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恩海,和克林德的表

2023-1-4 20:19|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不得不炸狗

摘要: 杀死德国公使克林德的恩海,生前身后事十分复杂,咱们今先把“表”的事捋一捋…  咱们接着聊1900年枪杀德国公使的那位恩海。​  上次引了《综论义和团》:“迨联军入京后,月余,有人将德使平日所用之金 ...

杀死德国公使克林德的恩海,生前身后事十分复杂,咱们今先把“表”的事捋一捋…

  咱们接着聊1900年枪杀德国公使的那位恩海。
  上次引了《综论义和团》:“迨联军入京后,月余,有人将德使平日所用之金表求售,被日军查出,将其人获住。讯之名曰海全,年五十二岁,盖其人为戕德使之同党也。(杀德使者实名恩海。)”

  这个《综论义和团》是个抄本,现藏天博。成书时间还在光绪中,去事变不远。

  我昨说这条奇怪,因为只有这条里提到了“海全”这个人。(另,傅中午整理的相关史料中称恩海名为“恩行”。)

  下面将此条史料证于另一条相似的——《金盖樵话》:“当过东单牌楼北,有匪一群伺于侧,一人铳击德使轿,德使死。铳之者,神机营武官名恩海也,所谓“虎神营”者亦误。恩海当时夺尸身一银表去,城破后,有人出表投质库质饯,时日本兵伺察颇密,见表疑之,索观则德使名镌焉,追查何人物,則车辇店胡同居住之恩海也。闰八月十三日,(阳九月六日。)日本宪兵往捕恩海,讯确,送德使署。恩海是年五十二岁,神机营霆字枪队第八队队长也,言本上官命杀洋人不讳。上官者,载漪也。”

  看见了么,恩海,五十二岁。克林德去总理衙门带了个翻译柯达士,克林德被打死了,柯达士腿上中了一枪,跑了。这是柯达士对《金盖樵话》的作者钱恂讲的。

  谁说他二十五岁呢?颜仪民,他父亲是内务府的…当年说李连英丢头那公案,就是由他这来的…他写了本书,《幽灵缥缈录》。这书怎么说呢,当小说看吧…1991年的《文史知识》里,颜仪民又说恩海二十八岁了…

  当然颜的这个《缥缈录》有点儿有意思的,他说恩海去投案,是投在东单公所总办塔木庵(塔克什纳)那,底下还有个“桂总巡”…这可以扒一扒…(这里说恩海是自己将表、还有一把手枪交到堂上的。)

  那么恩海究竟是主动投案,还是被侦访抓获呢?先看时人记载:

  张润普《庚子北京义和团运动的回忆》一文(1900年作者18岁):“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冬月…克林德的夫人(住在鼓楼西斜街教堂)一定要抓到打死克林德的凶手,否则德使被杀的一案不算了结。于是清政府分令各旗营认真访查,当时在步军统领衙门(俗称北衙门)有人投案自首,说是虎神营队长名叫恩海,于是步军统领便把恩海转解到南衙门即刑部。十二月二十日在克林德牌坊前把恩海斩首,然后载沣行致祭礼。事后天津直报登出评论说‘恩某既害德使于前复敢抵命于后,以全和局,一片忠诚未便湮没’。我的世伯延清先生(住崇内羊肉胡同)当时还写过一首记事诗:‘白刃当前志不灰,英雄赢得远人推。亟来遗像传观遍,持赠居然当寄梅。’描写当时的情形…”

  还有著名的《王大点日记》:“(光绪二十六年十一月)十二日…(张三)他言闻前日有一旗人赴外国使馆,承认德国使臣实系伊打死的,当有各国洋人均至法场喊好夸赞,在崇文门内枭首,其首级崇文门楼示众。”

  都说是主动投案,豪横…只不过投案地点不一样,前一条时间也错得离谱,因为这都是时人口耳相传,或年深日久所致。真实情况还是接近前引《综论义和团》《金盖樵话》所说的,因当表发案、被获。

  记载这个事比较细的有本《西巡回銮始末记》(这个书版本也有问题,在此不做讨论了),这个书于1901年后陆续集成。该书《戕害德使凶手就获记》载:“有恩某者,系神机营霆字队枪八队章京,在东辇店【狗按,即车辇店】居住。经日本包探在日界内某当铺访査赃物,旋侦得银表一枚,确系德使身畔之物,询问店主,据云,系一旗人来质,此人名恩海。随经包探诉明捕房,即由捕头带同巡捕五名,以翻译官为引线,同往捕拿。乃恩海与胡姓同居,迨入宅,见二三男子,不知谁是恩海。因问:‘恩海在家否?’恩不知其来捕己也,遽出答曰:‘予即恩海。’巡捕等即将恩海擒住,带至捕房讯问。

  是时恩泰然自若,毫不畏惧。日官问曰:‘杀德使者是尔乎?’答曰:‘然。余奉我队长吩咐。路上见洋人,可直杀之。予等身为军人,只知有队长之命,不知其他。是日余率部下数十人,在路行走,恰好见一洋人乘轿入东直门。余急让开,在北首髙处站住,方取枪对准向轿内欲击,其时轿中人亦向余放手枪。余让过一弹,赶紧即发一枪。枪声响处,轿夫弃轿向总理衙门逃去。予等即至轿前拖出洋人,业经气息奄奄。探其胸畔,见有银表一枚,为予所得。其余手枪,指环等物,皆被他人分攫而散。不意因此一物,遂致发觉。予因杀敌而死,死无所憾,请速斩吾首可也。’翻译谓恩曰:‘尔当时是否饮洒,乘兴杀人乎?’恩曰:‘否。酒是大好物,予平日尝饮三五斤,不足为奇。惟是日确系涓滴不饮。君等犹以我为吐虚言而图蔽罪者乎?恩海生平,不知有欺人之事也!’侃侃而言,了无惧色。

  恩拘于日捕房者一宵,次日即送交德使署讯办。遂于十一月初十日,于德使被害处正法。”

  另有一种《景善日记》,这个东西是洋人作伪(虽然不是全伪),其中这个部分基本同于《西巡回銮始末记》。不再引了。(这玩意是洋文回译,有的写为“安海”,应是音译导致。)

  那位老先生问了,有官方的么?有。留京的庆亲王奕劻、肃毅伯李鸿章给西安的折子里,报告说十一月初二日洋人提出:“西历六月二十日即中历五月二十四日大德国钦差驻扎中华便宜行事大臣内大臣男爵克因公前赴总署之时,被奉命官兵戕害。”这个“奉命”(或“奉令”)这个词,让西太后惶恐不安,怕克林德之死这个账要算在朝廷头上。庆、李斡旋良久,恩海被刑后,庆、李又上折子说:“‘奉令官兵’一节,询据德使面称:神机营兵恩海被获,供称戕害克使系端王传令所为;而令系何人所传,亦无左证,恩海业经该使正法,可勿深究。”让朝廷放心。

  不同的史料中,有的说恩海是神机营,有的说是虎神营。须知,神机营属庆亲王奕劻下,此佬亲外;虎神营属端郡王载漪下,此王疯狂排外…德国理想的情况是把端王搞死,和庆王谈判。所以德国的柯达士后来在审恩海时,十分想让恩海说出是端王下令让他杀洋人的,结果恩海只说我归庆王管。审问十分尴尬。所以李鸿章他们说的“询据德使面称”,恐怕是德使在合他们…

  更好的更可信的细节,可以在德国军事档案馆找到:恩海的线索是一个日本记者发现的,确实是一个银质怀表,上边刻有“K”,日本公使馆武官柴五郎由此,于9月8日捕获恩海。德方随即要求引渡,至13日,瓦德西还没到中国,已经得到海军上将班得曼报告说恩海招供,杀人的命令来自清朝高层。

  另有傅勒铭《围城北京》载恩海招供:“我不过是遵上级命令行事,不然我一个小人物怎敢刺杀尊贵的德国公使?我的上司答应赏给70两银子,还有晋升一级,我同意执行这一任务。我完成了任务后,只收到40两银子,但并未被晋升。所以我留在北京等待晋升,这样才被捕的。”

  这条被引用的也很多,实在是不可信…恩海杀死克林德后,顺手牵羊浮了他的怀表也就是了,不至于这么没起子还TM“等晋升”…

  恩海临刑还是很凛然的,瓦德西日记说:“几个月以来,这个不幸的人一再申请早日伏法赴死。执行死刑的地点即在克林德公使遇刺之处,即在一条极为繁华的街道上。尽管如此,好奇前往观看的人却寥寥无几。距行刑地点不及50步之遥的街头上有很多家店铺,仍旧照常营业不歇,也丝毫不影响那里的食客接着进食。此外,一旁还有一个说书人滔滔不绝地演述荒诞不经的故事,竟然吸引了众多的听众,其影响远甚于死刑。”

  莱瑟尔将军称,恩海临刑,“神态自若,保持尊严”。这一点我们可以在照片中得到印证。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4-24 23:34 , Processed in 1.089292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