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北平的小店风光(二)

2022-12-18 14:52|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柱宇|来自: 世界日报

摘要: “六铺的娘们”为骂人语被窝之色红如猪肝蓝似瓦片所谓六铺天桥附近,如铺陈市,六铺一带,小店林立。而“六铺”之名,由来已久。相传:六铺一处,在北京的历史尚,最为罪恶之渊薮。一切触犯刑律,已极伤风败俗,奸诈 ...
“六铺的娘们”为骂人语

被窝之色红如猪肝蓝似瓦片

所谓六铺

天桥附近,如铺陈市,六铺一带,小店林立。而“六铺”之名,由来已久。相传:六铺一处,在北京的历史尚,最为罪恶之渊薮。一切触犯刑律,已极伤风败俗,奸诈诡谲之时间,应有尽有,无美不收。任何善良人民,抑或青年子女,若于六铺地方,寄居至一个月以上,即可转移其人格性情,而同化于当地风俗,称为一种之头等坏人。故此间骂人用语,有谓:“你是六铺的娘儿们”之语。被骂妇女闻之,即引为奇耻大辱,不共戴天。盖“六铺的娘儿们”,其人格性情,乃至不如娼妓业。不过,此为旧日情形。入民国后,诸巡警侦缉队,对于“六铺”地方,极为注意。迭经拿办取缔,亦遂归于平淡无奇。警署方面,因“六铺”之名,为人所鄙弃。乃将街名门牌改称“穿堂院”。所以除去“六铺”之传统观念,意至美而法至良夜。究竟,沿习使然,积重难返,善良人们,不堪重口之讥谤,决不寄居其间。而逗遛该地者,仍为下等社会一流。所有小店,亦遂为低级流民之俱乐部。盖铺陈市一带之小店,为上中等。而六铺之小店,则属于下等也。

门前形式

记者至铺陈市,行抵一家门首。门面甚狭,横阔约五六尺。一方为纸糊隔扇,一方为纸糊隔扇小门。门之上部正中,嵌玻璃一,上一朱书某某店字样。门框之上,有横匾一,系用白纸糊称。匾上所书黑字,亦为某某店。门首两旁墙上,有黑色大字两行。一书“安寓客商”,一书“安寓行人”。隔扇正中,尚有小木牌一面,底系绿色。其上,有朱书字,文曰:“内有单间”。记者阴念:此必小店也。因由门上玻璃之中,向内窥视。但外明内暗,观察不明。徘徊久之,有推门而出者,着短衣,秃顶如和尚,向记者上下,注视久之,问曰:“找谁?”记者曰:“此小店乎?该人答:此诚小店,汝有何事?记者曰:欲入内参观可乎?该人曰:可。

下炕上板

记者遂随之人,视其中,可分三部。在内方者,内容阔大。沿墙之四面,皆为矮砖炕,宽可四五尺。砖炕之上,铺有芦席。砖炕上方,距炕面,约二尺之谱,尚支有木板。甚窄,宽不过尺许。此砖炕,以及上方所支之木板,概沿墙畔,连续不断。炕之一隅,堆有棉被甚多。被面似为红色,被单似为蓝色。而红者,近于猪肝,蓝者近于旧瓦片。记者问:此为住宿之处乎?该人答:然。问:炕上可住若干人?答:“不能一定。人少,宽展一点。人多,挤一点。睡底下的炕,横着睡,头冲外。睡上边的支板,支着睡。”问:每日需钱若干?答:“一天四十枚,连被窝在内。”问:“不用被窝,可乎?”答:“不用被窝,五分钱,合二十六枚。”

如此单间

记者问:此处不甚整洁,有比较整洁者乎?答:“还有单间。”旋导记者,自内出,入一旁门。门以内,为一件小房屋之规模。而此一间小房屋之内,又隔作三个之消防。房门及门窗,皆为纸糊。该人启其一门,记者视其中,惟沿墙砌有砖炕。两端及内补,皆与墙紧连。横约三尺,长可四尺。炕之上,铺有破芦席一床。此外,别无他物。记者问:此一单间,每日须钱若干?该人答:“三毛五。”问:有被窝乎?答:“三毛五,只够单房钱。要被窝垫褥,单赁。”问:有灯乎?有煤火乎?答:“另算”。问:有茶水乎?答:“自己去买,店里不管。”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6-14 01:18 , Processed in 1.113426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