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北京婚丧嫁娶忆旧

2022-9-28 10:31|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孙兴亚|来自: 《宣武文史》

摘要: 婚丧嫁娶是人们一生中仅有的几件大事。一般人们对它都非常重视,旧京习俗将这些称之为红白喜事。随着红白喜事的办理,因而产生了为其服务的各种行业,后随着时代的变迁,解放以后,有的已经不复存在了。现仅就我所知 ...
婚丧嫁娶是人们一生中仅有的几件大事。一般人们对它都非常重视,旧京习俗将这些称之为红白喜事。随着红白喜事的办理,因而产生了为其服务的各种行业,后随着时代的变迁,解放以后,有的已经不复存在了。现仅就我所知的一些情况作以下介绍,供参考。

先谈婚嫁,即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旧社会,男女婚嫁,要经过保媒、合婚、放定、陪奁、迎娶等程序性的活动,最后男女之间才算完婚。单说迎娶,这是最后一道程序,也是男婚女嫁最终结为夫妇的时刻,旧时称男子取妻为“小登科”。按照旧习官员人等遇到娶亲的花轿,都要回避,可知娶亲何等重要了。

旧社会,迎娶只能使用花轿,穷人家雇不起花轿,使用车辆代替也行。一般人家用一乘花轿,殷实富户迎娶时,用三乘花轿,一红二绿,新人一乘是封闭的,称喜轿,娶亲太太、迎亲太太各一乘是放下轿帘的。轿子均由八名轿夫抬着。

迎娶用的轿子很有讲究。有头水儿、二水儿之分。头水即第一次使用,有钱人家讲究排场,专用头水儿的轿围子,以示阔气。轿夫与轿子铺、均是临时的雇用关系,即“口子”上找来的,但各行均有头目人,轿子铺有了事由(即承揽了业务)只要知会头目人,轿夫自然就会齐整的应活儿,轿夫的穿戴基本色调是青衣小帽。如戏曲班社的行头,用毕收回,专人保管。

轿子抬起来要四平八稳,轿夫们都是训练有素的里手,新娘乘的轿子照例要由新娘的哥哥或弟弟扶着轿杆,叫坐“压轿”。行进的速度均依靠“压轿”的行进速度而行。如果遇到另一处娶亲的轿子,双方均要放慢行进速度。步子愈慢愈好,走起来一点一点向前挪。轿夫们有一套行话。如“左门照”,“右门照”,“左脚滑”,“右脚滑”,“左脚蹬空”,“右脚蹬空”。意即前面通知后面的轿夫,注意障碍物和坑洼不平的路面,以保证轿子平稳的行进。

解放后,随着喜事简办的变化,轿子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辉,各种新的交通工具取而代之。近年来,多以卧车娶亲,也间有彩车娶亲的,故轿子铺已于解放初期停业了。

一个家庭的家丁人口死亡时,旧京习俗称之为“落了白事”。办理白事也有一套程序性的仪礼活动。丧葬活动主要是倒头、接三、送库、成主(点主)、发引、烧伞、烧法船、一百天、周年等等。其中接三、发引为丧仪之大典。特别是发引,就要与杠房发生联系。当亡人一倒头,丧主就要看棺材,请杠夫。杠房的行话叫“送空”。即由棺材铺将空材送到丧家,入殓后停到灵堂。如果是在庙里办事(北京市内有专应办理丧事的庙宇),还要由杠夫将棺材送至庙里。发引就是出殡。出殡也是治丧的最后程序,这一些活动都要由杠房来完成。

杠房是为抬埋死人服务的特殊行业。清代以来丧仪的等级非常严格。《道咸以来朝野杂记》称:“发引之仪,王爷、贝勒用八十人起杠,一品大员用六十四人。次者四十八人,再次者三十二人,皆有棺罩。至二十四人、十六人者,皆用绣罩片,无大罩矣”。可见用杠是有等级的。民国以来,再无此限。然小户人家多用八人,八人即为小抬。中等人家用十六人,富余之家则用三十二人换班者。还有四十八人,六十四人大换班者。大换班即三组杠夫轮换抬着杠走。三班者皆以驾衣为区别。一组绿驾衣,一组兰驾衣,一组白驾衣,至于用一至四人的穿心杠、牛头杠、一提杠均为贫苦人家的贫葬。

杠房既应抬埋死人的业务,同时又出租各种响器,仪仗是专为丧仪活动提供服务的店铺。过去骡马市大街有几处杠房,也有几处棺材铺兼营杠房的。果子巷的北堂子胡同内、粉房琉璃街也有几处小杠房。

杠房所用的人力,称杠夫,也叫抬杠的。杠房与抬杠的之间,是临时性的雇佣关系。杠房只有少数管理人员,应了业务后(行话叫事由),再临时找抬杠的头目人,再由头目人传唤抬杠的。一个头目人均有一班自己所联系的抬杠人,而抬杠的也很讲义气,从不串挂。如属于乙头目人所辖范围的抬杠人,而决不会串到甲头目人所辖的范围来。平时杠房没有业务不传唤头目人,一旦有事,头目人片刻不能迟到,这是多年立的行规。据老人说,杠夫系由士兵转化而来的。故这种行规来源于军旅生活的纪律。

旧京习俗,富有人家,为了丧事办的风光,在向杠房讲杠时,可以要求杠夫“剃头洗澡穿靴子”。即在出殡之时,必须把杠夫的个人卫生搞好。旧社会,杠夫生活非常艰苦。平时很少剃头洗澡。富有人家可以要求杠夫这样做,当然讲杠时,要多加钱,新靴子要拿到丧家。临出堂时,当着本家的面才能穿上。据宣武区杠业工会主席王振声(已故)介绍,解放后,1950年任弼时同志逝世,仍要求这样做,即剃头洗澡穿靴子。不过杠夫没有穿驾衣(即杠夫特有的服装),也没有穿靴子,而是每个人发给了新做的棉制服和棉鞋。起灵时,由市劳动人民文化馆,将寿材抬到西单路口,自西单路口装上汽车拉至八宝山。

杠夫抬埋死人也有一定的技术与技巧。抬杠除了大小杠棍外,主要工具是大绳,杠棍外涂红漆,大绳用红布缠好,不能露出白茬。大绳均是绵麻的,栓起杠来有韧性,无论多少人的杠,拴的扣均是活扣,走起来无论多远的路程,绳扣不能散开。响尺是发号施令的工具。杠夫的一切行动,均依打响尺的号令而行。杠拴好后,在抬之前,打响尺的喊一声“严不严”,众人应声“严丁了”。响尺打一声,就是抬起来上肩齐步走。行进中,快、慢、换肩、摘肩落地,均依响尺的声响来指挥行动,直至拾到坟地下葬。行话叫“登坑下葬抖绳散”。
无论喜轿迎娶,丧仪发引,在此之前,均有仪仗队伍打着各种执事(名目繁多不例举),这些执事,也是轿子铺,杠房临时租赁给事主的(即办事的本家)。打执事的也是通过轿子铺、杠房临时雇佣来的。这些人多数是城市无业人员,而且收入很低。同时还要受到头目人的盘剥,特别是大殡前,还有一行是打雪柳的。于这个活的都是10岁左右的小孩多数是打执事的子弟,劳动收入少的可怜。旧社会,并不是每天都可以应到事主,这些人们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群。

在红白喜事之中,还有吹鼓手一行。在嫁娶丧仪的队伍之中,除了打执事的,还需要有吹鼓手。娶亲的队伍中,吹唢呐的、九音锣、大鼓,都是吹鼓手应工。丧仪中接三的门吹,出殡的仪仗也必须有吹鼓手。旧京习俗,接三是丧仪的重要活动。接三之日,大门之外设有门吹,演奏哀乐。“门吹”又分为“官吹儿”,“情吹儿”。官吹儿吹奏传统固定的吊唁曲子,比较严肃。情吹儿有时也称花吹儿。主要是吹奏市面流行的曲子,甚至小戏歌曲,吹起来虽然热闹,但不够严肃。有时与丧事活动不协调,有头有脸的人家一般不用。门吹还要负责门鼓,即有人吊唁,在大门外击鼓,以通报给丧主。因为丧仪活动中孝子孝妇要跪灵,时间长了跪着难免劳累,需要休息一会,大门外的门鼓一响,即可及时得到通知,好为上祭吊唁的人陪祭。但冠冕人家堂鼓则在二门,而不在大门以外。门吹儿也是由杠房临时雇佣而来的。这些吹鼓手和杠夫、打执事的一样,也都是为嫁娶丧仪活动服务的特殊行业。

在为嫁娶丧仪活动服务的另一个行业,还有马车行。旧社会,城市交通不发达。旧京卅年代,只有少数人有私人汽车,而后才出现私人汽车行。公共交通更谈不上,马车则是普遍的代步工具。马车系骡驮轿演化而来。骡驮轿系前面一匹骡子,后面一匹骡子,中间是轿子,故称骡驮轿。民国以来,受西方影响,多数改为马车。娶亲的队伍中,只有一乘轿子迎娶时,必须备有马车,娶亲太太乘轿子去,回来时新人乘轿子,娶亲太太坐马车回来。在丧仪活动中,出殡时队伍中除孝子打幡孝妇抱罐,要跟着大殡队伍行进外,其他女眷都是坐着马车,跟着大殡走在队伍的最后面,下葬完了丧主乘着马车回来。不像今天娶亲、出殡一律用汽车以代步行。过去的马车行实际上就是今天汽车出租公司的雏型。

现在说说棚行,棚行承揽临时支搭各种棚子的行业。旧京习俗,凡是红白喜事,亲友纷至,原有房屋不敷应用,即在院中支搭棚子,作为待客之用。棚子,分为喜棚、丧棚,此外尚有凉棚,均由棚行应工。棚行很有技术特点,在四合院内的天井中,支搭各种棚子,完全用杉篙、席、布、线麻绳,以及玻璃窗等物件。杉篙不能埋在地下,不能把事主(即本家)院里的地面刨成大小不等的坑,以埋杉篙。而必须用杉篙平地竖起来。横用的杉篙与竖用的杉篙之间用绳缚好,再用“别棍”固定打上摽,摽的愈紧棚愈牢固,即使遇到大风也不能把棚刮倒。

各种棚子均有规矩。喜棚使用的玻璃窗也有区别,娶亲的画双喜字,嫁女的画单喜字,办寿的中间要用寿字,一点也不能错。丧棚一律用素色,基本色调为兰色,一进丧棚,哀戚之情,油然而生。无论喜棚、丧棚,事主家办完事,即行拆除。尤其是丧棚,只要本家一出殡,丧棚及时拆运。事主自坟地回家,丧棚也拆除完毕,物料清理干净拉走,而且不留一点痕迹。北京人称为“杆净渣出”,“杆净”指棚子拆完;“渣出”指临时的炉灶拆完,炉灰渣清除完毕。此外与棚行有关的尚有扎彩的。称为扎彩行,也是为嫁娶、丧仪活动服务的行业之一。

现在再谈谈送嫁妆的“窝脖儿”。解放前,上等人家嫁女,必须送嫁妆。男方娶亲的前一天,女方要将新娘的嫁妆送到男方家。嫁妆以抬为基数,抬数愈多愈阔气。送嫁妆也由轿子铺代为办理。但小户人家没有那么多“抬”,只好雇佣扛肩的送嫁妆,这种扛肩的,也叫“窝脖儿”。所谓窝脖儿,即将重物放在脑后的脖子部位,为了防止压伤身体,“窝脖儿”要在脖子部位放上一条木板,物件放在木板之上,无论是桌椅板凳、箱子、柜子等均可由其搬运,这种行业是旧京特殊的搬运业。解放初期这个行业已自行消亡。

冥衣铺是专门为死人糊制烧活的店铺,也是丧仪活动服务的重要行业之一。旧京习俗,男人死亡至少要糊个马,女人死了至少要糊个牛。除了糊马牛之外,还有车子、箱子等物件。这些纸活均是接三时用的,此外还要糊的是楼库。接三活动之一是送裤,即要烧楼库。富有人家还可以要求糊制各种生活用品,特殊的人家要求糊个汽车(可与真车比美)、四合院(一定比例),也可以糊个金童玉女,意即去阴间伺候亡者。总之,一切由事主面定。冥衣铺的从业者要有很高超的技艺,事主要求糊什么,必须型似神似,以假乱真。糊工使用的材料就是秫秸和各色的纸。在糊制过程中,首先是做胎成型,而后糊上各色的纸,就算成活了。此外六十天烧伞,百天烧法船,以及旧历七月十五日盂兰盆会的大型法船和莲花灯都由冥衣铺应工。糊工除做纸活外,还可以兼营糊顶棚、粉刷房屋等项业务。解放后,由于丧仪简化,破除迷信等因素,纸活业务已经停止。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时期,多数已合并于房管部门。个别人员转入各类剧团,为剧团制做各种道具。

最后说说有关餐饮服务和综合服务的情况。红白喜事,乃人生之大事,只要本家办事,就有招待亲朋贵友的就餐问题,因而为红白喜事提供综合服务的机构部门也就应运而生。办喜事的大饭庄在宣武区有同兴堂(取灯胡同)、天寿堂(珠市口西大街)、惠丰堂(大栅栏西街)。其他如泰丰楼、新丰楼、丰泽园、宾宴春等也承揽该项业务。此外有些会馆也承揽出租地方的业务,如全蜀会馆(永光西街)。办事时,事主只要发令一声,一切活动均可承揽,不用事主操心,直至满意为止。有的饭庄地方很大,还可以办堂会。幼时曾在同兴堂参加过著名京剧表演家李万春先生为其子李小春办满月的活动,因而对同兴堂印象很深。天寿堂即市药材公司南城批发部址,余的亲属也在此办过事。

为丧仪提供综合服务的场所,主要是庙宇。北京办理治丧业务的地方首推地安门外嘉兴寺,在宣武区的有长椿寺、龙泉寺、广惠寺、崇效寺、法源寺、三圣庵。三圣庵除出租庙产外,主要是承揽治丧业务,在南城一带很有名气。庙的北院,前面直通黑窑厂,院内有东房七大间,房前庭院很大,屋内可以设灵堂停灵,院内可以搭棚,招待亲友就餐。事主只要提出要求,庙里管事的均可照办,为其提供一条龙的服务。庙的周围就有棚行、厨行、茶行、像伙铺、杠房。这些行业类似现代的殡仪馆一样,其工作效率非同一般。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谭富英之父谭小培于解放后亡故,即在该庙治丧,印度首任驻中国大使赖嘉文先生在北京逝世,也于此处治丧,据说周总理曾来该庙吊唁。

餐饮的另一个侧面,即为“散包儿”。“散包儿”相对于“庄眼儿”而言。若本家不到庄眼儿或庙里办事,便请厨工在家招待亲友。“散包儿”又称“跑大棚的”。这些零散厨工均在“口子上”即茶馆内候活,各行均有头目人。头目人应了业务,再知会有关人员。在请跑大棚的时,事主需与头目人讲清楚,说明有多少人吃饭,什么样的席面(即吃饭的标准),然后由厨工开出所买材料的菜单子,再由事主采购好。做饭的临时灶要由厨工自己搭,讲究的席面,头天晚上厨工要“落做”。一般家庭招待亲友吃“炒菜面”,头天晚上不一定“落做”,当天早晨准备就行了。灶必须头天晚上搭好,以免临时忙乱。

一般家庭办事,使用“跑大棚的”备餐时,就需要临时租赁餐具、炊具、用具,而这些家具均由傢伙铺提供。一般家庭,平日居家过日子,不可能准备那么多就餐用具。一旦有事必须到傢伙铺去租用,傢伙铺是专门为一般家庭办事服务的。租用多少件傢伙,由厨工提出要求开出单子,事主至傢伙铺去租用就行了。傢伙铺里餐具、炊具、用具一应俱全。炊具包括炒锅、蒸锅、面板、菜板、桌子、需用上蒸锅的蒸碗等均可租用。厨子来“落做”只带一把刀和小勺就行了。炊具、餐具、用具用毕,如数还给傢伙铺,同时付给一定数量的租赁费。若发生损坏,照价赔偿。

红白喜事离不开茶行,过去把厨行、茶行混为一谈,实际上厨茶是两个不同的行业。茶行即今天餐厅的服务员,过去在饭庄内也称为“堂头”。茶行的基本功是,熟习各种礼仪的规矩套子,对本家的亲朋贵友了如指掌。喜事中的各种程序性活动,均能依序而行,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若出了纰漏和事故,还必须能说会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例如,喜事开宴后,本家新郎新娘照例要谢席,这时茶房就喊一声,“话到礼到啦!本家道谢啦您哪!”。宴到最后一道菜上来以后,茶房照例喊一声,“上汤了您哪”!这里正座的上宾要拿出“汤封儿”,茶房一面谢赏,——面主动送来牙签、嗽口水等物。丧仪的活动,茶房更为重要。总之,一切活动都离不开茶房的安排和提醒。

此外,红白喜事活动中,尚有茶桌和文场这些活动,均是“茶饭不扰、分文不取”的义务活动,就不再介绍了。

解放后,办理红白喜事,早已大大简化,封建迷信和不健康的糟粕,已经被取缔,这是在红白喜事中移风易俗的改革,我们应保护这些改革的成果。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旧的习俗又有所抬头。我们要善于引导,使这旧习俗,向健康的方向发展。



《宣武文史》 第3辑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粥厂与暖厂下一篇:重阳时节话旧俗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2-24 06:28 , Processed in 1.115226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