝鲜总督斋藤实于9月3日在官邸为小洛克菲勒举行午宴。9月4日一早,小洛克菲勒一行启程前往沈阳。

斋藤实 (1858年12月2日~1936年2月26日), 日本海军大将,1919~1927年和1919~1931年,斋藤实曾两度出任朝鲜总督。1932~1934年,斋藤实接替被刺杀的犬养毅出任内阁总理大臣,是为日本第30任首相(内阁总理大臣),后在1936年的“二·二六事件”中被青年军官刺杀身亡。

3.
初到北京

9月6日晚,小洛克菲勒一行到达北京。最初小洛克菲勒一行本想由日本直至上海,在由津浦线北上,但最终选择由朝鲜至沈阳,再由京奉铁路进京。
关于在京活动的详情和感受,在小洛克菲勒夫妇给孩子的书信中,应由比较详尽的记载,只是除了零散的引述外,这些收藏于洛克菲勒基金会档案馆的信件并没有完全开放,因而主要的活动,更多是通过相关报刊的报道进行推断整理。

小洛克菲勒的谦恭平易,给许多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来到北京到访协和医学院时,一位外国记者这样描述他眼中的小洛克菲勒:
“他既没有穿漆皮鞋,也没有戴宽边的高呢帽,事实上,他穿着深灰色的西装,戴着柔软的草帽,看起来非常舒服。他身材矮小,瘦弱,头发是棕色的,但却很有光泽,看着他给人的印象是,他在精神上很轻松。”

▲小洛克菲勒站在协和医学院南门前,身后便是豫王府著名的卧狮。

9月15日,协和医学院开幕系列活动正式开始,直至22日结束。期间,最引人瞩目的是每天在协和礼堂举办的学术演讲,以及在医学院中的手术观摩活动,参加人数达280名。每场活动的主讲人,均为前来参加开幕典礼的著名医师、学者。整个系列活动,可以视作当时医学研究领域的高端论坛。
专业的学术活动之外,协和医学院也打开大门向公众开放参观。仅15日当日,就有数千名北京市民和外籍人士来到协和,参观这座已经在北京开办数年的医学殿堂。宫殿般华丽壮美的建筑群,以及先进的医疗设备,都令参观者感到惊叹。参观活动从下午两点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医院的病房、手术室、X光室、门诊部乃至厨房等都对外开放,小礼堂中还演奏了音乐,以招待来访嘉宾。
活动期间,风光游览也是不可或缺的内容,更何况协和医学院所在,是文化灿烂的故都北京。在1922年出版的纪念册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当时为参会嘉宾提供的游览日程安排。由于大量的学术研讨需要进行,游览的时间多选在下午2时至5时之间。
9月16日:景山、北海、孔庙、雍和宫、东岳庙
9月17日:中南海,徐世昌总统招待会
9月20日:景山、北海、孔庙、雍和宫、天坛、先农坛
9月21日:天坛、先农坛、博物馆、中央公园、隆福寺等市场
9月22日:天文台、市议会、博物馆、中央公园、西山、碧云寺

▲小洛克菲勒一行在颐和园游玩。颐和园并未在活动安排的游览地点之内,小洛克菲勒一行何时参观的颐和园,暂未得知。

▲在北海的游览。

4.
面见徐世昌

游览活动中,有一项徐世昌总统招待会。事实上,在9月15日,徐世昌便已经与此次活动产生联系。
9月15日晚,在总统府,来自上海市健康教育委员会的W.W.Peter和Dr.S.M.Wbo向时任大总统徐世昌放映了一些关于医学和生命科学相关的影片,这或许是徐世昌第一次接触到这种新鲜的呈现形式,其中一部名为“生命的起源”(How life begins)的影片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除此之外,还有如“征服中国的霍乱”,讲述了1920年在福州开展的抗击霍乱运动,以及关于在上海举办的第五届远东运动会等影片。放映场所在总统府内的一处讲室或书房(原文“school room”),参见观影的除了徐世昌夫妇,总统府内的工作人员,还有许多被邀请来的小孩子。
不过在徐世昌日记中,则是在9月14日有“灯下看美国电影”的记录,或是记忆有误。
9月17日下午,小洛克菲勒一行前往中南海,参加徐世昌为出席协和医院开幕式的来宾举行的招待会。据报道,此次招待会共邀请了490余人。宾客们从新华门进入中南海,坐船至瀛台,欣赏这座曾经囚禁光绪帝的精巧孤岛。
在其他宾客游览瀛台时,徐世昌会见了小洛克菲勒夫妇和女儿,以及M.A.Ryerson夫妇。小洛克菲勒向徐世昌转达了其父老洛克菲勒的致意,徐世昌也对洛克菲勒家族的慷慨奉献表示了感谢。当天的招待会现场还有专人负责摄录影像,可惜除了小洛克菲勒和徐世昌的合影照片之外,暂时没见到有其他影像存世。

当日,徐世昌日记中有载:“······到延庆楼,美国资本家来华建设协和新医院,罗克斐勒第二偕其妻女诸人来谒,在福昌殿外照电影,到怀仁堂开茶会。中外男女医学家、慈善家数百人。”

5.
开幕仪式

9月19日下午4点,正式的开幕仪式在协和礼堂举行。先由司徒雷登(J. Leighton Stuart, D.D)进行祝祷,随后,洛克菲勒基金会主席George E. Vincent,代表洛克菲勒基金会介绍医院和医学院的情况。时任协和医学院院长胡恒德(Henry S. Houghton),代表协和医学院进行接收。
随后,颜惠庆(时任外交部总长)代表总统徐世昌致词;齐耀珊(时任内务部总长)、陈祀邦(著名医师,时任内务部技正)代表内务部致辞;马邻翼(时任教育部次长,代理部务)代表教育部致辞,顾临(Roger S. Greene)和小洛克菲勒(Mr. John D. Rockefeller,Jr)则分别代表中华医学基金会和洛克菲勒基金会致辞。整个典礼简洁庄重,约下午5时即结束。
代表北京大学参加开幕仪式的胡适,在当晚的日记中写到:
“三时,到协和医学校,代表北大,参与正式开幕典礼。是日典礼极严肃,颇似欧美大学行毕业式时。是日着学位制服参加列队者,约有一百余人,大多数皆博士服,欧洲各大学之博士服更浓丽壮观。自有北京以来,不曾有这样一个庄严仪式。(古代朝服上朝,不知视此如何?)
行礼时,颜惠庆代表徐世昌演说,尚可听;齐耀珊(内务)、马邻翼(教育)就不成话了。顾临(R. S. Greene)代表罗克斐洛医社演说,最后罗克斐洛(Rockfeller, J. D. Jr.)演说。罗氏演说甚好,演说词大概是此间有人代他做的。”
参看1922年纪念册中记录的演讲稿,胡适的印象大体不差。其中,颜惠庆的演讲令人印象深刻。颜惠庆的演讲中说:
“在我们的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时期有这样的仪式,将来自欧洲、美国、日本和中国各地的众多杰出的访问者、著名的科学家、杰出的教育家和著名的宗教领袖聚集在一起,聚集在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我们感到非常荣幸和自豪。”
9月16日,小洛克菲勒便曾拜会颜惠庆,在颜惠庆眼中,他是位“举止文雅的人”。同时也在当天的日记中记录,北洋政府应为洛克菲勒父子准备了勋章,何时进行的颁授暂未得知。而对于19日的典礼,颜惠庆日记中载:“协和医院举行仪式,列队而行。见到了卜舫济、吴德施夫妇、鄂方智等人,顾临和洛克斐勒做了很好的讲话。”
在给胡适和颜惠庆留下深刻印象的演讲中,小洛克菲勒讲述了其父对于建立协和医学院倾注的心血、七年来的诸多工作,以及对未来的期许。他说:“我对北京协和医学院寄予厚望,希望所有进入该校的教师和学生都能发扬自我牺牲和服务精神,希望它能为中国的进步和福祉做出积极贡献。” 在小洛克菲勒看来,只有中国人才能解决中国的医疗问题,作为西方人,他们所能做的只是提供一条道路。他期待有朝一日,中国人可以完全掌握这所学校和医院,使“西方所能提供的最佳医学,永远扎根于中国的土壤”。
演讲之外,给来宾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身着各式学院长袍的各国学者,在礼堂和校园间列队而行、鱼贯而出的场景。在这段影像中,这一场景也被完整记录。同样是在洛克菲勒医学院的年度报告中,这样记述了当天的景象:
这个迷人的秋天,来自日本、英国、爪哇、朝鲜、菲律宾、加拿大、法国、美国和中国各重要省份的科学家和代表,一起来参观和庆祝协和医院的诞生。9月19日,由这些著名来访者组成的学术阵容,更是引人注目。来自东方和西方的科学家身穿西洋学院制服,列队前进。在绿色琉璃屋顶下,有设备先进的实验室和上了年纪的大水车,有成队的西医医学生、街上晃悠的苦力小工、常常可见到的乞丐。街上手艺人的吆喝,混合着由新管风琴奏出的进行曲,它们送着队列缓缓进入美丽的协和礼堂。

▲非常珍贵的镜头,记录下了出席开幕仪式的伍连德医生,夫人黄淑琼。作为当时在世界范围最有影响力的中国医生,伍连德先生在协和医学院的创办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在系列演讲中,他也针对东三省的鼠疫情况做了报告。

▲来到会场,刚刚下车的小洛克菲勒。

▲从礼堂中走出的小洛克菲勒(左一)

▲从礼堂中走出的颜惠庆(右二)与顾临(右一)

▲居中手执纸页的,便是伍连德医生
▲从校园走出进入礼堂,右二为伍连德

▲从校园走出进入礼堂,右六或为胡适

▲从北京饭店的楼上,远眺协和医学院的宫殿式屋顶

▲开幕日当天,协和医学院南门前

▲开幕日当天的礼仪活动,或是赠送牌匾?最后一帧中,上车的两位长者应有齐耀珊与马邻翼
在小洛克菲勒夫人给儿子的信中,她记录下对北京的印象:“我们在这里如此地忙于招待和被招待,以至于一有时间我们便疲劳睡去······我发现北京是我去过的最有意思的城市之一。我热爱这里的人们······他们都那么友好、善良。”

6.
南 下

影像记录的部分至此已经结束,小洛克菲勒一行之后的行程,只好根据报章杂志进行模糊地拼贴。离开北京后,小洛克菲勒一行于9月27日晚到达上海,下榻于礼查饭店。9月28日由中华总商会设宴招待,9月29日晚,在上海青年会,小洛克菲勒发表演讲,谈及诸多问题。
10月1日晚,小洛克菲勒一行乘坐“俄罗斯皇后”号,由上海前往马尼拉和香港。10月4日抵达马尼拉,并于两日后抵达香港,7日前往广州。在广州期间,小洛克菲勒还与孙中山会面。彼时孙中山正在筹备北伐,讨伐的对象,即是小洛克菲勒刚刚面见过的徐世昌等北洋势力。当时的孙中山或许无法预料,4年后会在协和度过一段人生的最后时光。
10月11日,小洛克菲勒一行从广州返回香港,10月12日晚,在港督府参加宴会,13日启航返回上海。17日从上海启程回国。中途停留日本数周,11月19日,由日本启程前往美国。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2-8-8 07:04 , Processed in 1.134566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