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以撒纸钱出名的老者「一撮毛」

2022-12-20 20:18|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汪介夫|来自: 民国《庸报》

摘要: 当年曾喧赫一时现在身体仍强健一撮毛姓全名福,今年已是五十九岁,可是在故都都知道呌一撮毛,至于真实的名姓很少有人知道的。阴宅在他左颊下的黑痣上有一撮毛,所以大家便都这样的管他叫讲起来。他是前清旂籍,幼年 ...
当年曾喧赫一时

现在身体仍强健

一撮毛姓全名福,今年已是五十九岁,可是在故都都知道呌一撮毛,至于真实的名姓很少有人知道的。阴宅在他左颊下的黑痣上有一撮毛,所以大家便都这样的管他叫讲起来。他是前清旂籍,幼年时候,生活是非常的优裕,便终日几个人聚集在一起,以摔跤为乐事,如今你要和他谈起青年时期的生活来,他必感慨的叹惜着说道:“谁知谁将来怎么样,就拿我说,万也没想到竟会以撒纸钱活到如今呀!”

他第一次的抛撒纸钱是在十七岁那年,一个亲戚死了,在发丧时纸钱谁也没他撒的高,以后西太后和光绪帝殡天的时候,便想找一个撒纸钱的人,于是大家说将他给我了去。皇杠由北平到东陵七百多里地远,走了三天之久,他一共撒了有五万多斤的纸钱,他说那时的一撮毛真叫威吓一时的。两次的殡仪,末后竟得到六百多两银子赏赐,名利兼收,同时一撮毛这个名字也为一般人士所熟知了,以后每逢王公大臣,家中有百事,都要找一撮毛的,好似不这样,不是算个大殡的啊!

在过去他的章程,每逢大殡他撒一次的纸钱是五元钱以至十元钱,同时他还收了两个徒弟,帮助他料理一切。民国六七年时,每月收入不下二百元的,现在由于不景气笼罩着这古城的原故,就是每月也有不了一两次的事啦!同时他也看破了一切的世俗,竟拜了后泥湾的王老道为师,在他居住大觉胡同西口有座双土地庙,便每日代照应着一切,晨昏三叩,早晚一炉,度着拿善士的生活,在家中还代着给人治病。

不信,在一个初识人走到他的家中去看,屋里供着佛像,四壁满挂着黄幔帐,黄钱,黄元宝,一片黄色,如预备登大典是的。他说他合鲍毓麟论着还是爷俩,交往得很是不错的哩!

他今年虽已是六十岁的老人,可是身子却是强壮的很,走道永远是鼓着胸脯。在前二年已留下须了。他说我撒纸钱最高明的原故,就是在事前我必须喝足酒的,将酒力都给用在肩臂上,所以扔时,较别人撒的高。“那么,丧家在发引时,必须撒纸钱,是为好看,还因有其他的原故哩?”一次,一个人向他那样的问。自然听后,他要给你一个合理的答覆哪!他说丧家撒纸钱的典故,是起原于目莲僧救母。因为目莲僧救母他忘却了鬼门关,所以放出许多的恶鬼来。在一个新死的人到枉死城去时,所带的衣服财物,都叫他们给抢了去,于是便给家中人托梦,令在出殡时撒些个纸钱,作为一种买路钱,好便安然脱过。为什么在发引时,必须在沿街撒纸钱呢!就是这种原故的啊!

他为人是非常的豪爽,一些也不吝交的。据说这几十年来,以撒纸钱所得,如若算起,恐不下万金了,但皆随挣随花去,一些也没有什么积蓄的。现在他已然将价目定得一次二元了,可是有谁用的起呀!不说别的,就是纸钱一项,就所费不资的了。所以你合他谈起话来,总说着这年头不似先前的那样丰光了。那么,这话有谁不知道哩!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5-23 04:49 , Processed in 1.079095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