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谈北平的老妈子

2022-12-17 16:06|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英|来自: 世界日报

摘要: 佣工介绍所从前叫做“来人家”介绍人大多有多能说的嘴而且很能应付闲住的老妈子以斗纸牌为日常消遣住在都市里的家庭,只要在中产以上的阶级,没有布雇用老妈子的。像住在北平的人家,月进只要有数十元,便可以雇一个 ...
佣工介绍所从前叫做“来人家”

介绍人大多有多能说的嘴而且很能应付

闲住的老妈子以斗纸牌为日常消遣

住在都市里的家庭,只要在中产以上的阶级,没有布雇用老妈子的。像住在北平的人家,月进只要有数十元,便可以雇一个老妈子,虽然雇老妈子是来帮助工作,但另一方面实在是都市里的小姐太太们,是不会作这工作的,与其说不会,还不如说是不肯吧!因为雇老妈子在北平是太容易了,而且每月所费不多,于是更增进了她们不愿意下手去作的惰性了!

每走过几条胡同,便可以看见一个小破门,门口挂着一个蓝漆木牌子,上面写着白字。牌子下面还加上一块红布,大概表示吉祥,因为蓝白在旧式的妇女看起来,似乎有点儿怪丧气的。牌子上写的字大半是:“社会局批准xx氏佣工介绍所”,在从前写的是警察厅,更前只写“某某来人家”,“来人家”的意思,旧式佣工介绍所,我们唤她们那里的介绍人也是“来人家”,有时也称作“媒人”,大概普通我们若说什么“佣工介绍所”,“介绍人”,他们很少懂,非得说“来人家”,“媒人”,他们才懂。

来人家非得有一张能说的嘴,当她介绍老妈子于主人跟前时,能够说出一套非常流利的话,大概是说:“这个人到是好,没有脾气,人又老实,手脚利落,做个饭,打杂什么的,也干净”,假若遇到奶妈也有一套:“小孩他爹身子也壮,她也壮,奶又多,性子柔和……”,等等的话,能够说得天花乱坠,不由得你不信。

来人家的,大半出于同一的一条路,她们从前大半是作过老妈子的,年老气衰不能作事,而自己数十年的辛苦,和在主人家赚的钱,也很是一个可观的数目了。她们从前何尝不是自乡村来,不过过惯了都市的生活,吃惯了白面青菜,实在不愿拿着钱回家去养老,吃棒子面窝窝头,大约锅贴饼子就干咸菜等类的粗食。所以她们把钱一部分去放银子钱一部分拿来开一个佣工介绍所,因为她们作过数十年的老妈子,对于社会某部分的情形,很是明瞭,所以她开店总不会被人欺负。我曾问过一个老妈子,她对于她们的情形很熟悉。她说来人家有许多是健讼这当然不能一概而论。所谓健讼的意思,旧式她善于打官司,时常有老妈子失踪了她的丈夫,招徕人家负责,她却完全不负责任,假若你和她打官司,却打不过,就是因为她对于一切情形很熟悉的原故。

摄影:Hedda Morrison

开店,第一要房,普通两三间房,普通两三间房,里面是大炕,要桌子椅子,却是很少有。屋子的四分之三是炕,来人家自己住一小间,因为她或者还有家眷在一起住一间屋子,大约可以住十个人左右。

说到她们住店的生活,天桥一般小店,也有些类似,据说她们刚以来,非得有人介绍才能住下,普通每天房钱是四枚,水钱四枚,火炉钱四枚,有时也许便宜店。吃饭是自己预备,比较爱吃好的,则买菜自己煮,不愿多化钱的,就在小饭铺叫着吃。

一间小小的房子,差不多是个人住,当然谈不到空气的好坏了,何况是个人睡在一个大炕上,所以一进她们的屋子,非常的污浊,而且味道恶臭,叫人呕心极了!她们也无所谓行李,差不多都是一个被褥捲,再加上一个小包裹。白天都把它叠好排在靠墙的地方,晚上再拉下来睡,一个人也就占两块牀板的地位,人多的时候,当然更挤了!

白天大家都要等着有人来雇老妈子没有,白天既不能出去,但她们究竟拿什么来消磨呢,大半她们都是斗指派;俗称叫作“索胡”,这是乡间的妇女,没有一个不会的,随便几个人都可以玩。大家盘腿围坐在炕上,便可以玩了,说到她们斗纸牌,实在凶得厉害。本来这种牌打大打小全可以,有的人因为越斗越输,结果把从乡间带来的几个住店钱,全输光了,再问她们的丈夫要,大半刚从乡间来找活的女人,她的都要跟去,一直等到她们上了活才回乡,她们把钱要来,接着又斗,虽然这样下去,她们的丈夫没法子管,因为她们不住在一起,不能整天的跟着她。这种赌博的恶习惯,没法去禁止,因为不这样,她们没有事情可作。

还有一种人,最会斗牌,每次斗赢钱,因此她不愿去上活,每天赢几个钱,随便吃吃,一天又过去了,这样得过且过,别在主人家干活舒服得多,她们时常说这人斗牌“斗油了”,或者是住店“住油了”,“油”的意思很难解说,普通称人狡猾,也可以说“油”。

这囗住店住油了的人,大半和来人家很熟,来人家时常给他找好的工作,这种老妈子时常和来人家聊在一气,假若她在主人家赚些什么东西,也要和来人家分一分,表示报答的意思。

许多老妈子,最憎恨来人家的地方,就是她上活之后,头一个月支的工钱,必定要分给来人家,普通是作打杂,烧饭,老妈子每月三块钱,或者三块半钱,那么来人家必要抽去一块钱,这是顶稍的数目,还有工钱更少的,有两块钱或者两块半钱,那么来人家野药抽去八角或一元。作奶子的(就是奶妈)更厉害,她要抽去人家工钱的一般,来人家赚钱,就是赚这个地方,假若她靠每天的住店钱,水钱,那是没有多大出入的。来人家除掉抽老妈子头两个月的工钱外,在旧历的三节,她也有一笔很大的收入,就是凡是她介绍的老妈子,在三节的时候,要向她们要些节钱,这是没有理由的事,可是就不能不给他。大概三块钱工钱的必要给她至少在一角钱以上,工钱越多便越要多给她。假若你在这里作了十年的老妈子,她十年里是每年必来的。来人家时常要在她介绍的地方走动走动,为的是看看她们近况如何,假若她不愿干了,她可以再把她引诱回店,而她可以再领个心的来。来人家和宅门里的太太时常囗熟,因为有时多少年去的老妈子,都是她一手包办的。

有一种找活的老妈子叫做“串店”,就是她白天蒸透在店里等活,可是一到晚上便不在店里水,这种大半是和来人家很熟的,因为并不收她们的店钱。

三河县老妈最著名

说到老妈子的本身,最著名的大概是三河县的老妈子了,大家对于三河县的老妈子,都用一种蔑视的眼光去看她,说起来她们也的确较其他地方的女子好动,不好静,这也是环境的关系,因为三河县的农业不好,若只靠农产生活,是不成的,所以那里的女人,都出来做事,甚至于丈夫要靠妻子来养活,这样一来作旗子的都骄傲。不怕丈夫,而她们的生活,也自由极了。所以她们在外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丈夫是不敢加以阻止的,假若别处的女子,在外边稍有自由的行动,作丈夫的立刻可以扭回乡去大打一顿,再也不许出来了。三河县的人,她们总不说是三河县的,因为有多人久仰大名不敢一用,她们不得不如此。

有些人家不喜欢雇缠过脚的老妈子,因为她们做事总比较迟慢,而且天足的老妈子,也的确手脚快得多,大脚的老妈子有许多,甚至于可以说是一大半在旗的,因为在她们的举动间可以看出来,但是她们总不愿说,不承认,因为她们也知道王国的民族是被人看不起的,而自己也感觉到非常恥辱,她们的里面很有一些是前清贵族的后裔,假若明白的主人应当原谅她们,不要去追究她们,免得勾起她们许多过去的美梦,和伤心老年来的沦落。

作奶妈的虽然工钱最多,甚至可以从小主人身上得些零钱,但是她们最痛苦了,自己的孩子不能吃自己的奶,大半她们出来工作,自己的孩子也在乡间雇奶子,用极低的工钱但是要和别人的孩子一齐吃奶的。那么营养不足也可想而知。她们时常四年自己的孩子,整夜不眠,而要哭泣的。更有些奶妈在乡间也雇不起奶子,只好把自己的孩子卖了,这是多不人道而令人伤心的事情!

注意妇女问题的人,应当更知道这里有一部分妇女为了生活的驱使,来作人家的奴隶,而有许多恶劣的环境,会使她们堕落,养成不良的习惯。正待我们去救济吧?!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5-23 01:33 , Processed in 1.112702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