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从东交民巷到新东路——德国使馆的前世今生

2022-1-27 15:29|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甲申十七年|来自: 西里西亚打字工人

摘要: 咸丰十年(1860年)10月,英法联军发动的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天津条约》和《北京条约》的签订,让西方国家看到了清国在外交和军事上的软弱无能。看到英法两国在华取得的巨大胜势,普鲁士也开始蠢蠢欲动,1861年3 ...
咸丰十年(1860年)10月,英法联军发动的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天津条约》和《北京条约》的签订,让西方国家看到了清国在外交和军事上的软弱无能。
 
看到英法两国在华取得的巨大胜势,普鲁士也开始蠢蠢欲动,1861年3月,普鲁士派出的远征队到达上海,随后转至天津。
 
该年6月23日,普鲁士代表对清国进行威胁,提出谈判签约,清廷开始拖拖拉拉,之后普鲁士及德意志各邦代表艾林波伯爵(Friedrich Albrecht zu Eulenburg 1815-1881)直接派出两个人前往北京私自建立使馆,逼迫清廷开始重视普鲁士。
(普鲁士代表艾林波伯爵)
 
咸丰十一年(1861年)9月2日,清国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崇伦与艾林波签订《中普通商条约》,共四十二款,另附专条,其中一项的主要内容是,在条约交换批准的五年之后,允许普鲁士使节进京居住。
 
这一年,德意志还没有统一,甚至日后统一德国的太祖武皇帝威廉一世才刚刚即位,他的前任是腓特烈·威廉四世,1月2日病逝,随即摄政王威廉·腓特烈·路德维希(Wilhelm Friedrich Ludwig),他就是威廉一世。
 
同治元年(1862年),普鲁士及德意志各邦国在北京东交民巷中段路南、洪昌胡同北口(台基厂大街南段)西侧圈地设立公使馆,南界直抵北京内城南城墙。这个使馆,是在英国、法国、俄国、美国之后的第五个外国公使馆,首任驻华公使叫列斐士(Guido Ludwig von Rehfues 1818-1894)。

(北京内城南城墙,城墙左侧为护城河河床,右侧的建筑即为普鲁士公使馆)

(1900年以前的使馆区,图中26为普鲁士公使馆,27为怡和洋行,24为汇丰银行,公使馆对面的25就是北京饭店的雏形。这份地图显示,当时使馆区是混居状态,比如1-9都是清廷机关,17为庙宇,20是肃亲王府,32是那桐的府邸,此外还有大量的民居)

(本图为英文版地图,可以看到德国公使馆西侧的中国民居)

(此为德语版地图)
 
1871年1月18日,普鲁士王国成立170周年,在法国凡尔赛宫镜厅,威廉一世加冕德意志帝国皇帝,史称德意志第二帝国。
 
(实际上上周二是德二成立151周年纪念日。)
 
而这个德二,继承了10年前签订的《中普通商条约》,因此这份条约被认为是中国和德国之间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而公使馆也因此成为了德国公使馆。

(如今的正义路在1900年以前还是玉河的下游,其上游就是今天从什刹海流出的那段玉河,1900年之后被填埋,因其旁边即是英国公使馆,所以改叫英国街)

(德国公使馆与北京饭店相对)

(德国公使馆的大门)

(德国公使馆的侧门和外墙)

(从西侧远眺德国公使馆,照片最左边的马路即是东交民巷,当时称为使馆街,远处的城楼为崇文门城楼)

(德国公使馆主楼)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义和团运动如火如荼,时任德国驻华公使克林德男爵被非常诡异的击毙在街头,详情请看《从“克林德碑”到“保卫和平”牌坊》,随后引发了围攻东交民巷各国公使馆的事件,因为德国公使馆位于东交民巷的东南部,遭到义和团的猛烈攻击,使馆内建筑受到严重损坏。

(庚子国变时被毁掉的德国公使馆)

(鸟瞰被毁掉的德国公使馆)

(围攻之后的德国公使馆主楼)

(德国士兵进入东交民巷)

德皇威廉二世对克林德的被害非常愤怒,他曾给瓦德西的指示中说道:

当你遇见敌人时,就要打败他,不必给予宽容,无需收作俘虏,任何一个落入你手的敌人任你处置。就像1000多年前的匈奴人,在埃策尔率领之下,英勇刚毅而名留史册那样,德国人的英名也将以这样的方式传遍中国,由此使中国人甚至永远不敢再蔑视德国人,即便是面对一个德国人时也不敢。

克林德男爵的继任者穆默男爵(Philipp Alfons Freiherr Mummvon Schwarzenstein)出生于1859年3月19日,死于1924年7月10日,他在清国认怂之后的《辛丑条约》谈判中狮子大开口,要求的赔偿额占全部赔款4亿5千万两的20.02%。

(克林德的继任者穆默男爵)
 
值得一提的是,穆默男爵也是一位摄影爱好者,如今网上几乎全部的庚子国变相关的照片和北京著名建筑的照片,都是穆爵爷的大作。
 
《辛丑条约》签订后,列强获得了驻军保护使馆的资格。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列强颁布了关于使馆区扩建和变更的公告,将所有中国人迁出,因此东交民巷正式成为了城中之城,改变了庚子国变前清国人和外国人混杂居住的局面,东交民巷里几乎全部由外国人居住。德国公使馆因为受损严重,所以借重修之由进行了大规模扩建,占据了附近的广成木厂和大量民居,从原来的1万平方米扩展到10万平方米,西边与汇丰银行大楼为邻,东边抵达马可波罗路(今台基厂大街),北到公使馆街(今东交民巷),南至内城城墙,中间有一处建筑为怡和洋行北京办事处,并增建了兵营。

(成为独立城中城的使馆区位置)

(使馆区在1900年之后成为了城中城,这是位于崇文门西侧的外墙和铁门)

(1915年的使馆区地图,其中25为德国使馆,21为汇丰银行,24为怡和洋行,北京饭店的老板沙孟获得了赔偿,已经搬离北京,北京饭店被法国使馆占据,即图中的23,35为比利时使馆,其旁边的43为德国兵营,44是德国俱乐部,42是德亚银行)

有关沙孟和其他外国人的故事,可以参阅:《东交民巷的外国人》

(1912年的汇丰银行大楼)

(1912年的怡和洋行大楼)

(红色区域为1900年之后经过扩建的德国使馆)

(重修公使馆)

(重修后的德国公使馆内中式建筑)

(重修后的德国公使馆大门内测)

(重修后的德国公使馆大门外侧)

(德国公使馆大门外的明信片)

(重修后的德国公使馆明信片)

(在德国公使馆内重新安葬克林德)

按照条约规定,德国的驻军300人,拥有5门重炮和6挺机关枪。
 
同时,为了避免再次出现类似围攻使馆的军事行为,列强要求在城中城外围设立无人区,并拆除了全部建筑。之后,这条在西、北、东三个方向环绕城中城的区域被各个国家占为练兵场,在局势稳定后,也举办一些体育运动。

(德国练兵场的位置,其在使馆区城中城以外的无人区)

(德国士兵在练兵场踢足球)
 
其中兵营与公使馆并不相邻,而位于比利时公使馆的东侧,其旁边是俄国兵营,而德国练兵场也不和兵营相邻,在俄国兵营的东侧。

(各国练兵场和德国兵营的相对位置)

(德国兵营的位置)

(在英文地图中的德国兵营位置)

(德国兵营大门)

(德国兵营内建筑)

(德国兵营全貌,右上角的白色建筑为下文要提到的德亚银行大楼)

按照各国的约定,东交民巷城中城由各国各自负责一段城墙的防卫,崇文门位于德军驻守范围之内,因此德国在崇文门城楼西侧的城墙上修建了防御工事。

(北京内城的南城墙,崇文门西侧的一段为德国的防区)

(上面提到的这段城墙上的防御工事)

(安置在城墙上的德国重炮) 

在公使馆的东头,德国人还建立了一所医院,以拉扎尔恩的修女命名。

(德国医院)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德亚银行设立北京总部,第一位经理叫柯达士(Heinrich Cordes 1866-1927),曾经是克林德的翻译,他退休后,他的儿子担任银行经理。

(德亚银行大楼的西南角)
 
一战以后,德国战败,但公使馆依然存在,并成为魏玛共和国的公使馆,只不过撤出了士兵,兵营被荷兰占据。

(荷兰士兵占据了德国兵营)

1949年10月27日,民主德国和新中国建交,德国公使馆成为民主德国的大使馆,直到温格初期,中国政府将全部留在东交民巷的大使馆迁出,迁往日坛路的第一使馆区,但是东德人比较不合群,在亮马桥兴建了自己的使馆。
 
1972年10月11日,新中国23岁生日的第二天,中国和联邦德国建交,当时第二使馆区开始兴建,于是西德人选择了东直门外新东路旁边,尴尬的是,曾有一位专家告诉我,他经过大量的考证和寻访,这块地方,在日据时期是东直门外著名的火葬场。

(现在位于新东路东侧的德国大使馆)
 
1990年10月3日,两个德国合并,实际上应该是民主德国先解散,然后联邦德国占领了这些无主地,无论如何,东德不存在了,东德大使馆被新的联邦德国外交部要走,之前说过,变成了现在的德国使馆学校。

(昔年的东德大使馆,现为德国使馆学校)
 
如今在东交民巷已经很难再看到昔日德国公使馆的建筑了,唯有在今东交民巷派出所对面能看到一段灰墙,是中西合璧的样式,推测这是昔日德国公使馆东北角仅有的残存建筑。

(如今在东交民巷南侧的一段灰墙,怀疑是曾经的德国公使馆的残存)

(如今在东交民巷南侧的一段灰墙,怀疑是曾经的德国公使馆的残存) 

德国兵营和德国医院早在五十年代就被拆除了,在1954年,原址兴建了新侨饭店。

(如今的新侨饭店) 

现在能在新侨饭店西侧看到一点曾经的样子,下图右侧的大门为昔日兵营大门的大致位置,左侧停有警车的路口是东交民巷派出所,是昔日德亚银行的原址。

(铁门位置为昔年德国兵营大门的大致位置,斜对面的警车停车处是曾经的德亚银行)
 
德亚银行和怡和洋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还曾经存在,1986年怡和洋行和周边建筑,包括德国公使馆的几乎全部建筑被拆除,在原址建起了首都大酒店。

(如今的首都大酒店)
 
德亚银行曾经是中国恐怖片电影院,它的大楼一直保持至1992年1月,随后被拆除。


(上世纪八十年代还存在的德亚银行大楼)
 
至此,东交民巷内已无德国痕迹。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2-10-4 11:13 , Processed in 1.081971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